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六百七十四章困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百七十四章困局(下)

    1月第10章。

    第一次两章联发,希望大家喜欢。

    ………………………………………

    大周坐下,与侯卫东打了电话,便掏出手机,说了一阵又快又急的英语,侯卫东在大学里掌握的哑巴英语早就还给了老师,此时更是听得一些模糊。

    晏紫没有想到又与侯卫东见面,出于礼貌,她微微向侯卫东点了点头,随即冷冷一笑。

    冷笑应该是笑的一种,属于能意会却没有准确概念的表情。

    对于晏紫的专业能力,侯卫东素来还是认可的,但是他并不喜欢晏紫过于尖刻的性格,甚至还有一些反感,见到她莫名其妙的冷笑以后,便不再正眼看她,对大周道:“大周,你还是正式回国当海归了。”

    大周这才笑道:“卫东,你怎么一不小心就当了副市长,上次我回国之时,你还是县委副书记。”他笑起来之时,露出了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很是健康,他指了指晏紫,道:“这是晏紫,省歌舞团的。”

    侯卫东再次向晏紫点了点.头,又道:“你回来做什么项目?”

    大周道:“这是我最头疼的事情,现.在终于定下来,我准备搞网络音乐。”

    侯卫东深知周昌全的性格,笑.道:“现在网络神话刚刚破灭,做网络恐怕很难,周省长肯定要坚决反对。”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互联网是绝对的新兴力量,现.在挤掉泡沫,正是进入其间的好机会。”大周指了指晏紫,道:“晏紫是我的合作方,她是专业人士,我是技术人士。”

    侯卫东脱口道:“晏紫是舞蹈演员。”

    晏紫冷笑一声:“难道舞蹈演员就不懂音乐吗,少见.多怪。”

    楚休宏有些奇怪地看着晏紫,在他的印象中,晏.紫是一位雅致的女人,他是第一次听见晏紫冷笑。

    从门口又走进.来一位女子,女子约一米六左右,即时尚又朴素,走到大周桌前,很礼貌地鞠躬。

    这个鞠躬太眼熟了,所有与日本人有关的电影里都会出现这种礼议,侯卫东将目光转向了大周,大周明白侯卫东的意思,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做了一个西洋人常用的身体语言。

    “这是我的女友兼合伙人,代子。”

    听到“代子”这个名子,侯卫东险些笑了出来,在读大学之时,每晚睡前十分钟,大家都会讲黄色话题,俗称黄色十分钟,刘坤曾经讲过两个岛国人的名字,男的叫做*头正雄,女的叫做松下裤带子。

    因此,听到代子,他猛地想起了松下裤带子这个笑话。

    代子不明所以,见到对面的男人脸上充满了笑意,又微微鞠躬,脸上是很温柔的表情。

    侯卫东对那个岛国没有好感,可是面对着代子这样的女子,确实又没有太多恶意,他看着大周道:“我刚才听到你是在说英语,代子能说中文吗?”

    “不会,我和她在美国认识的,在一个学校,我们一起来做音乐网络。”

    侯卫东道:“我知道周省长的性格,他能接受你从事网络音乐这项全新的事业,可是他很难接受这个——代子。”

    大周扭头过去,朝代子微笑着用英语道:“这位侯先生夸你很漂亮。”回过头又对侯卫东道:“我爸很信任你,抽个时间,帮我劝一劝他,姻婚无国界,抗日战争和代子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无解,侯卫东开了个玩笑,道:“抱得东洋美女归,大周这是为岭西人增光,我相信周省长最终会接受你的。”

    大家边吃边聊,侯卫东问道:“我对互联网不熟悉,大周,你倒底想作什么?”

    大周道:“简单地说,我想做专业的音乐搜索引擎,主要为搜索用户提供音乐视听的第三方链接服务,我的想法是做国内的最好的音乐网站,目前资金压力挺大,正在筹划风险投资,卫东有没有好建议?”

    侯卫东道:“我接触的都是具体产业,对于互联网完全是外行,不敢乱说。”又问道:“目前你有没有眉目?关于风险投资的事情。”

    “步高,是沙州最成功的年轻企业家,你应该认识,他手下有两家公司,一是步步高房地产开发公司,另一个是远景公司,步高准备投入三百万到我的音乐搜索引擎,名字我都取好了,叫做周代音乐搜索引擎。”

    侯卫东暗道:“步高的老婆与晏紫曾经是同事,步海云又是周昌全的部属,而步高的经济实力强,由远景公司来投资倒是不错的选择,即使三百万全亏了,对步高来说不会伤筋动骨,只要周昌全给予步高适当关照,又何止三百万元。”

    他道:“步高是我多年的朋友了,他的新月楼致今仍然是沙州最成功的楼盘,已经开发到了四期。”

    大周马上拿出手机,给步高打了电话:“步总,今天遇到卫东市长,他对你很赞赏。”

    步高刚刚离开了在岭西新开发的楼盘,就接到了大周的电话,道:“大周,我和小曼在岭西,你从上海回来了?”

    “你在岭西,那你赶紧过来,我和卫东、休宏在一起。”大周问了一句,“这是什么餐厅?对,就在沙州印象餐馆。”

    很快,步高来餐馆里。

    步高此人擅长学习,精于管理,成功开发了新月楼以后,他按照新月楼的模式在岭西和铁州分别复制了四个大楼盘,赚钱赚得盆满钵满,他正在筹划让步步高公司上市,因此,通过父亲的关系,与周昌全保持了密切的联系。

    酒过三巡,大周感叹道:“当初我出国是错误的选择,如果一直留在国内,估计境况也大不一样。”

    大周如此说是有感而发,他现在留在美国,最多就是美国白领,年收入七、八万美元办得到,想当大老板是基本不可能,每次回国,他都会发现以前的朋友就会有人变成岭西老总。

    凭心而论,他以前并没有将步高放在眼里,步高的父亲当时不过是沙州建委主任,而他的父亲周昌全却是沙州一句顶一万句的市委书记。十年过去,他成了年入十万美元的美国白领,按理说应该相当不错了,可是步高却成了亿万富翁,这些变化,让大周坚定了回国创业的决心。

    “大周,我劝你别搞虚拟经济,干脆搞房地产,我分析,房地产业将持续十到二十的火红。”

    “互联网也是一块大蛋糕,放弃了实在可惜。”尽管互联网受到了重创,大周仍然看好这一行业。

    “让代子去经营音乐网站,你条件这么优越,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不做房地产实在可惜了。”

    晏紫的英语水平不高,代子的汉语水平很低,两个女士坐在一起,互相不能沟通,只能听男士们闲聊,实在无聊得紧,忍了一会,终于放下了筷子,道:“你们慢聊,我先告辞了。”

    她收拾了随身的坤包,风姿绰约地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

    侯卫东看着晏紫的背影,不禁想起了她腰间的惊人弹力,暗道:“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毛老人家对国人的改造确实是直接灵魂,影响深运,晏紫与代子相比,一个是带刺的玫瑰,一个是风中的水莲花,也不知在以后的竞争中,是刺玫瑰胜出,还是风莲花更历害。”

    代子的中文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大周的日语水平更差,两人交流都是用英语,此时满桌男人用岭西话交流,她只有干瞪眼的份。

    步高道:“大周,你还是投资房地产,这是岭西最有钱途的行业,放弃你的网络梦想,那个事太累了。”

    大周看了一眼安静的代子,道:“就算我不搞音乐网站,代子也要搞,这是她的梦想,也是我的。”

    “大周,我和你不是一天的交情,三百万是风险投资,说好的事情不会变,你若想要做其他的事情,启动资金我都可以为你准备。”

    周昌全在副省长职位上还有五年任期,因此,步高极力拉拢大周,他并不是想让大周直接搞房地产,而是想与其合作,当然,大头在公司这边,大周只能拿小头。

    当然,这个小头对于个人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酒足饭饱,楚休宏作为秘书,不敢在外面久留,他来到省政府宾馆等着周昌全。

    步高道:“难得请到侯市长和大周,下午找个地方潇洒。”

    大周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代子,道:“算了,今天和代子在一起,我还是争取当个岭西好男人。”

    步高没有勉强大周,他拉着侯卫东,道:“大周要走,侯市长不能走,我有些事情和你谈。”

    侯卫东略为犹豫,点头道:“那找个地点喝点茶,我…钟离开。”

    两人来到了金星宾馆的茶楼,喝了几口茶,步高道:“侯市长,你认识易中岭吧。”

    “什么事。”

    “重要的事。”

    第六百七十五章谋篇(上)

    1月11章。

    ……………………………………………

    侯卫东不知步高是何意,淡淡地道:“易中岭,这是沙州有名的企业家,我认识。”

    “这两年,易中岭风头很劲,沙州最好的地块,十有七、八落到了他的手里,他原来是搞食品的,和建筑行业风马牛不相及,为什么在房地产行业混得风声水起,还不是仗着黄子堤。”

    步高注意观察侯卫东的脸色,见其并不反感,道:“黄子堤这样搞下去,绝对要出大事情,很多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对此事有议论,很反感。”

    侯卫东一脸平静,静等着步高揭秘底。

    步高在沙州最大的敌手就是易中岭,他几次与易中岭争夺地块,都被对方夺标,因此,他想方设法准备排挤易中岭。

    “这是我无意中得到了一组照片。”步高取出了一叠照片,这是业余侦探麻贵的杰作。

    侯卫东接过了照片,他心尖里颤动了一下,脸上却是神情依然。

    这些照片的主角是黄子堤、项波、易中岭和刘坤。

    “这是易中岭的别墅,黄子堤亲自开车去的,第二天早上出来。”

    “这是三个女子,是上午到的,你看下面的时间,这一张,黄子堤走了以后,她们也走了。”

    侯卫东仔细看着照片上的女子,俏丽,风尘之色似乎要透过照片,“这几张照片能说明什么,没有多大意义。”

    “侯市长,你继续看。”

    “这是刘坤,也是当天晚上进去,第二天早上出来。”

    “看这间平房,早上,从里面走出来了六个年轻女人。”步高开了一句玩笑:“年轻人身体好,这次刘坤是陪了六个人。”

    侯卫东仍然道:“这些照片在法庭上不能当作证据,没有因果关系。”

    步高道:“侯市长,你继续看。”

    “这是项波,他是…二十分到达易中岭家里,黄子堤是六点钟到了此地,你看这一张的时间,项波是晚上八点离开,应该是他们三人喝了酒,黄子堤的车没有动,这是早上天亮时的照片,黄子堤从后面的别墅出来。”

    ……

    步高对这一组照片作了最后总结:“从这八组照片可以看出来,易中岭是常客,后里的别墅是他专用,刘坤和项波是偶尔过来,项波是过来喝酒,一般晚上八点过就要离开,刘坤两次是从平房出来,平房应该就是一个私密的娱乐场所。”

    侯卫东内心也很震惊,这一组照片将黄子堤、易中岭、项波和刘坤的秘密爆光于天下,其中有严密逻辑关系,不必置疑,他将这些照片叠在一起,道:“步总,这一组照片来之不易,不过,没有什么价值,顶了天,就是黄子堤留宿于易中岭这里,可是这违反了那一条那一款,领导干部也要有朋友。”

    步高嘿嘿笑道:“侯市长,这组照片不会见光,只是作为你决策的参考,我知道你在关注绢纺厂的事情,这组照片可以解释近期发生在绢纺厂的怪事。”

    侯卫东心里承认这组照片揭示出来的真相,但是作为副厅级干部,他已经学会了稳重,在大事大非面前并不肯轻易表态,这是当领导的修养,也是城府。

    “这些相片并非致命一击,因此,谁拿出这些照片,谁的动机就不纯。”侯卫东一边说,一边将这些照片推给了步高。

    步高将照片收进了皮包,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沙州的红楼,这些人就是工厂的蛀虫,绢纺厂危险了。”

    侯卫东目光如刀,直视步高,过了好一会,道:“我有事要先走一步,就这样了。”

    步高将侯卫东送到门口,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

    在沙州建筑市场上,步高原本是一枝独秀,可是易中岭突然变成了土地吞口,将几块重量级的好地从其口中夺走,步高就下定决心要收拾掉易中岭,他是文明人,文明人就有更加文明的办法,侯卫东就是一把出鞘的砍刀。

    这也是其父亲政协主席步海云密授之机宜。

    堡垒是从内部攻破,步海云在沙州为官三十来年,深知其中的奥秘,他看准了侯卫东的雄心以及黄子堤的贪心。

    侯卫东坐在车上,又给楚休宏打了电话:“休宏,全省国有企业改制的试点工作,有什么新进展,你要及时给我说一声,让我有所准备。”

    “侯市长,只要有消息,我就跟你联系。”楚休宏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看了看门外,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宁玥在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有关系,周省长到首都之时,还去拜访过。”

    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个信息太重要了,他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吴英,便给成津县朱兵县长打了电话:“朱县长,我是侯卫东,先祝贺你,改天请你喝酒。”

    朱兵几经曲折,在曾昭强的大力推荐之下,又通过副市长侯卫东去宁玥见了面,再找了市委常委、秘书长杨森林,终于修成正果,力压副书记莫为民和常务副县长周福泉,成了成津代县长。

    市里为了安排朱兵,将周福泉调到了吴海县担任县委副书记,莫为民仍然是成津县委副书记。

    “侯市长,您有什么指示?”此时的朱兵早就将益杨上青林的旧事忘掉了,对侯卫东是发自内心地恭敬。

    “有一件小事,你找人到竹水河弄几斤扁鱼,最好选两斤左右的,个头均匀一些,送到岭西,对,就是今天下午送过来。”

    “侯市长,你放心,最多三个小时,我将扁鱼送过来。”

    “你不必来,找府办信得过的人,将鱼送到岭西以后,再给我打电话。”

    侯卫东打完电话,将车开到了金星宾馆,然后蒙头大睡,一觉醒来,已是四点钟了。

    “你的人到了哪里?”

    接到侯卫东电话以后,朱兵将手里的事情全部推掉,专心备鱼,道:“我刚才问了,送鱼车已经过要到沙州,最多一个小时就到岭西。”

    侯卫东这才拨通了水利厅吴英副厅长的电话:“吴厅长,您好,我是侯卫东,送了几斤竹水河的扁鱼,您尝个鲜。”

    吴英很高兴地道:“小佳过来没有,你们家的小佳打麻将是一把好手,晚上我们几人打几圈。”

    侯卫东则是顺杆上爬,道:“晚饭安排在沙州印象餐馆,行吗?”

    吴英笑道:“我现在是闲人,随时有时间,就看曙光这个大忙人有空没有,红线和蒙宁肯定要来的,就在沙州印象餐馆吧。”

    事情办得很顺利,侯卫东心里高兴,赶紧给小佳打了电话,道:“晚上到岭西来,和吴厅长、方红线、蒙宁她们几人吃饭,你可以开车,我也可以让司机来接你。”

    小佳正好约了谢局长和赵秀吃饭,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和谢局长、赵秀已经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对了,我还约了杨柳。”

    侯卫东不容置疑地打断道:“今天的晚餐很重要,我有事要找吴英,她特意点了你的名字。”

    “我还有没有人身自由,为了陪她们打牌,就得从沙州跑到岭西去。”小佳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忍不住抱怨道。

    “现在不自由,是为了将来更自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我赶紧出发。”

    小佳没来由地有些怨气,道:“你就知道陪那些不相干的人,我们有多久没有在一起了。”

    侯卫东哈哈大笑道:“原来小佳想洗衣服了,这事好办,今天晚上打了牌,我们就住在金星宾馆洗衣服,消耗脂肪和能量。”

    小佳“呸”了一声:“你这人太不浪漫了,这些事情只能意会,你说出来就没有情调了。”又道:“你别派司机了,我自已开车过来。”

    “小心点。”

    “放心,我也是老驾驶员了。”

    到了五点,成津县政府办公室就将五斤扁鱼送到了金星宾馆,朱兵想得很细,将五斤扁鱼打了一个大包,又另装了三斤扁鱼。

    五点三十分,小佳开着车也来到了岭西。

    五点五十分,侯卫东和小佳等在了水利厅楼下,侯卫东坐在车上充当驾驶员,小佳则上楼去找吴英,等了一会,就见到小佳陪着吴英出现在底楼,两人有说有笑,神态很亲热。

    坐上了车,吴英道:“副市长当驾驶员,我今天超级别了。”

    在岭西,经常尊称驾驶员为“师长”,戏称为师级干部,侯卫东很机灵地笑道:“平时是师长开车,今天是副师长当驾驶员,其实是降了级别。”

    车至沙州印象餐馆,侯卫东对吴英道:“吴厅长,今天晚上我们先煮一盆扁鱼,另外还有一包扁鱼,我先送到家里去。”

    吴英是水利厅副厅长,家中从来不缺各式野生鱼,扁鱼虽然是好东西,她却并不是太在意,她更在意的是这份情谊,道:“卫东是有心人,很不错。”

    “这个地方叫沙州印象餐馆,盆景还不错。”

    “这里的老板以前和我一起在益杨青林镇工作过,是粮食系统的老同志。”

    吴英对这些盆景很有兴趣,专心致志看了一会,道:“还有没有档次更高的,卖不卖?”

    侯卫东干脆就将老邢叫了过来。

    老邢此时红光满面,精神矍铄,他虽然不了解吴英的身份,可是见到侯卫东的神情,猜到了吴英肯定是大人物,道:“我还有几盆珍品,都是在上青林山上培育出来的,比这些盆景档次高。”

    吴英道:“厅里可里摆几盆,另外,给我准备两盆高档的,我要送走。”

    等到老邢离开,侯卫东道:“吴厅长,我想给您汇报工作。”

    (第六百七十五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