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百六十九进攻是为了后退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谢老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

    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这几天心情着实不错,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前任市委书记祝焱升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终于离开了茂云。他这几年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在祝焱的阴影之下,几乎丧失了自己的声音,茂云官场人言必称祝焱,几乎将市长段宜勇忘在脑后。

    几年隐忍还是有了回报,他接任了祝焱的职务,成为茂云市委书记。

    谁知走了一个祝焱,又来了一个市长侯卫东。侯卫东曾经当过祝焱的秘书,由他来当市长,完全可以视为祝焱派到茂云的代表。省委组织部长加上茂云市长的新格局形成,他这个市委书记还有什么意思,莫非又要当几年摆设?

    这几天算是双喜临门,一是祝焱调离岭西,卸走了压在心里的多年阴云;二是通过在首都工作的表兄搭上了省委副书记高义云的桥。他以前与高义云仅仅是正常的同事关系,数次见面都是公事公办。如今有了私下接触,双方言谈甚欢。

    有了这两重喜事,侯卫东对自己造成的压迫感便消失大半。

    在常委会正式召开前,段宜勇扭头对身旁的侯卫东道:“侯市长,原本在今天有组织人事方面的一个议题,考虑到这一次要调整政府组阁部门的两个一把手,你才到茂云。对各部门情况还不是十分熟悉,所以这一次常委会就暂时不讨论人事工作,等到下一个月的常委会再议此事。你看,如何?”

    侯卫东已经拿到了今天常委会的议题表,发现了原定的组织人事方面的议题被取消,此时段宜勇再来说这一件事情,其实是将自己的决定告诉自己,并非商量。侯卫东还是接受了段宜勇这个说法,闲聊两句。他见常委们逐渐把注意力集中在市委书记和自己身上,便用开玩笑的口气道:“段书记,我昨天在岭西还遇到一件荒唐事情。令我苦笑不得。”

    段宜勇道:“什么荒唐事?让侯市长遇上了。”

    侯卫东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常委们都能够听得见,“昨天我在省交通宾馆宴请了精工集团董事长李晶和总经理刘兴彬,李晶最近要到美国去。几个月不回来。我想抓紧时间与她见个面,商议在矿山企业技术升级的事。”

    精工集团与祝焱关系颇深,但是李晶和祝焱到底是什么关系,在茂云一直流传着多种说法,一是最经典的权钱交易,据说祝焱得了李晶许多钱财,小道说法至少千万级别以上;二是同样经典的权色交易,据说祝焱与李晶是情人关系。两人从沙州时期就有**关系,有人还翻出了李晶早期在汉湖当老总的历史来说事。

    这些传说与真相差很远。毕竟谁也无法想象李晶陪着祝焱女儿祝梅在美国治病,整整陪了两年。有了这层极为深厚的关系,精工集团得到祝焱高看一眼也属正常。

    侯卫东曾经是祝焱的秘书,由他来继续照看精工集团就顺理成章。有了这个心理定势,常委们对侯卫东与精工集团两位头头吃饭丝毫不感到诧异。

    在座之人唯有袁正军闻弦歌而知雅意,明白侯卫东下面要说什么,不禁将耳朵竖了起来。

    侯卫东用说故事的口气道:“正在吃饭聊天,一人推门进来,此人喝得满脸通红,嘴里喷着酒气。对了,还说掉了一段,精工集团有个办公室人员正往外走,是一个漂亮小姑娘,被来人一把就推倒在地上。来人径直走到了刘兴彬总经理面前,说了些难听的话,他说了三层意思,一是精工集团是仗了祝焱的势,现在祝焱走了,就得怂着;二是你以后办事要到我这里来,得从我手里过,言下之意我有权管着精工集团,让刘兴彬、李晶等人要老实一点;三是认为我算什么东西,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段宜勇要摆脱祝焱的影响,但是明面上必须得维持祝焱的形象,这是官场规则。因此,段宜勇闻言道:“这人是谁,这么猖狂。”

    侯卫东道:“最初我不知道是谁,后来才得知是国土局叫田兵的科长。作为茂云人民政府市长,当时那个场面叫我颜面无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能不停地给精工集团两个老总赔礼道歉。这些企业家们互相都熟悉,组织了一个慈善性质的基金会,长期在一起活动。如果田兵这件事情不处理好,让企业家形成茂云投资环境恶劣的印象,我们招商引资工作就没法做了。”

    在座的常委们听到“田兵”两人字,多数人将目光转向了袁正军。

    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小勇扭头问身边的政法委书记,“田兵是谁?”政法委书记程飞在笔记本上写道:“袁书记的妻弟。”

    朱小勇便觉得此事有点意思,认真想着侯卫东在常委会前说这么一段是什么意思,难道摆明了要得罪纪委书记,实在没有必要啊。

    袁正军在心里对着妻弟一阵痛骂,妻弟只说了那个叫刘兴彬的人发生了冲突,几乎没有提及与侯卫东也发生了口角,没有提及推倒一个小姑娘。他再一次领会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是什么意思,在心里叹息:“为什么每个领导都会有一个不争气的小舅子。”

    侯卫东又加了一句:“精工集团被推倒的小姑娘到楼下去包扎手上被划破的伤口,恰好被《政经评论》驻岭西记者站站长移山先生看见,移山先生正在省交通宾馆作采访,闻声来到门口,将田兵醉闹餐厅的丑态录了下来。幸好我与移山很熟悉,出于家丑不能外露的心态,请他将这一段视频删掉了。如果不删掉,省纪委正在搞作风建设大检查,田兵这事弄不好就是一个典型。”

    段宜勇脑子转得很快,一直在琢磨着侯卫东在常委会前轻描淡写讲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听到省纪委在搞作风建设检查几个字,便想出了处理此事的思路。于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田兵与袁正军的关系,严肃地道:“这事不算小事,市纪委正在抓作风建设,此事主交给正军书记处理。”

    新市委和纪委书记产生矛盾,对于市委书记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段宜勇暗道:“都在传说侯卫东年纪轻轻就登了高位,心机深沉,手段了得。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初到茂云地皮没有踩热就开始树敌,不是一个老练领导所为。这样也好,有利于我掌控局面。”

    市长当众讲了故事,市委书记发了话,袁正军必须得接招,他没有立刻表态,采用了拖字诀,道:“这事一定要严肃处理,我建议成立由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包武为组长的调查小组,形成正式材料,上报市委。”

    段宜勇道:“这不是什么大案要案,不要搞什么调查小组,按照纪委职责去调查就行了,出了结论要向卫东市长报告。”

    侯卫东讲完故事就云淡风轻地喝茶,没有再发表意见。

    常委会开完,朱小勇忍不住好奇,给侯卫东打电话:“卫东老弟,你上任两个星期,还没有找时间单独搓一顿。你定个时间和地点,我们两兄弟喝个小酒。”

    朱小勇是前任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婿,与侯卫东是老关系。在茂云班子成员里,他们两人算是走得最近的。侯卫东痛快地道:“好啊,找个周末,到你的小岛去,钓鱼,喝酒。”

    纪委书记袁正军阴沉着回到办公室,他始终没有搞明白侯卫东唱的是那一出。田兵这种事情,如果想要大事化小,私下讲,自己绝对会给现任市长一个大面子。现在这种搞法,是有意要把小事化大。

    侯卫东这是什么意思?

    (本节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