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七百七十四章机遇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四章机遇(中)

    侯卫东心里有两个纠结:

    第一个纠结是火佛煤矿。进入2003年以来,全国煤炭突然卖疯了,价格接连翻番,而且供不应求。益杨县火佛煤矿资源厚,前期投入亦足,管理水平相较比其他小矿更高,于是变成了一头会造钱的怪兽,每月侯卫东看帐都会心惊肉跳。

    当初侯卫东从周强手里买煤矿之时,正在仕途失意之时,走仕途或者走商道,两种选择还在心里徘徊。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时间之内会由益杨县走向岭西,会由科级干部变成厅级干部。

    在这个过程之中,侯卫东由于石场和煤矿被审查多次,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些产业属于刘光芬,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参与调查人心里都明白,这就是侯卫东的产业。

    摸着石头过了二十几年的河,这个社会已经越来越宽容,火佛煤矿得来理由正当,经营合法,大家更多的是羡慕。口里或许还会义正辞严,心里则是不以为然。

    进入省政府以后,事情发生了新变化。在基层,干部们实质上是都是执行者,是做事的,政治意味并不浓。到了省一级,政治氛围明显不一样,火佛煤矿便成为了侯卫东的一块心病。

    侯卫东的政治意识在当了县委书记以后开始觉醒,到了省政府已经变成主动的意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火佛煤矿就是猴子的红屁股,随时会引起政敌的注意,会成为政敌的靶子。

    但是,火佛煤矿是一座会造钱的机器,轻易放弃,谈何容易,他设想了好几种处理方式,都不理想。

    政治理想与火佛煤矿,成为侯卫东的第一个纠结之处。

    第二个纠结就是郭兰。

    十年来,侯卫东与几个女子也有亲密接触。

    段英是两个年轻人在迷茫之时的互相依靠,然后挺起胸膛,各自奔向自己的的前程,各自追寻自己的幸福,回忆此事,他在心里并没有负担。

    李晶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性格坚强、洞察世事,经过初入社会时痛苦的蛹化。终于破茧成蝶,成为自由的地球人。对她来说,侯卫东是生命中一次最美的邂逅。

    可是郭兰不同,侯卫东与郭兰交往,深深在感觉到了对小佳的背叛,对于很多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上偶尔出轨,在他们的思维中不算背叛,只有心灵上的出轨才是真正的背叛。

    侯卫东与郭兰远隔千里,却是经常仰望天空,思念着在上海的郭兰,这种思念,就是对小佳的背叛。扪心自问,他也是爱着小佳的,这份爱已经转化成了亲情,敦厚而绵长。对于侯卫东来说,两份感情都很真诚,这也是让他最为纠结的地方。

    听说郭师母要来,他看着在病房忙里忙外的小佳,很不是滋味。不过,母亲刘光芬的手术在即。他的两大纠结都让位于母亲的病情。

    与母亲刘光芬交谈以后,侯卫东找到了院长康有志。

    院方很重视11月9日的这一次手术,进行了专家会诊,还请了在该领域有全国影响的专家,如今万事俱备,只等明天的手术。

    康有志作为一院之长,即是专家,也是医院的行政长官,在他当专家之时,对岭西省市官员不屑一顾,当有人托请之时,他很是清高。当他成为省第一人民医院以后,他的社会角色发生了彻底变化,作为医院当家人,他要享受一系列权力的同时,要对全院医生负责,要对医院的前途负责,要对就医的病人负责,专家意气必须让位于现实考虑,他对手握权柄的重量级人物关系也就越来越好。

    侯卫东母亲住院,这是他进一步与省政府保持密切关系的好机会,康有志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表达了善意。

    “秘书长,你就放心了,你母亲的病发现得很及时,术后存活率很高。”康有志看出了侯卫东的紧张,主动安慰。

    侯卫东表示感谢以后,抛出了橄榄枝,道:“康院长上次说的事情。我给建行杜行长谈了,他也认可了,没有什么问题。省第一医院这块金字招牌,至少值五个亿。”

    省人民医院要改建住院部,尚差一些资金,上次康有志给侯卫东谈了,他没有想到侯卫东这么快就将此事落实,高兴地道:“秘书长,我代表全院感谢你。”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想着母亲明天就要上手术室,侯卫东心里有着无名的焦灼,他站在拐角的吸烟室,几口就将一枝烟吸完了。

    “卫东,今天是9号,我记得你母亲要做手术,祝手术成功。”周昌全此时正在机场,在临上飞机前,他抽空给爱将打了电话。

    侯卫东还真没有想到周昌全会打电话,道谢以后,暗道:“周省长公务繁忙,还记得此事,难得。”

    他顺手又拿出一枝香烟,刚刚点燃。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是一串奇怪的数字。

    “你好,我是侯卫东。”

    手机里传来李晶的声音,“伯母要做手术,怎么不出国来做,美国这边我可以联系。”

    侯卫东有些惊,问:“你在香港,还是美国,怎么知道这事?”

    “我在美国,来了两个星期了。吴兴忠总经理给我说过伯母的事。他问我要不要送礼,我说算了。前天,祝梅给我打了电话,也说了此事。”李晶此时还躺在床上,声音有些慵懒。

    侯卫东一直将母亲生病之事作了保秘密处理,但是仍然成了不是公开的秘密,他为此很无奈。

    “祝梅这个小机灵,她猜到了我们的事,说话间挺打抱不平。”

    侯卫东想起祝梅那日的态度,这才恍然大悟,道:“难怪有一天她表情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是学画画的,观察力敏锐得很,再说,小丑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谁都看得出来。”

    聊了几句,李晶听到侯卫东无精打采,道:“不聊了,你也没有心情,但愿伯母手术成功。”

    侯卫东突然闪出一个念头,“精工集团一直在收购煤矿,能否就将火佛卖给精工集团,免得这煤矿成为心腹之患。”精工集团董事长是小丑丑的妈妈,卖给了李晶,算是皆大欢喜之局。他一时没有下定决心,暂时没有在电话里说起此事。

    刚吸口烟,电话又响了起来,却是杨柳的电话。

    “秘书长,宁书记来看伯母,已经进了岭西。”

    侯卫东没有想到宁玥会亲自过来,口里道:“太客气了。”此时他只想静静地待一会,可是宁玥亲自来,他必须得去接待。

    回到病房,与母亲说了几句,便出去迎接沙州市委书记宁玥,侯卫国是沙州市公安局长,也跟着出去迎接。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就见到一辆奥迪车开了过来,却不是沙州牌照,侯卫国是公安局长,习惯性地关注车牌,道:“这是茂云的车牌。”

    侯卫东脱口而道:“祝书记的车。”

    车停下,祝焱、蒋玉新、祝梅依次从车中下来。侯卫东急忙跨了几步,与祝焱握了手,他现在还无法判断祝焱的来意,只是道:“祝书记好。”

    祝焱指着他,道:“刘老师要做手术,你也不说一声,若不是蒋玉新知道此事,我还蒙在鼓里。”

    侯卫东心里暖洋洋的,真诚地道:“祝书记这么忙,我怎么敢打扰你。”

    说话之时,他抽空看了一眼祝梅,祝梅低着头,手里提着花篮,不说话。

    祝焱在事前并没有打电话,此时见侯卫东和侯卫国两兄弟都站在门口,道:“你们在等人吧。”

    侯卫东解释道:“宁玥书记要过来,我陪祝书记先进去,大哥在这边接人。”

    正说着,又有三辆车开进了医院。

    来者是沙州市委书记宁玥、组织部长洪昂以及秘书长粟明俊,另外还有沙州市公安局长老粟。

    一行人略作寒暄,朝病房走去,迎面碰上了医院院长康有志。

    病房站满了人,刘光芬知道这些大领导能来看望自己,都是冲着儿子,心里即高兴又自豪。即将离开病房之时,她对在场的领导道:“感谢各位领导都我们全家的关心照顾,做完手术,请各位领导到家里做客,我给领导们敬酒。”

    她说得自信乐观,完全不象是即将进入手术室的癌症病人,在场人听了都露出笑容。侯卫东听在心里却更加心酸,上了手术台,就有风险,这让当儿子实在难以心安。

    护送刘光芬进入手术室,祝焱一家人最先告辞,张小佳等人陪着宁玥,侯卫东就送到门口。

    蒋玉新道:“卫东别太担心了,刘老师发现得早,手术应该有效果。”

    祝焱与十年前相比,身体要胖了一些,但是相貌与十年前当县委书记时没有多大差别,只是气质上更加深沉了一些。他在上车前,与侯卫东单独站在一边说话,“你的性格更适合独当一面,放在省政府当幕僚太可惜了,准备在省政府工作多久?”

    侯卫东没有完全说老实话,他也无法完全说老实话,道:“刚进入省政府,正在适应过程之中,下一步如何走还没有考虑明白。”

    祝焱道:“你这个岗位很能锻炼人,可是毕竟是在幕后,不宜久留,争取早些转到第一线去。”他此时已经得到了一个重大消息,省委组织部人选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中央相关部门即将到达岭西,而他将是主要考察对象。

    侯卫东是聪明人,当祝焱接着又说这话题之时,他顿时将隐约的传闻联系起来,眼前顿时一亮,点了点头,道:“谢谢祝书记指点,我会认真考虑。”

    两人就如一定境界的内家高手,比划几个动作就互相明白对方的深浅。等到祝焱离开,侯卫东仍然看着远去的车屁股。

    回到病房时,宁玥一行也告辞。

    等到领导们离去,就只剩下家里人,他们全部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外,焦急地等待着。

    侯永贵原本又黑又瘦,此时所有皱纹都连在一起,整个人一下就觉得苍老了十岁。

    人来人往都是浮云,只有亲人的安危才最为真实。

    (第七百七十四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