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狼皇 33.魔鬼级雪狼族幼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为防盗章, 盗文狗滚粗

    雪狼人的消化器官很强, 非常强, 强到啥程度呢,吃下去的东西八成以上都能消化吸收掉成年雪狼人只需四到五天排泄一次,少年人约七到八天排泄一次。

    相比起每日都需要排泄的人类, 雪狼人自然完全没有厕所这个概念要排泄的时候他们直接去野地里刨个坑,拉完了埋上。萧云来了这么多天也就排泄了两次,对于盖厕所这事他也就没啥紧迫感。

    洗澡间, 说白了就是个比较宽大点儿的家庭浴室,浴缸沐浴设备啥的肯定没有,一切都只能因陋就简洗澡间直接是挨着泥砖房左侧的墙面搭的,和大灶隔着一层墙面的位置垒个储水的水池,大灶烧火的时候墙面传来的温度把水温热了就能用;沐浴设备的话呃,萧云直接拿木头掏了个粗陋的水瓢要说技术含量还是排污水的部分, 挖个水沟把洗下来的污水排到部落外这活儿得萧云自己来干。

    泥砖房都盖起来了, 烧热的火炕也让族人摸过了,萧云提议要盖洗澡间就没人反对,包括羊毛几个少年人在内, 没人认为阿云是真贪玩才老跟泥巴过不去了。

    洗澡间带内部的储水池半天的时间弄好,待糊上去的沼泽淤泥版土水泥干透,就可以上梁盖顶了。

    合共九根六米左右长度、有萧云的腰这么粗的原木竖排搭到留出泥砖卡位的墙体上, 用较细、也不那么笔直的木片、树枝横向架到原木竖梁上特意砍出来的切口中卡好, 再铺上提前割下来风干水汽、绑成片状的芦苇盖, 这就是房顶的雏形;用来铺房顶的芦苇杆选的都是一人多高的长度, 若果下雨的话这个长度的芦苇杆能将水滴顺着杆身牵引到屋后的房檐,若积雪压房顶的时候,自高向低把雪推下去也容易。

    嗯,草原上的季风是挺大的,为避免芦苇盖房顶被吹跑,得再压上一些木片和石块

    萧云没有做窗户的技术,房子的透气口直接利用的是墙顶部泥砖之间留下的缝隙开口,确保屋子能透气就行,雪狼人都能夜视,屋里黑点也没影响;门的话,订两张兽皮上去就算齐活,反正萧云不觉得雪狼人的部落里需要门这玩意儿能闯雪狼人空门的生物至少在草原上不存在的。

    这么一座外形上看去奇丑无比的泥砖房,不出意料地极其受雪狼人欢迎房顶盖好的当晚萧云让羊毛几个帮忙烧大灶、烧热火炕,让族人都进去感受一下不漏风的屋内环境和温热的炕面,族长马上就提出要让所有在族里过夜的幼崽都睡这屋

    “现在还没下雪,我们可以在下雪之前再盖一座泥砖房,让所有的族人在下雪的时候都可以在温暖的火炕上过夜。但是我有个要求所有人在进屋上炕前,必须去洗澡间里面把身体洗干净。”

    萧云严肃地拖着族长去看他盖好后族人都不咋关心其作用的洗澡间,给族长讲了下储水池从隔壁大灶借温的原理。

    族长这回没有马上答应萧云,他犹豫了一会儿后道“在寒冷的天气里身体过多接触水,族人会生病而且,我们的身体需要一层泥。”

    不少野生动物都有在泥地里打滚、用一层泥壳来保护皮肤、保持体温的习惯,雪狼人估计也是在长期的草原生活中跟野兽学的这毛病。萧云哭笑不得,这个他是决不能退让的“要保持体温,穿上防寒的皮毛绝对比裹一身泥有用,再说我们的皮肤又不是真是野兽的毛皮,泥巴对我们是有害的。”

    族长还是坚决不同意,族人别说冬天洗澡了,夏天都不怎么洗,阿云这回说的话跟他的经验相悖,他可不敢拿族人的性命去冒险。

    没辙,萧云只得先捏着鼻子让羊毛几个脏兮兮的少年人在屋里祸祸了一夜的火炕,次日,鼻子差点烂掉的他一爬起来就对着萨尔的帐篷冲。

    萨尔的帐篷堆着全族的财产、各种各样的皮毛,他确实是有点本事的,制成成品的兽皮比较柔软、有一定的弹性,虽然还是有较臭、不防水不耐热等毛病,但总归能用,比起原主私产的那些硬邦邦、臭烘烘的毛皮完成度高得多。

    仗着萨尔怕他,萧云从兽皮堆里翻了张长度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带毛的皮料,将有毛的部分向内弯曲、用手比划了下,便擅自动用了萨尔拥有的骨针和兽筋制成的线,用他那不堪入目的针线技术将毛皮缝制成衣兽首的部分加工一下就是现成的帽子,前肢的皮对缝一下当成袖子,尾巴么改成腰带,开膛剥皮时切开的口子就当成前襟,穿孔后用兽筋当拉链,后肢么剪掉较长的部分、剩下的能改成裤筒,裆部的位置比较向下不好改,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也不要求多美观。

    抱着毛大衣回泥砖房,萧云找出从牛角那里a过来后就没还回去的牛角刀、费力地割自己的头发

    乱蓬蓬的鸡窝头萧云烦它不是一两天了,为着不让族人认为他有啥毛病才一直忍着没割,现在为了说服族长,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还别说,雪狼人的这头白毛还真是结实到让人蛋疼,被牛角细心地磨得很锋利的牛角刀割起来都扯得萧云头皮生疼。好容易把一头乱毛割成狗啃般的垂肩短发相比原来的长度,萧云硬是觉得自己的脑袋起码轻了好几斤。

    割下来的头发丢到一边,萧云便进洗澡间洗了个痛快借了一晚上大灶温度的水冒着热气,淋到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爽感,把身上的老泥用热水烫软,用手一搓,嗯完美展现了啥叫搓泥,一点都不带夸大的。

    搓下去一层泥、再用热水烫了头上的毛,萧云再度有种轻了好几斤的感觉,洗完了光着屁股跑到屋内蹲在大灶前面利用余烬把身体和头发烘干,穿上毛皮衣踩上草鞋,用兽筋绑好短短的白毛,萧云立马跑去让羊毛几个看他的工作成果。

    勤勤恳恳地编着藤草的羊毛,张着o型嘴盯着萧云看了半响,憋出来一句“阿云,你好白啊”

    “”萧云低头看看自己洗干净的胳膊,可不是,去了那层不知道累积多少年的老泥,他这继承自原主的皮肤简直雪白雪白不过,实话说被不知道带了多少细菌的老泥祸祸了这多么年的皮肤虽白却丁点儿谈不上细腻,反倒是有很多病变的角质病特征和不少的疙疙瘩瘩。

    “洗了澡再穿上皮毛,比之前舒服多了。”萧云诚恳地哄几个少年人,“真的,我现在感觉特别轻松。”

    “诶”羊毛几个藤草也不编了,围到他身边去看他那身奇形怪状的皮毛外衣。

    “你们看我手上这些疙瘩和病变的老皮,这都是长期被泥垢覆盖着生出来的皮肤病。时间长了如果抵抗力下降,搞不好身上的皮肤会烂掉。”萧云夸大言辞,“你们见过死掉的族人吗,死掉的族人全身都会烂,特别恐怖,这就是身上的泥太多还常年不洗澡害的。”

    羊毛几个就特别惊恐地看着他,吓得不要不要的废话嘛,死人不腐败才叫咄咄怪事,萧云就是欺负他们不懂地球人的常识。

    当晚,族长带着一半放牧的族人回来轮休时,便见留守部落的四名幼崽全都洗得白白净净的,还穿着奇形怪状、类似于人类服装造型的皮毛衣服,还都把头发割短到只能勉强绑起来的程度

    “我们洗澡了一整天了,没有人生病”

    先斩后奏的萧云自信满满地冲着族长拍胸脯。

    族长瞪了他一眼,转头紧张地问羊毛几个“你们有谁感觉不舒服吗”

    轻了好几斤无误的羊毛几个完全不能理解族长的紧张,茫然摇头。

    “族长,我都说了没事的,生病和身上有没有泥保护没关系,泥垢反而会让族里的幼崽不健康,不相信的话你等几天看看羊毛他们是不是比没洗澡的幼崽气色好,你就相信我了。”萧云再度努力劝道。

    嗯族长还是没听,他要多观察几天才能放心。这还是族长看在野菜豆芽泥砖房火炕的面子上足够信任萧云,不然他会马上让萧云几个去泥地里打滚、把保护雪狼人皮肤的老泥沾回来。

    封闭式的、能够尽量利用热力的大灶大幅度减少了在烹煮食物时的燃料消耗,省出来的燃料烧一晚上的火炕都绰绰有余,于是当晚年纪较大的族长也跟幼崽们挤一块在炕上过夜要不是萧云跟他解释火炕消耗的燃料跟多少人睡在上面没关系,族长估计还不愿意去跟幼崽们“抢”取暖资源。

    睡了一晚火炕,族长虽然还是很不认同萧云让族人洗澡的提议,倒是支持族里再盖一栋泥砖房、让族人都能在屋内过冬这个想法,又让那两名辅助过萧云的雌性雪狼人和牛角一块继续给他打下手、争取在大雪降临前完成建房工程。

    与族长搬着手指头计算人手操心人力不够不同,萧云压根不认为“开荒”成功的盖房副本再刷一回有啥难度,重新拿到弎成年劳动力后,萧云只让牛角去造泥砖,先哄着俩雪狼人雌性割了头发洗了澡、然后和他一块儿缝制毛皮衣服

    只一天的功夫部落里就多了两白白净净虽然也是有很严重的皮肤病的族人,族长看萧云的眼神儿都带着那么股子狠劲

    雪狼人都身材高大精力旺盛,萧云在制作了自己穿的衣服后,给别人制的都是躯干部分宽大为主、四肢全半截袖的款式;一是担心活动起来状若疯狗的雪狼人在运动中损坏衣物,二是,这帮人要是穿长袖吧,再结实的袖口估计三天就得烂掉。

    成功哄骗自己的舅舅阿山也洗澡穿衣服头发他不肯割后,观察了几天的族长勉强松口同意让想睡火炕的族人都去洗澡,此时,第二座并排盖起的泥砖房已经落成只等干透后加房顶,萧云也可以展开他的第二项新副本开荒也就是烧陶了。

    毫不意外地,当萧云找到穿上皮毛衣服后有些不自在的族长提出他准备弄个烧窑来烧陶器时,族长看他的眼神儿和听到他懂得盖房子时差不多。

    “你知道怎么做出我们跟商队换来的陶器”族长几乎贴到萧云的鼻子上,两只大手用力抓着萧云的肩膀。

    “知道理论,怎么烧出来还需要实践。还有,你再这么用力抓我,我很可能就不知道了。”萧云龇牙咧嘴。

    族长赶紧松手,激动地“你需要几个人”

    “还是让牛角、青草和大河三个帮我就好了。”萧云抓住时机开口要人,青草和大河就是帮他盖房的俩雌性雪狼人,上回他提出让族人洗澡、族长不同意,把这俩又带去放牧,搞得还以为她们归自己管的萧云一整天念头都不通达就算牛角一直跟他屁股后面跑,但这傻大个儿实在不如相对心灵手巧的青草和大河好使。

    就算很年长、但也还是思想淳朴的族长压根没意识到幼崽阿云隐约有点“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的苗头,很爽快地把三个族人又给了他。

    当听说阿云要领着他们烧陶,牛角果然是一脸的无辜懵逼给他看,让人特别无力;青草和大河就让人放心得多,她们马上就露出“阿云要领着她们做大事”的激动表情,也和族长似的来逮阿云的肩膀。

    “要问啥就问啥别动手”警觉的萧云立马躲牛角后面,用手指着准备扑上来的两人。

    “嘿嘿”青草和大河不好意思地互相看看,这俩洗干净了确实像大帅哥,行为举止啥的也特别像,这种有点害羞的样子搞得萧云再度产生那种不和谐的性别错乱感,“那阿云,我们要做什么”

    “先做适合的陶泥。”萧云从牛角身后走出来,“我们用来做泥砖的黄泥和沼泽里取的淤泥,这两种泥混合起来看一下什么样的比例容易成型和烧制,足够细腻、不太粘手、风干定型不开裂,就可以拿来烧制,你俩先忙这个。”

    青草和大河一愣,低声嘀咕“还是玩泥巴啊”

    萧云也不管她们嘀咕啥,转头看牛角“牛角的话,你先和我试一下用盖房多出来的泥砖盖一个烧窑,再去找合适的石头另盖一个,看看哪种窑好用。”

    牛角完全有听没有懂,依然是一脸的无辜懵逼给他看

    萧云叹气“总之工序差不多就这样,咱们先忙起来吧。”

    烧陶的技术含量吧,其实也不高。原始人烧陶甚至就是用泥巴捏好形状、直接放平地上盖了柴火干草直接烧这样烧出来的陶虽然也能用但是质量差、易碎、不经烧,萧云肯定不考虑,不过初期混合出来的陶泥,倒是可以先在烧炕的大灶里面实验一波萧云对烧窑所知太低,能不能盖出可用的窑,他没啥自信。

    话说,萧云原来混的论坛还有个闲出屁来的老哥用煤气炉烧陶,这么无聊也是没谁

    嘀咕着丢掉把他的前爪咯得生疼的石块,萧云瞅了眼隐隐作痛的肉垫,好悬没本能地一舌头舔上去得亏鼻子凑近了又闻到前爪上精彩纷呈的气味,这才及时刹车把脑袋别开。

    “本能真特嘛阔怕”萧云从老角鹿身上下来,一地狼藉的血腥说实话挺恶心人的,但是肚子饿了的人没那瞎矫情的余地,就是“等等,尼玛,怎么吃”

    现代人包括萧云本人,联想到荒野求生这个词儿的时候脑中出现的画面不是鲁滨逊就是贝爷,反正都是一个雄壮的爷们高冷孤独地坐在荒野间,身前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篝火上烤着任何能吃的动物脂肪蛋白质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连抄石头砸鹿头都很不利索的萧云,要怎么用他的狗爪子来完成生火烤肉这种超级高难度操作

    一脸懵逼的萧云看看自己沾染血腥和不知多少年陈年污垢的狗爪,再看看颈部以下完完整整的老角鹿,脑中一片空白。

    几百米外,大嚼青草的鹿群中,一头健壮的雄鹿耳朵动了动,警惕地抬头看向它牺牲同胞倒伏的方向。

    它看见那头猎杀了它同胞的捕猎者把脑袋凑到牺牲同胞的脖颈处,半张着大嘴,固定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雄鹿抖了抖耳朵,一边咀嚼口中青草,一边默默注视那个奇怪的、完成了捕猎却并不进食的掠食者。

    约五分钟后。

    那个古怪的掠食者忽然身体向后倒下、一边发出夹杂着“呜嗷”声的怪叫、一边疯狂在地上打滚

    “臣妾做不到啊嘤嘤嘤嘤”

    “”健壮的雄鹿震惊地看着那头发疯的掠食者,虽然它并不能理解这只猛兽到底在干啥,但是它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机,于是它中止进食、朝同胞们发出示警的鹿鸣,毫不犹豫地领着鹿群朝草原深处转移

    这群警觉的鹿离开后,这周围便安静了下来

    约半小时后。

    瘫在地上的萧云默默地起身,默默地把嘴凑近老角鹿,闭眼,咬牙,心一横,勇敢地咬了下去。

    “尼玛呸呸呸”萧云差点吐了,他咬了一嘴毛,毛上还尽是泥巴啊、碎石子啊、草叶啊、可疑排泄物啊之类的东西,睁开眼睛一看,好么,他下口的是之前他坐着压制角鹿的地方,他那脏兮兮的屁股把老角鹿肩背这一块祸祸得可够呛。

    “冷静,冷静,就算是快要饿死了也要冷静。”萧云强迫自己坐下来,两眼血丝地瞪着能救他狗命的角鹿,“仔细想想动物世界里面豹子鬣狗逮着猎物了好像是去皮吃的,先把皮咬开呃,等等,好像哪个纪录片里面放过,豹子吃猎物是从肚子开吃,先吃掉容易腐败变质的内脏呕”

    实在是忍不住、到边上去干呕了十几秒,缓过这劲儿了萧云又坚定地坐回来,瞪着角鹿的双眼血丝更多了“生吃内脏还是算了呃其它部分的肉倒是可以当成生鱼片吃嗯等等等等”

    再度抬起爪子看向自己的肉垫,萧云终于发现了个他之前都忽略了的问题他的爪子好像比邻居家的萨摩耶要长,五只爪子上的指甲,也远比他看见过的狗子更长、更锋利。

    “狗不剪指甲就会变成这样”萧云一脸震惊地,“诶好像也不对,只听说过野狗咬伤人,没听过野狗抓伤人啊”

    “卧槽我在想什么呢,都特嘛快要饿死了”腹中强烈的饥饿感让萧云抽了自己一嘴巴,他尝试着活动了下狗掌上的五根利爪,狗的五指确实是比不上人类的手指便利,不过勉强还能用,于是他不再勉强自己下嘴,而是小心地伸出了爪爪

    别说,他的狗掌虽然脏得一比那啥、爪子也是黑乎乎地完全看不出本色,倒是还挺锋利,厚实的角鹿皮毛没废多大劲就穿破了,再稍稍用力往下一拉,一道口子就划了出来。

    “我去可以啊完全可以的啊虽然没有手不过刀具是自带的啊”

    萧云激动了,他立即伸出左爪扶住角鹿鹿身,右瓜的尖爪就像是平时拿菜刀那样使劲,在鹿皮上划出三角切口,用力将鹿皮撕下,拉断皮下筋膜后,红白相间的肌肉层便露了出来。

    萧云急切地用爪子削下一层手指厚的不规则鹿肉片,忙不迭塞到口中

    呃没有芥末,没有酱油,没有盐味的生肉,说实话味道确实一些小说里面描述的什么野味的鲜美萧云也是压根没尝到,只有别扭腥腻的口感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盒饭都没领总不能就这么白白饿死,那不是要血亏到姥姥家了”生存的渴望让萧云几乎是含着眼泪咽下这块生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虽然他整个嘴巴都像是遇到一场灾难,但腹中折腾人的饥饿感确实是缓解了不少,于是他再度鼓起勇气拿出决心,又削下来一刀两指宽的肉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