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三百零九章路径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上午十点钟,侯卫东给办公室打了电话,道:“叫大伙上来了,别在办公室磨磨蹭蹭的,这么重要的节目,新管会的干部一定要看。”

    办公室顶层会议室里已经坐着二十来人,章湘渝坐在最前面,手里握着摇控板,接连换了好几个频道,等到侯卫东、张劲等人来到了楼顶,他才把节目调到了中央一台。

    十点十分,朱镕基总理仍然没有出现在电视画面上。

    今天是朱镕基率新政府成员集体与记者见面,侯卫东就要求所有在家的机关干部准时收看,因为总理召开新闻发布会,正是让大家直接了解国家大政针的最好时机。

    侯卫东见机关干部来得差不多了,便站在台子上,轻轻拍了拍了话筒,“趁新闻发布会没有开始,我先说两句。”

    会场于是安静了下来。

    “新管会是益杨县改革第一线,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沙州改革第一线,市里、县里都对我们寄予了厚望,我们既然处于改革一线,就应该保持对国际国内大事的敏锐性,这样才能不断地促进新管会的发展,通俗一点来说,我们新管会的干部,即要能埋头拉车,又要学会抬头看路。”

    在新管会工作了一年多,侯卫东始终感觉新管会干部视野普遍不太开阔,年初新管会向组织部写了申请,希望能派出一批干部到沿海发达城市去工作。一来增加见识,二来也可以顺便招商引资。

    报告递给了组织部门,还要经县委常委会研究才能定下来。

    虽然暂时没有答复。侯卫东也没有闲着,他将六名骨干分别派到了秀云药厂和岭西集团,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挂职锻炼,以提高新管会干部适应市场经济的以能力。

    “我为什么希望大家睁开眼睛看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变化与新管会太直接了,今年一月二日,印尼盾汇率直线下跌。比去年七月初的比价计算已贬值达百分之七十,同时。股市也下跌了百分之二十,这些事情对国内经济政策肯定有重大影响,也就关系着新管会的兴衰。”

    由于经常锻炼的原因,侯卫东的演讲水平突飞猛进了。他侃了十来分钟,总结道:“新管会成立以后,大家就不应把自己当成内陆城市的干部,而要有胆量与广东深圳这种城市一起,更新观念,大胆开拓,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侯卫东执政新管会以来,一方面在工作上严格要求,另一方面。新管会各项福利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买了交通车,发了上千元的工作服。每月还有二百块钱奖金,单位集资建房也开始动工了,如此优厚的待遇,在益杨县各机关是头一份,比起烟草、电力、银行职工也不算差。

    刚刚讲完,电视里面便发出了掌声。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率领着新政府成员走进记者招待会现场。

    侯卫东连忙走下台子,与张劲、章湘渝坐在一起。

    电视上。当主持人话音刚落下,记者们的手臂就争先恐后举了起来,东南亚经济出现了重大问题,日本似乎并不能扮演拯救者的角色,所以,铁面宰相朱镕基如此表态,就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章湘渝近一年来,基本上都在与企业家们打交道,对市场经济有了最直观认识,他对侯卫东道:“侯主任,你说新一届政府会不会让人民币贬值?”

    “应该不会吧。”

    两人正聊着,电视中朱镕基突然指着一位年轻女子道:“请你们照顾一下香港凤凰卫视的吴小莉小姐好吗,我非常喜欢她主持的节目。”

    一位漂亮端庄的女记者站了起来,道:“外界称你是经济沙皇,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朱镕基答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紧接着,他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这次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我委以重任,我感到任务艰巨,怕辜负人民对我的期望,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氢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这一番如此独白,充分显示了他独特的个人魅力,新管会诸人听惯了标准的官方语言。

    听了此语,新管会会场先是沉默,随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个掌声是自发的,侯卫东也是使劲地拍着手,他对张劲和章湘渝道:“有了朱总理这个表态,看来新管会前途一片光明。”

    最后,朱镕基承诺将在四年内完成三件事情,一是力保人民币不贬值,二是激活经济,启动内需,三是用三年时间内让国有企业摆脱困境。

    看完电视,侯卫东一直回味着朱总理的讲话,心里有着莫名的兴奋。刚刚走进办公室,李晶的电话便打了进来,道:“卫东,你看新闻发布会没有?从朱镕基总理的表态来看,政府是要加大固定资产投入,精工集团的春天要来到了,我准备去银行货款,增添一部分大型设备。”

    侯卫东道:“现在金融系统风头正紧,没有哪一个银行愿意贷款。”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朱总理要扩大内需,银根应该要放宽,否则也无法扩大内需,我估计很快就要出新政策,下个星期我准备开董事会,你百忙之中还是要过来。”前面几句话还是女强人的架式,后面一句已经带着些软语温香。

    侯卫东笑道:“好,我今天晚上就回回家,让我妈给我签一份委托书,我再过来合法地开会,否则,我不是精工集国董事,凭什么来开会。”

    “未免太过谨慎了。”

    李晶道:“你的投资是完全合法的,没有必要这样小心,而且在精工集团,只有少数人知道你的身份,他们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侯卫东这一段时间心里想得多,他没有解释,只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下午到县政府开了会,直到五点才结束,结束以后,侯卫东便开着蓝鸟直奔沙州,因为此时,刘光芬正在沙州大哥家里当消防员,扑灭大哥家里的大火。

    嫂子江梦高中毕业以后考上沙州师专,师专毕业分回学校,来回都在学校门里转,很少与社会接触,是一个心气挺高的单纯女孩子。

    调到沙州以后,她就跟着同事去炒股,东南亚金融风暴以后,原本不振的大陆股市更如射精以后的男人,变得绵软无力,毫无活力,创下了一波又一波的新低,江梦的股票基本上被斩到了足踝,十万资金所剩无已,而这十万,多数是侯卫东的钱。

    被套在山峰以后,江梦从心底上放弃了股市,受同事鼓动,一转身投入了传销的怀抱,她对行传销特别地投入,终于,在九八寒假即将来临之时,她偷偷地向学校递交了辞职书。

    过完年,侯卫国见江梦不到学校上课,这才得知她已经辞职。侯卫国鼻子差点被气歪了,两人大吵数天,互不让步,终于闹到了离婚的地步,刘光芬就是去消防员。

    进了沙州以后,侯卫东先给大哥打了电话,两人约在公安局外的茶楼见面。

    见大哥一脸的晦气,侯卫东笑道:“大哥,别哭丧着脸了,嫂子不过就是辞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必闹得离婚的程度。”

    侯卫国对着江楚施展了十八般武艺,丝毫效果皆无,有些灰心有些气恼,道:“国家明令禁止搞传销,这玩意害了不少人,江楚脑袋真的有包,把这一套骗人玩意信进骨子里了,随便怎么说也不信。”他又道:“你的话,江梦还听得进去,今天也去劝劝她,看有没有效果。”

    侯卫东劝道:“大哥,也没有太大关系,等嫂子碰得头破血流以后,我给他找一个工作,待遇肯定比当老师要强,或者你们来买块地,修幢房子就要赚钱,实在没有必要由于辞职而闹到离婚,现在可是多元化社会了。”

    当侯卫东见到了江楚之时,她正犟着头坐在刘光芬对面,虽然没有回嘴,脸上神情带着些不服和不宵。

    刘光芬抬头看了一眼小儿子,胖胖的脸上露出苦笑,微微摇了摇头。

    侯卫东坐在江梦旁边,随意扯了几句,问道:“嫂子,你做传销已有一年多了,到底赚了多少钱?”

    江梦先后借了侯卫东接近十万块钱,因此,对于小叔子还是很好的,不过事关清河事业,她的态度便很强,道:“做清河不仅是赚钱的事业,更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清河人始终站在时代浪潮前列。”

    侯卫东奇怪地问道:“什么清河?”

    江梦不宵地道:“我做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反对,清河事业在国外已经有了五十年的历史,进入岭西也有三年了,创造了无数奇迹。”

    “也是传销。”

    “是直销。”

    江梦侃侃而谈,让侯卫东居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想了想,道:“嫂子,你辞职做生意,我支持你,我有一个朋友在岭西开了一个建筑材料的商店,卖得很火,你能没有兴趣做这个生意,我给你介绍,应该能赚钱。”

    江梦道:“你这是传统产业,清河的营销模式和利润模式是世界最先进的,比传统产业强得多。”

    刘光芬站在厨房门口,她正好背对着江梦,将脑袋摇得如拨郎鼓一样。”

    (第三百零九章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