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三百七十五章聚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天,终于将项目所需要的手续全部跑齐了,可以喘一口气,加紧更新,小桥过年也不会休息,坚持更新,这也是与朋友们一起同迎新年的好办法。

    …………………………………………

    省委对沙州市政协主席的正式东西一直没有出来,小道消息就越传越多,最后出了好些版本,传得越来越离谱。又由于春节将至,许多有一定实力的官员便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开始四处活动。

    活动了,有可能一无所获,这是机会成本;不活动,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也符合经济学原理。

    侯卫东是市委书记秘书,他就相对单纯,只要周昌全满意,他在沙州就顺风顺水。

    “卫东,我是海洋。”季海洋平常也很客气,但是他以前与侯卫东打交道的时候,一般不自称“海洋”,而是自称为“季海洋”,去掉一个“季”字,显得即平等又亲切。侯卫东一直挺尊重季海洋,在语言上、态度上一直保持着相当的尊重,道:“季书记,你好,有何指示。”

    “卫东,我哪里敢指示你。”

    侯卫东真诚地道:“季书记,你在我心里可是永远的领导。”

    “春节前,益杨县委要召开新春茶话会,请你抽空回来参加。”季海洋解释道:“这是专门针对在外工作有成就的益杨人,或是在益杨工作过有成就的同志。目的是为了扩大益杨影响,为益杨发展创造更为宽松的环境。”

    侯卫东笑道:“季书记,我哪里算得上有成就的人。回来只是滥芋充数。”

    季海洋直言不讳地道:“你也别谦虚,官场中人讲究实际,你这个位置,可比一般的局行长还要历害,马书记特意交待,要请你回来。”

    “季书记吩咐了,如果有时间一定回来。”

    季海洋叮嘱道:“市里高志远、省里易中达等领导都要回来。还邀请了张木山、李晶等企业老总,你如果走得开。一定要回来,这也是为了益杨发展。”

    听到李晶名字,侯卫东尽管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有些失神。脑海中又浮现出李晶的点点滴滴,当彻底失去一个人的时候,他往往会记住往日的快乐时光,而将一些不愉快主动忽略掉,更何况李晶与侯卫东交往之时,向来成熟妩媚、**自独,实在是给侯卫东留下来许多美好的回忆。

    “这是李晶的选择,我应该祝福她。”

    侯卫东尽管很理智,心里却有些痛。

    现实生活里不仅仅是爱和情。还有更多的内容,为了爱和情寻死觅活大多数是电视剧的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被爱情丢弃以后,大多数人擦干眼泪,还得继续生活。

    晚上回到家,进屋以后侯卫东便觉得有些异常,屋里窗帘拉上了,桌上点着一根大红烛。厨房里传来炖肉的香味。小佳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半。满脸幸福在从书房走出来,看着侯卫东不说话。

    侯卫东挠了挠头,疑惑地问道:“今天是什么纪念日。”

    小佳是很小资的女人,平时就喜欢讲点情调,脑袋里总是记着各种各样的日子,有第一次见面的日子,第一次*的日子,结婚日,生日,毕业日,入校日,在这些纪念日里,小佳总会将家里搞得浪漫一些,如果侯卫东忘记了这些纪念日,她会生气的。

    小佳细细地嚼了一口苹果,道:“从今以后,这一天也算是纪念日。”侯卫东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道:“你就说个痛快话,到底是什么纪念日,免得我费脑细胞来猜。”

    “我今天到医院去了一趟。”小佳说了半截话。

    “怎么,生病了。”

    小佳把苹果放下,上前抱了抱侯卫东,道:“我怀孕了,这是新年最好的礼物。”

    侯卫东高兴地要抱小佳,小佳道:“别碰着孩子。”侯卫东便不敢下手,他蹲下来,把耳朵贴在小佳腹部,道:“喂,小家伙,能听见爸爸的话吗,以后,我每天给你讲故事,读唐诗,让你在文化的熏陶中长大。”

    小佳认真地道:“我听说小孩子在肚子里能听见父母的声音,你要坚持每天给宝贝讲故事。”侯卫东却想起了在饭桌上听到了故事,便笑道:“我给你讲个笑话,一对还在娘胎里的双胞胎有一天聊起天来,老大说:咱爸真好,没事儿就给咱送酸奶喝,老二点头说道:隔壁刘叔最操蛋了,上次来,送了点酸奶还用塑料袋给装走了。”

    小佳道:“你们这些男人,成天想着些什么。”这个故事也提醒了她,就道:“听说怀孕头几个月,可以*,只是要注意一下姿势,*对孕妇挺有好处。”

    第二天上班,司机马波见侯卫东精神不错,满脸是笑意,道:“侯哥,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你这个高兴劲,肯定有喜事。”

    侯卫东与司机马波关系处得不错,道:“我要当爸爸了,昨天晚上才知道。”马波眼睛一转,道:“这是喜事,找时间我请你,好好庆祝。”

    眼看着春节就要来临了,益杨县的春节团拜会安排在春节前十天,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季海洋一大早就打来电话,请侯卫东参加春节团拜会,侯卫东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再次核对了周昌全的工作安排,道:“季书记,我十点钟过来,十一点就得离开,周书记事情多,我是他的专职秘书,身不由已啊。”

    季海洋表示了理解,感叹道:“条条蛇都咬人啊,当专职秘书也充满了艰辛,至少人身不自由,没有自己的生活,长期下去总不是个事。”又鼓励道:“苦也就这两年,熬过去就是一番新天地。”

    到了九点半,副书记黄子堤、组织部长赵东、秘书长洪昂准时来到了小会议室,今天要提前研究一批干部。在沙州,按照周昌全的要求,凡是干部任命先要由组织部把一道关口,再由组织部向市委书记汇报,最后才提交到常委会。

    这三道关口是为了确保干部得到最佳配置,而第二道程序在不少地区是书记办公会,市长亦要参加的,但是沙州的惯例是市长并不提前介入人事工作,这是周昌全的方法。

    侯卫东跟随着周昌全也有半年多时间,对此事心领神会:“只要市委书记掌握了用人大权,也就控制了大局,毕竟所有的事情最终要由人去落实,控制了人自然就控制了事。”

    也正因为周昌全将人事大权抓得很牢,所以他在沙州干部队伍中享有极高威信,说出来的话就是军令,大家都认真地执行着,“昌全书记说的”这句话成了在沙州办事的最好通行证。

    侯卫东知道周昌全的习惯,他总是会让黄子堤、赵东、洪昂等人在小会议室等一会,所以,到了九点四十分,侯卫东拿着益杨县委县政府发出的请柬来到了周昌全桌前。

    周昌全看了看请柬,笑了笑,道:“你去吧,益杨是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春节到了,应该回去看一看。”侯卫东道:“我十点钟出去,十一点半就回来。”周昌全大手一挥,道:“这样不好,团拜会嘛,总得吃个饭,要不然主人会有意见的,下午二点回来就行了。”

    侯卫东调到市委办之后,父亲侯永贵专门找他谈了一次话,总结起来就是一条:“老老实实做人,别在领导面前搞阴谋诡计。”这是侯永贵的人生经历,在侯卫国调到市公安局的时候,他也曾经有这样的临别赠言。

    对此语,侯卫东深以为然,因为,他在周昌全书记面前从来都是老实、坦白和忠诚,这样做反而让他感觉轻松。

    益杨春节团拜会比历年都要盛大,省委组织部易中达、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远以及不少益杨籍贯的领导、专家、企业家都坐在了一起,县委书记马有财与县长杨森林都是西服笔挺,头发特意吹得油亮,胸前还别着小红花,两人神态很亲密,有说有笑。

    侯卫东认真观察着马有财和杨森林,他惊异地发现,两人似乎是真的很亲密,说话之时靠得很近,头几乎凑在一块,这个肢体语言给侯卫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来到益杨以后,见到被安排与易中达、高志远在一桌,便坚决不同意,对季海洋道:“我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就不和正厅、正处级干部混在一起。”他拿着印有“侯卫东”的座牌就到处找座位,季海洋是真理解他,让任小蔚帮他调了位置,也不特意介绍他的身份。

    这一桌人,侯卫东一个也不认识,看座牌上的名字,依稀记得是从益杨走出去的副县长和企业家,同桌之人都在四十来岁的样子,聚在一起谈得高兴,他们不认识侯卫东,见其年轻也没有太在意。侯卫东乐得轻闲,坐在角落里看着热闹的大厅,猛然间,他看到了李晶。

    李晶看上去胖了一些,与庆达集团老总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第三百七十五章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