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五百二十二章又一春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贯彻传达领导精神不过夜,这是侯卫东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从沙州回到成津以后,他立刻召开了全县中层及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上。

    侯卫东将蒙豪放在沙州的讲话整理成五点,贯彻意见两点。

    传了蒙豪放讲话精神,侯卫东意气风发讲道:“省委提出了将成津作为国有企业发展的一个试点地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为什么说这是一个机遇,其一,成津县的开发区在97年被省里强行关闭,现在省委将成津列为国有企业试点县,我们可以努力争取此项政策,重新恢复开发区,有了开发区,成津的发展就多了一条车轮。”

    成津开发区被关闭,是成津县委县政府谋求发展的一次重挫,听说要重启开发区,场下发出了一阵嗡嗡声音。

    “其二,在省市两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之下,成津县将彻底实行县属国营企业的民进国退,我县有七家**核算的县属国有企业,九八年有六家亏损,糖果厂表面说得过去,实际资不抵债,亏损原因很多,我认为归根到底还是企业产权关系不明晰,利益关系不直接造成的,这次改革的任务就是明晰产权,以后,企业与政府将彻底脱离关系,政府主要提供服务,企业自主经营,这一步,山东诸城早就迈了出去。”

    此语一出,议论声骤然大了起来,成津县只是一个内陆偏僻县城,县属企业并不多,在当年很多干部家属被安排在了县属企业,虽然如今这些企业都是半死不知,可是真要改制,是福是祸还真是说不清楚。

    侯卫东**洋溢地道:“改革并不只是碰碎一个饭碗,同时创造无数的饭碗,七家县属国有企业根据实际情况。可以改组为股份企业,可以出售给职工,这就意味着有无数职工可以变成了资产的所有者……。”

    散会以后,蒋湘渝随即召开了县政府办公会。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蒋湘渝感慨地道:“成津县就如一辆破马车,行驶在机耕道上还勉强能运转。不过已经很吃力了。现在侯书记为了成津发展,硬要让这一架破马车走上高速路上。压力大啊。”

    周福泉和朱兵两位副县长深有同感。

    蒋湘渝又道:“困难归困难,县委作出了决策,县政府就必须要坚决执行,这一点不容含糊,为了将几项涉及全局的重点工程落在实处,我建议对县里重点工程进行分工,每一位县领导专门负责一项重点工程,这也是侯书记的意思。”

    他为了圆滑。办事素来求稳,谁知遇上一位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而这位县委书记极为安分,重修成沙路,整治磷矿、修建竹水河水电站,三件复杂的大事未作完,侯卫东又要搞国有企业改革,还要重启开发区,这就让县政府感到了巨大压力,

    此时推出重点工程领导责任制。客观上能推进重点工程。主观上能减少县长蒋湘渝肩上的担子。

    “竹水河水电站是省里挂了号地工程,涉及大量搬迁。工程难度大,就由我来挂帅。”

    竹水河水电站是由恒庆集团朱小勇负责施工,而朱小勇是蒙豪放的女婿,与朱小勇搞好关系就能与蒙家搭上关系,这是蒋湘渝主动挂帅竹水河水电站的深层次原因。

    “成沙公路是侯书记亲自当指挥长,我们政府这边也有应该有一位负责同志,就由朱县长来负责成沙公路。”

    朱兵原本就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接受这个任务是理所当然,因此并无异议。

    “周县长地任务就要重一些,整治磷矿的工作一直由你在负责,如今此事已经进入了取得了阶段性成绩,临阵换将不利于工作开展,下一阶段还得由周县长来抓。至于七家县属国营企业改制问题,原本应该由林芳同志负责,只是她外派还有半年才结束,这半年时间,就由周县长暂时负责国营企业改制问题。”

    周福泉如今已是常务副县长,这是当年李太忠地位置,但是李太忠是李太忠,周福泉是周福泉,尽管都是常务,其威信和能量还不能同日而语。

    听到蒋湘渝地安排,周福泉叫苦道:“蒋县长,国营企业改制和磷矿整治都是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大事,我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做不下来。”

    蒋湘渝耐心地安慰道:“老周,国营企业改制和磷矿整治是县委县政府地重点工作,必须有一位得力干将牵头才行,我与侯书记商量了许多次,还得请老弟来负责这两项工作。”

    周福泉无奈,道:“我只管做具体工作,关键环节还得侯书记和蒋县长来掌握。”

    “这个当然。”蒋湘渝笑呵呵地道:

    将几项重点工作落实到了人头上,蒋湘渝又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谈了县政府的分工情况,道:“我管竹水河水电站,朱兵管成沙公路,由于林芳学习未归,国营企业改制和磷矿整治就由周福泉来管。”

    听到如此分工,侯卫东就知道蒋湘渝的心思,他没有点破,道:“责任到人,很好。”

    方杰小本子上的人物,凡是在县委书记管辖范围的人,如胡海、老苟等人,侯卫东皆顶着压力坚决拿下,但是对于周福泉这种市管干部,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还只能与其共事。

    蒋湘渝道:“县政府每位领导手里都有几块硬骨头要啃,压力确实挺大,今天开会,连福泉这样的老黄牛也开始叫苦了,我给两位副手说,再苦再累也得顶着,熬过了这两年,成津就会上一个新台阶。”

    侯卫东笑着递了一枝烟,道:“不仅县政府每位领导的压力大,县委几个领导同样是超负荷在运转,我下午就要开始跑省里。要重新让开发区运转起来,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蒋湘渝对这位杀猪匠出身地市委秘书已经有了几分发自内心的佩服,道:“如果开发区能重新启动,将对成津发展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这事只有侯书记你才办得了。”

    “你这是捧杀我了,当年省里下决心关闭闲置开发区时。我正在益杨新管会当主任。”侯卫东讲了当年的事情。笑道:“王辉那篇文章就是省里整顿开发区的催化剂,早知道要到成津来工作。说什么也不让王辉发表那篇重磅文章。”

    蒋湘渝听到事情原委,呵呵笑了起来,道:“这就叫做阴差阳错,不过谁也不能看到未来。”

    说了些闲话,蒋湘渝就点到了正题,道:“沙州四个县,除了成津,县政府班子配备都是一正五副。成津最特殊,是一正三副,而且还有一位副县长在外派学习,继续这样下去,政府几位领导都得累趴下配置县级领导,这就需要黄子堤或是朱民生点头,侯卫东心中亦没有底,他就不置可否地道“这事到时再说。”

    中午回到了县委招待所,就见到公安局长邓家春穿着军大衣在院子里转悠,侯卫东早就熟悉了邓家春地习惯。道:“邓局。又有什么好事?”

    邓家春裹了裹身上的大衣,来到侯卫东身边。跺了跺脚,道:“不算是好事,只能算是有些眉目了。”

    侯卫东很敏感,道:“章永泰的案子吗?”

    邓家春点了点头,道:“这半年时间,刑警队一直在追查那位失踪的修车师傅,南中国都跑遍了,好几次发现线索却没有抓到人,昨天我们抓了一帮持械斗殴地闲杂人员,审查时意外地得到了一条线索,那个有重大嫌疑地修车师傅在昆明,就在一个修车店里给人打工。”

    “太好了,破了此案,我给成津县公安局请功。”侯卫东下意味搓了搓手,又道:“邓局长真是了不起。”

    邓家春谦虚地道:“这只是运气好,偶尔得到一条线索。”

    侯卫东摇头道:“得到这一条线索看似简单,细细分析起来却并不简单,刑警队办案民警在这一年地时间里,时时刻刻将案子记在心中,又能在普通地案子中发现这一条线索,这说明办案民警具有高度地责任心,又有相当丰富地办案经验,才能在偶然中发现具有价值的线索。”

    邓家春道:“目前只有我、罗金浩和两名办案民警知道此事,这次在昆明的抓捕,我的想法是不动用成津民警,由市刑警队派人到昆明,我借休假之名,亲自去。”

    “嗯,我同意这个方案。”侯卫东主动与邓家春握了手,道:“预祝家春同志马有成功,同时,你也要注意安全。”

    奥迪车沿着高速路直奔岭西,接连的好事,让侯卫东原本沉郁的心情豁然开郎,他浑身又充满着信心与力量,那些小小的挫折与失意就如早晨的露水,遇到阳光便无影无踪。

    进入岭西城区,侯卫东深吸了一口气,心道:“岭西,我又来了。”

    周昌全接到电话,道:“卫东,我在办公室里,你上楼来谈吧。”

    侯卫东到过省委大院,进入省政府大院还是第一次,当老耿将车开到大院门口,就见到周昌全秘书楚休宏已经等到了门口,侯卫东已经与楚休宏熟悉,就开玩笑道:“省长秘书在门口等我,让我们基层干部受宠若惊。”

    楚休宏深知侯卫东在周昌全心目中地地位,忙道:“侯书记,你是我的前辈,我下来等候是应该的。”又道:“周省长推掉了其他客人,特意听你汇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