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二十九章又临选择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日偶尔在小区看到了侯卫东,易中岭便开始回想起与侯卫东点点滴滴的怨恨:

    在益杨,侯卫东还是祝焱的爪牙。与自己怨无仇,却紧盯着益杨土产公司。如果祝焱、侯卫东不紧紧盯住益杨土产公司,也就没有纵火和投毒之事,他的人生就有另外一条道路,这是怨恨之一;

    在益杨开发区,堂弟易中成被莫名其妙地调离了办公室岗位,表面上的原因是有利于发挥易中成的才能。易中岭心里明白,对堂弟的调动其实是针对他,这是怨恨之二;

    在沙州,易中岭与黄子堤是好朋友,拿了不少好地,做了不少工程,几乎是无往而不利。但唯独侯卫东不买帐,沙津路四个标段,他一个标段都没有弄到手。而在南部新区,易中岭几乎没有任何项目,这是怨恨之三;

    在沙州绢纺厂一事。易中岭原本想以搏大,毕其功于一役,控制实力尚厚的绢纺厂。不料侯卫东从中作梗,让其美梦成空。这是怨恨之四。

    易中岭无所事事之时,总喜欢拿了椅子,坐在窗边看着楼下,即是看院中风景,也是守株待兔,等着侯卫东再来小区。无意中似乎探得了侯卫东的秘密,这让易中岭狼狈的逃窜生涯中多了一抺亮色。

    等了好几天,不见了侯卫东的踪影,易中岭敢不着急,天天就小酒小肉的守着。他要等到**彻底结束,各地彻底解除了抗非工作,才准备拿着钱离开岭西。

    6月10日傍晚,易中岭切了一只卤鸡,买了啤酒,又开始重复往日的事。

    一位窈窕的女人走进了小区,易中岭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他原本只想饱一饱眼福,可是当女人走近,他眼睛就瞪圆了。来人居然就是沙州组织系统的美女郭兰。

    看到了郭兰,易中岭脑中刹那间就闪现出了侯卫东的形象。侯卫东--郭兰,两人倒真是郎才女貌,真是珠联壁合的一对。

    看着郭兰走进了自己看熟的那一单元,易中岭兴奋得快要跳起来。骂道:“女人都是贱货,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也就这么一回事。”又自语道:”侯卫东自诩为正人君子,这下被我抓住了痛处。”

    他在屋里转来转去,脑筋急转。思考着这次发现将有何意义,渡过短暂的兴奋,他发现,见到了侯卫东和郭兰一事,对于他来说最多就是三流小报记者淘到的桃色新闻,而且两人间隔了这么多天出现在一个小区,拿到桌面上,这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没有任何影响。

    可是凭着他的直觉,侯卫东和郭兰肯定是走向同一个地点,若说两人没有私下的关系,打死他都不相信。

    此时,在楼上,郭兰一眼就看见了那一本翻开的诗集,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看过此书,自己将书关闭放好了,这一次见到桌上打开了的诗集,便明白侯卫东到过此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郭兰最喜欢的诗,她将诗集拿起来,放在鼻上嗅了嗅,熟悉的纸张和油墨的味道依旧,诗句在印刷体里穿越了千年时光,李商隐的忧伤直指她的心灵。

    她手里握着那柄精制的铜钥匙,这枚钥匙就如一块玉,被抚摸久了,日渐光滑起来,显出些温润之色。

    第二天七点,郭兰细心地关掉了水、电和气,在门外坐了出租车,直奔岭西空港。

    在小区的绿化树下,戴着墨镜的易中岭已经偷拍下了郭兰的照片,等到郭兰坐上了出租车,他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门口。门口旁边就是一家面馆,生意红火,他早就想来这里吃顿面,可是一直在犹豫,此时拍了郭兰的照片,心中高兴,警惕性就降低了。来到了面馆,拿出了老总的架子,道:“来一碗牛肉面,三两的那种。”

    吃着牛肉面,易中岭似乎重新回到了正常社会,心思一会儿飘到了往日的荣光,一会又回到了侯卫东、祝焱身上。

    “老子得让侯卫东吃不了兜着走。”尽管易中岭此时处于被通缉状态之中,他还是胆大包天,一边咬着面条,一边恶狠狠地想着如何借着这个机会修理侯卫东。

    人是极其复杂的综合体,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都心怀惧怕,但是也有极少数人胆大包天。易中岭就是属于胆大包天特别敢于冒险之人。此时的易中岭就是一条疯狗,他滴着毒的嘴此时对准了侯卫东。

    此时,侯卫东在省党校学习。由于有了省政府这个去处,他自然就心静如水,在学校里相当淡定。

    在与周昌全共进午餐以后,侯卫东将各种利弊在心里仔细盘恒,无疑到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是最好的选择,这其实意味着不升级别的升职。同时也意味着能进入省政府机关核心。

    唯一令侯卫东有些耿耿于怀的是这一次到了省政府,就再次与周昌全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离开周昌全的日子里,他当过成津县委书记,现在又是在职副市长,看法和想法与最初已经有了微小的区别。

    在内心深处,侯卫东并不想与周昌全绑在一起,周昌全是年龄最大的副省长,最多还能干一届,退居二线以后,十有**会产生不确定因此。对于侯卫东这种年轻干部来说,这是需要提前考虑的。只是,能进入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尽管有一些隐患,他还是迅速地做出了应答。

    “卫东,下课以后打球。”

    侯卫东关掉书本,正准备出门,班长鲁军拍着他的肩膀,发出了邀请。

    省计委副主任鲁军是副厅级,也进入了市局级班,他是省计委副主任,在省里颇有影响,被认定了班长。

    侯卫东已知自己十有**要成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协助副省长的工作中恰有计委,他与鲁军在以后将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有意想多和鲁军谈一谈工作上的事情。

    在与鲁军一起走回宿舍,他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道:“鲁主任,最近国有企业改制问题上,还是有许多不同的声音,让从事具体工作的同志难办。”

    鲁军在岭西算得上研究政策的专家,听侯卫东说起这个问题,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道:“现在理论界对国有企业改制争议很大,有一种观点,认为国企产权改革实际是国有资产廉价大转移,是反数十年的积累转移到少数人手里,提出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不少措施,管理层收购被叫停也与这个思路有关系,沙州市前一段的改制所采用的办法就很灵活,有管理层收购,也有联营,还是破产,以及卖给职工,这就叫做实事求是,是为了解决问题,而理论界有些人有些事还真是说不清。”

    侯卫东以前经常向鲁军请教问题,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国有企业改制实践,也有了自己的观点,他以后要协调、指导鲁军的工作,也就不能显得太弱,便很客观地探讨道:“理论界有些模型实际上是将问题简单化了,地方政府出让国资时不仅要考虑帐面价值和评估价值,还要考虑这个企业是否能够生存,如果不能生存,帐面价值迟早会变成负值。如果认定国有资产转让价格低于评估价值就是流失,也有失偏颇。”

    鲁军感叹一声:“从我个人来说,是赞成国有企业在完全竞争领域的退出,特别是市属中下企业应该尽量退出。理论是政策的先导,若国有企业流失论成为主流,将会影响岭西的企业改制工作,相关的责任人,就比你老弟这种一线负责人说不定到时还要承担责任。”

    经过县委书记和副市长岗位锻炼,侯卫东气质越来越稳重,没有透露自己要到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的消息,暗道:“鲁军思考的问题很深入,水平亦高,看来省政府与高级机关确实是有区别,进入省级机关,提高理论素养成为一个突出问题。”

    两人边走边谈,鲁军道:“现在周省长分管计委,他很重视相关工作。我准备建议市局级班到铁州和沙州去考察一次国有企业改制问题,到时也请老弟介绍沙州改制的经验。”他这几句话,就有了省计委副主任的味道。

    侯一东素来知道媒体的厉害,市局级班到沙州考察,说不定会惹来省内不少媒体的注意,而且他即将到省政府工作,也不愿意自己分管的工作有任何闪失,推脱道:“沙州工业这几年遇到了挫折,我看还是去铁州考察,铁州这几年发展得很好。总有些积极的因素。”

    未等鲁军表表态,他又道:“我建议最好走出岭西去看改制,这样更能提高大家的思路。”

    鲁军便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到时候再说,省计委今年也有调研任务,沙州是重点,到时我们还是要去。”

    回到了宿舍,侯卫东想了想,还是抽空给宁玥打了电话,说了鲁军的意思。

    宁玥略为沉吟,道:“我是欢迎市局级班的同学到沙州来指导工作。只是国有企业改制是个大难题,沙州改制也正在攻坚,在安置职工等问题上矛盾比较尖锐,曝光率高了未必是好事。”她又道:“绢纺厂职工安置上有些问题,群众反映得很强烈,市政府开会研究此事,你一直负责此事,到时请你回来一起研究。”

    换了球衣,来到了篮球场,从大学毕业以后,侯卫东就很少摸篮球了,投了几个球,好几个居然是三不沾。

    来打球的有六七个人,有省级机关干部,也有市里面的干部,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办公厅副主任石小磊穿着印有省政府办公室的球衣,来了几个三大步热身,对鲁军道:“鲁主任,我们来打比赛,省级机关对阵市长大人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