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一十一章大师的预言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一十一章大师的预言(上)

    本章写于昆明。

    …………………………………………

    侯卫东从小就受到唯物主义教育。加上出身于警察世家,向来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不感兴趣,听到高大师交待的两句话,最初并不在意,但是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总是忍不住想起了这两句话。

    小佳看侯卫东站在阳台上看夜空,便过来问道:“有什么心事吗,看你闷闷不乐的。”

    侯卫东便说了高大师最后几句话。

    小佳丢给侯卫东一个白眼,道:“亏你还是副市长,怎么会被这些江湖人的小伎辆迷惑,祸福相依,这是自古就有的哲学,潜龙在渊,这就要看如何理解了,我觉得潜龙在渊放在多数人身上都适合。”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名堂,那个高大师看上去还几分板眼。”

    “你给我说过,高大师就是那个犯了**罪的半仙了,他的话你也相信。”

    侯卫东认真地想了想,道:“或许这是随着年龄增大,对一些事情看法变得复杂起来。”

    两人讨论了几句。也就将此话题放到了一边。

    几天后,一件意外之事打破了侯卫东越来越平静的生活。

    上午,侯卫东正在办公室谈事情,市委办赵诚义打来了电话:“侯市长,请你到朱书记办公室来一趟。”

    “马上过来吗,有什么事?”侯卫东此时与朱民生的关系大大改善,就直接问了赵诚义。

    赵诚义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朱书记在办公室等着。”

    侯卫东闻言,便明白朱民生肯定有事情找自己,他迅速结束了办公室的谈话,在前往朱民生办公室的路上,侯卫东满脑子都是ly电子元件的事情,想着如何应对朱民生的提问。

    进了门,侯卫东见朱民生一脸严肃地坐在桌前,侯卫东心里自我幽默了一把:“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朱民生还是用小学教师的方法对待我党的中高级干部,太土了吧。”

    坐下来以后,品着赵诚义递过来的新茶,侯卫东已经将ly电子元件的投资问题细细地想了一遍,心里也有了把握。

    朱民生运笔如飞,钢笔在文件上留下了可以当作政策依据的文字,签完了最后一份文件,他放下笔,这才看了侯卫东一眼,道:“你讲一讲ly电子元件的情况。”

    朱民生耐心地听了侯卫东的工作汇报,却不评价,喝了几口茶。道:“陆小青投资金额这么大,让我想起了当年的胜宝集团,那是一笔烂帐,现在村民还在聚集上访,幸好沙州当年没有接招。”

    当年为了胜宝集团的事情,侯卫东由成津县委书记一职被调到了农机水电局,这以后,事实证明了侯卫东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朱民生从来没有正面说过此事。今天,他重提旧事,让侯卫东觉得颇费思量。

    侯卫东没有继续朱民生的话,而是仍然把话题集中在新的项目上,道:“我准备请省里相关部门的专家到沙州来一趟,搞一个ly电子元件的前景及投资座谈会,一来给本次投资造势,更主要原因是给市委市政府决策提供更多的意见。”

    朱民生点了点头,道:“兼听则明,这是一个好办法,到时把座谈会的原始记录送给我看看,我想听一听专家的说法。”

    他又强调道:“请专家时放开思路,不仅要请岭西的。也要请外省的,岭西电子产业不发达,几个专家都集中在岭西大学里面,难免是近亲观点,你把专家名单拟好以后,送一份给我。”

    侯卫东琢磨道:“朱民生看来是很重视这个项目,不过他还是放不开,如果照这个思路管理沙州,以宁玥的强硬性格,两人多半也不会协调。”

    正在想着,朱民生话锋突变,道:“你老丈人是沙州农用车厂的职工,退休没有?”

    侯卫东一楞,他知道朱民生不会莫名其妙地提起岳父张远征,就以计算机的速度在脑子里梳理一遍,道:“我岳父张远征以前在沙州农用车厂上班,现在退休了,被返聘回厂里。”

    朱民生脸上浮现出难得的一丝笑容,又很快地收了回去,道:“最近省纪委在沙州进行了明查暗访,沙州农用车厂厂长朱言兵有侵占国有资产、贪污受赌等严重问题,目前已经被双规了。”

    侯卫东这才明白了今天的主题是朱言兵,他与朱言兵接触虽然很密切,却是一心为了工厂的改制,心底无私天地宽,根本不怵朱言兵犯事,也不用出言保他,道:“朱言兵违法犯罪,自有党纪国法处理。这个案例对沙州国有企业有警醒作用,从某种角度来说,可以促进全市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

    朱民生没有绕圈子,直接抛出了谜底,道:“据朱言兵交待,他前后两次给你岳父张远征送了四万元钱。”说了这话,他就用双眼直盯着侯卫东。

    侯卫东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听了朱民生的话,他完全没有怀疑其真实性,简短地道:“此事我毫不知情。”

    朱民生道:“据纪委同志说,朱言兵承认你不知情,他是直接送到你父亲家里。”

    侯卫东果断地道:“我回家以后,马上去找岳父,第一,是马上将四万元钱上交组织,第二,请纪委对我的工作进行调查。”

    朱民生亲自找侯卫东谈话,就意味着并不想处理侯卫东及其岳父张远征,在他心里,侯卫东是一匹骏马,但是骏马不上笼头就会变成野马,张远征收钱之事就是给侯卫东安上的最佳笼头。

    “这件事情很清楚了,朱言兵想通过你岳父走你的路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省纪委发现了问题,作为市委书记,我有必要单独和你进行一次沟通,此事除了我和道林书记,在沙州就没有人知道了。”

    朱民生挺和气地道:“你要正确认识省纪委的调查,不要背思路包袱,沙州市里还有许多大事等着你去抓,我在这里明确表态,此事就到此为止。”

    出了朱民生办公室,侯卫东只觉得无比窝囊。岳父收钱这件事,放在任何人眼里,他都难脱干系,而事实上他确实对这四万元毫不知情。在沙州农用车改制过程中,他也确实是秉公办事,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在里面。

    从另一个角度,朱民生掌握了侯卫东这人不算把柄的把柄,也就捏住了他的软肋,只要侯卫东一切行动听指挥,四万元这件事确实就到此为止,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侯卫东如果有异动,朱民生随时可以将四万元之事提出来。

    换一句话说,这件事本来不算事,可是朱民生要让他变成事情,侯卫东就是百口难辩,政治前途将受到极大影响。

    侯卫东清醒地把握了朱民生的想法,只觉得无比窝囊,他很想当面去指责张远征,甚至在他们面前去发一顿脾气。可是,事已至此,大吼大闹有什么作用?

    中午饭时间,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道:“中午你出来一趟,到新月楼,我请你吃饭。”

    小佳显然兴致挺高,开玩笑道:“今天不是你和我的生日,也是结婚纪念日,莫非是你做了错事,所以才请我们吃饭。”

    侯卫东心情很是糟糕,没有心情开玩笑,但是也没有说重话,只道:“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你一定要过来。”

    小佳提着小坤包进了包房,见板着脸的侯卫东,觉得气氛不对,关心地问道:“你遇到什么事情了。脸上有层冰。”

    侯卫东此时静坐了好一会,已经接受了这个糟糕的事实,道:“这事说了你也不信,但是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你回家以后不能对着爸妈生气,更不准吵吵闹闹。”

    “你胡说些什么,我为什么要和爸妈吵吵闹闹。”小佳伸手摸了摸额头,道:“你没有发烧吧。”

    “我是清醒得很,再说一遍,此事已经发生了,你不准向家里人发火。”

    听了侯卫东所说,小佳第一发应就是不相信,道:“我爸妈不缺钱,不可能收朱言兵的四万块。”

    “朱民生是市委书记,他单独给我讲这件事,绝对是证据确凿。”侯卫东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又道:“我正在着手搞国有企业改制,一分钱都没有敢伸手,已经有人在传谣言,现在爸这事一出,我是无话可说。”

    小佳能当上园林管理局副局长,有着自已的内在因素,隐性的原因就是侯卫东是副市长,这人隐性原因可以说更为关键,她对这一点是心知肚明。

    自从侯卫东当了市委书记秘书以后,她在单位和社会上的地位就直线上升了,迎合的人,奉承的人,讨好的人,都围绕在她的身边,她也适应了这种友好的人事关系之事。

    而社会地位的提高与侯卫东的官位直接相连,因此,小佳对于威胁侯卫东官位的人和事特别敏感,生气地道:“爸妈真是不懂事,每年我们给他们不少钱,日子很好过了,为什么还要收钱,我这就去找他们。”

    “事情已经发生了,找他们有什么用?目前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退钱,二是马上从工厂里出来,不能再回工厂上班了,三是要打好招呼,不能收任何外人的钱物。”

    侯卫东又道:“我作为女婿,这事不好出面,你马上回去给爸怒沟通。”

    小佳饭也不吃,便回到了家里,侯卫东留在水陆空里,慢慢地吃了饭。

    小佳回到家里,恰好张远征和陈庆蓉都在家里,她忍不住发火道:“爸,妈,你们做的好事,把侯卫东害惨了。”

    (第七百一十一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