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五十二章这就是生活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站在了省领导的前面。家事再大也是家事,公事再小也是公事。而且在第一次见面的省委常委熊大伟面前,以侯卫东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提起母亲的病情。

    而且,侯卫东目前已是副厅级,不论是当副市长还是当省政府副秘书长,都会被许多人盯住。若是这些人得知了其母亲得了重病,肯定会蜂拥而至,这是侯卫东尽量想避免的事。

    对母亲的爱是发自内心。他不愿意让此事成为众人的谈资,成为某些人的工具。

    岭西市将晚餐安排在了金星大酒店,直到这时,侯卫东才知道金星大酒店原来属于岭西市政府。他来往于金星大酒店多年,以前就是纯,粹的住客,今天才得知其真面目。

    豪华大包间,平常不对外,都留给了熊大伟,是熊大伟的专门餐厅。总经理彭方得知熊大伟过来吃饭,很快也就出现在了大包里。这是一个浑身都露着风情和故事的女人,进了包间,大大方方在坐在了宁明身旁,与宁明说着话。眼睛却放在了熊大伟的身上。

    侯卫东心里到底藏着事。吃饭之时,只是应酬着,想到回家还要开家庭会议,喝酒也克制,并不主动出击,很是沉稳。

    晚餐在九点半结束。大家各自散去。

    到了酒店门口,铁州蒋玉楼先走。

    宁明在上车前,扭头问身边的侯卫东,道:“我发现你有心。

    侯卫东艰涩地笑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今天晚上还要回沙州。小。他还不愿意将消息扩散开,没有对宁明说出真实情况。

    宁坍也就没有深问。主动伸出手,与侯卫东握了握,道:“卫东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我们是战友,也是朋友。”她是手软软的,很有女人味道,与当市长的杀伐果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侯卫东感受到了宁明的真诚,道:“谢谢你,如果需要帮助。我会向宁市长开口。”

    回到了新月楼自毛的家,大哥侯卫国、二姐侯小英仍然在等着。

    侯卫东没有见到父亲侯永贵,问道:“爸在哪里。”

    侯小、英眼睛红红的,道:“爸在家里陪老妈,他不让我们一起回家,怕引起老妈的怀疑。”

    小佳见老公风尘仆仆的回家,脸色也不佳,连忙给他端了一杯水,趁着侯卫东喝水之时,还轻轻拍着他的背,以示安慰。

    侯卫国一直闷在沙发上。见小三回来,道:“我认为还的复查,要么去省医院,要么直接到首都的医院。”

    侯小英马上接口道:“沙州医院的技术很菜,经常误诊,那一次我的朋友手上长了一个冻疮。到市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内风湿。气得我那朋友马上就离开医院。到药店买了一个。冰疮膏,几天就治好了。”

    “还有一次,我朋友的儿子得了鼻窦炎,结果被诊断了脑膜炎,一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复查才得知是误诊。”

    “还有,我一位朋友的爸爸,都要八十了,得了皮肤病,医院却说是得了梅毒,气得一家人要和医院打官司

    她竭力要说明沙州医院技术的不行,来证明误诊的可能性。

    侯卫东心里明白这只是心理安慰,如果换作普通人,误诊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医院已经知道是副市长的母亲,误诊的可能性就不太大。

    从岭西到沙州这一路上。他已经将前因后果梳理得很清楚,道:“复查肯定要做,但是这不是重点,我想还是应该放在治疗上,如今在我们家庭,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要取决老妈的勇气和决心。”

    侯卫国很敏感地道:小三的意思是要让老妈知道病情。”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老妈是很坚强的人,让她知道病情,有利于配合治疗,她以后治疗要做手术,还要化疗放疗,老妈是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不了解病情。所以,瞒是瞒不住的

    侯小英马上提出了反对意见,“如果老妈知道病情,心理垮掉了,那怎么办,而且,这件事情最终还得让爸爸来决定。”

    几人商量了一会,由蒋笑在家里陪着刘光芬和小家伙,侯永贵则过来开家庭会议。

    十二点,侯永贵进了门。进门之时,屋外的冷风一下就涌出进来,让侯卫东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侯永贵脸如披了一层寒霜,他戒烟多年,进屋却从包里拿了一包烟,自顾自抽着,也不给儿女们说话。

    这是一包不超过五元的香烟,多半是他得知消息以后,顺便从煤厂工人那里拿来的。等到抽完了烟,侯永贵说了一句,“你妈得了大病,我们的家就要发生变故系后来,语带哽咽,眼泪打湿了眼当讨兵烈几习讨多的警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算的上经历了风风雨雨,轻易不会带泪。此时得知了妻子之病,心神大乱。

    这是侯卫东第一次看见父亲带着泪花说话,他也不想多做安慰,道:“我问过医生,妈是早期。还没有扩散,应该及早作手术治疗,现在有一个问题,是否让妈知道他的病情。”

    侯永贵不说话,将一枝烟抽完。又拿出第二枝烟,侯卫东等人都看着红光闪闪的烟头,等着父亲说话。

    “我怕你妈接受不了,心理垮掉,更不利于治疗。”

    侯卫东经过深思熟虑,道:“爸,我了解妈,她很坚强,给她讲清楚了,有利于治疗

    侯永贵瞪着眼,道:“如果你妈受不了,怎么办?”

    这是一个重大问题,而且一旦决定,有可能产生严重后果,当侯永贵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以后,侯卫国、侯小英、侯卫东和小佳都不说话。

    沉默了一会,侯卫东道:“我对我妈有信心,她外表温和,其实性格很坚强,为了我们三兄妹,她一定会积极配合治疗,我是我妈的儿子,决定不会害她,我认为应该给她讲清楚,如果爸同意,这个话由我来说。”在侯家,侯卫东是老么。皇帝爱长子,百姓爱么儿。侯卫东小时候聪明得紧,又调皮得很。闯祸也最多,反而最受刘光芬疼爱。

    侯永贵使劲抽着烟,不说话。

    只有摆在角落的钟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在深夜里格外清晰,侯卫东觉得这个滴答声音似乎敲击在自己的心坎上,每一声滴答都让自己的心如针刺。

    “让我想一想,明天早上,再说。”侯永贵将最后一枝烟抽完,然后披着衣服,又道:“我陪你妈去了。”

    对于侯家人来说,这是一个无眠之夜。

    第二天,侯卫东给省党校教师打了电话,再请了一天假。网放下电话,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见是陌生号码,原本不想接,等到电话响了两遍,他才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侯卫东。小侯卫东接电话之时,声调很平静。

    脱尖温泉的老总水平道:“侯市长,我是水平,在你的楼下,能上来见你吗?”

    按侯卫东的心境,他此时并不愿意见水平,可是两人在平时关系还很不错,此时人已经到了门口,就道:“上来吧。”

    水平提了一盒东西,进门也不寒暄,直奔主题,道:“听说伯母有小恙,特意选了一些提高免疫力的海货,这是当侄子的一点心意

    侯卫东原本就不愿意将此事敞出去,所以没有给宁州明说,现在他明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是什么意思,也对这些人的噢觉感到不可思议。

    这时,侯卫国和蒋笑也走了过来。

    水平这类行业,对侯卫国这种高级警官自然也很是巴结,又过去跟侯卫国打招呼。他是上得了台面的人物,自然不会将姿态放得太低,表情很是亲热。

    侯卫东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包,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水平道:“昨天我和市医院刘院长在一起,偶尔知道此事,我心里着急,连忙找了些优质的牡蛟、乌贼和鲨鱼,全是纯天然的正宗货。给伯母补一补身体。”

    侯卫东当了县委书记以后,暗自给自己订了不收收钱物的规矩,他熟悉的朋友都知道这事,这么多年了,还很少有人跑到屋里来送钱送物。

    只是在今天这种特殊情况之下。侯卫东也无法拒绝水平的好意,他道:“有劳水总多费心了。小又道:“此事你别说出去,现在还要复查才能出结论,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水平知道这种场合不宜多呆,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小佳将水平留下来的盒子打开,里面有四根包装好的老参,应该价值不菲,另外还有一些海货。

    见到这些东西,侯卫东稍放心。暗道:“水平这人了得,难怪在沙州能混得风声水起水平走后,侯小英和何勇来了。何勇越发地胖了,他作为女婿,对刘光芬挺有感情,进屋以后,连连叹息。

    过了一会,侯永贵也过来了。一夜时间,他明显削瘦了,眼角充满了血丝,进门,就将香烟摸了出来。

    几个人默坐了一会,侯卫东首先打破了沉默,道:“爸,你下决心没有?”

    侯永贵艰难地道:“这个决心不好下。”

    就在几个商量事情之时,毫不知情的刘光芬带着小孩子来到了新月楼下,她逛了一会,无意中见到了丈夫的小车,大儿子的车,还有女儿女婿的小车,这几辆车并排停在了一起。

    “这几个小家伙都来了,怎么不回家。”刘光芬想起丈夫行为有些奇怪,想了想,抱着孩子就朝侯卫东家里走去。

    敲开门,刘光芬惊讶地看到了丈夫、侯卫国、侯卫东、侯小英、何勇小佳、蒋笑都在屋里,四个男人手里都夹着香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