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四十八章新人新时代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90022436第七百四十八章新人新时代中

    官路风流》实体版的名字为《侯卫东官场鬈记》,在凰才“刃卜市。征蹦字书评,发至呐仁凹佃引,将有十篇书评将获得一套6本签名赠书。

    ,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屋’“只指有人去,不知谁能上,暂时还没有的到消息,宁明的呼声当然最高。”赵东没有给洪昂明说,洪昂也就给了侯卫东一个模糊的答案。

    自从那日三人相聚以后。偻卫东还没有与洪昂单独谈过。就发出了邀请,道:“晚上聚一聚,我在高,正朝岭西走。”休息,休息一下吧名号部分侯卫东闻言就知道洪昂是找赵东去了,笑道:“你早些打电话啊,我也在高,不过是从岭西朝沙州走。和宁明一起的网从首都回来。”

    洪昂道:”很遗憾啊,那我们改天再聚。”朱民生离开以后,沙州政坛必将经历一次调整,他的目标就是市委副书记。为了这个目标,他同样奔走在高。

    在高速路口收费站,洪昂叉见到一辆熟悉的小车,这是组织部长易中达的配车。如果在以前,他都在放下车窗与易中达打个招呼,这一次,他装作没有看见易中达,拿出手机,看里面的短消息。

    洪昂没有打开车窗,易中达同样没有打开车窗,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彼此心照不宣,相互回避是明智之举。两辆车缴费以后,陆续出了高速路口。进入了岭西城区,很快就消失在各自的道路上。

    小车开到了财税宾馆,顶楼被全部清空,只留了一张大圆桌,穿着朴素整洁的服务人员一直坐等着客人,见局长季海洋露面。立刻如上了发条的机器人,行动起来。

    凉猪耳朵、高架鸭肠小夫妻肺片、黄辣丁、青波,一盘盘色香味美的佳肴被端了上来,有些菜是传统的川菜,有两道菜则是大河鲜鱼。

    宁峒网坐下,一位女服务员端了雪白的脸盆走了过来。

    如今餐厅都流行用高温毛巾,这种传统的脸盆倒很是少见,季海洋在一旁解释道:“宁市长,这是新毛巾和脸盆。”

    宁峒洗过热水脸,笑道:“洗了热水脸,神清气爽,季局长挺会享受生活。”

    这时。又端上了几个盆子,侯卫东也跟着洗了热水脸,洗脸之时,他暗道:“季海洋以前给祝焱当县委办主任之时,并没有如此殷勤,左的变化还真是挺大。”

    季海洋算是侯卫东的官场老师,初当秘书之时,季海洋叮嘱他要眼尖嘴紧手快腿勤,十年过去,侯卫东至今记得当初的情景。如今,季海洋成了实权派。侯卫东成为了副厅级干部,都还算不错。

    宁峒坐下以后,看了桌上的菜,道:“季局。你的情报工作很出色,居然知道我喜欢川菜。”

    季海洋道:“我是宁市长的算盘,老粟是宁市长的枪,我们不了解市长的意图。算盘和枪就没法工作。

    在季海洋说话的这一瞬间,侯卫东突然觉得往事似乎在重演,数年前,财政局局长老孔和公安局长老方陪着市委副书记黄子堤在同一间房,几乎说着相同的话,做着相同的事情。

    十点。席散。

    季海洋回到了家里,见刘坤坐在客厅里。刘莉上前接过季海洋手里的包,道:“今天喝得不少,你也少喝点。”

    “宁市长和卫东从岭西回来,安排在财税宾馆给他们两人接风,我当主人,总的多喝一些。”季海洋看了刘坤一眼。又对刘莉道:“我给老杜说好了。你还走到地税局去,我们两口子在一起,容易被人说闲

    地税局也是好单位,刘莉也就不再坚持,道:“我不在你身边了,你得管住自己。接待客人时别这么拼命,酒是老板的,工作是国家的,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她一边说着,一边给季还要削了梨子。

    季海洋坐在沙发上,这才对刘坤道:“今天老柳对我说,工程质量上有些问题。你是才学做生意,质量一定要保障。若名声差了,以后谁还敢跟你合作。”

    刘坤满脸不服气,道:“姐夫,哪里怪我。那条路的路基有问题,我听说以前是水田,需要大量换填,我如果严格按工序做下来,百分之一百都要亏。”他辞职以后,在姐夫、姐姐的授意之下,跑到了岭西去注册了公司,然后回到沙州承揽工程。他的姐夫季海洋是市财政局长,在局行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因此,他很快就有了工程。

    “需要大量换填,这是工程中常有的事情,你按程序操作就行了,只要过得了审计这一关,就没有什么问题。”

    刘莉道:“现在做工程最难的是拿到钱,你不存在这个问题,关键是质量一定要好,否则让你姐夫很为难。刘坤,你走政治这条路失败了,下海经商。就要克服心浮气燥的毛病。我不怕你不高兴,你就是要向侯卫东学习。

    听到侯卫东三个字,刘坤脸就如黑锅一般,不屑地道:“侯卫东是小人,他就是靠着周昌全和祝焱上台,有什么了不起,如果黄子堤不出事,我也一样能行。”

    季海洋暗自摇了摇头,道:“刘坤,一句话,你的工程要以质量取胜,千万不要偷,减料,即使造价高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如今姐夫季海洋成了刘坤的衣食父母,他有些小心地道:姐夫,你就放心,我会做好的。”

    刘坤离开以后,刘莉将特大澡盆放好水,季海洋喝了酒都要泡一泡,这是习惯性的动作。

    季海洋入了澡盆,舒服得紧,道:“老婆,你也进来。”

    刘莉脱浴衣,进了澡盆,她的皮肤在柔和灯光下格外白晰细腻,女一块没有瑕疵的美玉。

    侯卫东回到了新月楼,已是十点二十分。

    打开了家门小佳先是将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扑到了侯卫东怀里,道:“你走得真潇洒,把我们两个丢在了脑后。”

    侯卫东亲了有卜佳的额头,道:小国目在家?”

    “知道你要回来,我专门把她接回来,她一直在等爸爸,实在坚持不住,才才睡下。”

    “我去看看我的女儿。”

    两口子走进了房间,女儿占据了大床的中间位置小脸睡得泛起了两团红晕,一只手放在薄被外面,另一只小手摸着下巴。

    “你们父女俩睡觉就是一个姿势,总把手放在外面。”小佳俯下身,把小国田的手放回了薄被里。

    侯卫东和小佳在大床边站了一会,静静地看着呼吸均匀的小田固。

    小田田还和我们一起睡吗?”

    “她这么小,难道让她一个睡?当然和我们睡在一起。”

    侯卫东伸手揽住了小佳的腰,道:“她睡在一起,不太方便吧。”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屋’佳把头依在侯卫东肩头之上,道:“没有关系小家伙睡得沉,不会醒来。”

    “不行,我有心理压力。”

    “那我把隔壁的床收拾出来。”

    小佳正在弯着腰换隔壁屋的床单,侯卫东就从背后抱住了她,将她压在了床上。

    “别忙,我铺床拜”

    小佳有些无力地道,她感到裙子被脱了下来,然后内裤也被褪到了腿弯。一根手指轻轻在大腿上滑过。她的喉咙有些发紧,就俯在了床上,任由侯卫东的身体蹂躏着自己,很快。她就觉得身体热了起来,湿了起来。

    漏*点之后,两人这才进了卫生间,放了热水,互相搓背。

    “你说,多少时间没有陪我了。”

    “也没有多长时间,啊。别掐我,都是当妈的人,动不动就掐上小要留下指拇印子。”

    听了此语小佳使劲掐了掐,道:“我掐的都是隐蔽部位,除了我,谁还能看见。”

    两人在卫生间闹了一会,又有些情浓。

    “老婆,我还要。”

    “能行吗?”

    小佳将手往下一探。发现下面又开始跃跃欲试,就蹲下来,亲了一会。

    这一次,两人慢条斯理地享受着对方的身体,满屋皆是春色。

    漏*点之后,侯卫东很快就沉入了梦乡小佳将其摇醒以后,道:“我们说会话,别总是睡觉。”

    “说什么啊。”

    “你调到省城,我们两人怎么办,你不能把我们丢在沙州。”

    “我得先站稳了脚跟。这才好帮你办调动,没有什么问题。”

    “那你说,我到哪个单位合适?”

    “你不想到园林部门了。”

    “干了十年,也腻了。想换一个工作。”

    “除了花花草草,你还会什么?”

    小佳又伸手掐了侯卫东一把,道:“我在园林管理局管了几年基建。又在建委工作过,难道只会种花养草,太小看我了。休息,休息一下吧名号部分“时间不早了,早些睡,工作的事情,我到省里再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办不了,周省长总办得了。”

    小别胜新婚,两人如八爪鱼一般拥抱在一起,很快进入了梦乡。

    早上,睁眼之时,天已大亮,太阳光透过窗帘,直射到床头。穿着短裤来到了客厅,小佳正在给两盆室内植物浇花。

    “我女儿呢?”侯卫东昨夜没有同女儿说话,早上起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女儿。

    经过了昨夜的漏*点小佳脸色红润,皮肤细腻。心情愉悦,格外温柔。道:“你看什么时间了。外公外婆早就带着小困国读幼儿园。

    “你不上班?”

    小佳开玩笑道:“今天请了假,专门陪沙州副市长。”

    侯卫东想到挺久没有看到父母了,道:“中午在我爸妈那边吃饭小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几乎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人了。”

    小佳道:“网才赵姐给我打了电话,约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她将早餐递到了侯卫东的手边,开始八卦道:“这几天市里有挺多传言小是不是朱民生要调走,宁明来做市委书记?”

    直以来,侯卫东几乎不把公务带回家,也很少同小佳谈论公事小听了小佳的问话,道:“哪一次调整没有谣言,你别去跟着他们乱说,毕竟我的身份特殊。”又道:“现在是特别敏感的时期,粟明俊的身份又很特殊,你别乱说。”

    小佳认真地道:“如果朱民生要调走,秘书长当然得考虑自己的前途,这是挺正常的事情,粟哥以前帮了我们不少,你能拉还得拉一

    侯卫东笑了起来,道:“市委秘书长是省管干部,我有什么能力帮粟哥。当然,如果能说上话,我肯定会帮的。”

    小两口正说着,粟明俊的电话打了过来,道:“卫东,我们哥两好久没有聚了,中午我有空,一起吃顿午饭,就在新月楼门外的水陆。

    打完电话,侯卫东特意交待道:“粟哥现在是朱民生的大内总管,你说话要注意一些。”

    小佳白了一眼,道:“我们和粟哥、赵姐是多年的老朋友,就是吃一顿饭,何必大惊小怪。”

    侯卫东和小佳提拼了几分钟来到餐厅,粟明俊和赵秀已经在雅间等着,见面以后,大家挺亲热。

    喝了三杯酒,粟明俊对侯卫东道:“老弟消息灵通,想必知道朱书记的事,他调到政协任副主席,今天上午过去谈话。”他有些忧郁地道:“市委书记变了,只怕将有一次大调整,老弟到是潇洒地走开,我还在这里苦熬。一朝天子一朝臣,我的位置只怕也得动一动。”

    粟明俊以前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被市委书记朱民生看上以后小做了市委常委、秘书长,他原本指望靠着朱民生能层楼,谁知朱民生突然之间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粟明俊的职务升迁直接影响到家庭的生活质量,因此,赵秀比栗明俊还焦急,她直语道:“卫东市长,你是周省长的红人,能不能让老领导帮个,忙。让老粟也换个地方,到岭西和铁州都行。”

    侯卫东略作沉吟,道:“朱书记到了省里,他对你有安排吗?”

    粟明俊道:“朱书记原本想到省委组织部,现在他自己心气不顺,天天黑着脸,我心里没有底。”

    第七百四十八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