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女神说明书 第二十一节:当男人是牲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回到别墅区,六子的小绵羊不让进,魏伯起只好打发六子先走,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了别墅。

    到了楼上,魏伯起就看见刘璃雪瘫倒在床上,睡衣扯的很凌乱,香肩外露,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十分迷离,咬得下唇都要出血了。

    刘璃雪看到魏伯起来了,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如同照进一阵阳光,她用尽全身力气,叫了一声“伯起……”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刘璃雪这一声“伯起”,声音是极度柔靡娇软,像刚出生的小奶猫伸出肉肉的小厚垫,一下下拨弄掌心。魏伯起听的头皮一麻,一下有了某种反应。

    “糟了!糟了!这娘们果然把金刚那瓶春药给喝了,这可怎么办?!”魏伯起急得团团转。

    “对了,冰块可以降温,或许有用!”想到雇佣兵里训练的常识,魏伯起飞速跑到厨房,拉开冰箱,把冰箱里所有的冰块扫荡一空。

    然后又跑到浴室,把所有冰块一股脑丢在了浴缸里,打开冷水。魏伯起想用比较冰的冷水刺激刘璃雪,看能不能让刘璃雪清醒,恢复意识。

    刘璃雪被魏伯起抱到浴缸后,身体无意识的扭动,水打湿了睡衣,紧紧贴合了刘璃雪那曼妙的身材,那诱人的曲线,粘着水珠的香肩,要命的是刘璃雪喉咙里还发出如诉如泣的呻吟。听得魏伯起血脉偾张,感觉到某部位要造反,快受不了了,连忙拿块毛巾堵住刘璃雪那诱人微张的双唇。

    做完这一切后,魏伯起从浴室落荒而逃,关上了浴室门。简直要了命了,这磨人的小妖精。

    “对了,解铃还须系铃人,问下金刚不就知道了?”魏伯起觉的自己真是傻了,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六子电话。

    六子原来是金刚的马仔,肯定有金刚的联系方式。

    电话接通很快,六子听到后,立刻把金刚的电话号推送给了魏伯起。魏伯起道了声谢后,立刻拨给了金刚。

    “嘟嘟。。。嘟。。。。”

    “谁呀,吃饭的时候打过来,干啥的?”金刚那粗鲁的声音传来了。

    “金刚,我是魏伯起,给你起名金刚互撸娃的。”

    “啊,大哥,大哥,我怕了成不,你放过我吧。”金刚一听,一秒后就怂了,低三下四的求饶,可见魏伯起带给他的阴影有多大。

    “别废话,金刚,赶紧说,你那春药有解药没?怎么解?”魏伯起可没时间跟金刚瞎BB那些破事了。

    “啊?解药?没有解药啊,这药是本子国最霸道的科技产品,没任何办法的,除非泄七次,要么会被浴火烧身,搞不好会对脑子有影响的。”金刚弱弱的解释到。

    “那喝下去,一般能撑多久?”魏伯起追问。

    “最多,最多,两小时吧,如果两小时不泄的话,那就有严重的副作用了。”金刚努力回忆。

    “医生,医院也不行?”魏伯起不死心。

    “大哥,这不是毒啊,这其实是种精神刺激药,无解啊。”金刚的话让魏伯起死心了。

    “好了,挂了,记得保存24小时电话畅通,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魏伯起现在是真心火大,关键是还没办法发泄,因为春药是刘璃雪自己主动喝的,而药又是魏伯起主动找金刚拿的,而金刚又是准备拿药做坏事的。

    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来龙去脉让魏伯起头大。

    关键是,在浴室的刘璃雪已经在自己开始脱衣服了。。

    刘璃雪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只觉得无数片羽毛正在她全身上下不断轻拂,她饥渴不已,喉咙里发出颤抖的呻吟,如同小兽一样漫无目的乱拱乱动。浑身觉的燥热难受,下意识的扒拉着湿哒哒的睡衣。

    魏伯起看着那魅的想死的画面,还有那娇得滴得出水来的声音。几乎想化身为狼,本能的扑上去。

    狠狠的咬下舌头,舌尖的疼痛让魏伯起恢复了些许理智。快步走到浴缸边,准备把刘璃雪抱到床上去。

    既然金刚说无解,那么泡冷水也没什么用了,魏伯起还怕刘璃雪泡久了,会冻坏身体。

    正在颤抖呻吟的刘璃雪似乎感觉到什么,睁开没有焦距的双眼,脑袋转向了魏伯起的方向。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流露出极度渴望的诱惑神情。

    魏伯起只好苦笑,在浴缸前停下脚步,一把将湿哒哒的刘璃雪抱了起来,一手摁住她不断乱动的身体,往卧室走去。

    魏伯起活到现在,第一次碰见如此棘手的事情。而刘璃雪又是自己未婚妻,想撒手都撒不了。

    无奈的叹口气,魏伯起随手拿了床毯子搭在刘璃雪身上。

    细心的整理了下刘璃雪湿漉漉的乱发,忽然间,刘璃雪睁大眼睛,就像野兽一样红着眼睛扑了上来……

    “靠!这春药这么霸道!”魏伯起连忙摁住刘璃雪,然后从边上扯过几条丝巾,丝袜什么的,把刘璃雪整个绑在了床上,弄成了个大字型。

    看着还在不断扭动的刘璃雪,魏伯起又拨通了金刚电话。

    “如果让吃了春药的人硬撑有什么后果?”

    “这个,大哥,我想想哈,。。。哦记得了,会以后变得性冷淡,有几率失去生育能力,有几率脑部智力受影响。”

    “靠,金刚,我发现我当时揍你揍轻了,竟然弄这么丧尽天良的东西去祸害人家。”

    魏伯起是真的被这后果吓到了,哪一条对女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大哥,我千方百计弄这药不是去祸害人的啊,我是一直喜欢一个妹子,我又追不到。所以才想到这办法吗,我是打算跟她结婚的,又不是不负责。”

    金刚怕被打,连忙解释。

    “下三滥的玩意,好了,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以后记住,用正经点的手段,再被我知道,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魏伯起看着身体越来越红,扭动的越来越厉害的刘璃雪,说完就挂了电话。

    绑着的丝袜都深深的勒进了刘璃雪的肉里,可以想想刘璃雪扭动费了多大力气。

    “冷静,冷静!想想,再想想!”

    魏伯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相信,事情总有解决办法。

    “药无解,要泄七次,已经接近发做时间,后果很严重。。。。。”

    魏伯起一条条的梳理关键信息,发现就两个可能,一条是不管,撑下去,然后承受后果。另一条就是让她泄七次,就可以对身体健康没任何影响。

    七次啊,这。。。

    魏伯起心里无比纠结,难道是把男人当牲口吗,一夜七次郎?

    如果不行,难道还一个男人不够,还得另外加多个?魏伯起绝对不允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