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后她一心想脱单 605玛纳想德想借宁奕殊的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宁奕殊走进接待室,发现玛纳德已经在了。

    玛纳德身边跟着的女佣,不是上一次的那个,而是一个年纪与玛纳德相仿的人。

    对方从宁奕殊一出现,就开始不动声色的打量宁奕殊。

    宁奕殊微微一怔后,就恢复常态,笑着跟玛纳德打招呼。

    玛纳德罕见的给宁奕殊介绍了自己的女仆:“这是跟我一起长大的,从小就在我家工作,她叫红。”

    “你好。”宁奕殊礼貌的朝红点点头之后,好奇的问玛纳德:

    “夫人,您的检查全部做完,在家等待医疗方案就行。”

    所以,为什么又来了呢?

    玛纳德紧了紧身上的披肩,起身说道:“宁大夫,可以陪我出去走一走吗?”

    “……”宁奕殊迟疑了一下。

    玛纳德捂着胸口:“我想了解一下贵国的医疗状况。”

    好吧。

    宁奕殊又不傻,对方是打着检查的幌子,不知道又给她说什么。

    宁奕殊侧身,让玛纳德先走。

    她和玛纳德走在前面,红默默跟在三米开外的后面。

    皇家私立医院前身就是贵族的疗养院,风景自然秀美无比。

    闻着花香,听着鸟语,宁奕殊偷偷瞟一眼玛纳德。

    对方一直埋头走路,就是不说话。

    难道是真的单纯走路?

    poy说的易初集团动荡,都上全国新闻了。

    玛纳德这个时候来找她……

    宁奕殊想起婉娜拉要自己去展销会,玛纳德私下同她谈话。

    她想对付文青,要宁奕殊帮忙。

    当时,宁奕殊是婉拒的。

    她可不想参与人家的斗争。

    但是通过昨晚,不参与也参与了,玛纳德还处处维护自己。

    欠了人家人情。

    果然宁奕殊正发散思维,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就听见玛纳德的声音:

    “红是我的贴身女侍,从小一起长大。”

    “后来我总是流产,丈夫嫌弃她照顾不周,责令我将她撵走。”

    “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怎么舍得身边的人被无故辞退,于是将她安排在我乡下的庄园里。”

    “宁,那真是一段惨淡的日子,现在想想,心里还是难受。”

    “但是谁让我子宫先天畸形,留不住孩子呢?”

    玛纳德一阵惆怅:“我是个传统的女人,没能给夫家生个一男半女,心里有愧。”

    “但我又是个自私的女人。”

    “得知养子买通我的医生,想拖延我的病情,让我早点死,心里又不甘心。”

    “宁,上次你拒绝了我,这次我依然请求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宁奕殊关注点不在这里。

    帮还是不帮,已经参与其中。

    文青肯定将自己恨上了,躲不是办法。

    宁奕殊听完玛纳德的话,眉头紧锁:“夫人,你刚才说你子宫先天畸形,留不住孩子?”

    不是生过一个,出车祸死了吗?

    玛纳德掩住嘴,瞪圆了眼睛,望着宁奕殊。

    宁奕殊也望着对方。

    两个人目光里,不约而同呈现出震惊。

    宁奕殊打了个冷颤:“……”

    我嘞个去!

    …………

    华国,京城。

    秦朗带着唐豆和曹猛,向领导汇报工作。

    吴司令看着骨瘦伶仃的三个人,一脸的不解:“你们不是东进的代表吗?”

    住着高楼,吃着西餐,怎么将自己搞的跟乞丐一样?

    秦朗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想说话,但是失声了。

    唐豆嗓子也哑:“报告领导,我们没有通过正常渠道回国!”

    “……”吴司令脸色凝重起来。

    肯定出事了!

    唐豆舔一舔嘴唇,指一指秦朗怀里抱着的坛子:“报告领导,我们找到了秦岭连长的骨灰!”

    “什么?”吴司令激动的站起来。

    他就说秦朗怀里的坛子,看着特别别扭,像个骨灰坛。

    结果真是!

    “你们在哪里找到的?”

    “H国的山岭里,秦岭连长孤零零埋在里面!”唐豆说:“是毒液埋的。”

    吴司令急忙问:“毒液呢?他还交待什么没有?幕后指使人是谁?”

    泄露我方情报,让一队精英全军覆没。

    此仇不报,何以面对全军战士!

    唐豆:“……”

    毒液虽然交给他们处置,但是擅自杀戮,好像也不好。

    他立正站好,不再开口。

    吴司令等半天,等不来结果,急的瞪眼:“说话啊,都哑巴了?”

    “唐豆、曹猛,你俩出去!”秦朗嘶哑的声音响起:“事关重大,我要单独向领导汇报!”

    …………

    玛纳德跟宁奕殊分手,目送对方回办公区。

    红悄无声息靠过去,担心的问:“夫人,这个华国人,靠谱吗?”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玛纳德说:“不是她,我都不知道自己被千里之外的人,算计的那么狠。”

    “文青的根,在华国,我需要这个小姑娘的力量。”

    “但是,她愿意做您的刀吗?”红看宁奕殊,不像多管闲事的人。

    玛纳德叹气:“红,她帮我,也是帮她自己。”

    “文青已经迁怒与她。”

    婉娜拉对宁奕殊青眼相加,是因为对方背后有两大靠山。

    东进和韩家。

    因为文青,玛纳德知道文廷不是随便能扳倒,只能靠宁奕殊。

    借力打力,共同合作。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玛纳德心事重重,宁奕殊也没有多高兴。

    腐朽的资产阶级。

    宁奕殊愁眉苦脸,拿着大哥大绕了一圈,想着秦朗估计还没回去。

    她默默收起电话,肚子咕噜噜直叫唤,宁奕殊决定先去吃饭。

    天大地大,吃饭是老大。

    宁奕殊拐回自己办公室。

    还没进去,就闻到一股鸡汤的香味。

    然后,她就听到poy的声音:“好吃,真好吃!”

    宁奕殊的肚子,咕噜噜叫的更响。

    她推开办公室的门,安吉亚博士和poy,将一壶鸡汤给瓜分了,连鸡骨头都没剩下。

    米粒一见她进来,像看到了亲人,眼泪刷掉下来:“宁姐,我没抱住你的鸡汤!”

    而另一边,安吉亚笑说:“宁,你的助手给我们送吃的,真棒!”

    “……”一定是语言上,有什么误会。

    宁奕殊能怎么办。

    她又吃不惯食堂里那些饭。

    “走吧米粒,我记着隔壁街区有中餐馆。”宁奕殊哪好意思怪别人,是米粒蹩脚英语的锅。

    她朝安吉亚夸了米粒两句之后,顺便请个假,带着米粒去吃饭。

    刚走出医院门,宁奕殊就察觉,有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