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八百七十进攻是为了后退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谢老朋友的继续支持!

    ……………………………………………………………………………………

    开过常委会以后,袁正军一直处于郁闷状态之中。

    祝焱调走,一个新市长远不能在茂云一言九鼎。就算是祝焱本人,在没有登上市委书记宝座之时,一直很注意团结,将统战工作做得挺好。

    袁正军换位思考道:“如果我是侯卫东的角色,我应该怎么办?”

    条条大道通北京,当市长的套路很多,但是初来伊始屁股没有坐热就毫不留情地得罪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至少袁正军如果作为新市长不会做这样的事。

    偏偏侯卫东就做了这样的事情,这让袁正军颇为费解。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政治人物,他一点都不怀疑侯卫东的能力和情商,能从一个乡村干部走上正厅级岗位,这样的人岂是一个无能之辈。那么,只能说明侯卫东另有所图。

    袁正军一时猜不透侯卫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不再过多揣测。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听其言,观其行,侯卫东的目的最终要显露出来。

    下班以后,袁正军给老婆田燕打了电话,“晚上回来吃饭,有事给你说。”田燕道:“必须要回家说吗,电话不能说?”袁正军不耐烦道:“少去打一场麻将要死人。”田燕道:“你别凶嘛,晚上我回来。”

    袁正军夫妻晚上应酬都比较多。田燕在外面吃完晚饭后,必然要打麻将,凌晨一点左右回家。偶尔在十点以前回家,也很少在凌晨二点以后回家,这个度她还把握得不错。袁正军外出的频率稍稍低一些,晚上应酬之后,有时到外面唱唱歌,放松心情。少数时间则由林梅陪着,到山庄去过夜。

    田燕接到电话以后。就给家里保姆打电话,安排晚上吃食。

    到了下班时间,田燕手机此起彼伏地响起。都是约晚上的饭局。弄得田燕心里痒痒的,想到难得陪着老公吃顿晚饭,便将饭局全部推掉了。在离开办公室之前,她数了数。今天晚至少有七个饭局可以选择。做为女人。她喜欢被人围着转和被人恭维的感觉,更何况在牌局上她是常胜将军,一来她是资深牌友,麻将水平确实不错;二来她老公是袁正军,在茂云是响当当的人物,很多人通过牌局与她建立友谊,进而与袁正军搭上关系。

    打麻将时即有精神享受,又有钞票进帐。何乐而不为!

    回到家,田燕将皮包扔在沙发上。进厨房去查看保姆小陈弄的菜。她家保姆小陈的日子过得相当潇洒,平时家里没有人,把早饭弄好以后,这个家就由保姆小陈当家作主。小陈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到院子里散散步。中午就做两样自己喜欢吃的菜,晚上则煮点菜稀饭。袁正军有个特殊习惯,不管在外面吃了什么样的山珍海味,回到家里一定要喝一碗浓浓的菜稀饭,吃半块豆腐乳。这个习惯成为袁正军生活的一部分,牢不可破。除了这个要求以外,袁家没有更多要求,实在是一个好顾主。

    小陈得知夫妻俩要回家吃饭,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主菜弄了一条酸菜煮尖头鱼,半边沙州风干鸡,配上两样咸淡适中的素菜,这便是田燕和袁正军最喜欢的晚餐。

    田燕到厨房转了转,对几样菜都认可,又安排道:“隔几天你到药房去买点马卡,要紫色的那种,切成片,炖点鸡汤,早上晚上都可以喝。”

    保姆有点奇怪,道:“什么是马卡。”

    田燕道:“一种中药,吃了对男人特别好,女人也可以吃。你记得要买紫色的,黑色的更好,只是不容易碰上。大约七八块钱一克,你去买个几两回来就行了。”

    小陈拿了枝笔,将田燕的吩咐记了下来。

    保姆小陈是田燕的家乡人,由县委书记李默全亲自挑选的。人很聪明,手脚也麻利,会看主人家的脸色,相貌则很一般,这让田燕非常喜欢和放心。

    门外响起汽车声,袁正军回了家。他走到小别墅门口,门已经打开。小陈接过提包和衣服,甜甜地问道:“袁叔回来了,什么时候吃饭。”

    袁正军道:“我和田阿姨在书房里谈事情,六点半钟吃饭。”

    跟着丈夫来到书房,田燕道:“什么事情,弄得这么严肃。”

    袁正军鼻子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你弟弟的事情,今天上午开常委会,侯卫东专门在常委会上谈了省交通宾馆的事,田兵在你面前没有说老实话。”

    听完丈夫的转述,田燕知道侯卫东讲的肯定是真实的事情经过,弟弟田兵这些年仗着有姐夫撑腰,确实有点张扬。但是她嘴巴里没有认输,道:“侯卫东和田兵说得不一样,怎么就认定是我弟弟说谎,也有可能是侯卫东说了假话。”

    袁正军冷冷地道:“只要侯卫东和田兵说得不一样,肯定就是田兵说了假话,理由很简单,侯卫东是市长,田兵是科长。”

    田燕不满地道:“更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袁正军道:“这是自找的,谁让他不收敛点。如今侯卫东在常委会上提起此事,段宜勇把皮球踢到了我这里,我必须做出处理。”

    田燕道:“侯卫东这种做法未免太霸道了,没有将你瞧在眼里。大不了我去给他道歉,凭什么就要处理田兵。”

    “给他道歉,我丢不起这人。”袁正军道:“侯卫东当过省政府副秘书长,关系网宽得很。他在会上还特意提到了《政经评论》驻岭西记者站,称记者站有当时的视频。鬼知道删除没有。既然田兵撞在了年轻气盛的新市长枪口上,自认倒霉,把他送到李默全那里。还是在国土局工作,先做为一般工作人员,这就给足了侯卫东面子。等隔个一年时间,让田兵到县国土局当个副局长。”

    田燕道:“田兵本身就是正科级,就不能让他在县局里当局长。”

    袁正军道:“让他当副局长都是看到我的面子上,田兵的得性难道你不知道,真当了一把手。肯定要把天都捅一个窟窿。”

    田燕知道老公脑瓜子灵活,他做出的决定肯定是对的。他们这个家庭最重要的是老公的职位,只要老公还在这个位子上。田兵也就不会混得太差。

    田燕道:“听说现在的马卡对男人很有用,我让小陈明天买来炖鸡,你早晚喝一碗。”

    袁正军道:“难道你觉得我不行了。”

    “你这人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为了你好。”田燕微红了脸。又道:“我们好久没有**了。今天都回来得早,你是不是要尽一尽义务。”

    袁正军倒是经常**,只是很久没有跟老婆**,现在老婆提出正当要求,道:“好嘛,等会等小陈休息了,在寝室里放点三级片,增加点情调。”

    晚十点。田燕拉窗帘时,看着院子深处的2号别墅。道:“那个狗日的侯卫东在做啥子,说不定在做坏事。他这么年轻,没有把老婆调过来,肯定要偷嘴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袁正军瞧着侯卫东所住的小别墅,暗道:“老子这一次就让你一次,如果还有下次,老子也不认黄。”

    此时,侯卫东小别墅里确实满屋春色,只不过并非偷嘴。

    小佳将房间温度调到了二十度,洗澡以后,穿了一件薄睡衣,坐在客厅里削水果,道:“老公,早点去洗澡,今天晚上我们要洗衣服。”

    “洗衣服”是夫妻俩用了很多年的外号,意思就是**。

    这个暗号是源自于一个笑话:有对夫妻想**的时候,都会以“洗衣服”做暗号。某日,两夫妻斗嘴吵架后,因为妻子正在气头上,丈夫不方便开囗向妻子求爱,只好请儿子代为传话,儿子道:“妈妈,爸爸说他的衣服脏了要洗衣服。”妻子很生气:“跟你爸爸说洗衣机坏了,今天不洗。”又过了几日,这次轮到妻子想了,于是也叫儿子代为传话:“去跟你爸爸说洗衣机修好了,可以洗衣服了。”儿子不久回话道:“妈妈,爸爸交代说,不用了,他自己已经用手洗好了。”

    当初小佳和侯卫东读了这个故事,笑破了肚皮,于是也将“**”用“洗衣服”来代替,这一代替就是十来年,至今仍然在用。

    侯卫东坐在沙发上阅读《茂云年鉴》,他将目光从书本上抬起来,道:“你说有要紧事情找我商量,难道就是洗衣服。”

    小佳道:“难道洗衣服不是要紧事情。”

    侯卫东将《茂云年鉴》放在桌上,道:“那倒也是一件要紧事情,不过你得先给我搓搓背。”

    小佳道:“讨厌,刚才让你来,你偏要看书。害得我又得重新洗一遍。”

    两是老夫妻,**并不急吼吼的,在浴室里慢条斯理地前戏。整个过程就象一道舒缓的音乐,让人很是愉悦。**之后,小佳懒洋洋地靠着丈夫,道:“我的事情,宁书记没有给你说吗?”

    侯卫东道:“这两天没有和宁书记联系,你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情?”

    小佳道:“今天上午,宁书记找我去谈了话,她说吴海县政府班子缺一个女的,让我到吴海去当副县长,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根据组织要求,各级班子都要配备一定的女同志,吴海县政府是清一色的男性。小佳无论从学历到工作经历都符合条件,确实是担任女性副县长的合适人选。再加上自己离开了沙州,唯一的障碍也就不存在了。

    侯卫东没有马上回答,将头靠在浴室里,道:“让我想想。”

    (本节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