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四百五十五章套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散了会,组织部长李致收拾了笔记本,坐在会议室休息了一会,这才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我看了基层组织试点工作方案,原则上同意,只是地点得换了换,我的意见是定在双河镇。”

    从成津县城出发,第一站就是双河镇,然后就是河西镇,再是桔树镇,就出了成津县境,双河镇是郊区镇,成沙公路有一半要经过双河镇。

    李致想了想,道:“侯书记,试点工作一般来说要放在条件相对成熟悉的地方,双河镇是城郊镇,情况比较复杂,只怕到时效果不好。”

    “老公路弯道太多,许多地方需要改道,而改道最多的就在双河镇,在双河镇搞试点,就是要通过试点工作促进公路建设。”

    李致见侯卫东做事不留退.路,担心地道:“侯书记,基层的事比想象中要复杂,社员也不会完全听指挥,城郊区还特别很难缠,如果不留退路,到时出了问题,县委很难下台。”

    在侯卫东心目中,成.津县最大的问题是磷矿秩序,这涉及到即得利益团体的根本利益,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除了磷矿问题,其他多数问题都是人民内部问题,不论多复杂都可以克服。

    双河是城郊镇,因为两.条小河交汇而得名,城郊镇虽益在其中,更关键的是,双河镇基本上与磷矿没有牵连,因此,将基层组织试点工作放在此,可以不受磷矿影响。

    只是,侯卫东此时还.不能完全向李致点透,道:“修路是人民群众的愿望,只要做好工作,肯定会得到理解和支持,我相信双河镇的干部群众能够识大体顾大局。”

    李致见侯卫东如此固执,也.不好多说,担忧却更深,“永泰书记太猛,侯卫东做事太固执,这怎么办。”

    侯卫东又道:“飞石镇刘永刚肯定要被.免职,我的想法是将他调离飞石镇,丢到最南边的大榆镇,飞石镇镇长人选,就让李建国去担任。”

    李建国到飞石镇,这是章永泰的调整方.案,当日李致曾经给侯卫东汇报过,此时见侯卫东原封不动地用了这个方案,李致心中不禁一震。

    “刘永刚嫖娼被抓现形,是在我给了名单之后,这未免也太巧了。”李致一时参不透里面的玄机,离开之时,忍不住偷眼看了一眼侯卫东,只见他脸色甚是平静,那份沉稳完全和三十岁年龄不相符合。[吾嗳纹学网快发]

    沙州,李永忠家里,刘永刚缩在沙发上,李太忠根本不理他,关着门在寝室里睡觉。

    刘永刚嫖娼被抓时,正在赤条条地战斗,衣服便被冲进来的警察收了,皮包里面的身警察收缴了,刘永刚原本想蒙混过关,没有料到沙州警察办事效率很高,已经根据身份证调出了刘永刚的资料。

    在如此证据之下,刘永刚只得老实交待。派出所并没有为难他,录完询问笔录以后,刘永刚被罚款五千元,派出所没便将其放了。

    第二天,他的事迹便上了晚报,下午,成津县开了常委会,将由纪委对其采取纪律措施。

    刘永刚膘肥体壮的老婆得知此事,拿着菜刀四处找他,吓得刘永刚一溜烟又跑回了沙州,这事,他必须给李太忠一个交待。

    坐了半天冷板凳,才见到李太忠从屋里出来,刘永刚哭丧着脸道:“叔,我错了。”李太忠骂道:“你是不是男人,遇到这点事就熊了,是男人敢作敢当。”

    刘永刚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李太忠继续道:“是男人,好这一口也无所谓,可是你这个猪脑子,现在形式不对,你这是将肉朝菜板上送。”

    “叔,你的意思是我是被人陷害了。”

    “沙州宾馆娱乐城一向很安全,怎么这次恰恰捉了你的现形,有这么巧的事情,你动脑筋想一想。”

    李太忠其实也猜不透此事的真相,刘永刚把嫖娼当成正餐,夜路走多了要撞鬼,出事很正常,只是如今是非常时刘永刚听了此话,如被针扎一样跳将起来,道:“我去找强哥,让他帮我查,如果真有人陷害我,我决不罢休。”他想到自己的官职多半丢了,嘴里又冒起一句话:“我现在无官一身轻,查出是谁使坏,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强哥曾经是成津公安局的治安科科长,前年调到了沙州市公安局,他官职不高,活动能力却很强。

    李太忠也想知道真相,道:“你这就去找赵强,让他悄悄地去打听一下,老李家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又道:“你婶到成津去了,她不去,小柳不会收场,你这个臭毛病也应该改一改了。”

    刘永刚如打了一针强心剂,风风火火地去找赵强,同时还带了一张报纸。

    赵强个子不高,身体强壮得就如一头牛,一头短发,让他看起来就如打入公安队伍的黑社会人员,看过报纸,他笑得前仰后和,道:“永刚上了沙州晚报,终于一脱成名。”

    “操,老子烦死了,还取笑我。”

    赵强根本无所谓,道:“你生意做这么好,就应该潇洒自在,还当什么镇长,你别一幅死人脸,男人这一辈子就是为了填饱嘴巴,舒服鸡*巴,否则枉为男人。”

    “话虽如此说,我的日子不好过啊,现在不敢回家,我菜刀,就得不对翻脸就要砍人。”刘永刚对自己的凶悍老婆又恨又怕,如果这个老婆不是方家的女子,他早就离婚

    赵强开了一会玩笑,就开始打电话,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他才道:“你运气奇差无比,沙州宾馆娱乐城那一片的辖区派出所所长换了人,新所长这是弄下马威,这几天他都带着人在娱乐场所扫黄。”

    刘永刚只得自认倒霉,带着满脸丧气回李太忠家里。

    在沙益公路上,侯卫东坐在越野车后排,透过车窗,看着两边飞驰而地的景色。

    以前周昌全在高速路上行驶之时,偶尔要打瞌睡,侯卫东不满三十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成津的人和物,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根本没有半分睡意。

    下了益杨高速路道口,迎面而来就是步高和李晶的两个楼群,这两个楼群都是建设完工,顶楼的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漂亮、气派。

    “小耿,我们到新管会去绕一圈。”

    邓家春原来准备在沙州公安局去找一个贺驶员,侯卫东最初也同意了这个方案,后来考虑再三,又否决了这个提案,他还是准备在成津县选一个合适的驾驶员。

    小耿从部队回来以后就在民政局当驾驶员,李致坐过他的车,对其印象不错,就推荐了侯卫东,到目前为止,侯卫东对其还比较满意。

    新管会基本上是按照当年的格局在发展,宽阔笔直的道路将大块的土地纵横分割,水、电、气等管道沿着公路在延伸,形成了一块一块的天然小区。

    小耿原本想保持稳重的形象,看到此景,忍不住还是赞道:“益杨与成津以前相差不大,现在差距太明显。”说到这里,他猛地想起车上坐着成津的县委副书记,就连忙将话题嘎然而止,从反光镜偷看,见侯卫东脸上带着笑意,这才松了一口气。

    到了沙州学院,回到了久别家中,屋中一切依旧,只是没有了主人也就失去了生气,空气中有着潮湿的闷味道,将窗户和门全部打开,带着湖水味道的新鲜空气立刻就涌了进来。

    来到阳台上,从湖的西侧又传来了隐约的琴声,这熟悉的场景一下就将侯卫东拉回到在益杨的点点滴滴,侯卫东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世界太奇妙了,神秘的白衣女子居然就是郭兰。”

    那日在成津的一曲舞,已经透露出太多的信息。

    侯卫东站在阳台上,还是给郭兰留纸条以后打的第一个电话,数年来,这是侯卫东第一次主动给郭兰打电话。

    郭兰正在电脑前打文件,接到了办公室电话,当听到是身就僵住了。

    在离开成津之时,她借着基层组织试点的事情,鼓足勇气才将自己电话留给了侯卫东,潜意识中就希望接到侯卫东的电话,但是这一等就接近一个月。

    此时,听到侯卫东声音,她的喉咙就如被一只大手捏住,紧紧的,喘不过气来。

    侯卫东的声音如从天边传来,“我现在就在沙州学院房子里,眼中是湖水,耳中有音乐系的钢琴声。”

    郭兰深呼吸数下,这才开口,声音也略有些打颤,道:“你,怎么在沙州学院?”

    “成津要修路,益杨这边经验丰富,我跟赵东部工汇报了,准备将交通局长朱兵调到成津去。”

    郭兰在组织部工作多年,马上就明白过来,道:“你准备将朱兵调过去当副县长,抓交通。”

    “嗯,此事赵东部长同意了,我还得再给朱局长见个面。”侯卫东又道:“基层组织的试点工作定在了双河镇,方案你应该看过了,什么时候下来指导。”

    郭兰咬了咬嘴唇,道:“我负责联系这个点,随时都可以到成津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