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一十章周而复始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一十章周而复始(下)

    明天要到昆明,好好放松心情。当然,这一段时间各种事情堆在一起,忙得昏天黑地,终于可以到春城透一口气了,小桥将抽时间保持更新。

    …………………………………………

    晚上基本认定了高大师就是当年的半仙,可是早上起床,想起高大师道貌岸然的样子,心里又有些拿不准,毕竟在香港操过社会的大师,与乡村半仙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我们都在与时俱进,半仙难道就不能与时俱进。”侯卫东自我调侃一句,提着包,与小佳一起下楼。

    晏春平接过侯卫东的手包,脑袋扭在一边,招呼张小佳,道:“张局长好。”

    小佳与晏春平也熟悉,她道:“什么时候和春天结婚。”

    晏春平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道:“春天正在办调动,等她调到沙州来,我们就结婚。”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佳浮想联翩。

    十年前。沙州和各县都有至少两个小时以上的车程,这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将沙州市区和四个县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在不同等级的两个地方的人要结婚则难于上青天,侯卫东凭着在上青林的第一桶金,这才勉强填平了沙州和益杨的等级差。

    十年后,随着高速路建设,以及周昌全提出的一小时沙州的彻底实现,从沙州到各个县城都在一个小时之内,益杨有高速路连接,两地的距离缩短到了半个小时之内,沙州与益杨仍然存在级差,不过这个级差已经比十年前大大缩小了,沙州人与益杨人结婚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十年时间,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有太多精神方面的事情被改变。

    小佳开着车,又想起了她当年到上青林去探亲,侯卫东这个呆瓜为了掩人耳目,还特意去开了一间招待所,十年以后,在园林管局宿舍里,很多没有结婚的恋人就已经公开地同居,不避邻居也不避领导,大家见之也是习以为常。

    抚今追昔,令小佳无限感慨。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进来了一人,来人进门之后点头哈腰地道:“张局长,你还认识我吗。”

    小佳在局里一直管技术。没有什么官架子,她笑道:“老何,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怎么不认识,老何见外了。”她一边应酬着,一边暗自琢磨:“老何是公园管理处的退休职工,从来没有登过门,今天找到办公室,看来是有什么事情。”

    老何在公园看了二十年大门,平时懒散惯了,他最常说的话是:“人不求人一般高,我有几百块钱的工资,每天二两烧酒,一碟花生米,这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他是如此说,也是这样做,倒是过了一段逍遥日子,但是,他毕竟生活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里,万事不求人只是一个传说,今天他就求到了张小佳面前。

    老何说点风凉话和调皮话还是很拿手的。在他嘴里,张小佳就是那种嘴上**办事不牢的小女人,可是此时,他坐在张小佳办公室里,手脚都没有了放处,话也不知怎么说出口。

    不知所云地说了一些园林管理处的旧话,小佳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老何,道:“老何,我们都是多年的同事,你有什么事就直说。”

    老何脸上没来由红了红,结巴地道:“我儿子从部队转业,目前没有找到接收单位,请张局长能不能想办法帮着解决。”

    小佳在单位并没有分管组织人事,并没有马上答应老何,只是道:“你把儿子的情况写一下,我到时给张局长汇报。”她口里的张局长是指一把手张中原,他在园林管理局多年了,是很有资格的一把手。

    听到小佳的答复,老何有些尴尬,道:“张局长对我有些看法,所以我才来找你。”

    小佳实实在在地道:“你是老职工,应该知道单位的规矩,没有一把手点头,单位绝对不能进人。”

    老何这才道出了他的真实意思,道:“侯市长管着那么多部门,能不能请侯市长帮忙。”

    小佳就有些犹豫,因为她与老何确实没有什么交情。

    老何看出了张小佳想敷衍的苗头,他暗中取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两千元钱。又东拉西扯地说了几句,悄悄地将信封放在了桌上报纸下,就离开了张小佳办公室,然后,他马上在园林管理局门外的公用电话亭子里,给张小佳打了电话,说自己放了一个信封在桌上。

    小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老何已经将电话挂断。

    她这个素来没有官架子,还从来没有在办公室收过下属的钱,揭开报纸,赫然看到了一个信封,这个信封就如一个火炭,实在灼人得紧。

    园林管理局是事业单位,老何是事业编制干部,工资比起行编要少一些,如他这个年龄的工资也就只有六、七百元,二千元钱也就是接近三个月的工资。

    小佳打定主意将这个信封退还给老何,另一方面,她也着实同情老何,晚上,她就在吃晚饭的时候将这个事情给侯卫东讲了。

    “那个老何,我不认识。”

    小佳道:“沙州公园的那个老何,你才参加工作之时。坐夜车来沙州,早上我们到公园里去,见到过这个老何。”

    侯卫东想了一会,还真想起了这个老何,道:“当初我是县疙瘩,对所有给我眼色的沙州人都记忆犹新,老何那时听到我在益杨工作,脸色就变了。”

    小佳假装生气,道:“你这人真是小气,那么一个小细节都记在心里。”

    “我就是记住了这个细节,有什么办法。也不是特意去记,总之就装在我脑袋里了。”侯卫东此时早已超越了地域歧视,想起那时的心结,此时只当作笑谈。

    “老何也可怜,你帮一帮他。”

    “他是公园的人,他的儿子当兵回来,安置在园林管理局以及下属单位,这是挺正常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我出面?没有必要。”

    小佳这才将老何的情况讲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何既然是这种大嘴巴,最好别跟他搭上线,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小佳道:“晏春平的事你都帮着办了,我这是第一次让你办事,你不看到老何的面子上,总得给我一点面子。”

    “你啊,总是这样心软,这可是当领导的大忌。”侯卫东确实是看在了小佳的面子上,准备帮着老何解决其儿子的事情。

    对于老何来说,儿子小何的工作是一件难于上蜀山之事,而对于侯卫东来说,这就是一个电话或是饭局上的一句话,很快,老何儿子就到南部新区来上班,他以前在部队开过车,就被分到了南部新区的小车班。

    只是当老何儿子欢天喜地到新单位报到之时,肯定有另外的转业士兵安置得并不满意,当晏春平的女朋友春天调到了沙州交通局,肯定有另外的人没有办成调动,几家欢喜几家愁,倒是说出了人间常态。

    而且,在侯卫东被老何感恩待德之时,在春天和晏春平团聚之时,肯定有另外的人家在痛骂**。

    可是对于侯卫东来说,在现在规则之下,他身在局中,只能按照固有规则来办事,如果他廉洁得不尽人情。他也就成为了孤家寡人。

    顺手办理了春天的调动以及老何儿子的安置工作,对于侯卫东来说是小事,他最关注的还是来自陆小青、乔瘦木的投资和项目。

    这个项目如此之大,就连越来越超脱的市委书记朱民生也关注此事,专门抽时间听取了ly电子元件基础建设工作汇报。

    听完了介绍,朱民生问宁玥,道:“这个项目是怎么联系上的,可靠性如何,毕竟涉及如此大规模的用地,得有保险系数。”

    宁玥倒是坦荡,道:“这是乔主任推荐的项目,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又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把陆小青带到了沙州。”

    朱民生深知宁玥的背景,对于她的态度就是大力支持,揉了揉肚子,道:“如果可靠,沙州市委市政府将全力支持,只是一定要注意安全,上次香港胜宝集团之事,卫东市长做得很好,避免了一场风波,这一次我的观点是第一安全,第二才是发展。”

    宁玥是敢作敢为的女子,道:“朱书记想得很全面,我还是有制约手段,在合同上要明确要项目保证金,**不是请客吃饭,不管他画的饼子有多大,市政府都采用不见鬼子不挂弦的土办法。”

    基本观点统一之后,朱民生、宁玥就共同出面请陆小青、乔瘦木和高大师吃饭。

    在晚宴期间,由于有了心结,侯卫东就一直观察着高大师,这一次再看高大师,有时象乡村半仙,有时又如得道高人。

    吃完饭,大家坐在会客室里闲谈,高大师恰好坐在了侯卫东身旁,他一直半眯着眼,旁若无人的大师表情。

    等到众人要散之时,高大师突然道:“侯市长年轻有为,前途远大,可否听老道两句话。”

    侯卫东客气地道:“请讲。”

    高大师捋了捋胡须,道:“第一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侯卫东专心等着另一句话。

    “第二句:潜龙在渊。”高大师说了两句话,就不肯多说。

    (第七百一十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