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七百三十二章新生活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3436第七百三十二章新生活中!海和岭西是两座相距其远的城市,不讨,当今社会铆特办,娥了时空。冷西发生的事情在有心人眼里就如发生在眼前一般。

    郭兰与平凡正在餐厅聊天,作为背景的电视节目正在播放新闻综述。国内几位著名经济学家在岭西开座谈会也出现在了新闻节目之中。

    听到岭西的新闻,郭兰下意识关注电视小*平凡跟着郭兰的视线,也看到了岭西的新闻。

    “那位是周昌全,这是朱建国平凡在给祝焱当秘书之时,周昌全正是沙州币委书记,朱建国是省委组织部长,都是经常到电视上露脸的人物,他离开岭西数年,仍然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两人。

    由于是国内著名经济学家的座谈会,新闻时间就稍长一些,平凡看到一位年轻人面前还放着牌子,问道:“这位是谁,这么年轻就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

    电视里的侯卫东,抬起头,一丝不芶地听着发言,镜头扫过了桌面的座牌。上面还印着侯卫东三个字,只是一晃而过,郭兰心里下定决心要忘掉侯卫东,此时骤然间在电视上见到他,心如被尖利的针轻轻刺了刺。猛然间有些喘不过气。

    “你认识这位年轻人吗,我见着有些面熟平凡是几年前偶尔见过侯卫东,当时候卫东还是祝焱的影子,因此他并没有留下太深的耳来

    当平凡第二次问起此人是谁,郭兰才从失神状态下怜复过来,道:“你不认识吗,这是你的继任,侯卫东。现在的沙州市副市长。”

    经过提醒,平凡似乎才回想起当初那位祝焱身后的年轻人,感叹一声:“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四五年,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侯卫东是岭西的后起之秀,能短时间走到这一步,很能干的年轻人。”

    郭兰心神又被侯卫东所扰,虽然坐在了上海的餐馆,思绪却回到了在**时期的沙州大学,两人躲里吃着午餐肉,那滋味令人无限回味。想到了小屋的味道,再与平凡坐在明亮的餐厅里,就觉得索然无味。

    她暗自想道:“侯卫东这时在做什么,会想着我吗?”转念又道:“想着我又如何,这终究是一段见不的光的感情。

    此时,侯卫东网刊吃过晚饭,正在党校校园里散步,省委党校建校时间与岭西省城的时间几乎一样,校内绿树成荫,从高楼上往下看,校园全被绿树被覆盖,这是一笔来自前辈们的遗产。

    吃过晚饭,行走在绿树之中,侯卫东就如卢棱一样,有漫步者沉思之感,思绪在林间游走,安宁而深远。

    走到七点,他才踱回到了寝室,等着段英过来谈事情。

    段英调到岭西日报结婚生子以后,两人的关系便正常化了,偶尔还打个电话,通一通信息,这一次国内经济学家到岭西搞调研,宣传部门高度重视,电视播放了座谈会的新闻,省台还抓紧时间做了两个专访,岭西日报还觉得没有挖够,就想约参会人写几篇有深度的文章。

    段英来自沙州,又正好负责政经的版面,便被老熟人王辉点了将。要求她来负责侯卫东的约稿。由于时间来得急,因此约定晚上七点见面。

    吃过饭,抱了抱儿子,段英亲着儿子粉嫩的脸,道:“乖宝宝,等妈妈回来。”她又对站在窗前剪花的丈夫道:“我去省党校,报社有一篇约稿,我得与侯卫东联系具体交稿时间。”

    虽然与侯卫东实现了关系的全面正常化,她还是在衣柜前踌躇片玄。挑选了一件紫色的长裙,又化了淡妆,这才提着包,开着车直奔党校。

    进了屋,桌前已有一杯热茶。侯卫东打量了段英一眼,道:“你越来越有气质了。”

    段英也打量了侯卫东一眼,这才笑道:“一般情况之下,当赞美女人气质超好之时,就说明女人的相貌不怎么样,若是连气质都谈不上,就只能称赞女人性格好了。小,

    当年,段英彷徨于益杨县绢仿厂之时。侯卫东正在上青林苦闷着,两个青春期的青年人在益杨相遇,彼此给予了对方**和心灵的双重安慰。这一段历史成为了两人青春期苦涩又激荡的回忆,两人互相成为对方青春的回忆。

    “当初你在上青林开石场,谁也没有料到十年后就成为了沙州市最年轻的副市长,真金不怕火炼,这倒是一名真言。”喝着益杨上青林的绿茶。段英有些感慨。

    侯卫东没有过多的回顾历史,闲聊几句,道:“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任务?”

    段英这才将往日情怀扔在一边,道:“宣传部开了会,要求借着吴敬涟等人到岭西调研的东风,认真研儿”发展战略,泣是摆在省委的发展课题,你参加了座谈兹,一总想约你写一篇稿子小而且要在近期刊出来,趁着吴敬涟热度未消。”

    侯卫东即将成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如果能在即将进入省政府之前,能在省报上发表一篇有份量的文章,无疑能增加自己的份量。

    “我愿意写这篇稿子。只是,我的理论功底还存在着欠缺。毕竟这国发行的大报。若发的文章狗屁不通,丢我的脸是小事。丢了岭西日报的脸。”在段英面前,他还是实话实话。

    段英既鼓励又激励:“你的实践经验这么丰富,只要把心所想整理出来,稍加提炼,就是好文章,我相信你一定写得出来。再说,你若写得确实不好,还有主编把关,你写不好,最多就是不发出去,不会丢丑的。”

    明知段英是激将。侯卫东这时也就不谦虚了,道:“既然要写,就要写好,这几年我还是有些感受,写出自己的感受,创新理论谈不上,至少是对沙州经济发展的个人总结,我相信具有一定的价值。不会是空洞之文。”

    两人商议了大致的选题,八点钟,段英完成了任务。告辞而去。

    “你别送了。”

    “送一送何妨?”

    段英一笑,道:“你变了,又没有恶”

    “此话毒么讲。”

    “你比当初在上青林工作的时候,沉稳得太多了,但的不服输的劲头没有变,还是不怕事不服输的疯子。

    其实。段英的变化远远地超过了侯卫东的变化,她以前是绢仿厂带着忧伤的化验员小成天为自己的饭碗担心,如今是省报著名的记着,只是她的成长过程中有着另外的隐情,侯卫东是心知肚明。因此他并没有多说,只是陪着她走在绿树之间。

    穿过了树林,走到了大门口,侯卫东向着车上的段英挥了挥手,道:“代问全家好。”

    小车发动以后。很快就消失在了省党校。

    接受了《岭西日报》的约稿任务,侯卫东高度重视,送走了段英,拿起笔来,胸中思绪万千。打开了电脑,却无法敲出完整的句子。

    最后,前苦思冥想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打出了一个写作提纲,初步列出了需要查找的原始资料。

    写作,一向是侯卫东的短板,在当周昌全秘书之时,几篇重要文章都是假借省报王辉之手。此时的约稿再请王辉执笔就太可笑了,而且,即将成为省政府秘书长,欠缺或许就会造成某种被动。

    因此,他对待这篇文章就拿出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的劲头,要写出一篇货真价实的文章,要证明自己也能写大文章,并将此作为成为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敲门砖。

    第二天,侯卫东上完课以后,来到了图书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借阅从功年以来的半月谈,半月谈是发行率很高的官方杂志,里面详细记录了近三年的政策变化。他原本是想看一遍《岭西日报》的社论,可是三年来的社论着实不少,因此他还是选择看半月谈。

    鲁军过来串门小看到装订成册的几套半月谈,奇怪地问道:“卫东,你搞什么名堂。要钻研理论,半月谈深度不够。”

    侯卫东道:“先抽个一、两天时间看半月谈,然后再把岭西日报近三年的社论遍。”

    “你想研究什么?”

    “我想写篇关于沙州国有企业发展的文章,先了解些政策,再动笔,鲁主任,你是专家。这是我的基本提纲,你给提些意见。”

    鲁军接过提纲。立刻就笑了起来,道:“原来你也接到了岭西日报的约稿,王辉找过我。也让我写一拜”

    侯卫东来了兴趣,道:“你主要写什么?我们先交流,别撞车。

    鲁军道:“我们的侧重点不一样,我重在理论性,你是拿沙州作为一个标本来解剖,我认为你的写法更有针对性。”

    与鲁军谈完,他的思路又进一步明晰了,可是还觉得有很浅,于是给老领导周昌全打了电话。

    周昌全听闻来意。道:“这篇文章你一定要写好,可以先写一个稍详细的提纲,让楚休宏过来取,我看完以后,再给你提意见。”

    将提纲交给了周昌全以后,侯卫东再给段穿林打了电话,希望听一听他的看法。

    他打定主意,要让这篇论文显示出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水平,否则始终上不了档次。

    第七百三十二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