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七百七十五章机遇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五章机遇(下)

    看着母亲进了手术室。侯卫东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尽管有省人民医院精英尽出,院长也多出安慰之语,可是他仍然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小佳陪着段英夫妇走了进来。

    侯卫东见到梁进文博士,就如溺水之人看见了一段树枝,道:“梁博士,手术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梁进文拿了加强cd,到隔壁的房间慢慢看,一位年轻医生站在梁进文身后,也跟着看。梁进文指着一处阴影,对年轻医生道:“就是这里,不太明显。”

    在侯卫东眼里,透过灯光的加强cd黑白相间,完全不明所以,问:“梁博,手术效果应该可以吧。”

    这个问题他接连问了两遍,梁进文理解病人子女的心情,道:“成功的肺癌手术能大大提升患者的生存率甚至达到治愈,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关于肺癌手术后能活多久,其还受是否是治疗最佳时机、术前术后护理、患者心态、患者身体机能等等因素的影响。”

    段英明白侯卫东心情,见丈夫掉进了书袋。打断道:“你这人啰嗦,直接说结果,不要掉书袋。”

    梁进文在段英面前耳朵挺软,被说了两句,也不生气,道:“刘老师发现得早,病情得到了控制,没有出现转移,手术后生存率很高。”

    或许这是一句安慰的话,侯卫东却格外喜欢听。

    又进来一人,却是郭师母。

    小佳认识郭师母,连忙迎了上去,侯卫东连忙跟了过去。

    “侯公安,你要宽心,好人有好报,刘老师肯定能治好。”郭师母失去了丈夫,虽然有女儿相陪,却仍然如离群的孤雁,经常会感到孤单,她对侯永贵此时的心情感同身爱。

    侯永贵并不认识郭师母,见郭师母大老远从铁州过来看望刘光芬,就表示感谢,同时讲了讲刘光芬的病情。自从刘光芬确诊以后,他就一直受着煎熬,虽然与郭师母是第一次见面,却忍不住与她讲起了刘光芬的病情。

    侯家几兄妹、郭师母、段英夫妻都坐在外面等着。

    时间如乌龟一样缓慢,两个小时的时间比两天还要长。侯卫东站在窗边,一枝接一枝地抽烟,整个人都被烟雾包围。段英悄悄地提醒小佳:“肺癌有可能遗传,侯卫东抽烟太凶,你最好提醒一下。”

    小佳也发现此事,她一直忍着,见到侯卫东又打开一包新香烟之时,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低声道:“别抽了,妈知道你这样抽烟,会不高兴。”

    最后一句话打中了侯卫东的穴道,他默默地将香烟放了回去,自语道:“也不知手术还要做多久,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两个半小时以后,手术终于结束。医生一句——手术很成功,如仙乐一样回荡在侯卫东脑中,他挨个与医生握手,最后,还与梁进文和段英握手。

    手术以后,郭师母也就告辞而去。侯卫东抽个空子。给郭兰打了电话,“手术成功了,郭师母能来看我妈,太感谢。她离开医院,我安排驾驶员送她到机场。”

    是否到医院去,郭兰经过内心挣扎,她能够想到医院里的情况,终于下定决心先到机场买票。接到侯卫东电话,她道:“对不起,我没有过来看望刘老师。”

    侯卫东仍然浸沉在母亲手术顺利的兴奋之中,道:“带病肺叶完全切除了,据专家估计,有完全治愈的可能性。我让医生开了食谱,一边治疗,一边食补,一定要将我妈治好。”

    郭兰完全能够理解侯卫东的心情,听到侯卫东自说自语,一方面着实替他高兴,另一方面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有些悲伤。

    当郭师母来到机场以后,距离上飞机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母女俩在侯机室相对而坐,郭师母感叹道:“以前我想多生几个小孩,你爸忙着事业,不想生,你爸生病以后,家里孤孤单单,刘老师生病了,一家人都在外面等着。”

    她叹息道:“小兰。你的个人问题也要考虑了,别久拖着,都成老姑娘了。我看平凡就不错,他是教授,有学问,有知识。”

    郭兰打岔道:“妈,你休息一会,我给你倒水去。”

    郭师母隐约知道女儿的心思,看着女儿的背影,不停地摇头。

    前往上海的班机起飞不久,一架客机降落在了岭西机场。

    季海洋和刘莉夫妻俩拖着行李下了飞机,沙州财政局办公室早有人在机场等着。季海洋上了小车,刘莉则站在车外,给弟弟刘坤打了电话,“刘坤,我和你姐夫刚下飞机,你在岭西吗?”

    刘坤此时正在茶楼与生意上朋友打牌,接到刘莉电话,道:“我在岭西,没事,正在玩。”他从国家机关出来以后,就下海经商,由于姐夫是沙州市财政局长。借着这层关系,生意倒也不错,比起在沙州市政府之时,手里还宽裕领许多。

    “你也老大不小了,别顾着玩,更不要赌钱。”

    生意要靠姐夫罩着,刘坤对姐姐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道:“姐,你也太婆妈了,比我妈还啰嗦,好了。你有什么事?”

    “侯卫东的妈妈得了肺癌,今天做了手术。”

    刘莉话未说完,刘坤哈哈大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刘莉生气地道:“你这人不长进,侯卫东现在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你们两人是同学是同事,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趁着这个机会,与侯卫东拉近关系,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

    在刘坤潜意识中,侯卫东是一座压在头顶上的大山,无论他如何努力,也逃不掉厚实这一座山,在他敏感而复杂的内心世界,侯卫东早就是一个充满着邪恶的人物。他断然拒绝了姐姐的建议:“我以后就算是讨饭,也不会向侯卫东讨好卖乖。”

    刘莉进了汽车,很无奈地看了季海洋一眼,摇了摇头。

    季海洋道:“算了,这是刘坤的心结,不容易揭开,别强迫他。”

    刘莉头靠着丈夫肩上,道:“他以前靠爸爸,现在靠姐夫,一辈子这样靠下去,总不是办法,我看着焦急。”

    季海洋的小车在医院还没有停稳,又看见一辆沙州市政府的小车开了过来。

    任林渡老远就看见了沙州的财神爷,下车以后,热情就打起了招呼。

    季海洋脸上露出笑容,上前一步,与任林渡握手,道:“任主任,感谢你在首都的感情款待,没有你带路,我们恐怕在财政部得坐冷板凳。”

    “季局。为你们服务是我们驻京办的职责,得到季局夸奖,林渡不甚荣幸。”

    任林渡当上了驻京办主任以后,他的社交才能被最大限度发挥出来,作为地级市的驻京办主任,没有雄厚财力和深重人脉资源,在京城这片海里混并不容易,沙州前几任驻京办主任都混得勉强。而任林渡上任以后,他发挥了脸皮厚、口才好、精书法等优势,渐渐在众多的驻京办里混出些名堂。

    季海洋到财政部办事,任林渡找了一个喜欢柳书的财政部朋友牵线,尽管事情还没有定论,至少到了部里有人招呼,不至于太尴尬。这一次,让季海洋对任林渡刮目相看了。

    三人一起到了医院,侯卫东已经接到电话,他并没有到医院门口去迎接,听到脚步声,他迎到了门口。

    进了病房,略站几分钟,季海洋给刘莉递了眼色,刘莉就取了一个信封,交到了侯永贵手里。

    任林渡也顺势递了信封。

    递完信封,季海洋又与侯卫国、侯永贵分别交谈几句,就告辞。

    侯卫东将季海洋和任林渡送到了门口,他一边走,一边给杜兵打了电话,“你回来没有,季局长和林渡在这里,你帮我陪一陪客人。”

    季海洋道:“卫东,你别管我们,我才下飞机,还要回沙州。”

    侯卫东道:“季局是老领导,一定要吃了晚饭才回沙州,我暂时走不开,杜兵过来陪你。杜兵现在是干部二处副处长。”

    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负责考察省委管理的地级以上市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对领导班子换届、调整配备和干部的职务任免、交流、待遇、退(离)休等提出建议……负责县(市、区)领导班子换届人事安排方案的审查批复工作……会同有关方面研究市、县(市、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政策,提出宏观指导的建议。

    杜兵当了二处副处长,位置很要害。

    刘莉也认识杜兵,听到此语,暗道:“侯卫东的秘书都成了干部二处的处长,刘坤与侯卫东是同学加同事的关系,搞成现在这样,太不值得了。”

    杜兵刚帮着侯卫东将市政府原秘书长蒙厚石送至省政府,正在回医院的路上,就接到了侯卫东电话,他加快了车速,很快回了医院。

    侯卫东没有跟杜兵客气,道:“小杜,今天晚上安排一桌,你把休宏、小晏夫妻约上,季局长是老领导,我争取过来,好好敬一杯酒。”

    侯卫东可以直接安他的前秘书,季海洋面对杜兵却客气得很,道:“杜处长工作忙,真的不用管我们。”

    杜兵道:“季局,任主任,你们都是老领导,别客气了,今天我先代秘书长作东。”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数年,杜兵早非吴下阿蒙,一举一动即沉稳又有风度,与侯卫东倒有几分神似。

    季海洋有意识结识杜兵,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他又对侯卫东道:“卫东,你若忙就不用过来。”

    侯卫东正在接电话,接完电话,他对季海洋道:“等一会,秦飞跃和粟明要来,正好一起。”

    等到季海洋等人离开医院,侯永贵很感叹:“小三,你一定要好好工作,否则对不起这么多领导的关心。”

    侯卫国在一旁听了父亲之言,暗道:“若是小三不当省政府秘书长,恐怕十有**的人都不会到医院。”

    客走旺家门,这是人们的现实选择,官场更是如此。

    (第七百七十五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