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七百零一章黑白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凌晨,一阵刺耳的铃声将侯卫东从睡梦中惊醒“老公,谁这么晚打电话。小佳受到了侯卫东影响,对夜晚的电话格外敏感,当年正在做*爱之时。得知了上青林秦大江的死讯,这让小佳记忆犹新,因此听到半夜铃声,便觉得有大事发生。

    侯卫东原本是躺在被窝里,听到大哥从广东传过来的声音,在深夜里。每一个都是那么的清晰。就如在耳边的蚊鸣,他猛地将被子掀开,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在屋里走来走去。

    小佳吓了一跳,她坐了起来,担心地道:“老公,出了什么事情?”

    侯卫东没有理会小佳。继续打电话,道:“大哥,易中岭这人社会关系很复杂,你得赶紧安排人将他控制住,如果他逃了,事情则又会起变化。”

    侯卫国道:“听说他是沙州市人大代表,这有些麻烦。

    “先请他过来接受询问。公民都有帮助公安机关破案的义务,只要不是正式拘留,这个擦边球能够打。”侯卫东对易中岭太了解了,若让他逃掉,不知要生出多少事情来。

    “好吧,我马上向粟局长报告。

    侯卫东灵机一动,道:”你给粟局长报告,我马上给洪昂打电话,这事必须得捅破天,把天捅破了,光明就会下来。又道:“我要给洪书记打电话,你作为刑警支队长,也可以给洪书记打电话。”

    市委政法委书记洪昂很重视此事,他当过市委秘书长,知道易中岭落网将引起多骨诺反应,不敢怠慢。马上给现任的市委秘书长粟明俊打通了电话。

    打完这一系列电话。他猛地跳匕了床,抱着小佳一阵狂亲。

    小佳这才放下心来,怒道:“你在地上走了,怎么跳到床上来,快去洗脚。”

    侯卫东仍然不理会小佳。只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听到此事原委小佳惊讶得半天合不扰嘴巴,看到侯卫东又准备拨打电话,她道:“太晚了,你还给谁打电话?”

    “祝书记,他对当年检察院的投毒案一直耿耿于怀,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的。

    “你这是被意外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现在几点了,别给祝书记打电话了,明天早话也是一样。

    侯卫东听了这话,觉得有道理,这才罢休,将手机放在了桌上。坐在床上,点了一枝烟,慢慢地抽着,抽了半枝烟。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心道:“芶勇落网,易中岭也就难逃法网,那么,黄子堤会受到牵连吗?。他将脑中的信息细细地理了一遍;再次坚定了信心,道:“黄子堤此人太贪婪,要说与易中岭没有关系。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黄子堤到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个问题就如燃烧着的烟头,在头脑中闪闪发亮。

    “我只是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即使黄子堤倒了,也轮不到我来当市长。常务副市长杨森林、市委副书记宁拥。这两人才是市长的最佳人选”

    “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如果杨森林当了市长,我能成为常务副市长吗?”

    “如果要进常委,还需要打通哪一些关节。

    进入了沙州官场这么多年,侯卫东的思维也官场化了,遇到事情直觉性地开始计较得失,耸谋着进退。

    想了一会,他脑中又闪过了另一个念头”‘当年马有财与易中岭关系也很是不错。他是否也要受到牵连?。又想到:“这几年,很少听到马有财的传闻,这是怎么回事,他极有可能与易中岭没有什么瓜葛。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一大早。公安局长老粟习惯性地来到了楼下的早餐店,要了一碗豆花饭。这种来自于益杨的豆花饭近年来成了老粟的最爱,雪白的豆花热气腾腾,调料桌上一溜摆开了十来种调料,这是典型的岭西吃法,没有标准的配方,打出了调料好吃与否全在乎感觉。

    刚吃上两口豆花,副市长马有财也走了进来。他在益杨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贪着这一口益杨小吃食,他与老粟在这里碰面也不是一次两次。

    打好了调料。两人坐在了一起。

    “老粟,怎么眼布血丝,又有什么大案子。”马有财这两年肚子明显挺了起来,他平时挺注意节食,可是运动量太小,加上长期喝酒破坏了身体的内在平衡,他如今是喝水也要长胖。

    老粟见左右无人。道:“刑警队那帮家伙,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打传销居然抓住了当年益杨检察院的投毒人,这又是一个大案,也不知在弄多少人进去,吃了这碗豆花,我就给黄市长报告。”

    如天下的闪电直接从头顶击入。马有财身体一个就僵住了,当年检察院的案子是祝焱发起了强大攻势。若不是此案不了了之,他也就没有今天,此事沉封多年,突然被翻了起来,这让他如中天雷。

    老粟埋头吃豆花,没有注意到马有财的表情,吃了饭,他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付了马有财的早餐钱。

    对于马有财和老粟这等地位的人,早餐钱不算钱,马有财此时恢复了正常表情,坐在j作工。对着老粟挥了挥手。道:“你先走。我吃了饭还得逝入。免的越长越胖。

    等到了老粟离开,马有财暗自庆幸当年的正确决策。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将两百万处理掉,现在必然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他原本想到市里上班,可是心里毕竟不放心,回到家里,将床下的皮箱打开,皮箱里面装着重要票据一一前两百万寄给希望小学的票据。

    找开了皮箱,马有财瞪大了眼睛,原先放在里面的皮箱居然不见了踪影。他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翻了一遍,仍然没有看到那几张救命的票据。

    连找了数遍,仍然一无所踪。马有财心急如焚,刚刚站起来。只觉得头一昏,眼前一片金星,便倒在地上人卓不醒。

    最先发现出事的是秘书海宁。他正在司机在楼下等着,市政府办公室打来电话。让马市长赶紧回市里开会,海宁打马有财手机和家里的座机都没有人接,下意识就觉得不对劲,与马夫人联系以后,打开房门。这才发现马有财倒在地上。

    经过紧急抢救,马有财这才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四处寻找,第一眼看到的是海宁,道:“你嫂子在哪里?”

    海宁察言观色。觉得马有财有话要说,道:“嫂子在医生办公室,我马上去叫。

    马夫人来到了床前,道:“你的血压好高。若不是海宁及时发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马有财低声而严历地道:“我皮箱里的票据,怎么没有看到。

    马夫人轻飘飘地道:“我前一眸子买了个保险柜,将票据放在了保险柜里,我知道那是你的心肝宝贝。”

    马有财长舒了一口气。道:“你把票据放在保险柜里,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吓得我要命,只要票据在,性质就变了。”

    得知易中岭指使芶勇杀了人。马夫人了吓了直锤胸口,道:“还是老马头脑灵光,如果当年没有这一招,现在不得吓死。

    马有财脸上这才有了笑意,道:“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心气一顺,他就急着要出院,院里领导闻讯而来,都劝马有财多住两天,观察一段时间。

    马有财此时才从人生的炼狱中走出来,态度出奇地好,道:“市政府办公室通知要开会,我不能缺席。我就是血压高,刚才蹲在地上突然起身,这才晕倒。给医院添麻烦了。

    望着马有财略有些肥胖的背影。院里领导眼里充满了敬佩,院长道:“你们看到没有,马市长年龄不小了,身体也不好,还是拼命工作。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

    马有财下了楼,上车以后,道:“我先回趟家,再到市政府开会。”

    回到了家里。见到了救命的票据,马有财这才感到了踏实,此时在他的眼中,票据比儿子还要亲,拿在手里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在到市政府会议室,里面气氛很严肃。等到马有财进入了会议室,所有人的眼光都看着他。

    常务副市长杨森林主动道:“马市长。你怎么出院了,我刚有还给院长打了电话。

    马有财道:“就是血压高,蹲久了,突然站起来,这才晕倒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知道易中岭与黄子堤关系密切,一边说话,一边偷眼看着秦子堤。

    此时黄子堤与平常差不多,唯一不同是脸上板得如冰块一样。

    “马市长回来了,挺好。我们抓紧研究工作。黄子堤打量了马有财两眼,继续道:”按照上次会议安排。我和分管城建的同志还是要到美国去一趟,国外大城市的城市建设和管理,同志们不开阔眼界。也就建不成现代化的沙州。

    “趁着现在还有难得的空闲。近期就出发。”

    侯卫东见黄子堤根本没有提易中岭的事情,感到颇为奇怪,道:”黄子堤难道不知道易中岭出事了?”

    研究了沙州市的日常工作,黄子堤把老粟叫到了办公室,道:“我接到了省人大的电话,省人大对市局擅自拘留省人大代表很不满。

    他严肃地道:“老粟,你是老公安。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主席团许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乡、民族乡小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被逮捕、受刑事审判、或者被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执行机关应当立即报告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

    老粟道:“黄市长,你的意见是?”

    “我没有意见,必须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先解决了省人大代表的资格,才能限制人身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