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八百二十五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早上,侯卫东起得很早,这是他保持得很好的生活习惯。

    郭兰仍然在熟睡之中,她的一头长发散乱地辅在雪白的枕头上,睡梦中,嘴唇绷得很紧,反而比平时看上去严肃一些。

    他站在床头怜悯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曾经在舞厅里惊鸿一现的女人,这个曾经在青干班拿着点名册的女人,这个曾经在隔壁弹钢琴的女人,这个曾经在成津常委会支持过自己的女人,如今就斡静地睡着,紧绷的脸显露出其沉重的心事。

    来到厨房,侯卫东查了查冰箱,除了昨天剩下的菜,冰箱里空空荡莶。这一点和正常的家还是有所区别,在他的家里,冰箱里永远有牛奶、鸡蛋、新鲜肉以及小孩子的零食。

    想到这一点,侯卫东回头看了一眼睡梦中的郭兰,日光更加温柔。他找到一把挂面,又在角落里翻到了几个大蒜。想找些葱,昨天已用完,只在垃圾袋还留下些痕迹。

    将黄鱼的残汤倒在两个大碗里,然后放进切碎的大蒜,等水烧开,侯卫东用瓢威了开水倒进了碗里。他原本想将挂面下进锅里,回头看了一眼郭兰,又将火关掉。

    来到床前,轻轻推了推郭兰,道:“吃饭吗,我给你下碗面。

    当侯卫东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郭兰醒了,她没有起床,而是偷偷看着侯卫东的背影。等到侯卫东转头,她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侯卫东在床边招呼了几声,她才睁开眼睛,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会,时间还早。

    侯卫东道:“当了两茬秘书,每天早上要同司机到领导门前候着,习惯早起。你洗脸、刷牙,我给你下碗面。”

    郭兰洗漱完毕已到了七点,她走到客厅之时,侯卫东刚好把热腾腾的面条端在了手上。

    “没有佐料,只能将就了。”侯卫东就妇接受检查的小厨

    师,站在旁边看着郭兰吃面。

    “味道不错,软硬也不错,没有想到你还会煮面。”

    听到这个评价,侯卫东笑道:“我以前在上青林之时,都是自已做饭吃,煮面的手艺也青林练出来的。我还会炒回锅肉,蒜苗回锅肉。”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良辰美景终究要面对现实,看着郭兰吃完面,侯卫东也就上班去了。

    从郭兰的小屋里出来,侯卫东来到院子里一个隐蔽角落,车旁,他回头看那小屋,只看郭兰一动不动阳台上,目送着自己。

    侯卫东也没有挥手,凝视了一眼阳台上的人影。然后发动汽车。小车如一条在水里滑动的圣,静悄悄地从小。邑开了出去。

    阳台上的郭兰一直站着,直到小车消失很久,这才回到了

    屋里

    侯卫东从郭兰家里出来,离开小屋越远,心情很复杂,渐渐地还有些苦闷,此时时间尚早,他干脆开着车,沿岭西的环线开着,暗道:“这感情债如乱麻,纠结在心,不知何时才能解开。”对段英和李晶,他都没有生出感情债务的心理,唯独对郭兰,他始终有着沉重的负债感。

    将车开回到距离省政府不远处的公共停车场,停了车,猛地想起手机还没有打开。他拿出开之前,心道:“昨天晚上没有开机,但愿没有出事。在临行之前,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解释说,要同秦敢一起回上青林,趁着中秋去给上青林的老朋友扫扫墓。以前侯卫东要外出,向来只句“我有事,晚上不回来”,这一次要去和郭兰相会,他有些心虚,就找了一个理由。

    他是学法律出身,考虑问题很周全,用同样的理由给秘书晏春平也作了交待。

    作了预案,侯卫东才在郭兰小屋里将手机关掉。

    打开手机,只见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其中有晏春平打来的,楚休宏打来的,小佳打来的,还有周昌全打来的电话,而且是3个。

    侯卫东便意识到肯定有事,否则周昌全不会接连打3个电话。他打通了晏春平电话,问:“周省长找我吗?”

    晏春平联系不上侯卫东,又不敢打回侯卫东家里,正急得抓腮挠颈,接到侯卫东电话,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周省长请秘书长在8点30分以前到他的办公室。”

    侯卫东看了时间,才7点3d分,他原本想给周昌全回电话,想了想,这个电话还是没有回出去。

    来到自己办公室,慢条斯理地喝了一会茶,等到云点39分,他走出办公室,直接上楼。

    到了周昌全办公室门口,刚好是8点30分

    “请进。”门里传来了周昌全的声音。

    侯卫东带着笑容走进了办公室,气定神闲地坐在了办公桌对面,这才道歉:“周省长,对不起,我昨夜在上青林,给老

    朋友上了柱香,在大山沟里没有信号,今天早上从上青林回来。

    周昌全此时的气也消了,心平气和地道:“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必须保持手机24小时畅通,如果真是遇到什么大事,联系不上你,你想一想这是什么性质。

    他的语气平和,但是话说得很重。侯卫东理亏在前,自然无话可说,道:“我有失误,应该给秘书小晏留一个上青林的固定电话,下次一定注意。”

    由于侯卫东在8点算赶到办公室,没有误事,周昌全没有深究此事,道:“我要在9点钟见朱省长。省政府办公厅这几年积了一批老科长和副厅级干部,不少干部有情绪,朱省长很重视这事,有意在这一次做些调整,今天上年的碰头会很重要,我想听一听你的真实想法。”

    侯卫东精神一振,他字斟句酌地道:“协助周省长工作是我的荣幸,在您的指导下,栽做了力所能及的事,也跟着您学了好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

    周昌全背靠着高背椅,笑了起来,道:“时间不多了,你别拍我的马屁,谈谈真实想法。”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到市里去做一做具体工作。”

    “有没有更加明确的意向。”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在这种关键时刻,侯卫东就直抒胸臆了,“我以前在沙州管过工业,希望能在工业比较发达的岭西、铁州工作。”

    经历了成津的考验,周昌全毫不怀疑侯卫东驾驭全局的能力,他也欣赏侯卫东敢于“要官的劲头,但是,他的话说得很灵活,道:“今天只是省政府这边的碰头会,朱省长要了解真实情况,听听我们的意见,最后的人事安排,权力还是在省委,这中间有很多变数。另外,即使对你有安排,具体到哪一个地区,现在谈,为时过早。”

    在岭西,人事问题素来是省政府机关的大事,所谓政治,其实就是如何用人。周昌全和侯卫东是极为特殊的关系,两人才能关上办公室门,敞开心扉谈事儿。

    到了8点45分,周昌全道又强调道:“今天这个碰头会,主要是朱省长想掌握省政府这边的干部情况,很多事情有变数,最终还要过省委常委会。”

    [

    “周省长放心,我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侯卫东又再次道歉,道:“周省长,打不通手机的情况,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请您谅解。”

    出了周昌全办公室,侯卫东暗送:“唯…次半夜关手机,都遇上了这事,看来,人还得守规矩,不能心存侥幸。侯卫东出了电梯,见秘书三处原振天处长、金融办吴波副主任和岭西市政府秘书长常青都站在门口等着,他加快了脚乒,精神抖擞地出现表几位下属面前。

    投入到繁忙工作以后,侯卫东将诸般杂事暂时抛在了脑后,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

    当建设厅的同志离开办公室以后,侯卫东站起身,到卫生间行了方便,又做了几个扩胸运动,看看表,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了12点了。他又想道:“也不知几位领导的碰头会开得如何?

    晏春平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请示道:“秘书长,中午建设厅刘副厅长请您吃饭,有空吗?

    除了外地出差,和实在醉得不行,侯卫东每天都要到母亲病房。昨天没有去,他心里就记挂着此事,道:“你就说我有应酬,请刘副厅长改个时间。”

    下班以后,侯卫东来到省政府不远处的公共停车场,将车取了出来。坐在车上,不禁又想起了郭兰。

    一夜的缠绵悱恻,总在空闲时跳将出来,侯卫东在上午都在与人谈事,现在空闲下来,又想起了空谷幽兰般的郭兰。

    他使劲摇了摇头,道:“集中精力开车,大丈夫要提得起放得下,今天不能再想。”开车到了医院,侯卫东直接将小车开了医院的办公区,这里是几位院长停车的地方,外人原则上不能在此停车。院长康有志特别打了招呼,因此,侯卫东开车过来,都是停在院长的办公区。

    走到了医院的过道,他心道:“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没有

    什么看望的人了。”

    侯卫东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地位高,人面宽。张小佳在省建设厅工作,找她办事的人也不少。大哥侯卫国是沙州市**局的副局长,姐夫何勇是成功的生意人。俗话说,客走旺家门,每天到医院看望母亲刘光芬的人基络绎不绝,甚至成为母亲的负担。

    走到母亲的病房前,透过门上的一块玻璃,侯卫东看到了

    门房内站着一个熟悉的器厚背影。

    他有些犹豫,是否还进母亲的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