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六零俏媳妇 第1656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嘿嘿……”丁国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姐你好拼啊!”

    “不拼能行吗?我可不想当落后分子,被你们给甩的远远的。”丁海杏看着他们调侃道,“怎么瞧不起家庭妇女啊!”

    “不是,不是,你这么厉害的家庭妇女可不敢小觑。”丁国良立马怂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战常胜看着她含情脉脉地说道,“我还怕追不上你的速度呢!”

    丁海杏闻言笑了笑,随即一脸正色地看着景海林道,“景老师,想过没有,上面如果断粮,或者给你的资金远远小于你的心里预期,你就这么一直等着,要等到猴年马月。”

    未来将是军工和部队最难熬的日子,直到海湾战争爆发,一下子将人给炸醒了。

    “那怎么办?多少年了都是上级拨款,按照计划行事的。”丁国良皱着眉头道,“说到底还是咱穷的叮当响。”

    战常胜闻言看向丁海杏道,“杏儿如果你还是想把军用变民用的话,你还是别说了,老景不会同意的。”

    “喂喂!你就这么武断啊!”丁海杏不高兴地看着他道,“我们景老师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吗?你说过不干涉的。”目光看向景海林道,“对吧!景老师。”

    “你们再说什么?我有权知道吧!”景海林看着他们夫妻俩道。

    “好好好,你说。”战常胜好言好语地说道,双眸却闪着自信的目光,坚决的认为她肯定说服不了老景。

    丁海杏握拳轻咳两声,看着景海林道,“景老师,我们现在和发达国家相比,在科技方面我们至少相差了二、三十年。我们需要快马加鞭才有可能追上别人,这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资金投入,没有钱一切都只是图纸,纸上谈兵。所以只要我们注重专利保护,就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专利费,这样可以反哺我们的研究工作,同时这也是对我们科技工作者的鼓励和支持。而且专利授权给厂家使用,又可以促使厂家迅速占领市场,这也是民族产业的支持。厂家受益可以给研究机构更大的资金支持,这样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必要时研究所甚至可以和厂家直接合作,参与市场。光靠国家的投入,可谓是捉襟见肘,杯水车薪,远远是不够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得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商品。”

    景海林闻言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我知道弟妹的意思,美国许多民用其实也是军工企业对吧!”

    “嗯嗯!”丁海杏忙不迭地点点头道。

    “你想让我们走那样的道路。”景海林微微摇头道,“说老实话,我想!”

    “老景!”战常胜担心地看着他说道。

    “别担心老战,听我把话说完。”景海林看着他笑了笑道,接着就说道,“这事现在不行,国家没有出台正规的法律、法规,我不敢贸然行动。我宁愿多跟上面软磨硬泡的要拨款,也不能犯错误。”

    “那好吧!”丁海杏看着他理解道,“真到了山穷水尽,希望你多考虑、考虑。”

    “弟妹不会生气吧!”洪雪荔关切地看着她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意料中的事情,我早猜到了结果。”丁海杏笑了笑道。

    “弟妹,虽然现在改革开放了,可思想意识还狠混乱。有许多事情还不明朗,不能贸贸然行动,被抓了典型得不偿失。”景海林谨慎地说道。

    “这典型可是有正面的,那样将利于不败之地。”丁海杏立马说道。

    “政策翻云覆雨只在顷刻之间,不得不小心谨慎。”战常胜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

    “弟妹放心,你提醒的很对,我会将适合用与民用的研究整理出来,真用得着的话,技术这一块,行动上绝对不掉链子。”景海林向她保证道。

    话说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心里惦记着,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她一样毫无顾忌的向前冲。

    “时间差不多了,我有事先走了。”景海林站起来道。

    “景爸爸,今儿星期天。”国瑛看着他说道。

    “我要把手头上的工作赶紧做完,跟露露一起上京。”景海林看着他们说道。

    “景爸爸,祝您愿望达成。”小九儿嘴甜地说道。

    “小机灵鬼。”景海林抬手揉揉他的小脑袋道,“借你吉言。”

    “走了。”景海林垂眸看向洪雪荔道。

    “我们送你们。”战常胜和丁海杏起身道。

    丁海杏将他们四个送走后,回到了屋内。

    “爸妈,我们上去了。”小九儿他们三个看着他们俩道。

    “嗯!”丁海杏看着他们点点头道,目送他们三人上了楼。

    丁海杏目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战常胜道,“你不用下基层了吗?”

    “怎么我陪着你不好吗?”战常胜抬眼看向她笑着说道。

    “你这话我听了很开心,虽然知道是甜言蜜语。”丁海杏走过去,握着他伸过来的手,坐在了他身旁。

    “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战常胜眸光温柔地看着她说道,指着自己眼睛道,“看我真诚的目光。”

    “呵呵……”丁海杏摇头失笑道,“不用陪着我,忙你的去吧!真的。”忽然抱着他道,“你的事情应该很多。”

    “哎!”战常胜将她搂进怀里道,“真不想走啊!如果能早点儿退休就好了。”

    “噗……”丁海杏下巴抵着他的肩头翻了个白眼,“倒时候你就闲的郁闷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拍拍他的肩膀道,“乖!”

    “嗯!”战常胜点点头道。

    “哦!对了。”丁海杏推开他看着他问道,“那个敌特的事情,我怎么都没听到动静。”

    战常胜一脸迷惑地看着她道,“敌特?”

    “就是那个姓吴的。”丁海杏提醒他道。

    “哦!”战常胜了然道,随即又问道,“好好的提他做什么?”

    “那是定时炸弹耶!不安定因素,怎么还留着他。”丁海杏着急地说道。

    “真是的,关他做什么?”战常胜无奈地看着她道。

    “快说、快说。”丁海杏催促道,“我想知道,毕竟是我抓的吗?”

    “好好好,我说,你都说定时炸弹了,那么计时器在我们手里,自然是想让他什么时候爆,就什么时候爆。”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她道,“现在满意了吧!”

    丁海杏秀眉轻挑,点点头道,“满意了,那就好。”

    &*&

    谁知道战常胜这一走就是一年多,期间回来的次数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再回来时沧溟已经大学毕业。

    “说说吧!为什么分配的工作不干!”战常胜横刀立马地坐在客厅的沙发看着对面有些懒散的沧溟道,真是看不惯他那样子,“给我老实坐好了。行如风,坐如钟。”

    沧溟闻言条件反射的立马挺直脊背,双手扶膝,正襟危坐。

    沧溟苦笑一声道,“爸,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军营。”指指自己道,“我这个样子,不适合部队。”

    “没有合适不合适的,把你扔进去,再顽劣的顽石也能给你锻造出一块儿好钢。”战常胜眼神凌厉地看着他,释放自己的气势。

    “爸顽石被煅烧的话,可就成了灰了。”沧溟不怕死地笑着说道。

    战常胜气的指着他道,“你这个混小子。”

    “你够啊!不许以势压人。”丁海杏不满地看着战常胜道,“你答应过我的以理服人。”

    战常胜小声地嘀咕道,“咱们不是说好了,我教育孩子的时候,另一个人不许插手的。”

    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地说道,“你拿对付小孩子的手段,现在来搪塞我。儿子都大学毕业了,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了。”

    “妈,妈,没事。”沧溟笑嘻嘻地说道,“他是我爸,还能把我怎么地。”

    “我讨厌他这种质问语气,不能好好的说话。”丁海杏直白地说道。

    “没关系,我让他。”沧溟笑着调侃道。

    “你个臭小子。”战常胜被他给气笑了,“好吧,好吧!我看你有什么理由,来说服我。”

    “景爸爸他们研究所是不是现在上面的拨款是不是越来越难要了。”沧溟收敛起脸上的嬉皮笑脸道。

    “可这真跟你有什么关系?”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他隐约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了?

    “我相信妈已经告诉您了吧!”沧溟看着他继续说道,“科研是很烧钱的,只靠国家现在看来根本不行,张嘴要钱的,让它忙不过来。那么只能自救,他们研究所技术入股……”

    “说吧!是不是你们母子俩串通好的。”战常胜目光在老婆和儿子之间转来转去。

    “没有,没有。”丁海杏抬起手保证道,随即笑道,“不过受我的影响倒是真的。”

    “爸还要训我吗?总得有个人站出来吧!我这样公私兼顾,为了您和景爸爸的事业,燃烧自己,您还有意见吗?”沧溟笑眯眯地说道。

    “臭小子!”战常胜宠溺地看着他说道,“你算准了我不会拒绝是不是。”

    “那当然了。”沧溟一脸臭屁地说道。

    “你哪儿来那么多钱?”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我以前当倒爷倒腾赚的,然后投进了小鬼子的股市。”沧溟笑着说道,言语中喜悦溢于言表。

    “等等,股市那是什么?”战常胜一头雾水的问道。

    沧溟向他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股市,说的他口干舌燥的。

    “喝水!”丁海杏倒了杯水递给他。

    “谢谢妈!”沧溟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战常胜消化完沧溟说的,还是不太明白,但是听懂了一句话,那就是这小子在小鬼子那边赚钱了。

    这话他听了高兴!

    丁海杏好奇地看着他说道,“你小子怎么想去股市里的,又是怎么判断的。”

    “这个我是学数学的,大舅和大姐夫寄的杂志中有财经一项,都是最新的。”沧溟指指自己的脑袋说道,“靠这里分析出来的。”

    战常胜无话可说,目光落在其他孩子身上道,“你们……”

    “爸我保证听您的,大学毕业后,守卫海疆。”北溟立马说道。

    “等等,给我说清楚了,守卫海疆也可以是其他的行业。”战常胜谨慎地说道。

    “呵呵……”北溟笑吟吟地说道,“从水手兵开始行嘛!”调侃道,“我才不像您文字游戏坑我们。”

    “臭小子。”战常胜嗔怪道,眼底的笑意怎么都遮不住。

    “爸,爸还有我呢!”丁启航抓着战常胜的胳膊道,“我早就说过要当兵的。”

    “你呀!先考上军校再说,文化素质差了,我可不要。”战常胜看着他笑道。

    “是!不会让您失望的。”丁启航起身站起来,看着战常胜举了个标准的军礼。

    “你们呢?”战常胜看着小九儿和国瑛道。

    “我?”小九儿指指自己的道,然后随口说道,“大哥从商、二哥从军,那我从政好了。”

    “从政?”丁海杏犹豫地看着他说道,难道冥冥之中天注定。

    小九儿看着丁海杏那纠结的目光问道,“妈,您有话要说,不满意我未来要走的路。”

    “不是,你太漂亮了。”丁海杏突然说道。

    小九儿闻言眨巴眨巴眼,不太明白。

    “我知道了。”国瑛笑道,“太漂亮了,还怎么微服私访啊!”

    “呵呵……”大家笑了起来。

    “别笑人家,你呢?”战常胜满脸笑容地看着宝贝闺女道。

    “我没什么想法,就是看组织分配吧!”国瑛想了想随后认真说道。

    “你现在敷衍可以,工作中可不许这种态度。”战常胜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说道。

    “知道,知道。”国瑛赶紧说道,老爸的目光好吓人,“未来我一定认真考虑。”

    战常胜目光扫过在座的孩子们,严肃且郑重地说道,“既然决定未来的路,为之奋斗并要坚定地走下去。”

    “是!”孩子们齐声喊道。

    战常胜长臂一伸搂着丁海杏的肩膀,一脸的欣慰,看着孩子们在他们的培育下像小树一样茁壮的成长,很期待他们长成参天大树的那一天。

    到那时自己应该就老了,目光落在了丁海杏的身上,就真的只剩下他们两人了,所有的时间都给你。

    丁海杏察觉他的眼神,扭头看向他,两人相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