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七百五十一章这就是生活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侯卫东原本准备回沙州。不料临时接到了紧急通知,他对楚休宏道:“我的调令还没有下来。不太合适吧。”

    楚休宏道:“今天朱省长要亲自参会,又点名要你参加,要请假,恐怕要给周省长请假才行。”他又问了一句,“卫东大哥,你有什么事吗?”

    侯卫东不愿意将家里的事公之于众,道:“没事,我准时开

    坐在车上,他给大哥侯卫国打了电话,道:“我等会要参加省政府的会议,要晚一点回来。”

    “你忙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急也无用,我已经给爸打了电话,他也在回家的路上。”侯卫国是家中长子,父不在,长兄为父,他已经给侯永贵及以侯小英打了电话,准备让家人全部回来,共同商量家庭大。

    侯卫东道:“大哥。我的想法是暂时不给妈说,如果她得知了真实病情,肯定会受不了,还有。我们全家人这样聚在一起,妈这么聪明,肯定会起疑心的。”

    侯卫国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道:“我已经想好了,爸回到新月楼以后,先不回家,就在你家里聚会,先开家庭会议,再决定如何采取措施。”

    放下电话,侯卫东心中稍定,坐着车来到了省政府。走在省政府大楼的底层,又涌起了一阵悲伤,暗道:“老妈是这个善良的一个人,辛苦了一辈子,到了应该享福的时候,谁知却得了这个病。”想到了这里,他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起来。

    进入了大厅,他给侯卫国又打电话,道:“大哥,市医院的水平有限,我怀疑检查结果,想办法让妈来省城检查身体。”

    “等到开了家庭会议再说,关键是爸的意见。”

    侯卫东又想起了一事,道:“爸是自己开车吗,让他小心一些,别开得太快了。”这一时玄,他没有了副厅级领导干部的胸有成竹,很有些患得患失。

    上了楼,侯卫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表情自然,他看了看表,才三点三十分,便没有到会议室,而是直接朝周昌全办公室走去。

    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石小磊里面遇到了侯卫东,他眼中的不快一闪而过,老远就伸出了手,道:“侯秘书长,欢迎,以后我们省政府办公厅又多了一员虎好了。”

    侯卫东心中极度郁闷。可走出于礼貌,还是挤出些笑脸。道:“石书记。我是新兵,您还的多多关照。”

    石小磊笑容满面,问道:“你的办公室安排没有,我帮你。”

    “今天才在组织部谈了话,们令还没有下。”

    “你是来开会吧,时间还早,到我办公室去坐坐。”

    侯卫东实在没有心情与石小磊周旋,他客客气气地道:“改天来拜访石书记,我现在准备找周省长。”

    尽管他是客客气气。脸上也有些微笑,可是由于心情恶劣。让他的神情总体上有些冷。石小磊在省政府办公厅混了多年,早已经修炼成*人精。感受到了侯卫东的冷淡,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道:“在党校,侯卫东还是低调,如今网到省政府就开如翘尾巴,妈的,真是人一阔脸就是”

    侯卫东根本没有心思与石小磊玩心理游戏,握手告利以后,来到了周昌全办公室。他先到楚休宏办公室,敲了敲门,道:“休宏。”“侯秘书长,快请进。”楚休宏当了数年秘书,反应灵活得紧,一边说话,一边就将茶水泡上了,他特意为侯卫东泡上了来自益杨上青林的新茶。

    侯卫东喝了一口茶。道:“益杨的茶,挺香。”又问道:“周省长有空吗,我想到他那里坐一坐。”

    周昌全在省政府的领导层里,管的事情最多最杂,手下直接管理的正厅副厅干都有好几百人,凡是要见周昌全,一般情况下都要预约,只是侯卫东与周昌全关系特殊,又是协助周昌全工作的副秘书长,自然不用预约。

    进门之时,周昌全正戴着眼镜件,抬头见侯卫东进门,便摘下了眼镜。道:“卫东。来了,过来,坐在我对面。”

    侯卫东就坐在了周昌全对面,此时,他似乎进入了工作状态,将母亲刘光芬的病情暂时压在了心里。

    “我对省里的工作是外行,有什么做得不对,请周省长多批评,你批评得越多,我的进步就越大。”

    周昌全已经是两鬓花白。两眼也有了眼袋,比在沙州之时明显老了一头,他心情很好,道:“卫东就别在我面前谦虚了,你有几把刷子,在成津当县委书记时就证明了,我心里有数,否则也不会临阵换将,这么急急忙忙地让你来开会。”

    侯卫东明白肯定又遇到什么难事,不由得挺了挺胸,道:“老领导,感谢您对我的信任。”

    周昌全这才道:“今天开会是解决岭西城中村的问题,岭西市的城中村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城中村的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火灾隐患极为突出,污水横流,垃圾四处散布,这不仅事关岭西的城市形象,也是对城中村居民负责。”

    侯卫东闻言,暗道:“城中村的建设应该是岭西市政府的事情,怎么会由省长朱建国亲自出面,似乎还有将我推到前台的意思。”他如今已是挺老练的领导干部,心中有疑惑,却并不表露,只是专注地听着周昌全谈话。

    “朱省长早就想下决心解决城中村的问题,这一次,准备在全省范围内推进解决城中村的问题。重点是岭西币、铁州币和沙州市,你将全程参加此项工作,省政府对你寄予了厚望。

    周昌全又道:“我的省委常委任命已经下来了,很快就要发出”能讲省委常没有想到,很感动乃同时也感到屏”联入,我们这一批人,要对岭西的历史负责。”

    侯卫东专心听周昌全说话,只是短短地说了一句:“老领导这是实至名归。”

    周昌全继续发着感慨:“趁着精力还行,踏踏实实做引起事,对得起省委,也让自己的人生有价值。”

    他再次交待道:“近期,你的工作要放在城中村改造之中,我让研究室给你准备了一些资料,你抓紧时间研读,等到了办公厅,很快就要投入到具体工作之中。城中村改造是一件难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在岭西市区、铁州市区、沙州币区都有不同规模的城中村,省里为解决城中村问题已经酝酿了多年,却没有实际的行动。

    侯卫东心里有些迷惑,暗道:“解决城中村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并不需要过于急迫。更重要的是完善的政策以及资金的投入,周省长如此看重此事,难道还另有隐情。”

    周昌全道:“你的任职很快就会下来,安心在省政府工作几年,只要出了成绩,解决正厅很容易,届时,你想主政一方或是在大厅担任一把手,都很容易。”

    他站起身,鼓励道:“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这一段话是**在莫斯科接见留苏学生所说的话;早已成为了国人的集体记忆,侯卫东亦很熟悉,但是他只记得最前面三句,后面几句就比较模糊了。周昌全经历过那个时代,这些语录完完刻在脑里,经常是脱口而出。

    还差五分钟到了开会时间,楚休宏走过来拿了周昌全的笔记本和水杯,提前到省政府会议室。

    周昌全和侯卫东一边说话一边朝着会议室走去,侯卫东下意识地比周昌全慢了半个脚步。这样即有利于交谈,又给予了周昌全适当的尊。

    在这一刹那,侯卫东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小仿佛一觉醒来又回到了自己的秘书时代。

    到了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周昌全进去等候朱建国,侯卫东就直接进入了会议室。

    在“侯卫东”的座牌前,摆着一枝签字笔,还有一个高档笔记本。

    楚休宏走了过来。低声道:“秘书长,我准备了纸笔。”他怕侯卫东仓促而来,手包里并没有带笔记本,因此特意为他备上了本子和笔,免得开会时显的不严肃。

    侯卫东赞许地朝着楚休宏点了点头,道:“你心真细,谢谢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抬头,就见到对面的宁明在朝自己点头。宁明朝他微笑着。并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

    宁明身边,是铁州市蒋玉楼,蒋玉楼身边,则是岭西的常务副市长李迪,李迫身边则是一位不认识的中年人。

    省长朱建国。副省长周昌全,省委常委、岭西市市长熊大伟三人的座位还空着,到了四点整,朱建国小周昌全、熊大伟这才一起走进了会。

    会议由副省长周昌全主持,当周昌全开始讲话之时,侯卫东却开始走神了,他脑中全是刘光芬和的影子。

    小时候,父亲侯永贵在部队当兵未转业,刘光芬一人带着侯卫国、侯小英和侯卫东。侯卫东年龄最小,总是睡在刘光芬身旁。每天晚上,刘光芬总耍给侯卫东读故事,他总是在母亲的读书声中进入梦乡。到现在,侯卫东还记得《大愧树的故事》、《一千零一夜》、《小灵通漫游未来记》等故事。

    此时,周昌全的讲话声音就如背景,侯卫东的心里总是响起母亲刘光芬遥远而亲切的读书声。

    关于城中村改造的内容很是程式化,侯卫东尽管一直在走神,仍然将主要精神听得明明白白。

    一个小小时以后,散会。

    这个会开得很有些莫名其妙,朱建国省长亲自参加,集中了几个大市的市长,但是仅仅谈了改造城中村的意义,布置了工作任务小但是,没有具体的步骤,也没有领导机构。

    侯卫东想到周耸全在会前的谈话,又想起关于熊大伟的种种传闻,便觉得此会真的很有意思。不过,他接触的事情还少,并没有参透其中的奥妙。

    宁明在会场口遇到了侯卫东,道:“卫东,现在已经进入角色

    侯卫东道:“我网到省委组织部去谈了话,就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的开会通知。”“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以示祝贺。”

    侯卫东这一次谢绝了好意,道:“宁市长,今天我有要事小急着回沙州,改天我向你汇报。”

    “晚上,曙光也要参加,他到中组部谈了话,就要到清江省去任副省长,我们三人好好聊一聊。”

    侯卫东仍然摇头道:“我家里确实有事,改天我给宁市长和曙光陪罪。”

    宁明见侯卫东态度坚决,道:“既然这样,那改天再说吧。”

    侯卫东怕宁明误解,又解释道:“我给曙光打电话陪罪,然后另找时间专门给宁市长致歉。

    宁明见侯卫东表情挺郑重,笑道:“你别放在心上。谁家没有点事情,去忙你的。你忙完了,我还要同你认真的聊一次。”

    这时,省委常委、岭西市长熊大伟走了过来,先和宁明打了招呼,然后上下打量了侯卫东,豪爽地道:“侯卫东,当年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久闻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是岭西的青年才俊。今天晚上岭西市政府是东道主。备了薄酒一杯,玉楼老弟要参加,宁市长和秘书长也一定要参加。”

    熊大伟在岭西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很强势,侯卫东以前只能在电视上见到他的光辉形象,如今熊大伟发出了邀请,这让侯卫东陷入了两难境地。

    他牵挂着母亲。确实不想去参加晚宴。

    可是熊大伟是省委常委,极强势的人物,实在不能轻易得罪。

    或是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