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忠犬重生后 53.美好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可爱购买不到50, 多多才能及时看到更新哦

    “老三”王灵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是到了阴间吗他早就死了的三弟怎么会推门而入,这阴间的肉汤也太好闻了, 真香

    “二哥, 你醒了,快,把骨头汤喝了。”

    一个滚烫的土碗被塞进手里,王灵顾不得问这是阴间还是人间, 只问“怎么有肉汤”

    “嘿嘿, 娘给二哥喝。”王三肉骨伶仃一个人, 可面相太过憨厚, 脸大头大, 看着就不机灵。他也的确憨厚粗苯,至少家里只有他这个傻子会疼肉汤给他喝。

    “娘可不会给我喝。”王灵撇嘴, 他相信即便到了阴间, 他娘的脾性还是不会变的。喝了一口, 果然闻起来香,吃起来一般,清汤寡水而已。他可是吃过炙牛肉, 饮过甜浆酪的人,怎会瞧得上一碗骨头汤。王灵忍着肚饿, 回想着自己吃过的好货, 用了大毅力才把汤碗送过去“给你喝。”

    王三老实摇头, “二哥喝, 二哥喝了病就好了。”

    “我喝过一口,已经好了。”王灵板着脸道,再不接过去自己就忍不住了。

    王三从没见他二哥这样严肃过,小声确认道“真好了”然后伸手摸他的额头,和体温比起来,刚刚端过热汤的手更暖和。如此王三放心了,一把接过土碗,直接灌进肚中。

    听到王灵兄弟低低切切的私语声,一个尖利的女声骂骂咧咧起来“杀千刀的小杂种,倒给你娘装起大爷来了不安分的猴崽子,自己作死别拉着一家子垫背当初生下来就该把你溺死,不长进的小崽子醒了就起来做活,真当自己是高门大姓的小郎君啦给你老娘滚起来”

    乡音土话比那连珠弩箭还快,哆哆哆,直往王灵脑门上射箭。

    王灵轻叹,他娘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脾性。

    没等王灵发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感慨,王老爹已经在门外喊,“走了,上工了”

    门外又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脚步声渐行渐远。

    又有一人突然从外面急匆匆跑来,推开破旧低矮的房门。

    “阿枝”王灵轻声喃呢,这是他的阿姊,被王老爹王老娘收做养女,如今是王家班子的台柱子。

    阿枝食指轻点王灵额头,“叫什么阿枝,叫阿姊,甭以为我听不出来。来,给你,客人给的糖,你甜甜嘴,以后可别这么莽撞了。小二,咱不过走街串巷的伶人,挣个糊口钱,怎能和客人斗气。”

    “三儿啊,今天爹娘去城外摆摊子,阿姊给你求了情,你就乖乖在家照顾二儿和五儿,锅里温着麦饭,记得吃。粮食也称出来了,估着时辰把饭做了,阿爹阿娘回来就吃现成的,让他们高兴高兴,知道吗”

    没等王灵和王三说话,阿枝又一身风似的卷走了。

    王灵这才想起来,此时他并没有得陛下赐名“灵”,他就是王家老二,家里人叫一声二儿,旁人就呼王二。

    “五儿呢”王灵问道,他这个最小的弟弟身子骨弱,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他们伶人家,又没甚好东西将养,险些养不活。

    “在阿姊屋里里,我去抱过来。”王三麻溜出去,先去简易小厨房把土碗洗了。虽然这装过骨头汤,飘过油腥的碗早已舔得干干净净,比洗过的还滑溜。洗干净了才往阿枝的房间去把五儿抱过来,至于父母兄长的房间,那是不可能去的,都上锁了呢。

    王三把五儿抱过来,五儿才三岁,头大身子小,皮肤暗黄,正睡得香呢。王三手脚麻利的把五儿的脚栓上绳子,另一头系在破木床上。穷苦人家的孩子都是这样养的,大的带小的,带不过来就栓根绳子,不让他自己调皮摔到、乱跑送了性命就是,和大户人家养狗差不多。想到此,王灵嗤笑一声,还不如狗呢。

    “二哥,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脑袋疼。”

    “可不该疼,你直直从三尺高的台子上掉下来,脑袋先着地,可把爹娘吓坏了 ”王三一边说话,一边收拾屋子。嘴谈话、手打卦,正是王阿娘要求王家人必须具备的技能。这间小屋是王二、王三、王四三兄弟同住,王四今日跟着出摊去了,王二还躺着,收拾规整的任务自然落到王三头上。当然,就是两人都好好的,收拾多半还是王三的事儿,谁叫他老实呢

    “呵”王灵又冷哼一声,他爹她娘的确吓坏了,是怕客人找他们的麻烦。听王三一说,王灵总算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这是自己十一岁,和路过的富家子弟赌斗,连翻一百个跟斗,白赚一两银子的时候

    对于自己从好端端三十一岁回到十一岁,王灵是不惊慌的。这是多常见啊,戏文上演得多了,什么唐御妹跌死御花阴、俏白狐三回首报恩,他虽是一名不闻的卑贱之躯,可也不怕这借尸还魂、起死回生的古怪事。再说,回自己的身子怎么能算夺舍呢大约是阎王爷见不得自己悲苦,送自己还阳。

    此时正是天祐三年,曾经威势赫赫的唐王朝走向没落,最后一任皇帝哀帝,还能苟活两年。陛下还在朱温那贼子麾下,翻年过去,乡里也不太平,蜀王就要称帝了。这些大事与自己是没关系的,可与陛下有关。即便重活一回,王灵也是要投效陛下的,忠贞

    唉,王灵苦叹一声,他也知道这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他能借尸还魂,大约还是沾了陛下的光,陛下真龙天子,被小人暗算,地府天君都看不过去,自己这个小人物才沾光回来的吧。陛下啊陛下,王灵有心立刻跑去投效陛下,可低头一看自己这瘦鸡爪子似的手,又放弃了。

    中原离蜀中千里迢迢,又在战乱之中他,他一个十一岁的小崽子,怎么能平安到陛下跟前。

    想到此处,又是一声长叹。

    “二哥,你叹什么气呢”王三问道,复又自觉理解,“我也想去出摊。老四没二哥聪明,不知能不能多讨几个赏钱。”

    “讨来有什么用,还不是都要交上去。”王灵自诩重活一世,见多了世面,并不在乎这三瓜两枣。

    王三笑笑不说话,到厨房端了麦饭过来。

    他们王家曾经也是有家底的人户,在神京洛阳也有一处小小的宅院,在卖艺人家里也算上等。可惜兵祸连连,陛下和世家大族南下避难,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也跟着跑,到了蜀中暂落脚下来,日子一日不如一日。大家日子都苦,谁还有闲钱听戏说书瞧热闹呢

    说这么多只想说明,王家人喜欢麦饭。王灵看着麦子完整的盛在碗里,没脱了外头那层粗糙的皮子,吃在嘴里肯定卡嗓子,多少年没受这罪了。想当年,他也是吃麦的,不过是磨八遍的面粉,雪白雪白的,稍微泛黄都不吃,那才是好日子呢

    王灵有心不吃,可这十一岁的肚子不懂事,咕嘟咕嘟叫起来。王灵再不“想当年”,接过麦饭,问道“筷子呢”

    王三抽了抽嘴角,“二哥,你可真讲究,下手抓就是了。”

    王灵看看自己黑漆漆的爪子和指甲缝里的黑泥,板着黑脸道“这么脏也不怕吃了坐病”

    王灵掀开铁板似的冷被子,小跑去厨房里打水洗手,洗了手掌觉得手腕脏,洗了手腕觉得胳膊脏,换了三盆水还是黑的。王灵难以置信,十一岁的自己居然是个黑鬼吗

    “二哥,二哥,你干啥呢抛费这些水做什么,还留着做饭呢”王三久等他不来,跟到厨房才发现王灵在浪费水。

    “怕什么,我用了挑就是。”王灵看着勉强干净的手,知道今天自己把水缸里的水都糟践干净也换不来一身白皮子,兴致缺缺抽了筷子吃饭。当然,筷子也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洗过才行。

    王三就没发现自家二哥这么龟毛“这也太讲究了”

    王灵不理他,三下五除二刨干净麦饭,收拾了一身干净衣裳,拎着扁担水桶往外跑“我去挑水。”

    “二哥,早些回来啊”王三在后面大喊,不过白嘱咐一句,他是不指望王灵真能早些回来。他二哥素来是脱缰野马,一放出去不到饭点准没人影。本就惹爹娘不高兴,要是再回来晚了,可不又点了炮仗。

    这地方住了三年,就算隔了这么久,也记得清清楚楚。水井里的水是不要想了,他家这房子租在后巷,前面小有家资的人家可不愿意交往他们这些下贱人。和他们差不多家底,狗屎运院里有水井的,担水要钱呢。哼,外面那儿不是江河溪水,老天爷白给的,还不要钱呢

    王灵一溜烟跑去寻常挑水的地方,的确远,初秋的天气,王灵跑出一身大汗,把本就没干透的衣裳又湿了一遍。

    把水桶扁担扔在一边,王灵先寻了山脚溪边的野皂角,噼里啪啦摘了一大堆,剥了豆子晒在水边大石头上,豆荚皮随意揉烂了抹在身上、头上,反复洗了三遍,皮都泡皱了才勉强算干净。

    王灵披散这一头黄毛晾头发,随意把穿得发黑的衣裳洗了。洗干净才发现和黑衣裳原来是白色的,只是如今洗不干净微微发黄。也是,这年月谁家还有钱穿染色的衣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