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百六十七章总要砍下三板斧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年快乐!

    ……………………………………………………………………………………

    吃过午饭,祝焱首先离开。

    侯卫东和李晶回到沙州印象。李晶对站在院角侍弄盆景的老邢道:“老邢,你别藏着掖着,把你从法国带回来的葡萄酒弄一瓶来。”

    老邢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弄了些好酒。”

    李晶道:“刚才和你家小子聊天,他给我说的。”

    老邢道:“这小子藏不住话,这些酒是我准备给自己喝的,又给小子透露出去了。”

    老邢与李晶认识有十几年了,当年他在青林粮站工作,利用粮站地盘种了些盆景。他种这些盆景纯粹是自娱自乐,并没有想着把盆景变成财富。李晶来找侯卫东谈事情,在粮站看到这些盆景,颇为喜欢,便买了两盆。李晶无意中的购买行为如一道闪电,劈中了本来已经麻木的老邢,从做盆景开始,直至开饭店,老邢原本平淡的生活变得不平凡起来。

    由于有这一层原因,他愿意与李晶分享来自法国酒窖的葡萄酒。他取了一瓶酒,送到房间,道:“这一瓶酒是自己喝的,送给侯市长和李总,不收钱。”

    李晶是识货人,笑道:“这一瓶酒的价格比这桌饭菜都要贵,如果不收钱,你就要亏本。”

    老邢将葡萄酒放在桌上,道:“这是两本帐。不能混在一起来算。吃这顿饭是要收钱的,利润要进入饭店。这瓶酒是买来我自己消费的,我喝或者你喝都是一样的。送给李总和侯市长喝了。我心里高兴,所以也赚了。”

    侯卫东竖起大拇指,道:“老邢如今的境界提高了。”

    老邢嘿嘿笑道:“说起来我们三人都不是外人,钱赚到一定程度,赚钱就不是唯一目的,特别是我这种年龄,也应该追求点精神境界。”

    李晶道:“什么时候办七十生日酒。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就算在国外,我也要飞回来。”

    老邢道:“那是一定的。你们喝酒。我去种花了。”

    李晶托着酒瓶,给侯卫东满上,道:“你下午有什么安排?”

    侯卫东道:“暂时没有安排,明天一早到茂云去上班。要参加第一次的常委会。”

    李晶脸上飞起一层薄雾。道:“那你下午就属于我了。晚上我让总经理刘兴彬请你吃饭,他给你汇报一下精工集团的具体业务,在茂云的业务是他在抓,具体情况比我更清楚。我准备明天飞美国,要在那边住三四个月,这边的事情都交给刘兴彬。”

    侯卫东同意了晚上与刘兴彬见面,又道:“在美国的生意好做吗?”

    李晶摇头道:“以前想得太乐观了,老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现在到了外国才发觉中国这个新兴市场对于企业是什么意义。国外市场被垄断得厉害,我们这种资本不是太雄厚的企业。钱不够多,技术一般,水土不服,根本玩不转。精工集团还得扎根于内地,离开了内地,精工集团屁都不是。”

    侯卫东举起酒杯,与李晶轻轻碰了一下,道:“你对茂云情况熟悉,以商人的眼光,你是如何看待茂云?我想听听真实情况,从另一个角度。”

    李晶道:“茂云是一摊浑水,以前被祝书记压住,还算风平浪静,现在祝书记彻底离开岭西,这摊浑水要翻点大浪出来,用一句话来概括,叫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侯卫东道:“按你的说法,我是远不如祝书记。”

    李晶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估计你到茂云初期有压力,理由有三点,一是祝书记深得省委钱国亮书记信任,而你曾是周省长秘书,这有差异;二是祝书记不是调离茂云,是调离岭西,你和祝书记关系众所周知,以前祝书记得罪过的人都会把你当成祝书记的代表,也就是说,你刚到茂云就有了一堆仇人;三是你是市长,不是市委书记,在人事上没有完全的决定权。如今市委书记段宜勇是很阴沉一个人,此人与前任组织部长,现任省委副书记高义云关系良好,有高义云在背后,你的动作不好施展。”

    侯卫东很认真地听着李晶的分析意见,道:“你没有在政府机关工作过,怎么会对这里面的弯弯绕看得很明白。”

    李晶道:“在岭西这种内陆省份,政府机关仍然很强势,在资源配置中占了主导地位。作为精工集团董事长,如果不了解岭西官场变化,那就真成了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侯卫东沉默半响,道:“以前在青林参加工作之时,遇到过很多困难,我经常说一句话,叫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如今局面虽然复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我想问你一句话,精工集团介入到茂云的矿产,你们有把柄被人捏住没有?我想听真话,这对我很重要。”

    李晶道:“精工集团在茂云投资比较大,利用了祝书记的关系,但是都是走的正规路子,能够摆在明面上,你不用太为难。”

    侯卫东叮嘱道:“你要注意矿山安全,千万不要群死死伤。我来茂云以后,会对精工集团更严,但是也不会让你们随意被打压,你要理解。”

    “我知道,你就把精工集团当成一个正常企业。至于安全,以前你开石场时,天天讲安全,处处讲规则,小女子偷学了很多招术。”李晶又笑道:“我们也别喝得太多,是不是到我家里去,明天我就要离开岭西,很久都不会回来。”

    离开沙州印象之时,李晶道:“我先回家。你别跟着我,稍等会再来。常在河边走难免要湿脚,我们要减少湿脚的概率。”

    李晶是极为善解人意。极为洞察世情。

    侯卫东与她在一起感觉很舒服,不会为难。

    李晶回到位于岭西的房间以后,将地暖调到二十度,又将按摩池放上水,再换上长袍睡衣。听到门铃响起之时,额头上略有些汗粒。她通过猫眼看了看门外,然后打开门。一把就将侯卫东拉进屋,扑到其怀里,喃喃地道:“猴子。我想你。”

    两人在门后缠绵一阵子,侯卫东抱起李晶就朝里屋走。李晶脸色绯红,道:“我在按摩池里放了水,水温正好。”

    按摩池里水气腾腾。两人在池子里如蛟龙一般翻云覆雨。春色满堂,将世间烦恼事都暂时抛到了一边。

    五点半钟,两人分别前往省交通宾馆。省交通宾馆在东城区,里面的“老八样”川菜十分正宗,是沙州市委书记宁玥和副省长周昌全经常光顾的地方。这一次是与精工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谈公事,不用避人,也不用太豪华,省交通宾馆恰好是档次适中、菜品优良的合适场所。

    一般来说。到餐厅的时间越早的人地位越低。来得越晚的人,地位越高。精工集团总经理刘兴彬在五点钟就带着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来到交通宾馆。点好菜,把酒打开醒上,到了六点钟,他就让办公室副主任杜丽来到门口等待。

    李晶来到房间后,对吴兴彬道:“侯市长虽然是老朋友老领导了,但是礼节上不能马虎,你到门口去等一下,要显示出精工集团的诚意。你以后要经常和侯市长打交道,礼多人不怪,千万不要以为精工集团实力强,就在地方领导面前强势。”

    吴兴彬对眼前女子佩服得紧,被温言细语批评几句,丝毫不敢作恼,赶紧到楼下去迎接侯卫东。杜丽道:“刚才我在门口遇到了茂东国土局的田科长,他问我在等谁,没有得到领导同意,我没有给他说。”

    精工集团是矿山企业,求着国土局的时候颇多。“局长好见、阎王难缠”是岭西省的通病,因此,吴兴彬对这类实权派科长头疼得很,安排道:“等会你去敬怀酒,但是不要给他说我和董事长在这里请侯市长吃饭。”

    接到侯卫东以后,老十盘迅速地摆上桌。

    老十盘是指宫爆鸡丁、夫妻肺片、麻婆豆腐、回锅肉、油渣莲白、盐白菜豆瓣肉片汤、蒜泥白肉、口水鸡、凉面、毛血旺等十种常见川菜,是交通宾馆拿手菜。老十盘全是最普通食材,味道地道,价格不贵,深得宁玥喜爱。只要不是特别正式的饭局,宁玥一般都到沙州印象吃野生风干鸡等沙州菜,或者到交通宾馆吃老十盘。侯卫东跟着宁玥来吃过两次,也喜欢上这里的菜品。

    吴兴彬在侯卫东面前略有些拘束,在开席前,正正规规地道:“侯市长,我向你汇报精工集团在茂云的情况。”

    侯卫东通过李晶早就了解到精工集团在茂云的底细,道:“这里不是办公室,用不着这样正式,边吃边聊。”

    李晶肤红齿白,精神面貌着实不错,温柔地道:“侯市长,喝点红酒吧。”

    侯卫东道:“无酒不成席,少喝一点,意思意思。”

    杜丽主要精力都放在茂云这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侯卫东,暗道:“董事长平时待人接物总是落落大方,可是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看来帅哥美女天然就有吸引力,他们两人若是一对,倒是挺般配。”她坐在一旁胡思乱想,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猜到了部分真相。

    喝了一会,杜丽便寻了个借口,端着酒杯去给田科长敬酒。进门之后,见田科长坐在主宾位,便判断出他是这一桌里最尊贵的客人。

    田科长喝了些白酒,脸红得象个猴子屁股,见到杜丽,拿了一个约为三钱左右的酒杯,道:“美女来了,敬我一人不行,得每个人都敬。”

    在座有十来个人,这一圈下来至少有四两酒,杜丽酒量一般,加上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在另一边,自己喝多了失态就不太好,笑道:“田科长,酒量有限,我敬你一杯,然后再敬大家。”

    田科长挥了挥手,道:“不得行,在敬就每个人都敬,否则一杯都别敬。”

    杜丽站在田科长身边,小心地道:“这样,我单独敬你一杯,然后再喝三杯。”

    田科长仍然不同意。

    桌上有的人起哄,有的人就劝解。最后,杜丽喝了五杯白酒,这才脱身。

    “杜丽平时能喝酒,刚才我见到精工的吴总也在酒店,她肯定是去陪吴总。”在座一人也是矿山企业,两次竞标都输给了精工集团,有意挑拨意间,又道:“吴兴彬这人不地道,明明知道田科长在这里吃饭,居然不过来敬杯酒,派个办公室小妹就把田科长打发了。”

    田科长喝得有点猛,酒精上头以后,受不了挑拨,哼了一声,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吴兴彬有什么了不起,小李过去,让吴兴彬过来喝杯酒。”

    小李道:“那我给吴总打电话。”

    田科长道:“你就说我在这边,问他过不过来。”

    小李拿出电话,拨通了吴兴彬的号码:“吴总,我是茂云国土局李兵,田科长请你过来喝杯酒。”

    吴兴彬恰好在回答侯卫东的问题,压低声音道:“李主任您好,我等一会就过来,请田科长稍等。”

    小李打完电话,又有人挑拨道:“吴兴彬硬是狗眼看人低,一点不给田科长面子。现在祝焱都走了,是段书记当家,吴兴彬是没有了解当前形势。”

    田科长火气上来了,冷笑道:“他不来敬酒,我就过去敬酒。服务企业是我们国土部门的职责,你们说是不是。”他端着洒杯就去敬酒,走到门口才发现不知道吴兴彬是那个房间,恰好杜丽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田科长走了过去,大声道:“杜丽,吴总在哪里,我给他敬酒。”

    杜丽见田科长脸色下善,陪着笑道:“田科长,你稍等,我马上叫吴总过来敬酒。”她不愿意让田科长闯进包间,如果田科长在市长侯卫东面前失了态,说不定会记恨上精工集团。宁结善缘不结恶果,这是李晶常说的话,她把这话听进了心里。

    田科长见杜丽挡在门口,更加生气,推了她一把,阴暗怪气地道:“吴总家大业大,了不起得很,我要给吴总敬酒,免得他以后到领导面前告状。”

    杜丽穿着高跟鞋,被田科长推了一下,踉跄着后退,最终还是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李觉得不太好,赶紧去扶杜丽。

    田科长径直走到吴兴彬面前,皮笑肉不笑地道:“吴总,你架子硬是大,一点面子都不给,还要我亲自过来请你。那边都是些老朋友,你过去敬杯酒。”

    (本节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