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八百六十五章新的变化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转眼数年,老朋友再相聚,

    ……………………………………………………………………………………

    夜宴里充满欢歌笑语。

    酒是美酒,陪酒人是美女,喝酒者是岭西权重一方的人物。

    熊大伟谈笑风声,妙语如珠,将气氛调动得颇为活跃。

    这场酒的主题是侯卫东,熊大伟特意安排的饯行酒。熊大伟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岭西省里响当当的角色,属于能建立自己体系的大人物。如此权重一方的人物能主动安排小范围的饯行酒,算是很给侯卫东面子了。他已经知道省委组织部长祝焱要离开岭西的消息,有意主动吸纳侯卫东进入自己体系。

    一个好汉三个帮,民间如此,官场如此。没有自己根基和体系,遇到点事情就玩不开,熊大伟是从基本做起的,对此深为了解。

    侯卫东表面上激情飞扬,内心实则相当冷静。在他心目中,熊大伟作为省一级领导,太过强势。在这个层级上,过刚易折,难免会遇到挫折,而且遇到挫折就将是大挫折,很难翻身。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并不想成为熊大伟体系中的一员。

    但是,周昌全得了重病,胰腺癌是癌中之王,治愈的可能性微小。祝焱即将调出岭西,虽然仍然是省级领导,可是县官不如现管,在岭西的影响力必然将逐渐消失。失去了两个可靠的强援,在岭西现在的政治环境中,侯卫东要想更上一层楼的难度将成倍增加。他能迅速成长得益于周昌全和祝焱。难道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人渐渐从青年至中年,将遇到越来越多与年轻时代不一样的全新的重大的人生选择。在这个年龄。离婚率相当高,这其实对家庭的重新选择。在这个年龄。对社会渐渐看得清楚,往往会对年轻时选择的事业做出更正。

    何去何从,走那条道路,与那个人相伴终身,都需要智慧地选择。

    侯卫东眼光从柳洁望向熊大伟,再从熊大伟望着郑浩存,再由郑浩存移向晏紫,在目光转移过程之中,他作出一个清醒理智的选择。就算失去靠山,也不能轻易接受熊大伟递上的橄榄枝。

    他作出这样的选择并非草率,而是长期政治经验的积累,以及对岭西局势的全盘了解。

    晏紫没有想到在此处也能碰到侯卫东,随即想到其作为茂云市长的身份,也就释然。侯卫东是茂云市长,在岭西是能上桌席的人物,在这种场合相遇,很正常。最初见到侯卫东时。他还是年轻得让人不太敢相信已经是县官,以后隔一段时便听说此人升官了,其升官简直就和坐电梯一样容易。

    “人真是不公平,莹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过是想让自己生活过得好一些。如果她不是为了下岗的父母,不是为了自己到巴黎的梦想,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晏紫想到这里。又瞅了一眼正在与熊大伟谈笑风声的侯卫东,暗自叹息人生不公平。

    晚餐正在火热地进行时。谁知又突然中止。熊大伟秘书进屋,在熊大伟耳边匆匆说了几句话。熊大伟瞪了瞪眼。表情随即平和下来。他用热腾腾的毛巾擦了嘴,道:“卫东,有点急事,我要先告辞。浩存跟我走”他又对柳洁和晏紫道:“今天是给卫东送行,我先走,你们不能走。卫东没有喝醉,你们就不诚心。”

    柳洁笑道:“我是舍命陪卫东市长,就看卫东市长肯不肯下水。”

    熊大伟显然有心事,没有多说,再和侯卫东打了招呼,与郑浩存一起,离开了金星大酒店。

    这场酒席是以熊大伟为中心,中心离开了,酒宴就显得没有太大意思。侯卫东应酬了两杯酒,也离开。

    柳洁将侯卫东送到电梯口,两人在等待电梯之时,一时没有了语言。柳洁和侯卫东认识是源于周昌全,此时两人为了免得尴尬,都没有提起周昌全。不提及周昌全,侯卫东和柳洁又实在没有太多共同语言。

    柳洁是善长应酬的人,很快打破了沉默,道:“侯市长没有喝醉,熊书记肯定会怪我没有尽到责任。”

    侯卫东道:“天天喝酒,肠胃都被酒精泡得快失去功能了。”

    柳洁又道:“元旦演出的事情,请侯市长放心,我会把在茂云的演出作为今年歌舞团的开场大戏,给茂云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句话不伦不类,侯卫东微微点头,走上电梯。

    送走了侯卫东,柳洁回到包间里。晏紫正在穿外套,道:“柳姐,我们回去吧。”

    柳洁道:“你稍等一会,刚才光顾着喝酒,肚子还是空的,回家肯定要饿。我要吃碗成都担担面,你来不来一碗。”

    晏紫道:“我算了,晚上不吃碳水化合物,否则要长肉。”她是舞蹈演员,身材就是革命的本钱,饮食和运动是保证身材的唯一诀窍,正是由于十几年来严格控制饮食和坚持训练,才有了在歌舞团中都没有争议的魔鬼身材。

    金星大酒店是老牌五星酒店,服务水平很高。顶楼又是五星级酒店重点照顾的目标,几分钟以后,一份正宗的成都担担面就被送了过来。酒店没有在面里胡乱加高档货,完全按照最地道的担担面作法来制作,味道正宗。

    柳洁吃了几口面,抬头看着晏紫。晏紫奇怪地问道:“柳姐,我脸上没有花吧,看着我作什么?”

    柳洁慢慢地道:“春节,熊书记要到三亚玩两天,你愿不愿意去。”

    晏紫毫不迟疑地答道:“春节有两场演出,然后抽时间回家看父母。”

    柳洁道:“也好。”然后又低头吃面,把一碗担担面吃得干干净净,一根面条都没有剩下。

    晏紫与柳洁分手以后,刚好十点,她没有在外逗留,开车直接回家。岭西夜生活号称从十二点才开始,很多人拼命赚钱,就是为了追求夜晚的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晏紫很小就离开家来到岭西歌舞团,随着大姐姐们见识了许多欢场之事,知道欢场背后的泪水。所以宁愿回家拧开台灯,听听音乐,看看小说,也不愿意在夜里放纵自己。

    洗澡之时,她站在镜前打量自己的身体。

    二十来岁的女人,恰是一朵鲜花正在盛开的年龄,皮肤如玉,骨肉匀称,难怪无数有钱有势的男人会觊觎这美丽的身体。

    晏紫身边许多同伴用这具上天赐予的身体换回了地位、钱财,成功者者有,失败者也有。

    “去你妈的,我操。”晏紫对着镜子骂了一句。

    早上,晏紫跑步回来。在门口见到一男一女两人,两人带着明显的公务人员气质,中年男子打量着头上冒着汗水的晏紫,道:“你是晏紫吗?”

    晏紫道:“你们是谁?”

    中年男子取出证件,态度温和地道:“我是省检察院的,找你了解一些事情。”

    晏紫认真看照片,核对无误以后,道:“我就是省歌舞团一个最普通的舞蹈演员,你们省检察院找我有什么事情?”说话之时,她脑子里想起前几天在一起吃饭的省检察院领导的样子,心道:“那个胖检察长叫什么名字?他给了我名片,我把名片放在哪里去了,糟糕,名片我扔掉了。”

    中年男子客气地道:“能进屋谈吗,或者到我们办公室去?”

    晏紫道:“请进吧。你们到底想谈什么?”

    中年男子道:“朱莹莹曾经是歌舞团的演员吧,我们想了解有关她的事情?”

    朱莹莹曾经与成津县一个叫方杰的土鳖好过一阵子,方杰死后,朱莹莹便到了南方。晏紫迅速将朱莹莹经历在头脑中过了一遍,心道:“大概又是想了解方杰的事情吧。方杰死了这么久,了解这事有什么意义?”

    (本节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