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五百二十六章项目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晨,薄雾中的岭西很是安宁,行人脚步匆匆,等公交车的人多是裹紧衣服缩着头,早餐馆子热气腾腾,一半是传统的包子馒头,一半是近年来流行的兰州拉面。

    楚休宏和往常一样,起得很早,在省政府单身宿舍门前的早餐馆子吃了一碗兰州拉面,浑身觉得热气腾腾,在馆子一百米处的大树下站了约莫五分钟,暂新的奥迪车就从街角拐了过来。

    等了半个小时,周昌全还没有出来,楚休宏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到小院门口,轻轻敲了院门。

    大周在国外数年,他的导师每天早上都要去踢一个小时的足球,他跟了导师两年时间,也就养成了早上踢球的习惯,回到国内,附近没有合适的场地,他就在小院子里乱蹦乱跳。

    “大周哥,你在锻炼啊。”楚休宏见大周浑身的肌肉疙瘩,有些羡慕地道:“大周哥好发达的肌肉。”

    大周用毛巾擦了几把汗水,道:“我以前认为外国人的肌肉天生发达,其实人家是锻炼出来的,黄种人只要锻炼,一样会有很棒的身材。”

    楚休宏道:“我也想锻炼,只是没有时间。”

    闲聊两句,大周见楚休宏眼睛在朝父亲的房间看,奇怪地道:“我爸一大早就走了,你不知道吗?”

    “我还真不知道。“我爸是和以前的秘书一起走的,好象叫侯卫东吧。”

    楚休宏心里有淡淡的嫉妒,道:“侯卫东现在是成津县的县委书记,岭西最年轻地县委书记。”

    大周醉心于研究,对官场看得很淡。县委书记这个官衔对他没有多少冲击,当然,作为周昌全的儿子,他明白这个职务在岭西官场的力度。

    “我爸这么多年与人斗争。看人地本领不错。侯卫东能行。你亦行。”大周很亲热地拍了拍楚休宏地肩膀。

    离开了周昌全地小院子。楚休宏心里那一丝嫉妒也烟消云散。暗道:“大周说得不错。侯卫东能行。我亦能行。”进了省政府。楚休宏就见到了侯卫东那辆奥迪。他连忙上楼。

    周昌全和侯卫东坐在休息区地沙发上。两人手里都拿着烟。在烟雾缭绕中沉默。

    楚休宏对眼前地景象有些吃惊。却也不问。正在给两位领导续水。茶几上地手机猛地响了起来。

    侯卫东抓过手机。问道:“如何?”

    电话里传来邓家春沉稳地声音。道:“报告侯书记。嫌疑人已经交待了。章永泰地小车确实是他做地手脚。指使人是方杰。另外县政府小车班亦有人参加此事。”

    “除了方杰,还有没有其他人?”

    “嫌疑人是直接受了方杰地指使,他没有提到其他人。”

    “此案办得很漂亮,县委县政府将为成津公安局请功,不过,我觉得此案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弄清。”

    邓家春追查此案已有一年时间,知道侯卫东所指是什么。道:“如果嫌疑人确实只是与方杰联系。那么扩大战果则只能从方杰处入手。”

    “如果能从嫌疑人哪里打开缺口,最理想。”侯卫东又提醒了一句:“但是注意方式。不要搞刑讯逼供。”

    周昌全并没有如释重负地感觉,甚至还有些心事重重,道:“此案侦破,章永泰国可以瞑目了,对章竹章松两兄妹也有了一个交待,只是,省委把章永泰作为因公殉职的典型在社会上广为宣传,现在真相揭露出来,影响并不一定好。”

    当年章永泰车祸以后,省公安厅派出专家来勘验了现场,虽然怀疑车祸是人为所致,可是并不能得到证据支持,因此章永泰国之死还是按照车祸上报给了省委。省委对此很重视,蒙豪放要求宣传部门大力宣传此事,于是省内宣传部门云集成津,对章永泰的事迹进行了广泛宣传。

    此案侦破,给省委出了一个难题。

    周昌全犹豫片刻,就作出了判断,道:“此事遮掩不住,必须要向蒙书记报告,否则会被动。”他拨打了两个电话以后,对侯卫东道:“蒙书记在十点有重要接待,让我们赶紧过去。”

    在前往蒙豪放办公室途中,侯卫东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一个错误:“侦办章永泰案子,是周昌全单独交给侯卫东的任务,因此,接到了邓家春电话,侯卫东第一反应就是给周昌全报告,他压根没有想到给现任市委书记朱民生报告,此案子没有经过沙州市委,就直接捅到了省委,这是一个重大失误。”

    只是,此事已经捅给了蒙豪放,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重新走程序已经为时这晚。侯卫东反省道:“当了县委书记,应该绝对冷静,我还是太冲动了,每临大事有静气,当真是说起容易做起难。”

    到了省委书记蒙豪放办公室门前,侯卫东心里莫名地有些紧张,他暗道:“省委书记也是人,我凭什么要紧张。”又想到:“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此行被蒙豪放看中,比什么都重要。”

    作了几个深呼吸,才将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真实地蒙豪放,比电视里多了些书卷之气,很宁静平和,听完周昌全的报告,他问道:“老周,从你地安排来看,当时你就在怀疑章永泰国是被人暗害?”

    周昌全就是要将此事向蒙豪放说透,一点都没有隐瞒,道:“章永泰在成津大刀阔斧地整治磷矿,他本人接到了多次威胁,死后他遗留的日记也记录了此事,当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我的怀疑,我就按照省公安厅的结论上报了省委。同时派侯卫东、邓家春和阳勇三位同志到成津工作,侯卫东主持县委工作,邓家春任公安局长,阳勇是副检察长。”

    “我交给侯卫东三个任务。一是稳定局面,二是发展成津经济,三是整治磷矿并暗中侦办此案。”

    侯卫东心中暗自感激:“周书记这是向省委书记大力推荐我啊。”

    果然,蒙豪放将目光转向了侯卫东,道:“侯卫东,你这也算临危受命,磷矿问题很复杂,你是如何处理的?成津现在地情况如何?”

    蒙豪放的目光很平和。却仿佛x射线一般。具有很强的穿透力,令侯卫东不由自主又有些紧张,他尽量控制住心神,字斟句酌地道:“磷矿问题最大的难点是即得利益团体盘根错节,渗透到县里地各个阶层。牵一发而动全身。”

    又道:“我在章永泰书记地基础上开展工作,采取地策略是绕过磷矿问题解决磷矿问题。撤换掉一批与磷矿牵涉面较宽的干部,利用刑事案件处理了部分闲杂人员,又借着省政府地文件要求中型磷矿进行整改,目前最难的问题是如何关闭污染重、耗能高、利用率低的小磷矿。”

    蒙豪放一直在专心致志地听,却不作任何评价,等到侯卫东汇报告一段落,他道:“渗透到各个阶层是一个很严重的提法,你说具体一些。”

    侯卫东用眼角余光瞟了瞟周昌全,见其表情中隐含着鼓励,就将在整治过程中遇到了具体人和事实事求是地例举了出来。

    蒙豪放地专职秘书陈曙光不时地看表。原本此次会面只安排了十分钟时间。此时已经过了八分钟,他就给周昌全递了一个眼色。

    岭西是磷矿大省。蒙豪放数次视察过磷矿工作,凭他的经验,深知眼见并不为实,眼前这位年轻县委书记很有锐气,也说实情,这让他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又问了不少具体情况,时间不知不觉就超过了十分钟。

    过了约二十分钟,蒙豪放才停止的发问,他对周昌全道:“省政府整治磷矿文件出台以后,各地执行起来参差不齐,你在上半年带队去检查一次,凡是执行不利的地区都要有所交待,否则省委省政府地文件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在结束谈话之时,针对章永泰之事,他提了四点要求:“章永泰不管是车祸还是遇害,都是因公殉职,案件侦办一事,只在内部通报,不向全社会作广泛宣传,这是其

    “其二,对于涉及此事的违法犯罪分子,一定要依法从重从快,不能让英雄地血白流。”

    “其三,在以后的整治工作中,要将工作的复杂性给市县两级主要领导说透,干部是我们党最为保贵的财富,绝对不能再发生这种悲剧。”

    “其四,整治工作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所有工作的都要围绕着发展来作文章,整治是为了发展,稳定也是为了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有辩证法。”

    “以上四点,就由昌全同志转告给宣传部和沙州市委。”

    侯卫东手里拿着小本子,飞快地记着,听到蒙豪放的总结之语,他顿了一顿,暗道:“由周昌全来传达蒙豪放的几点要求,肯定要得罪朱民生。”

    坐了汽车,周昌全兴致颇高,道:“卫东,全省四十二个县委书记,能进入蒙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的能有几个,只要成津工作抓出了成绩,成为最年轻的市委书记或市长亦不是难事。”

    说到这里,周昌全忽然想起了什么,沉默了一会,道:“卫东,此事你越过了沙州市委市政府,会有些麻烦。”他太过关心章永泰地案子,听说此案侦破,心情一直激动,此时冷静下来,意识到侯卫东已经越级汇报了。(第五百二十六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