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七百零三章命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零三章命(中)

    易中岭在公安的眼皮上失踪,引起了一场风波。

    省里相关人员来到省人大了解情况,省人大的同志听了案情很是惊讶,却并不惊慌,道:“根据法律法规,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易中岭是省人大代表,他被限制人身自由,沙州没有报到省人大来吧,我们询问此事,也是依法行事,如果不询问就是失职。”

    来者道:“案件特殊,为了防止易中岭潜逃,因此在当天晚上就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省人大的同志道:“如果沙州同志在办案之时同时向省人大报告,就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不注重程序是办案机关的通病,以后要吸取教训。”

    来者被一句话顶到了墙边,解释道:“办案的时候是深夜,没有及时报告省人大也是情有可原,当天是谁向省人大报告,这个电话很重要。”

    省人大的同志不冷不淡地道:“这是什么意思,谁向省人大报告此事很重要吗,我认为关键问题是没有按程序就限制省人大代表是不是事实?”易中岭是市人大,办案人员向市人大报告没有,没有嘛,这就是违反了办案程序,程序正义也是正义,违反了就是犯错。”

    第一次交锋磨了嘴皮子,无果。

    第二次省纪委领导找到了.人大领导,通过来电显示,查出了报告情况的电话号码是公用电话,就在公安局外面的公用电话,再一追查,是易中岭的妻子打的这个电话。

    于是,易中岭妻子被带到了公安.局,当时接到了侯卫国电话以后,刑警支队一边报告分管副局长,一边就将易中岭带到了公安局,不久以后,易中岭妻子就接到了内部人通风报信的电话。

    公安局长老粟在局党委会上.讲了情况:“易中岭老婆早就跟晚中岭分居了,她这么快就知道了准确消息,公安队伍中有内鬼,必须严查。”话虽然如此说,可是真要查内鬼,也不是一件简单事,包括侯卫国在内都是心有怀疑,却是终究不能马上拿到证据。

    潜逃在外的易中岭,就成为了益杨检察院纵火案、.投毒杀人案等一系列事情的关键。

    在朱民生的明确指示下,沙州公安局动用了能够.动用的所有高科技手段,成立了专案组,对易中岭进行全国犯围内的追查,只是人海茫茫,易中岭不动存折,不打电话,斩断了以前社会关系的联系,因此,刑警支队长侯卫国率着专案组四处追踪,却苦无进展。

    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件事倒是一个机会。

    此时,第一批国有企业改制实施得很是顺利,绢.纺厂也开始清产核资,沙州农用车厂与岭西汽车厂也签了联营协议,另外,在南部新区,四大班子办公室已经修到了二楼,沙州学院新校区开始紧锣密鼓地抓紧修建,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在推动工作的.同时,侯卫东敏感地意识到沙州政局或许将有变化,也就多次来到岭西,先后与周昌全、陈曙光、蒙宁、吴英等人见了面,又想办法约省委办公厅赵东副主任吃了饭。

    转眼就到了2002年的十二月三十日,在水陆空餐厅里热气腾腾,侯卫东坐在上席,杨柳、秦小红、晏春平、杜兵、温红围坐在一起,任林渡是主人,满面春风地招呼着众人。

    在座诸人年龄长者侯卫东也不过三十二岁,最小者晏春平刚刚二十出头,统称得上年轻人,只是里面有一位是副市长,还有两位市委市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一位是省委组织部的科长,这次聚会也就有了官味,大家尽管谈笑风声,不知不觉中还是围绕着侯卫东在开展话题。

    任林渡也邀请了郭兰,只是郭兰正在准备为来年的考研作准备,到上海去了,她的导师是复旦大学教授,与父亲是大学同学,郭兰将考他的研究生。

    “侯市长,感谢你的帮助。”

    这一次任林渡得偿心愿,而且不是一般的心愿,他同信访办副主任被任命为驻首都办事处主任,级别提了一级,职务也比原来更加实惠,更加有发展前途,今天是聚会,也是饯行。

    侯卫东问道:“杨柳,你到市委时间也不短了,现在还是正科级,什么时候再上一个台阶。”

    任林渡附和着道:“宁书记分管组织,杨柳跟着她应该很有发展前途,争取早日升到副处级,再放出去也就是一方诸侯了。”

    杨柳倒是比以前洒脱了许多,道:“我不是当官的料,能走多远就走多远,顺其自然,我提女孩子,只有年轻时还有些仕途追求,现在满了三十岁,家庭和睦才是第一位的。”

    说来说去,大家就提到了最近发生在沙州的易中岭案子。

    秦小红如今是做企业,从另一个角度对易中岭了解得很多:“易中岭在沙州最牛,别人拿不到的地他能拿到,别人办不成的事他能办成,什么原因,还不是黄子堤在后面撑腰。”她倒是快人快语,道:“若不是侯卫东在南部新区搞了一个交易平台,我估计南部新区油水厚的工程也要被易中岭垄断。”

    侯卫东不愿意轻易谈论黄子堤,不过听一听这一些年轻新锐对时政的看法,也有好处,因此并没有阻止谈话向这个方向进行。

    任林渡嘴快,他本人也意识到这个缺点,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喝得几杯酒,加上在座诸人都是老同学老朋友,就道:“刘坤这人和易中岭关系也好得很,我听朋友说,这一次易中岭被关在公安局之时,是刘坤亲自去督阵,现在易中岭跑了,刘坤尽管是代表黄子堤,颜面上也不好看。”

    杜兵给侯卫东当过秘书,在其身上学到不少本领,在省委组织部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如今已经从电教室调到了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工作,是很有希望的后备干部。在临行前,他无意间得知了沙州的一些人事调动,他为人沉稳,只是听着众人的议论。

    晏春平见到杜兵,心里就充满了激情,暗道:“杜兵以前也就是县里的小干部,现在能到省委组织部工作,全靠了侯卫东,杜兵能有好前程,我也应该有。”他与杜兵并不熟悉,借着今天这个场合,不断地向着杜兵敬酒,说着些亲热话。

    这一顿酒喝完,侯卫东叫上了杜兵,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小辉工作调动办好没有?”

    “省里新成立了国资管理局,新近从各部门调了些人,小辉趁着这个机会,调到了国资局。”

    聊了一会相互的近况,侯卫东问道:“我看你似有话说,是不是近期沙州有人事调整。”

    杜兵有些惊讶地笑道:“到底是老领导,我有什么心事都瞒不住你,只是这事我也只是偶尔听到,或许是谬传。”

    “你比以前稳重了。”

    杜兵嘿嘿笑了笑,道:“老领导说得不错,我列席参加了部务会,黄子堤将于近期调到省农业厅当副厅长,享受正厅级待遇。”

    一切都在侯卫东的猜想之中,省纪委在沙州暗访了一个多月,此时调黄子堤到农业厅,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极有可能是查到了黄子堤什么问题,然后采用了调虎离山之计,等到黄子堤离开了沙州,相关部门就可以从容调查。

    “谁来沙州当市长?”

    “现在还未定下来,有争议。”

    侯卫东此时已经作了些准备,只是事情进展得并不是太顺利,沙州是岭西全省的第三大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位置就很受看重,没有省里主要领导点头,从外围入手基本上没有希望。

    以前他为了接近蒙艺,费尽了脑筋,花了不少精力,这才刚刚打入了蒙艺的圈子,汤刚热,蒙艺却调到了中央,现在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与副市长侯卫东隔了一层关系,如果要达到以前的关系,将是一场新的长征。

    步入了新月楼大厅,侯卫东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累,心道:“官无止境,一级一级往上爬,何日才是个尽头。”

    这种心境,从参加工作以来还很少有过,往日皆是一心想着向上发展,今天却觉得仕途就如人的**,永远都没有尽头。

    到了家里,女儿小囝囝正在一本正经地画画,小佳在擦着地板,见着侯卫东,道:“为了这个正处级,任林渡奋斗了十年,总算得偿所愿。”

    侯卫东坐在女儿旁边,嗅了嗅发梢的香味,看着充满童趣的画,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小佳坐在了侯卫东身边,道:“爸现在还被返聘到厂里,厂里与岭西汽车厂联营以后,爸也得回家,今天他来找了我,说是还要到厂里去。”

    张远征被返聘到厂里以后,工资很工,而且他在厂里很受尊重,无论走到哪个车间都被人称为“侯工”,他在厂里工作了几十年,只有退休后才获得了荣誉,因此很想继续工作下去。

    侯卫东道:“以前沙州农用车厂是属于市属企业,朱言兵是有求于我,如今成了岭西汽车厂的车间,我说话不一定管用了,我的建议是最好别去上班了,既然退了休,就在家里享福,何乐而不为。”

    小佳道:“恐怕我爸觉得在工厂上班才是享福,你这个当女婿的,还是要满足老丈人的愿望。”

    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事是小事,他就道:“朱厂长很会处理关系,他到了岭西厂,也会将这些关系讲透,如果想留爸爸,自然会留,不会让我开口,如果需要我开口,那不留也罢。”

    小佳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道:“我再劝劝他,别去上班了,实在想做事,我们送他几台几床,他自己去当厂长。”

    侯卫东道:“算了,火佛煤矿都被人查了几次,现在又开一家机械厂,你的想法是让爸消遣,可是在别人眼里就是经商办企业,而且恰好是我分管的范围内。”

    小佳把头依在了侯卫东肩膀上,道:“听小道消息,黄子堤与易中岭一起搞了许多钱,要进监狱,当官是高危行业,这几年沙州干部进监狱的也不在少数,刘传达副市长、财政局老方。”她数了数,道:“至少有十来人了,我们现在也不缺钱,知足常乐,你也别太在意仕途上的升迁。”

    (第七百零三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