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四百三十二章车祸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百三十二章车祸(中)

    成津县委书记章永泰出了车祸,他进山的重要原因是奉命整顿矿业秩序,这一点,周昌全心里很清楚同,将“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在心里默念了数遍,心情变得格外低落,将办公室门关上,除了黄子堤、洪昂、杜正东等少数人,其他人一律不见。

    周昌全罕见地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而是坐在会客的沙发之上,自言自语道:“没有想到,永泰就这样走了。”

    他戒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道:“小侯,拿枝烟给我。”

    侯卫东坐在周昌全身边,陪着他抽了一会烟,抽烟之时,他无意中看了一眼周昌全的侧影,意外地看见其头发里夹杂着几根白发,这些白发躲在浓密的黑发中,平时还真没有发现,此时坐得近了,还真是刺眼。

    过了一会,洪昂进来,见到侯卫东和周昌全坐在一起抽烟,稍微顿了顿,道:“周书记,我简单拟了治丧委员会,请您过目。”

    周昌全手里夹着吸了两口的烟,看了治丧委员会名单,点了点头,道:“就按照这个名单。”

    洪昂所拟名章规格很高,是近期在沙州最高规格的治丧委员会,这让周昌全很满意,他平时办事干脆利落,今天却明显有些啰嗦,道:“永泰是进山搞调研,属于因公牺牲,他是沙州所有干部的楷模。值得起这个规格。”

    洪昂道:“那我通知宣传部门,认真挖掘章永泰书记地先进事迹,还可以邀请省报记者来宣传。”

    周昌全摇了摇头,道:“暂时不要宣传,等公安局的鉴定结论出来以后再说,现在时机不成熟。”章永泰在上个月曾经单独汇报过成津的事情,准备对县境内的矿产进行一次整顿。此事,周昌全是赞同的。也知道阻力很大,因此今天听闻章永泰出了车祸,第一反应就是让公安局调查事故原因。

    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周昌全渐渐又振奋了精神,将烟摁灭在,对侯卫东道:“提前一天开常委会,近期需要研究的事不少。”

    抽了半枝烟。周昌全慢慢恢复了常态,又对侯卫东道:“你将各部门上报的搬迁请示整理出来没有,这事在常委会上要研究,务必在下午拿过来。”

    侯卫东应了一声,道:“小邓正在整理,我去催一催。”离开办公室之时,他地目光与洪昂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意犹未尽的东西。

    就在沙州市委几位主要领导忙于应对章永泰地丧事。省城里开出一辆普通的九座客车,省纪委副书记宁缺带队,另外还有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的陈再喜主任、组织部的一位处长、几名工作人员。

    他们来得隐秘、迅速,到了沙州以后也没有接触其他人,按照事先的规划,找了一个国营工厂的招待所住下来。这个招待所虽然不大,胜在安静且干净。

    一切安排妥当,陈再喜单独来找到了宁缺,犹豫了一会,道:“还是先找周昌全?”

    “高书记早就交待过,周书记党性强,这一点不用怀疑。”

    陈再喜还是颇为犹豫,道:“可是,他毕竟与此事有关”

    “这是高书记定下的章程,他地眼光。还用得着我们怀疑。”

    陈再喜摸了摸自已挺出名的秃顶。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妥当。”

    宁缺打断了他的话。道:“这是纪律,不必说了。”

    “好吧,我这就叫小马开车去。”陈再喜口头上虽然不说什么,心里却并不是太服气,到沙州这一块,素来是廖平副书记在抓,这次出马却由宁缺带队,按理说宁缺是老岭西,与各方面关系都挺热,并不是办理此案的最佳人选,可是白包公偏偏就点了宁缺的将。

    到了市委大院,宁缺先给济道林打电话,只道有事要见周昌全,却并不道明什么事情。济道林当了数年纪委书记,懂得规矩,也不多问,给周昌全打了电话,道:“省纪委宁缺副书记到了沙州,要见您。”

    周昌全心里还挂着章永泰的事情,此时纪委来人多半不是好事,心里就有些烦躁,可是作为领导数百万人口的市委书记,他也有许多不自由,比如平常人遇到灾难,可是害怕,可以伤心,可以悲痛,可是周昌全就不能有这些情绪,至少不能在部下面前将这些情绪表现出来。

    “老宁来了,都是熟人,你接待就行了。”

    济道林道:“他有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见你。”

    周昌全心里一惊,略为沉吟,道:“既然这样,请宁书记到我办公室吧。”他与宁缺倒是相熟,宁缺此人与各方大员关系都不错,但是办起事情来也不含糊,是相当历害地人物,高祥林派他带队到沙州,意味着沙州肯定要有重要官员落马。

    孬事一件接一件,这让周昌全心里一阵恼火。

    宁缺来得极快,从接到电话到上楼不到十分钟。

    进了办公室大门,宁缺大大咧咧地道:“老周,怎么愁眉苦脸,不欢迎老朋友。”说完,就很自然地坐在了周昌全办公桌的对面。

    周昌全已经明白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他不动声色,对侯卫东道:“小侯,宁书记为茂东烟厂可是作了不少贡献,请他品一品沙州烟厂的新产品,以后回了省城,好为我们免费打广告。”

    侯卫东笑着从抽屉里拿了一包白板香烟,道:“宁书记,这是沙州烟厂新出来的烟,品质很不错。”

    “我来一枝。”周昌全主动要了一枝烟,抽了起来。

    宁缺胖胖的圆脸上闪着些笑意,“我听说周书记戒烟成功,怎么又抽起来了,难道是为了我开戒,宁胖子可是不甚荣幸。”

    周昌全深吸了一口烟,沉痛地道:“成津县委书记章永泰出了车祸,同行四人全部因公殉职,此事已报到省委省政府。”

    陈再喜进屋以后,就见到周昌全眉头间神色不对,原本以为是案子的事情,心里还担心着周昌全地态度,此时听到是县委书记章永泰车祸身亡,反而放下心来。

    寒暄过后,宁缺从手包里取出一份文件,笑容也就从脸上削消失,一对圆眼眯了眯,道:“周书记,这是省纪委的材料,事关沙州财政局孔正义。”

    周昌全锁着眉头将材料看完,半响没有说话。

    宁缺是经验丰富的办案老手,一点也不急躁,随手拿起桌上的白板烟,取了一枝烟,又扔给了周昌全。

    两股轻烟在办公桌前袅袅升起,时而聚在一起,时而分开。

    陈再喜进门以后,与周昌全握手以后,便坐在一旁,安静听两位领导谈话,趁着周昌全低头看材料之时,他瞟了一眼侯卫东。

    侯卫东神情凝重地坐在一旁,并没有与他目光相对。

    陈再喜暗道:“侯卫东正是仕途上升期,不知是否参与了沙州这些脏事,如果周昌全出事,作为专职书记,他只怕难以独善其身。”又想道:“即使他没有参加,如果周昌全出了事情,他以后的前程多半会大受影响。”

    周昌全头脑里闪现了无数的念头,随后又将这些念头果断地扔在一边,道:“既然省纪委有了足够证据,高书记又有明确意见,市委全力配合工作。”

    宁缺的圆眼又眯了眯,道:“高书记的意思,要将孔正义带至岭西进行双规,这样利用孔正义彻底交待问题。”

    陈再喜暗中观察着周昌全,据检举信上以及省纪委了解到的情况,沙州财政局长孔正义与市委书记周昌全来往甚密,依他多年的办案经验,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地办法是悄悄将孔正义带走,然后再通知沙州市委,稍有不慎,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将简单地事情复杂化。

    只是白包公高祥林坚持要事先与周昌全通气,他只能执行,却并未完全想通。

    周昌全道:“这样办,请侯卫东打电话给孔正义,让孔正义到小招待所,你们从小招待所带人走。”

    侯卫东只知道有事情发生,可是具体什么事情并不清楚,听说是将孔正义双规,他心里格登跳了一下,听到周昌全吩咐,又看了看周昌全的表情,这才转身就朝自己地办公室走去。

    陈再喜看了宁缺一眼,用眼睛示意他,纪委查案,最怕通风报信,他着实担心侯卫东在另一间办公室会用隐晦语言通知孔正义,便站起来,站起身,道:“侯主任,上个星期怎么不来党校上课,是从岭西大学请的教授,讲得很精彩。”

    宁缺明白陈再喜的意思,没有出声阻止。

    周昌全也明白陈再喜的意思,他脸色平静,不屑于阻止。

    (第四百三十一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