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二十八章又临选择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属于郭兰的小屋里逗留了几个小时以后,侯卫东回到了党校,暂时就将郭兰埋在了心底,为了爱情而喝酒烂醉,那是港台电视剧的烂招,真正深沉的感情往往深埋于内心深处。

    在党校过了两天,他开始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一大早,提着晏春平带来的竹水河扁鱼,晃晃悠悠地去祝老爷子家里吃早饭。

    没有当上沙州市委常委,侯卫东已生离意。

    在沙州市委,有洪昂、杨森林等年龄不老的常委,作为一位副市长,没有特殊的政绩或是特别的背景,要走上一把手的岗位,确实是难上加难。如何突出重围,成了侯卫东面临的最重要课题。

    选择有三:一是在沙州依次递进。以时间来换官位,这是一个未可预料的过程;二是平级调动到省级重要部门担任职务,如何再下放,这是曲线救国,前几次由方面大员调任部门领导,多多少少是被迫,这一次他有些主动争取的意思;三是直接到偏远市区出任一把手,沙州是第三大城市,作为副市长,有直接到偏远市党一把手的可能性,只要弄出政绩,还是有机会继续向上发展。

    目前,在省里可以依靠的人还是周昌全,可是这个靠山的政治前途基本到顶,开始走下坡路,对自己的助力也将减弱了。吴英副厅长原本是一位极好的助推剂,可是蒙豪放调入中央以后,形势发生了变化,交通局长陈曙光一直在活动,他有离开岭西的意愿,由此可以看出一些问题。

    至于现任的省委书记钱国亮,侯卫东是通过赵东在间接联系,这条线只是算是一条暗线,暂时还用不上。现任省长朱建国是蒙厚石的好友,而蒙厚石的侄女蒋笑是大嫂。这一条倒可以用,可是杨森林的关系更近,杨森林没有上位之前,他的机会并不大。

    走在田野风光下,侯卫东享受着清晨的和风,看着满地的绿意,他的心胸似乎也开阔了一些,将复杂的人际关系暂时放在了一边。

    到了祝老爷子院门,最先出来的还是两条土黄狗,黄狗的记忆力颇佳,居然知道眼前之人是多次进过家门的,围着脚步一阵跳跃,将侯卫东迎进了院子。

    祝梅正背着画板要出门,见到了侯卫东进门,露出一阵惊喜,道:“这一次隔离,被吓着了吗?我给你发了几个邮件,收到了吗?”

    侯卫东在被隔离的几天,上午去办公室,下午一般情况下就与郭兰在一起,出来之后,事情也挺多,基本上没有打开邮件,此时被祝梅问起,道:“这一段时间忙得昏天黑地,还没有时间去看电脑,回去就看。”

    祝梅略有些失望,此时她恢复了听力,新的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有太多精彩生活在等着她,对于侯卫东来说,朦胧的少女情怀已经成为了记忆,反而是李晶姐姐的事,她在心里耿耿于怀。

    祝梅忍不住为李晶姐姐打抱不平,故意道:“李姐姐又到了美国,两个小弟弟越来越可爱了。”

    “是很可爱。”侯卫东没有在祝梅面前表达出情绪的波动,简短地道。

    祝梅又道:“我收到了他们的照片,还有几张速写,你看不看?”

    这几句话说出来,侯卫东马上就反应过来,祝梅应该知道些什么,他尽量平淡地道:“那我就去看一看。”

    这时,祝焱也走了出来,见到了侯卫东,道:“我刚才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出现了幻觉,当真是你。这么早。”

    侯卫东没有想到会遇到祝焱,扬了扬手中的扁鱼,道:“党校已经开学了,给祝老爷子带几条扁鱼,才从成津让人送过来的。”他很熟悉祝家的情况,一边说着,一边将扁鱼倒进了院子角落的水泥池子里,这是祝老爷子专门挖来放鱼的小池子。祝焱才起床,对侯卫东道:“我去上卫生间,你先坐一会。”

    侯卫东就跟着祝梅进了底楼的侧屋,这里已经改造成了她的画室。祝梅在乱七八糟的画室中找了几张纸,上面用简洁的画笔勾勒出活泼男孩子的形象,甚至比那几张照片更生动。

    看着速写,侯卫东在心里叹息一声,对祝梅道:“画得真不错。”

    出了画室,他没有多话,坐在房檐上抽烟,看着院外绿油油的田野。

    祝梅经历了十来年的无声无息的生活,对人的表情特别敏感,看到了侯卫东样子,突然有些后悔。她进屋去泡了一杯茶,放在侯卫东身边,轻声道:“我出去写生了,你喝茶。”

    喝着茶,看着祝梅背着画板走出了院外,年轻的女孩子行走在生机勃勃的原野,在这一瞬间,侯卫东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转眼间就道了三十四岁,青春就在一系列大事小事、闲事琐事中悄悄地溜走了,而且青春的流逝是不可逆的过程,只有当青春流逝以后,猛然回首,才发现岁月(给人太多)无奈。

    祝焱在洗漱之时,蒋玉新也下了楼,见到侯卫东,道:“今天有空过来。”

    侯卫东道:“我回到党校了,离这里挺近,过来喝老爷子的稀饭。”又道:“蒋院长,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前后跟随祝焱的秘书有七、八个了,蒋玉新最喜欢的还是侯卫东,道:“你客气什么,有事就说。”

    “我在青林镇工作的时候,有一位老乡长,挺照顾我,他的亲侄女生了一对双胞胎,在**时期就害怕了,没有去值班,我亲手签字将他开除了,当时是特殊时期必须用霹雳手段,现在想起也是情有可原。”

    蒋玉新笑了,道:“卫东你就别啰嗦了,到底有什么要求?”

    “我想让她侄女上大专,然后分到沙州的医院,老乡长在当年对我着实不错,我得还错。”

    听侯卫东说得如此实在,蒋玉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事好办,等到九月开学的时候,你再给我打个电话,让她来找我就行了。”

    祝焱洗漱完毕,下楼来,道:“党校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两人都是官场中人,官场中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官场。侯卫东给祝焱递烟,祝焱摆了摆手,道:“不抽了,戒了几次,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侯卫东点燃了烟,道:“马市长进了常委,我倒有些难办了,这一届政府结束,也就是三十好几了。”

    祝焱笑道:“三十几岁仍然算是年轻人,我也是三十七、八才走上县级岗位,比你要差得远。”

    闲聊了几句,他建议到:“我听说铁州班子有些调整,蒋玉楼很快要出任市委书记,能不能想办法调到铁州去,那边工业比沙州还要强,历来是出干部的地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蒋玉楼说一说,他对你还是挺欣赏的。”

    侯卫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祝书记,干脆我到茂云,进常委,给你当秘书长。”

    祝焱此时正处于上升空间,道:“如果你要来茂云,就不当秘书长了,给我当组织部长,帮我把住干部关口。”

    这时祝老爷子从外面回来了,祝焱又补了一句,道:“卫东若真想动一动,我请义云部长吃饭,你直接向义云部长汇报思想。”

    在祝老爷子家里跑了一趟,收获着实不小,回到党校,心里就想着祝焱的建议。

    上午下了课,侯卫东接到楚休宏的电话:“侯市长,中午有空没有,如果有空,在一起吃顿午饭。”

    接到了周昌全的指示,侯卫东开着车就直奔沙州印象,要了一间最大的雅间,到了沙州印象,才知道老邢到欧洲区旅行了。

    等了一会,周昌全和楚休宏来到了沙洲印象。

    周昌全坐下以后,道:“在沙州工作这十年,胃口适应了沙州菜的风格,不过没有沙洲人来陪,沙州菜的味道就不够。”

    侯卫东道:“乡音、乡村、乡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离开了哪一样,都不会纯粹。”他知道周昌全约他来吃饭,当然不会是仅仅听一听乡音,他还是秉承着周昌全面前的老习惯,周昌全不说,他就不问。

    吃了风干野鸡,又品了竹水河的正宗扁鱼,周昌全这才道出了此行的真意,道:“目前省政府几位副秘书长作了些调整,你有没有到省政府当副秘书长的意愿,协助我来管计划、财税、体改、劳动保障、人事、编制、统计、信物方面的工作。如果你有这个想法,我再给朱省长讲一讲这事。”

    在沙州,朱民生始终没有将侯卫东作为嫡系,加上宁玥又是强势女人,侯卫东没有进入沙州市委常委,就已经有了去意,此时周昌全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当即表态,“老领导,我随时听从您的召唤。”

    周昌全呵呵笑道:“这一次你在沙州大学被隔离,表现很不错,朱省长在我面前提起过两次了,我已经试探了他的口气,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原来从副市长到副秘书长,还要在省级部门过渡,你是抗非英雄,属于破格。”

    一般情况下,在岭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如果到部门或者地方任职,都是一把手,因此,侯卫东以沙州副市长的身份调到省政府任副秘书长,虽然看起来是平级调动,其实也是提拔了,如果到了省政府,再兼任法制办或是信物局的职务,也就进入正厅序列了。

    一天之内,遇到了两起不错的建议,似乎就将侯卫东面临的出路问题解决了,难道,好事来了,门板也挡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