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六百六十六章方向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2章

    这一章不太好写,又很关键,反复考虑才完成

    ………………………………………………

    座谈会的结果,让侯卫东失望。

    座谈会第一个议程是侯卫东介绍南部新区的展情况,又分析了烟厂和机械厂取得效益的原因,他将矛头直接“产权”,道:“沙州市属企业都在抓大放小中的小字范筹,从政策上,改制是没有任何问题,从实际上,邻省已有成功经验,所以我认为要彻底地改变市属企业全线亏损的状况,必须要下定决心,进行改制。”

    侯卫东的言,主体精神符合周昌全的讲话精神,也紧紧结合了沙州的现实情况,他希望将这次小规模、高层次的会议能够引领沙州企业的改革方向,当言结束之时,他充满了信心,因为,朱民生是摇摆的,而周昌全的态度是鲜明的。

    周昌全很认真:听完言,却没有表态,略略点了点头,道:“朱书记、黄市长,我想听听你们两人的意见。”

    市长黄子堤先言,他的点集中在“加强管理、苦练内功、提高效益”这十二字之上,总体来说,是对现行体制的改良,而并非重搭炉架。

    侯卫东暗道:“些观点都是正确的,可是却是无用的,这些概念提了十来年,市属企业照样亏损,问题的关键是没有建立现代化的企业,而建立现代化企业必须得明晰产权,黄子堤作为市长,难道真的没有考虑过以前就用过的政策?”

    周昌全依然没有表态,对朱民生道:“朱书记,你的想法?”

    轮到民生。他没有使用侯卫东送来地稿子而是打开了笔记本。

    昨天晚上。民生拿到了侯卫东送来地稿子以后。思来想后亲自操刀。还是把“先制定全市国有企业改制办案。然后分步骤施行。逐步解决国有企业问题。”地主题改成了“探索对市属企业地转制工作。加强企业内部管理。在2002年实现扭亏为赢。”

    侯卫东送来地文章是围着转制展开修改了一会。觉得不伦不类干脆放弃了侯卫东稿子。在笔记本上拟定了言提纲。

    在侯卫东印象之中。朱民生是一直支持改制地。只是他地决心不大。而且有些摇摆不定是今天地言基本上没有提到分步实施改制工作。

    见市委书记和市长地观点趋于一致。侯卫东很是吃惊道:“看来朱民生面对着困难退缩了。”转念一眼。“全国这么多地城市。毕竟只有一个陈光。岭西几十个县。也只有一个县书记祝焱。”

    侯卫东一直想忍着不说话。可是他经过了前一阶段地调研复比较。已经将“改制”当成了彻底解决市属企业亏损地最好办法此时听到朱民生将“分五年完成改制”变成了“探索改制”。如鲠在喉吐不快。

    可是,在这种场合下为副市长,他只能服从于市委书记朱民生的讲话精神,而不能再提出与朱民生不一致的看法,提出不一致看法,就意味着班子没有统一思想,意味着不团结,意味着朱民生这个班长没有威信。

    因此,等到朱民生讲完以后,他略显尴尬,却没有再次言。

    谈话结束以后,周昌全作了最后讲话,这个讲话很原则,很中性,也符合当年他在沙州的施政精神。

    “解决国有企业问题,不能跨大步,也不学小脚女人,要坚定而谨慎向前。”

    “改制从政策上早就不是问题了,十四大报告中曾经提及,国有小型企业有些可以出租或出售给集体或个人经营,这是改革的基础,这几年的实践也证明改制是可行的。”

    “但是,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制定政策更应该体现以人为本的观念,要考虑养老、工伤、医疗等保障措施,综合措施没有跟上,将影响本地区的稳定。”

    “针对沙州的情况,市委市政府按照省政府关于国有企业5号文件精神,制定适合本地区的工作方案。”

    等到周昌全讲话结束,朱民生道:“周省长的讲话很重要,市委将及时组织学习和研究,我们将以周省长讲话为指导,认真研究我市实情,制定稳妥办法,既能扭亏,又保持社会稳定。”

    会议的结果出于侯卫东的预料,他想对全市国有企业进行彻底改制,统一推向市场,实现企业与市场的彻底脱钩,可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表态已经否定了他的思路。

    他是副职,其想法没有被主要领导采纳,就永远只能是想法,此时,他心里突然涌出一些无能为力,又有一些愤怒,想起了谭嗣同的话:“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

    哉快哉。”

    此语是谭嗣同的狱中绝笔诗,虽然与此事风马牛不相及,可是他却觉得此诗很能代表其心境。

    在整个接待工朱民生和黄子堤一直陪在周昌全身边,侯卫东没有找到单独与周昌全见面的机会,吃罢晚饭,周昌全接了一个电话,便拒绝了沙州诸人的挽留,坐车离开。

    在高速路口送走了周昌全,朱民生对跟随其后的几位领导道:“周省长的讲话精神要在常委会扩大会上专题学习,卫东市长是分管领导,更要吃透精神,以此为依据制定我市企业展方案。”

    对于这个结果,侯卫东很是郁闷,原本想借周昌全的势,来增添朱民生的信心,不料弄巧成拙,至此,改制方案基本上搁浅。

    回到家里,小佳现了侯卫东有心事,问道:“今天你见到了老领导,应该深受鼓舞,怎么如霜打的茄子。”

    侯卫东闷闷不乐地道:“怎这件事情,我原本以为周省长是支持改制方案的,他在不同场合都讲过改制,而且在讲话中多次提到科龙的事,可是这次他到沙州来,话讲得太原则了。”

    小佳不了解情况,她只是依据着常情作出了判断,“周省长站在全省高度,只能讲原则,而且虽然他是副省长,也得尊重市委市政府。”

    侯卫东陷入了局中,反如小佳这个局外人看得清楚,道:“我这是自寻烦恼,作为市政府的副职,主要领导决定的事情,我执行就是了。”

    可是“”的念头就如大草原的野草,虽然被践踏,却总是不断地疯长出来,让他内心深处不能平静。

    此时,在杨的新家,聚了一些亲朋好友,大家为杨柳烧锅底。

    堂兄杨柏向来与杨柳走频繁,这种事情他自然积极参与,挑来挑去,送了两株盆景。

    杨柏参观了新房,对杨柳道:“这是农机水电局的房子?还是在市委机关好,能分到下面局行的房子。”

    “这一套房子我是占用了侯市长的名额,他当时还是农机水电局局长。”

    “你和侯市长关系挺不错。”

    “我们是益杨第一批招考干部,又曾经在益杨开区工作过。”

    杨柏其实知道这些事情,他心里想着另外一码事情,随意聊了一会,他问道:“杨柳,你现在是宁书记的秘书,宁是分管组织的副书记,象绢纺厂这种企业,领导层的任命都需要通过宁,是不是?”

    “原则上是这样,不过绢纺厂这种大厂,其领导人的任免都得要市里两位一把手点头,在常委会上通过。”

    杨柏问道:“近期,有没有更换绢纺厂领导人的说法?”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哥,你不是从绢纺厂辞职了,怎么还在管绢纺厂的事情?”

    “我只是待岗,并没有从绢纺厂辞职,只要绢纺厂需要我出力,随时都可以上岗,我从大学毕业就在绢纺厂工作,工作这么长时间,见证了其兴衰,虽然现在待岗,可是毕竟是绢纺厂的人,我还是希望绢纺厂能够兴旺。”

    杨柳有些惊奇地道:“原来你还是绢纺厂的人,我还以为你已经辞职了。”

    杨柏道:“我的意思是如果绢纺厂真的要换领导人,我也想争取一下,在厂里当了六、七年总工,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这点你要相信哥。”

    在杨家,杨柏素来是杨家子弟学习的榜样,杨柳从小也甚是崇拜杨柏,对于杨柏的能力,她自然相信,笑道:“我如果当了领导,肯定会任命哥为一把手,可惜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一点言权,唯一的好处就是消息比较快。”

    “现在是信息时代,信息决定成败,你这个位置不得了,有关绢纺厂的信息,只要不涉密,你都给哥通个气,如果有可能,哥还是想要咸鱼翻身。”

    杨柳是真心对他哥好,道:“我和侯市长很熟悉,帮你联系一下,你和他见一个面,行不行?”

    杨柏道:“那自然再好不过,我和侯市长见过两面,他对我的印象应该还可以,你再出面说一说,效果自然不一样。”

    离开了杨柳家里以后,杨柏来到了蒋希东家里。

    “市里暂时还没有调整方案,至少还没有到宁那里。”

    蒋希东黑脸如锅,道:“最近我总觉得不太对劲,老项那几个人和平常比起来有些怪,经常朝车间里跑,你和老项平常也说得上话,想办法去接触他,探一探他的口风。”

    (第六百六十六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