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官路风流 第八百九十九章防火墙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官至县级主官以后往往会身不由已,今年在沙州工作,明年就有可能调到铁州,后年可能到茂云。

    国内在封建时期就有异地为官的传统,异地为官最大的好处是方便中央调度和控制,不至于形成地方势力。

    缺点就是形成“官无封建而吏有封建”。

    “封建”,在中国历史上是指一种封国建藩、列爵分土的政治制度。这种制度设计,既包含着有血缘或准血缘关系的一个小集团基于共同利益共同抗拒风险的意思,也包含着这个小集团坐地分赃、不准他人插手的意思。

    封建制度的最大缺陷,是被分封的亲属、亲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坐大,开始觊觎更大的利益,从而威胁最高权力,进而导致战争和分裂的局面。实行郡县制后,郡县官员又有视所管辖的郡县,为自己私人领地的倾向,这意味着产生了“官有封建”的新问题。

    为了避免“官有封建”,必须实行任期制和回避制。任期制要求一个官员不能在一个地方任职时间太长,回避制则要求官员不得在自己家乡及邻近地区任职、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不能在同一部门或地方任职,其初衷都是避免形成势力,影响中央政令的畅通。

    这些措施使得一个官员到一个部门或一个地方后,常常还不十分熟悉政务就被调任别处,也因此产生必须依赖比他熟悉情况的衙门胥吏处理公事的情形。加强监察力度、严格办事程序,目的是为了规范官员的施政行为,但结果是造成了烦琐的文牍主义和复杂的法令律例。官员们不熟悉律例,没有精力对付烦琐的文牍。不得不依赖胥吏办事。这一切都给胥吏上下其手留下广阔的空间,所以不够精明强干的官员,往往被胥吏们牵着鼻子走,权力也旁落到胥吏手上。

    现在的政治体系与封建时期有很大不同,但是毕竟有着路径依赖。也吸收了封建时期的合理作法。任何模式都有利有弊,异地为官只是治表。若是真在内心深处想要违法乱纪,在现代交通、信息环境下,异地和本地没有本质区别。

    而茂云本地官员们往往不会调走,长期在一地工作,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侯卫东在茂云工作时间不久。已经觉察到官员、商人们关系复杂得让人叹息。

    自己上任不久遇到了国房局科长田兵,从市国房局调走以后,居然变成了下面县里的县国房局副局长,这简直不叫处理,而是提拔。

    侯卫东是市长。但是受到诸多制约,至少在田兵之事上,他和纪委书记袁正军各退了半步。

    田兵调出市国房局,是袁正军退半步。

    默认田兵当县国房局副局长,是侯卫东退半步。

    “真是家家有本难记的经。”想到这些事,侯卫东叹息一声。

    他和小佳打完电话后,坐在卧室里,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电视,把手机调至静音,独自一人享受独处。

    在现代社会。身在红尘之中,白天里接触太多利和欲,晚上有机会让利和欲走开,是极为舒服和极为难得的事情。

    侯卫东作为茂云市长,面对纷敏复杂的局面和办不完的事情,头脑清醒地独处机会更少。因此。他很享受清醒独处的状态。

    第二天依旧繁忙,整个白天都在连轴转。下午。侯卫东推掉所有饭局和应酬,毅然返回沙州。

    只要他的口气稍软。说不定又得留在茂云。或者只要人还在茂云,所不定又有各种关系找来。因此,下班时间刚到,侯卫东叫上晏春平就离开办公室。

    侯卫东在车上接到小佳的电话。

    小佳抱歉地道:“老公,真不好意思,宁书记视察临江县,我确实无法离开。”

    侯卫东笑道:“老夫老妻了,何必这么客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所以当时你说要当副县长,我下意识就有点反对。”

    小佳道:“得知你要调到茂云,虽然舍不得,但是我也有点高兴。这些年都笼罩在你的光芒之下,被称之为侯书记、侯市长的老婆。现在终于可以被称为张县长了,不再是侯夫人。”

    侯卫东道:“难道沙州官场这么快就将我忘记了?”

    小佳道:“人走茶就凉,县官不如现管,这两句话是真理。你虽然到了茂云当一把手市长,可是毕竟离开了沙州地界,决定不了沙州官员的命运,所以大家就会忘记你。”

    侯卫东叹息道:“娶了一个当县长的老婆也不好,太深刻了。”

    小佳道:“这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自己,每天要接触这么多人,有部下,有领导,各行各业,不把眼光练毒点,会被人蒙。”

    侯卫东道:“你就别想着家里,我回家到妈那里,到时你回来给我打电话。”

    娶个女县长有好处也有弊端,好处在于互相能够理解,弊端在于在家的时间都少。

    小车在高速路上速度很快,却又很是平稳,侯卫东靠在车上,渐渐睡着了。以前在梦中总会梦到一些激烈的情节,如打架、作爱,在树上跳,被日本人追。如今也做梦,梦中变得更加碎片化,象以前的意识流小说。

    车刚进沙州,侯卫东就从睡梦中醒来。他望着街头熟悉的景色,道:“到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晏春平回过头道:“刚进城。在不在城里转一圈?”

    “转一圈吧。”

    沙州是侯卫东的故乡,也曾经是自己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虽然已经离开沙州到了茂云,可是短时间内还是无法淡化沙州情节。晏春平长期跟在侯卫东身边,对其心境颇为了解,提出了转一圈的提议。

    侯卫东看了看表,道:“转一圈吧。”

    小车从东城区开到西城区。再到南部新区。南部新区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半个多小时后,小车才回到新月楼。

    “老三,你回家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开门的是刘光芬。见到三儿子回家,自然很是高兴。

    侯卫东感到母亲神情疲惫,脸色在灯光下苍白,心里暗惊。他没有在母亲面前表现出异样,道:“提前打电话,你们要等我回家。可是经常有突发事件发生。我也说不准到底能不能准时回来。”

    刘光芬不满地道:“美国总统管的事情比你多吧,别人都要休假。”

    侯卫东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个未削的水果,张口就啃。

    刘光芬道:“等会,我帮你去冲一冲。”她从儿子手里拿过苹果。到厨房去冲洗。

    为儿子做事是所有母亲都喜欢做事情,侯卫东有意不把母亲当成病人看待,保持着以前的习惯。

    刘光芬欣慰地看着儿子吃苹果,道:“我就觉得小佳不该去当什么副县长,现在人到中年搞得两地分居,你一人在茂云,累死累活,回家还吃不到一口热汤。”

    侯卫东笑道:“吃不上一口热汤。这未免有点夸张,我只要开口,有很多人愿意服务。”

    刘光芬道:“我说的是家里的热汤。在外面吃的不是饭,是酒席。还有,小佳到了临海,小囝囝全部交给了亲家。娃儿的教育很重要,必须得父母亲亲自抓。不是说亲家教育孩子不行,而是不能由亲家代替父母。你们三个现在都还有出息。就是因为当年我一心扑在家里教育你们三人。”

    侯永贵在客厅说了几句话以后,到厨房给妻子煎草药。房间里很快就弥漫起一股中药味道。总是让人回想一家人在临江县城的日子,那时总认为西医附作用大。大病小病都喜欢用中药。自从侯卫东工作以后,很少在家里闻到中医味。母亲生病以后,久违的中药味道又出现在家里。

    侯卫东在母亲到卫生间的时候来到厨房,对父亲道:“我怎么觉得妈的状态不太好。”

    侯永贵语音低沉地道:“这几天她老是胸口痛,血糖控制不住,血压也高。”

    侯卫东急道:“怎么不到医院去检查。”

    侯永贵道:“才到省一院作过随检。”

    侯卫东对于父亲的迟钝感觉愤怒,道:“就算做过随检,发现不舒服也应该到医院。”

    侯永贵专注地看着煎药的土瓦罐,半响才道:“今天你不回来,我都会给你打电话。我感觉不太好,总觉得癌细胞没有控制下来,转移了。”

    侯卫东只觉得一颗心直往下沉。母亲做过手术以后,他不停地麻醉着自己:“手术作得很成功,母亲的病彻底解决了。”

    现实如此无情,将一个美好幻想慢慢地撕开一个口子。

    门铃响起,侯小英和何勇出现在门。刘光芬从卫生间出来,在门外快活地与女儿女婿打招呼。侯卫东朝外面看了一眼,道:“爸,二姐知道吗?”侯永贵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猜测,只给你说过。”侯卫东道:“不管什么情况,我们要相信医院,明天就送妈到省一院。”侯永贵道:“明天不行,以前你妈教书的小学校有几个老师要来,她一直在盼着与以前的同事聊天。”

    侯卫东道:“给以前的同事打电话,等我妈检查完了再来。”

    侯永贵道:“几十年的老同事难得来一次,你妈盼这天很久了。明天她们玩一天,后天到省里。”他叮嘱道:“一点不要给你妈透口风,就说是医院通知随时复检。”

    与父亲谈过话之后,侯卫东心情变得很差。他尽量保持着表面平静,与二姐和姐夫打了招呼,坐一起聊天。

    何勇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侯卫东,道:“卫东,茂云怎么样?”

    侯卫东道:“就是那样。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工业不发达,意识不开放,想推动工作就如泥牛入河,所有劲头都无影无踪。”

    这些年,何勇在侯家两兄弟光环笼罩下,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特别是涉足房地产以后,很快就赚钱到手软,这让他深刻地意识到了权力的魔力。他捧着越发肥大的肚子,恭维地道:“卫东和其他领导不一样,肯定会给茂云带来新气象。”这句话既有恭维成分,也有真实的想法。

    侯卫东听恭维太多,早就麻木了,仍然觉得在家里听到恭维话有些刺耳,道:“别捧我,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侯小英也给了丈夫一个白眼。

    侯卫东又道:“刚才说的是茂云的缺点,其实茂云优点也很多,矿产丰富,交通也还便利。”

    何勇道:“茂云城里豪车多得很,都是矿老板的车。但是茂云城市建设得太烂了,真应该好好规划。”他早就想到茂云去做房地产,只是这个老三性格很强势,又不喜欢在自己管辖范围内用家里人,所以就试探老三的口气。

    侯卫东直截了当地道:“你想在茂云搞丝厂,我是举双手欢迎,会以茂云市政府的名义与你谈招商条件。如果想到茂云搞房地产,那就来吧,但是不能用我的名义搞事,这算是一道防火墙吧。”

    对于刘光芬来说,手掌手背都是肉。这个女婿胖是胖点,从结婚到现在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乱七八糟地女人乱搞。她帮着女婿道:“老三,这是家里,不是你在办公室,怎么说话硬邦邦的。”

    何勇没有丝毫生气,笑道:“妈,老三这叫有原则。没有原则的领导走不长,有原则的领导才当得久。这些年来,大哥和三弟真没有为我以权谋私。但是,我生意做得还算不错,真亏了大哥和老三,在沙州不管办什么事,大家知道我的身份以后,都不会为难我。”他哈哈笑了笑,道:“现在好了,连小佳都成了副县长,我决定回临江发展,那是我们的老家。”

    侯小英道:“听说张老师他们要到家里玩,你们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怎么突然就约到家里了。”

    刘光芬道:“以前在临江的时候还经常见面,搬到了沙州,我和你爸的社会关系全部断了,成了孤家寡人。”

    侯小英道:“临江县教师为了工资正在闹事,小佳恰好分管教育,张老师这一行人说不定是为这事来的。”

    (第八百九十九章完)(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