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五百三十章马蜂窝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春天听到侯卫东夸奖,略为红了脸,道:“我现在还是工人,等到中专的证书拿到以后,看有没有机会考干或是转干。[要看书就到看书。]”

    世上有许多事情,对于某些人易于反掌,对于另外的大部分人却是难于上青天,比如在春天调到交通局工作这件事情上,对于侯卫东来说就是一句话,但是没有这一句话,春天就算再努力十倍,都难于叩开交通局的大门。

    人生即充满无奈,又有着相当的戏剧性,这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春天出门以后,侯卫东道:“刚才说到朱莹莹的事,其实她选择很多,刚才见到的女孩子以前是县委招待所的工人,工作努力,现在调到交通局工作,等到拿到了中专文凭,就有机会转干,这就是她的人生选择,朱莹莹条件比她要好得多,只是选择不同,走的路就不一样。”

    在晏紫心中,她看不起小曼、朱莹莹等同事的选择,但是理解她们的选择,但此时由侯卫东来说个事,让她忍不住反驳道:“你了解朱莹莹吗,如果不了解,你凭什么这样居高临下,就因为你是县委书记吗?”

    侯卫东与晏紫接触多次,对于她的性格略知一二,也不与她辩论,道:“朱莹莹是尽一位公民的义务,协助成津公安局破案,等到问完情况,自然她就会回岭西。”

    晏紫听说朱莹莹没有事,咬着牙齿道:“这个死莹莹,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让我白白地担惊受怕。”

    她咬着牙齿的神态颇为俏丽,让侯卫东有些挪不开眼睛,侯卫东用力将眼光从晏紫脸颊偏离了二十来公分,正好可以注视到小会议室的一幅壁画,那是巍巍立于黄山顶上的迎客松。

    “我建议你到成津公安局去等着,说不定朱莹莹很快就会出来。”侯卫东又道:“朱莹莹不接电话的原因很简单。女孩子十有**不会检查手机是否有电,而且喜欢将手机放在手袋中。绝对不会是成津公安局方面的原因。”

    晏紫听说朱莹莹没事,心情就已经放松了,嘴巴就更加尖锐起来,道:“成津公安局好大的威风,要问情况自已到岭西去问。凭什么让朱莹莹来到成津,说到底,这是对人权的藐视。”

    对于晏紫地理想化与口齿伶俐,侯卫东领教多次,就道:“你赶紧到公安局,晚了,说不定就接不到朱莹莹了。”

    “谢谢侯书记让我进了院子,如果你能再帮我打个电话。那更好。”

    侯卫东暗自摇头,心道:“这个晏紫明明是来求自己办事,却是嘴巴不饶人,这和柳洁大姐大风范完全不一样。”

    想到柳洁,侯卫东莫名其妙又想到了那一晚的那一幕。周昌全与柳洁合唱了无数首蒙古歌曲,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周昌全纵情歌唱,因而印象特别深刻。

    “你赶紧去公安局吧,我会打电话。”突然涌上脑海中地可笑念头,让侯卫东同意了晏紫的最后请求。

    下午,侯卫东在会议室坐了一会,杜兵进来报告道:“水利厅刘处长已经到了。”

    竹水河水电工程是由蒋湘渝负责。今天恰巧蒋湘渝开会,侯卫东就亲自接待来自水利厅的刘处长。

    刘宁处长着干瘦的身材,下车时却有时不冷不热,这是省级机关处长下基层特有的表情,他伸与手,与这位看上去格外年轻地县委书记握了手,口里客气地道:“侯书记。我要到竹水河水电站的现场去实地勘查。就让分管副县长陪我去吧。”

    在侯卫东坚持之下,刘宁处长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坐在越野车上,看着前面带路的另一辆越野车,他暗道:“侯卫东还不错,和有些县级土八路相比,懂得为人处事。”

    一路颠簸,才到了竹水河水电站的修建点,凭心而论,如果交通方便一些,这个修建点完全可以作为一处风景旅游区,竹水河两岸土地肥沃,沿河居民将菜种子丢在土里,并不需要山上土地那种精心管理,一样能有好的收成。

    刘宁背着手,大步走到了最前面,上了山顶,看着湍急的竹水河驯服在自己的脚下,不禁意气风发,很有几分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地感觉。

    侯卫东站在了刘宁的身旁,他的目光注视着沿河两岸星星点点的房屋,这些房屋都是在迁拆范围之类,蒋湘渝在竹水河水电站上确实下了大功夫,为了尽快拆除这些房屋,他基本上是一家一家去做工作,连恒庆集团副总经理朱小勇对蒋湘渝的实干精神所感动,数次在岳母及水利厅副厅长吴英面前表扬这位肯干且口才极好地成津县父母官。

    刘宁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些房屋,他扭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侯卫东,道:“侯书记,按照水利厅与沙州市政府的协议,拆迁应该是由你们当地政府来负责,看今天的情况,水利厅很难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刘宁是水利厅新提拔的副处长,这是他第一次带队到县里来视察,尽管县委书记是正处,他只是一个副级,可是从省级单位来到了县里,这让他有着明显的心理优势。

    他地态度很诚恳,可是话里有淡淡的指责之意。

    一旁陪同的常务副县长周福泉很意外地看了刘宁一眼,见侯卫东神色如常,并没有生气,这才放心。

    侯卫东心态放得很正,作为县委书记,他不想得罪省里的人,哪怕是一个不太重要的人物,虽然这些人不能对自己个人有什么损害,可是这些人职务不高,位置却各有各的妙处,得罪了其中的人物,说不定那一天成津地工作就会被耽误。

    “刘处长,竹水河地老百姓乡土观念很重,很多人生于斯长于斯,不愿意搬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竹水河两岸土地肥沃。新迁地很难找到这么好的田土。”

    “侯书记,这一点我很理解,但是,水利厅与恒庆集团已经制定了详细地施工计划,而且上报了省政府。届时不能开工,水利厅和沙州市都不好交差。”刘宁摆起省级机关的架子,故意将事情说得很严重,他要用这种方式增加自己的份量。

    竹水河水电站地相关事宜,侯卫东最先是和朱小勇、蒙宁来勘测,随后就是与吴英初谈,他对项目了解得很清楚,听到这位副处长拉起虎皮作大旗。很不以为然。

    “刘处长,放心,县里和多处农家都有签了协议,钉子户只有少数。”

    刘宁又道:“省里补贴了部分搬迁费用,我正好负责审计此事。希望最基层干部将这些钱足额及时地发放到农户手中。”

    “此事我们有纪律,是高压线,谁碰谁负责。”

    侯卫东又陪同刘宁一起到恒庆集团的驻点去看了看,副总经理朱小勇到省里开会,没有在现场。

    车行至县城还有五公里,侯卫东接到季海洋电话,道:“卫东。今天晚上省财政厅蒋副厅长在市里吃饭,他亲自点了你地名,刘市长的意思是让你过来一起共进晚餐。”

    前天在岭西与蒋副厅长意外相逢于张木山的宴会上,又与周昌全一起唱歌,这无形之中拉近了与蒋副厅长的关系,分手前,在微醺的状态下。蒋副厅长答应对成津县财政给予一定支持。

    侯卫东没有想到。一天之后,蒋副厅长就到了沙州。

    这是关于现金地问题。侯卫东自然不能缺席,到了成津近馆,把接待任务交待给了常务副县长周福泉,他与刘宁握了手,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准备离开。

    刘宁将侯卫东连到一边,道:“侯书记,我有两句话要说。”

    “今天看了现场,总体感觉还是不错,只是拆迁工作要抓紧,我会向厅里如实反映情况。”

    他握着侯卫东的手,又道:“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侯书记,我有个隔房兄弟叫做刘永刚,以前在飞石镇当过镇长,他犯了小错误,已经被放了一年多时间了,侯书记能不能高抬贵手,给他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

    飞石镇原镇长刘永刚是侯卫东主持县委工作以后,第一个开刀对象,按照他的性格和作风,对这种落水狗绝对不会重新启用。

    刘宁的份量,更是远远不足以重新启用刘永刚,“我会考虑此事的。”侯卫东给了刘宁一个含糊的答案。

    第二天,经过昨晚酒场血拼的侯卫东,到了办公室,仍然觉得头脑发晕,正喝了两口浓茶,就接到了水利厅刘宁地电话:“侯书记,我已经到了沙州,你事情多,就没有向你辞行了,感谢成津县的盛情。”

    “刘永刚的事,请侯书记考虑考虑,到时我会为成津多争取些资金。”

    放下电话,侯卫东就对刘宁有些不满意了,他给朱小勇打了电话,先说了些竹水河的事,又道:“昨天刘宁处长到成津县里来视察,我陪他一起到了工地,没有见到你。”

    “我到省里业务会。”

    侯卫东与朱小勇是战斗中结成的友谊,两人很对脾气,他就问道:“刘宁这人如何?”

    “以前在水利厅后勤处地科长,最近才提起的副处长,挺猥琐一个人,他下来是不是耀武扬威,卫东,别理会这些人。”

    侯卫东叹息道:“唯小子与女子难养矣,这次铁定要得罪他了,说不定那天就给成津小鞋穿。”朱小勇笑道:“这家伙,也敢为难卫东老弟,那就是厕所里打手电——找死。”

    两人在电话里哈哈一笑,此事就算过去了,但是世上在厕所里打手电确实不少,刘宁就是其中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