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六百五十八章因果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官路风流第六百五十八章因果(中)

    234!

    追兵甚急。朋友们伸出支持之手。将月票推上一千票。

    今天章。

    ………………………………………………

    小佳道:“你所说的很有道理。从每个成功者身都可以读到这种因果关系。抓住机遇是成功者之所以成功的重要因素。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人生才更有遗憾。”

    “可是我感叹的是另一回事情。是关于体制内的不公平。领导身边的人或是领导亲近的人。寻常人有多的机会。他这一次抓不住。下一次有可能抓住。机会的多少也是一种不公平。”

    侯卫东摸了摸佳的额头。道:“你今天说话很有哲理。当了领导。确实不一样了。”

    又道:“这是大环。也制问题。做为领导。如果不为身边人谋福利。在身边人眼里他就没有了威信。领导的选择既是现实选择。也符合人性。硬是不准提拔身边人。这是违反人性。更是不现实的。”

    “而且。跟在领导边。等领-带的研究生。耳濡目染。这些人至少比同龄人要见多识广。出去领导多数还是称职。”

    小佳并没有和侯卫东辩驳意思。道:“我记的当年你在上青林工作的时候。最痛恨这种近水楼台先的月的现象。对刘坤空降来当镇长助理也很不服气。觉的不公平。”

    侯卫东开玩笑道:“一时彼一时。到了那个山坡就要唱那首山歌。这也是与时俱进。”

    小佳一边聊天。一边在衣柜找衣服。她选了几件衣服。都不太满意。

    “我们是到赵家吃饭。又不是相亲。随便穿一件就行了。”

    “我穿好看一些也是给你的面子。否则别人说侯市长的爱穿象乞丐。就是丢你。”

    来到了粟明俊家里。客厅里准备了酒菜。侯卫东感叹道:“现在请客吃都是饭店。粟部长在家里请我们吃饭这真是盛情啊。”

    “张小佳当了副局长。这是好事。一定要庆祝。”

    粟糖儿此时已经完是少女模样了。她略有些羞涩。从厨房里端菜。赵秀的手艺不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

    在吃饭之前。粟明俊与侯卫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随意的着。

    “市委人事又要发生变化。”

    侯卫东知道粟明俊这件事情。道:“市委书长。明确了吗?”

    “昨天朱书记跟我了话。他让我改任市委常委秘书长。”

    朱民生既然找粟明俊谈了话。悬而未决的市委秘书长人选终于郎。

    侯卫东也曾经思考过这个方案。道:“依着沙州的传统。市委秘书长发展前途都还可以。市长杨森。都当过市委秘书长。”粟明俊道:“洪秘长如今还是政法委书记。”当初洪昂是周昌全的左膀右臂。朱民生来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压周昌全的人。洪昂就由市委秘书长改任了政法委书记。而且一任两年多。没有调动的迹象。粟明俊很含蓄的说了一句洪昂。意思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在沙州当秘书长也会有坐的时候。

    “由宣传部长改任秘书长。实在很少见。难的朱书记信任我。我只能硬着头皮挑这个担子”

    侯卫东则笑道:“官场上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当了秘书长。这宣传部长的位置不知会被多少人盯上?”

    “秘书长也就是大管家。以后我们闲在一起的时间比现在少的多了今天我放开喝。一醉休。”粟明俊知在这种情况下当了市秘书长。就和朱民生绑在了一条船上。同命运。共进退了。

    对于粟明俊的这个任命。侯卫东其实很高兴。他与市长黄子堤一直格格不入。如今有个好朋友当了朱民的秘书长。增加了一个说的上话的强援。

    当粟明俊醉眼朦胧之时侯卫东道:“因果关系真是无处不在当初如果不去帮忙做工作。粟明俊就当不了常委现在也很难当上了市委秘书长。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侯卫东的酒量比粟俊强的多。粟明俊醉倒后。小佳和赵秀在一起打麻将。他则独自回家。

    到了门洞。就见到林渡和温红从楼上下来。任林渡手里还拿着手机。他见到了侯卫东。:“侯市长。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林渡。温红。真是稀客。快上楼。”

    温红手里提着一个品盒子。进门道:“侯市长。感谢你对林渡和我的关心。林渡说你喜欢喝茶。我特意从老家带了些茶叶过来。”岭西全省山的多。气候也适宜茶叶生长。因此各的都有各的的名茶。任林渡和温红提一盒茶叶到侯卫东家里。是很合适的礼物。

    “哎。我和林渡是老朋友。你们也太客气了。”

    温红问道:“嫂子有在家吗?”

    “她有些事。在晚些时间才能回来。”

    侯卫东嘴里客气着。心里却另有一番滋味。当初他与任林渡一齐成为益杨县第一批招考干部。交往向来随意而

    在很长一段时间。任林渡在招考干部中还处于核心的年时间过去。人的际遇各不相同。如今任林渡和温红在晚上偷偷提着茶叶来拜访。

    他心里明白:“从今天开始。他与任林渡的关系就跳出了青干班时形成的模式。而变成了场的上下级模式。”

    这是任林渡的凤凰涅磐。也是体制对友情的异化。侯卫东没有刻意的改变这种趋真要意去维系以亲密无间的关系。反而会让大家都感不自在。侯卫东端了些广出来。这是临江县特意选送的优质广柑。个个皮薄个圆颜色淡红。味很是醇正。温红赶紧拿起了水果刀削的水果皮又细又长。很有水。

    “我原本建议你到京办。后来市委考虑到信访量还有待加强。所以把你充实到了信访办。”侯东并没有将实情完全告诉给任林渡。

    任林渡道:“当初到驻京办之时。没有考虑到温红的因素。现在这安排既上了一职级。又能照顾家庭。已是最好的结果了。在信访办。我把近几年的访件整理了一下。关于国有企业以及南部新区的信访件一共七十四件。我整理了出来。明天我送到办公室。”

    三人谈了一个多小温红和任林渡起身告辞。

    侯卫东道:“你们稍等一。”转身到书房去拿了一套精装书。道:“我这里有一套少儿百科。这是当叔叔送给任小淘的礼物。”任小掏是任林渡儿子的小名。当年大家叫的顺口。侯卫东的印象也挺深。

    任林渡笑道:“我们家的任小现在变成了任小乖了。我还担心他太温顺了。”

    出了门。温红挽着林渡的手臂。道:“你这人表面上很外向。实质上自尊心也强很侯卫东是多年的老朋友。我们来走动走动。什么关系。”

    任林渡道:“正因为以前是朋。所以我才不愿意到他家里来。如果是纯粹的领导关系。觉的无所谓。”

    温红劝道:“侯东还是不错。我们送了两盒茶叶。他回送了一套书。这一套书至少一百多块钱与茶叶价格差不多。”

    任林渡深吸了几口气。道:“我要向侯卫东学习。先当龟儿子。然后才当老太爷。以前在吴海县委办最的问题就是不肯俯首贴耳。现在我吸取了教训。多听别人讲话管住自己的嘴巴。当一个完完-的顺民。”

    温红紧紧挽住了任林渡的胳膊。道:“其实你当不当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全家人在一起。”女人的心挺复杂。即希望丈夫当官。又希望丈夫能守在家里。两种矛盾统一。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着想。

    上午九点半。郭兰上稍稍老气的外衣。陪着母亲一起到了观花婆的家里。

    观花婆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平淡无奇的中年妇女进了门道:“你们昨天打电话联系没有?”郭师母有些紧张。道:“打了电我们排在了第四名。”

    观花婆这才让郭兰和郭师母进了里。她伸出手。道:“一百块钱。先拿钱。再观花。”

    收了六百块钱。观花婆对里间的六批人道:“我把请出来以后。你们要会问。如果问的不好。老人就要走。问的好。老人就肯多说。”

    观花婆问了些情况。了香烛钱。然后开始念念有词。不一会。她就变成了生者逝去的亲人。

    轮到郭兰和郭师母之时。观花婆道:“兰兰。我是你爸爸。今天见到了你爷爷。我这边的家还没-好。”

    在此时此景之下。郭兰也被气氛染。道:“爸爸。你走的急。肯定有许多话没有说。”

    观花婆慢慢的道:“你妈妈身体不好。你要把她照顾好。”

    ““爸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只是妈妈不肯跟我到成津去。”

    “那你要想办法。”

    尽管这个观花婆有一口的方口音。郭教授完全不一样。可是郭兰潜意识还是愿意相信这就是父亲。

    “你也老大不小了。虑个人问题。”

    听了这个问题。郭兰倒是吃了一。心道:“她怎么知道我没有结婚?”口里道:“我会考虑的。爸。你有什么想法?”

    “要找个性格好的不要找那种犟拐拐。”

    “嗯。我知道了。妈要跟你说。”

    郭师母又与观花婆说了一阵。半个小时以后。观花婆这才清醒过来。又开始询问另一人的情况。

    出了观花婆的家。郭师母道:“这个观花婆算的太准了。”

    郭兰回想了观花婆所说的话。大部分都是模梭两可。可是有一点让她百思不其解。为什么观花婆知道我还没有成家?了一会。仍然想不通。

    “妈。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到成津”

    “我哪里都不想去就在家里陪着你爸。”

    郭兰沉默了一会。她心里暗自打定主意。

    (第六百五十八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