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百三十一章对阵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经过细致的准备工作,常委会如期召开,侯卫东作为工作人员坐在了后排。

    赵林主持会,等祝焱落坐,他道:“今天议题有四项,一是城南新区管委会设置问题,二是研究相关人事问题,三是研究年终考核的问题,主要是设置目标办问题,四是三年宣传工作大纲。”

    第一个是设置城南新区管理会的问题,这个议题以前就曾酝酿过,争议不大,分管组织的副书记赵林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以后,大家讨论几句,顺利通过。

    第二个议题是人事问题,这是常委门最关注的问题。

    县委最实在的权力是用人权,掌握了用人权也就控制了全局,各个常委们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所以当柳部长开始发言之时,常委们立刻将耳朵立了起来。

    人事局副局长、交通局副局长,这两个位置出现了空缺,一人是原来县委书记的侄儿,另一位就是综合科长刘涛,两人都是大家熟悉的干部,就很顺利地通过了。

    第三项任命则有些特殊,事关益杨土产公司管理层的任命。

    益杨土产公司是县属企业,公司管理层的任务直接由县委任命,为了易中岭的任职问题,祝焱和马有财有不同意见,祝焱在一年前就想将易中岭换掉,但是在县长马有财的坚持之下,易中岭才保住了位置。

    祝焱去拜访老领导李永国之时。李永国让他手狠一些,也就是隐指此事。

    侯卫东知道前两个干部任命都是障眼法,益杨土产公司任命才是今天真正的主题。他所坐的位置正好将祝焱与马有财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等柳部长话音刚落,马有财就将话筒开关打开,道:“对于此事我有不同看法。”

    这一次常委会议题征求表,写明了研究相关人事问题,桂刚特意给季海洋打了电话,所以,马有财只以为是研究两个副职人选。并不很重视,他完全没有料到祝焱会搞突然袭击。

    扶了抚眼镜。马有财道:“去年政府投入四百万资金进行了技改,今年技改项目已经挥挥了良好作用,土产公司新产品得到了市场初步认可,土产公司目前处于爬坡上坎的关键时期。眼看就能打翻身仗,将三位厂长和一位总会计师换掉,势必给土产公司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县委要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土产公司若倒闭,涉及到数千人的生计,千万要谨慎。”

    柳部长没有解释,低着头,翻看着手中的材料。

    检察院的纵火案和投毒案。让祝焱彻底下定了决心,必须快刀斩乱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益杨土产公司管理层这颗毒瘤清理干净,所以他一反常规,没有给其他常委发言的机会,接着马有财的话头道:“我同意老柳的意见,换掉易中岭、李虎、杨卫革。”

    马有财看了祝焱一眼,道:“哪里有将班子成员全部换掉的道理。”

    祝焱针锋相对地道:“理由有二。一是益杨土产公司资不抵债,其管理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家不用看财务报表,只须到厂区以及家属区走一圈,就能一目了然,想当初,益杨土产这四个字就代表着生机与财富,现在意味着衰败与贫穷。”

    侯卫东就将七张大图片从座位后面拿了出来,第一张照片是工厂生产情况,车间里,大部分机器都没有动,十几个工人围坐在一起,最里面四人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牌。

    侯卫东介绍道:“这张照片拍摄于昨天下午,是一车间的生产实景。”

    第二张照片是厂房及家属房全景,四周都是茅草丛生,除了厂办,多数房子都破烂沉旧。

    侯卫东指着画面道:“家属区其实就是棚户区,里面卫生、交通、住宿条件都沿袭着六十年代的格局,由于多年未改造,绝大多数房屋都是危房。”

    第三张照片是厂里的四辆小车,在阳光下格外地耀眼。

    第四张、五张、六张、七张照片都从不同角度揭示益杨土产当前的状况。

    马有财没有料到祝焱态度这么鲜明,准备这样充分,他铁青着脸,道:“益从计划经济一下就转轨为商品经济,全国一年破产的国营企业何止千家,杨土产公司衰败有历史必然性,体制不顺,机制不活,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把制度带来的负面效果全部归罪于管理者,是不尊重历史、不负责任的态度。”

    祝焱伸出二根手指,道:“第二个问题,副厂长杨卫革已经触犯了刑律,从他身上反映出来的问题很多。”他加重语气道:“检察院从中山东路115号搜查到大量凭证和帐册,这些凭证和帐册触目惊心,益杨土产公司管理层集体*,侵吞国有资产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说到这,他突然重重一拳击打在桌上,道:“这些证据保存在检察院证据室,居然被人一把火烧掉了,这是犯罪,是犯罪分子对人民政权的挑战。”

    祝焱与马有财不和,往常最多是在幕后交手,今天却将矛盾直接摆在桌面上,将刚才还贴在脸上遮羞布抛在了一边,常委们就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其三,易中岭作为主要负责人,就算他没有违法行为,他必需须为益杨土产公司的现状负责,解除他的职务不容置疑,杨卫革已经触犯刑律,很快就要进监狱,我不想提他了,至于李虎,道德败坏,作风糜烂,彻底的*分子,这样的班子,难道真有保留的必要。”

    侯卫东立刻起身,给每个常委发了一份资料,里面是派出所关于李虎嫖娼的调查材料。

    “大家看看李虎的丑态,纪委对这事要一追到底,严肃处理。”

    马有财桌前也放了一份材料,他没有看,心里大骂:“易中岭,你狗日的自作孽不可活,可怪不得老子不救你。”可是转念又想起那二百万元,便觉得一座重重的大山压在了他的心头,让他不能呼吸。

    嫖娼这一招在中国官场极有杀伤力,思路源自于侯卫东,他将想法与商光化商量以后,商光化就命令手下民警暗查,治安科民警将李虎照片没有走访几人,就有小姐认出了照片中人,李虎并不承认此事,可是数名小姐同时指认,调查材料也就轻易形成。

    祝焱继续道:“顾铁军同志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一直从事经济工作,业务熟悉,作风正派,他出任益杨土产总经理是合适的,我同意组织部的安排。”

    组织部柳部长适时地道:“大家对这项任命有没有异议?”

    赵林主动表态道:“我同意组织部的意见。”

    马有财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见分管组织的赵林也支持了祝焱,知道今天这场对阵自己无法挽回了,道:“我保留自己的观点,但是无条件支持常委会最终决议。”

    柳部长道:“如果大家对这项任命没有异议,通过。”

    侯卫东看着马有财发灰的脸色,暗道:“几年前,在电视里看到马有财总是光彩夺目,讲起话来总是一幅高瞻远瞩的样子,谁料到会是这样。”

    距离产生美,距离产生崇敬,就如皇帝位于高高的台阶之上,大臣们早朝只能远远地看见皇帝,所以才会觉得那张龙椅是那样的可畏,而太监们天天看着皇帝吃喝拉撒,见识了皇帝便秘、拉肚子、早泄、阳痿不举,在他们眼里皇帝实在是一个普通人。

    侯卫东走近了县委领导们,才发现他们也是普通人,只不过是官场经验更加丰富的普通人。

    散会以后,他拿着几张画片,跟在常委们身后,暗道:“从今天开始,我身上就打上祝焱的铬印,只盼祝焱官场飞升,否则我的官路就难了。”又想道:“我已是百万富翁,又何必来官场趟这深深的浑水。”

    杨卫革暴毙于检察院,让侯卫东对这个世界的复杂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钱如果多到了一定程度,量变必然引起质变,钱必然会与权力结合,形成新一代的特权阶层,但是对于大部分商人来说,哪怕是拥有百万资产的小商人,在专政机关面前仍然脆弱不堪。”

    侯卫东刚回到了办公室,信访办贾大刚就找了过来,他先递给侯卫东一枝烟,才道:“侯秘,祝书记有空没有,我想汇报最近的信访工作。”他愁眉苦脸地道:“我们将杨卫革的家人从沙州接回来以后,杨卫革就在检察院死掉了,他的家人们群情激愤,现在又有不少跑到了沙州市政府,还有人要跑省政府和北京,这事不好处理,所以要向祝书记汇报。”

    这种事,局外人如果只听一面之辞,都会对死者充分同情,益杨检察院以及县委县政府将十分被动。

    侯卫东也是一阵头痛,他道:“贾主任,你先坐一坐,我去祝书记办公室看看。”

    (第二百三十一章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