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八百八十四情为何物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齐燕玲猛然间得知了侯海洋的下落,一时没有控制好情绪,掉了眼泪。她很快就将眼泪擦掉,坦诚道:“侯海洋是我以前的男朋友,一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有些失态,对不起。”

    宁玥惊讶万分:“你一直不知侯海洋的消息?”

    齐燕玲摇头道:“我应该可以打听得到,但是一直没有去打听。”

    宁玥道:“我们两人在省交通宾馆吃过无数次饭,侯海洋其实也经常在这里吃饭,难道你就没有注意到。”

    齐燕玲惊讶地道:“他也经常到这里吃饭。”

    宁玥道:“我家和他姐家是世交,他读复读班和岭西大学时,我们就经常到这里来吃饭。我分别认识你们两人都很多年了,就是阴差阳错没有聚在一起。”

    齐燕玲结婚不过三个多月,还正是新婚,听到“阴差阳错”四个字,差点又要落泪。她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不能后悔了,好好过现在的生活,把侯海洋忘掉。”

    告诫是理智,理智战胜情感很难。对于多数人来说,理智和情感是一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有时理智会占上风,有时情感会处于优势,但是都无法将另一方击溃。如果真是击溃的另一方,这个人就必然会变得偏激,并非好事情。

    宁玥与齐燕玲是多年朋友,知道齐燕玲刚刚成婚。此时她将齐燕玲和侯海洋重叠在一起,不禁暗自感叹:“可惜了。郎才女貌的一对佳人。”

    齐燕玲现在的老公没有在机关工作,而是国家研究所驻岭西分所的研究员,人虽然还是不错。可是比起侯海洋总是差了一点。她并非因为与侯海洋关系更亲密而偏向侯海洋,确实是实话实话,侯海洋和侯卫东一样,都有一种男性的魅力。男性的魅力并非粗野,而是一种力量,发自内心的雄性力量。如今社会富裕了,中性人多了起来。这种纯粹男性魅力就显得稀缺。因此,她为齐燕玲感到婉惜。

    同时,她也为侯海洋感到婉惜。如果和在省委办公厅综合处工作的齐燕玲结婚。对处于基层正在上升期的侯海洋绝对有很大的助力。

    宁玥给齐燕玲倒了一小杯酒,道:“往事不必再提,我们喝酒。”

    齐燕玲端起酒杯,不好意思地对侯卫东道:“侯市长。第一次见面。就让你见笑了。”

    宁玥道:“侯市长也是性情中人,不会笑话你的。”

    侯卫东也端起酒杯,道:“来,大家碰个杯。”

    侯卫东也有八卦之心,只是他将八卦之心隐藏起来,没有多问一句。齐燕玲和侯海洋是美女和帅哥,两人有一段感情发生,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这个年龄段。谁还没有一段爱情。想到这里,他的心猛然有一种刺痛。刺痛的感觉格外真实,甚至能感受到针尖上的锈迹。对,是一柄有锈迹的针穿过了自己的隐藏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喝了几杯酒,谈起正事。三人约好抽一个周末,到首都与齐燕玲父亲齐维康见面。

    这顿晚餐是一个男子对三个女子,酒只能淡淡地喝一点。所以到了九点左右,大家就散去。

    送走了齐燕玲,宁玥很感慨地道:“我真没有想到小齐和侯海洋曾经是一对恋人,要是早知道半年,他们都有可能重归于好。”

    侯卫东道:“为什么这样说?”

    宁玥道:“侯海洋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似乎有一个女友,但是远没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小齐是在三个月前才结婚。”

    侯卫东想起自己和郭兰的事,深有感触地道:“他们这是有缘无份。”

    宁玥看了看时间,道:“卫东晚上还有其他事情没有?”

    侯卫东道:“今天主要任务就是陪宁书记喝酒,其他事都甩一边。”

    宁玥笑道:“那我们找地方喝茶,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朋友。是我一个世家的儿媳妇,也就是侯海洋的姐姐,叫侯正丽,也是你们侯家人哟。”

    侯卫东听到宁玥这么说,大体上猜到什么事,也就没有推脱。这些年,宁玥作为领导,对自己帮助甚大。她难得开一次口,这点面子必须得给。就算是棘手事情,也得克服。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而没有朋友的人在岭西官场很难取得成功。人情人情,用得好会是助力,用不好则变成阻力。

    杨柳很是机灵,听到宁玥谈起这事,赶紧拿起手机与侯正丽联系,很快就将见面地点敲定,然后道:“宁书记,他们在金星大酒店的茶室。”

    金星大酒4号包,一男一女两人等在房间。女的三十岁左右,气质和相貌都出众。男的五十来岁,文质彬彬的气质中透着沧桑感。侯卫东与宁玥一齐进门时,两人都站了起来。

    宁玥介绍道:“这位是侯正丽,她是侯海洋的姐姐。”

    侯卫东伸手与侯正丽握了手,道:“你们姐弟俩长得挺像。”

    宁玥又介绍:“这位是肖总。”

    侯卫东总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眼熟,低头看了一眼名片,名片上印着“正强路桥公司肖强”,他抬头再看一眼中年男子,试探着问道:“你是肖总工?”肖强尴尬地笑道:“肖总工己经被埋葬了,我是正强道桥的肖强。”

    侯卫东脸上现出真诚的笑容,热情地再次与肖强握手,道:“94年是益杨县的交通建设年,县里交通总体规划得到过肖总工指点。肖总工对沙州交通建设做出过贡献,我一直记在心里。”他认真研究过交通厅窝案,堂堂省厅总工因为几万块钱被判数年,工作和党籍被双开,实在划不来,因此抱着最真实的同情。

    过去的辉煌仍然被人记得,这让肖强激动起来,对侯卫东的好感度直线上升,道:“我在交通战线工作了三十年,以前自诩做出过贡献,谁知出了点事就被全部抹杀,侯市长是第一位说我还做过好事的领导。”

    侯卫东道:“只要在任上做过好事,总会有人记得。”

    他这话就有点言不由衷,周昌全在沙州做出了许多实事,没有周昌全,沙州与铁州的差距估计更大。但是周昌全离开沙州不过数年,沙州人几乎将这位老书记忘得一干二净,官场中人言必称朱书记,除了侯卫东、洪昂等少数人,谁还会想得起周昌全。如今在茂云,祝焱刚走不久,官场中人就将祝焱忘在脑后,市民也没有几人会想起曾经作出过贡献的老书记。

    几人落座,宁玥道:“正丽当年是茂东高考的前十名,考到了北京的大学,是又聪明又能干的董事长。”侯正丽道:“高考有运气的成分,事实证明有许多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现在发展得比我们要好。”

    侯卫东总觉得侯正丽有眼缘,仔细想了一会,发现侯正丽居然与二姐侯小英有几分相似,道:“上次与侯海洋见面,回家问了辈份,我是正字辈。父亲没有依着辈份取名,若按辈份,他是国字辈。”

    侯正丽道:“那我们的辈份就能完全排得上,说不定就是一个家族分出来的。岭西侯家这一脉的发源地在茂东,如果侯市长有空可以到茂东巴山县二道拐去看看,那里是侯氏家族的祖坟地。”

    侯卫东道:“巴山和成津交界,我去过多次。今年抽时间,我把父亲带到茂东寻根。”

    宁玥笑道:“岭西人都是竹根亲啊,我和正丽的婆家是亲戚,如果卫东和正丽是一个家族,那么我和卫东就是拐了几个弯的亲戚,虽说这个弯拐得比较大,总算是亲戚。”

    随后交谈中,侯卫东很快摸清了正强道桥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意图,他们这次过来是为了茂云的新区道路改造工程,茂云城区道路以前是水泥路面,现在破损得不成样子。新的改造方案是对混凝土路面实施沥青改造,混凝土路面是灰白色,沥青路面是黑色,改造工程被俗称为白改黑工程。

    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近20余年间,水泥混凝土路面作为城市道路主要结构形式,在国内许多城市广泛应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道路有了更高层次的需求,水泥混凝土路面存在一些本质缺陷,如行车产生较大震动与噪音,路表易产生裂缝、平整度差,出现裂缝和坑洞后难以维修,吸热性能差、光折射力强易产生视觉疲劳等。这种路面与城市发展的水平已不协调,许多大城市率先对水泥混凝土路面进行改造。

    改造成沥青路面平整性好又有柔性,车辆行驶噪音小、平稳舒适,且产生的灰尘相比水泥路面减少很多,此外沥青路面维护容易,不像混凝土路面,维修后需要28天的混凝土保养期,可以做到沥青摊铺碾压即可通车使用。

    改造方案刚刚在市政府办公会讨论通过,正强路桥就通过强有力的关系找了过来,侯卫东不禁佩服商人嗅觉。以前为了抵制易中岭,他拒绝了黄子堤的要求,结果惹来无数后患。宁玥介绍的这两人没有什么大问题,他暗自琢磨如何操作此事。

    (本节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