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五集 神剑‘紫血’ 第四章 石雕宗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章  石雕宗师?

    恩斯特魔法学院刚刚开学不久,希尔曼就来到了魔法学院寻找林雷。

    恩斯特魔法学院门口,希尔曼皱着眉头来回走动着,显然有着满腹的心事。恩斯特学院管理还是很严格的,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外人是没有资格直接进入学院内部的。

    过了一会儿,都穿着天蓝色长袍的耶鲁跟雷诺走了过来。

    “你是,林雷的希尔曼叔叔,对吧?我见过你。”耶鲁热情地开口说道。

    希尔曼也曾经见到过林雷的三个兄弟,看到耶鲁跟雷诺,立即走过去询问到:“你们好,我知道你们跟林雷是同学,我想问问,林雷他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回去过年呢?往年他可都是回去的。”

    “这个?”耶鲁跟雷诺相视一眼。

    林雷失恋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给他的长辈听也不好。

    雷诺反应快,嬉笑道:“希尔曼叔叔啊,林雷他是一心苦修,早在去年年末检测前就达到了六级魔法师。而后他又再次去魔兽山脉进行试炼了。嗨,他太着急修炼了,连年末检测都没参加。那个迪克西反而这一次测试达到了六级魔法师,别人还说迪克西超过林雷呢。”

    “老三,不在乎那些虚的。对了,希尔曼叔叔,林雷他去年十二月中旬就去了魔兽山脉,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回来了,你有什么重要事情吗?如果有就告诉我,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转告他的。”耶鲁礼貌地说道。

    希尔曼沉吟片刻,挤出一丝笑容笑着摇头道:“不,没什么重要事情,只是过去几年林雷都回去过年的。这一次没回来,家里担心他有什么事情才过来问问的。既然知道林雷去魔兽山脉试炼了,也就行了。”

    “希尔曼叔叔你放心,等老三回来,我肯定让他早点回去让你们放心的。”耶鲁立即说道。

    希尔曼却摇头道:“不用了,不用催林雷回来,让他安心好好地修炼,等他有时间再回来不迟,反正我们在乡下也没什么大事。那谢谢两位了,我就先走了。”

    耶鲁、雷诺看着希尔曼离开,便笑着转身就走了。

    忽然——

    “耶鲁少爷,耶鲁少爷。”老远就响起热情地声音。

    耶鲁、雷诺二人转过头去看向学院外远处,那里正有一辆马车停着,旁边还有四名身穿铠甲的骑士。耶鲁皱眉疑惑道:“谁在喊我?哦,是奥斯托尼。”耶鲁看到了马车窗户露出的脸了。

    奥斯托尼第一个从马车中跳了下来,对着耶鲁谦逊一笑,而后却恭敬地侍奉在一旁,这个时候马车门帘掀开,一名秃顶的老者拄着拐杖慢慢地走了下来。

    耶鲁、雷诺疑惑地相视一眼。

    “这个老家伙是谁,挺有派头的。”雷诺低声说道。

    耶鲁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也不认识这个老家伙,不过看奥斯托尼的样子,应该是某个大人物。奥斯托尼可是普鲁克斯会馆的上层管理人员,地位还是很高的。”

    在奥斯托尼的陪同下,那名秃顶老者微笑地走了过来。

    “小耶鲁,你好。”秃顶老者微笑地跟耶鲁打招呼,“前不久我跟你父亲见面,你父亲还跟我称赞你呢,哈哈,道森他有你这么一个魔法师儿子,也的确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耶鲁疑惑地看着秃顶老者。

    还说认识自己父亲?套近乎吗?

    奥斯托尼立即在一旁说道:“耶鲁少爷,这位就是我们普鲁克斯会馆的总馆长,你可以称呼他迈亚馆长。”

    “不用,你称呼我迈亚伯伯就是,我跟你父亲也有数十年的交情了。”秃顶老者和煦地笑着说道。

    耶鲁心底暗惊。

    普鲁克斯会馆,这是一个艺术圣地。在整个玉兰大陆的几个超级大城当中都是有分馆的。别看其他地方,单单看芬莱城当中的普鲁克斯会馆,那个会馆中的石雕作品,所有石雕作品加起来价值便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还只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地位,作为一个艺术圣地的总馆长,迈亚馆长结交的都是玉兰大陆最顶层的人物,甚至于许多圣域高手都跟他有交情。这样的人物怎么能够小觑?

    而且普鲁克斯会馆本身的武装力量也非常的强,否则怎么保护那么多的珍贵石雕?

    “迈亚伯伯。”耶鲁谦逊地说道。

    秃顶的迈亚馆长看向旁边的雷诺:“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雷诺’。”耶鲁立即介绍道,雷诺也彬彬有礼地道:“见过迈亚馆长。”

    迈亚馆长微微点头,从雷诺的一举一动他可以感受到雷诺从小就受过很好的教导。

    “迈亚伯伯,不知道你这次来是?”耶鲁询问道。

    虽然是询问,可是耶鲁心中也有所猜测了:“八成是为了老三的那件石雕作品‘梦醒’的。”上一次在恩斯特学院放假前,因为林雷有一段时间没有送石雕作品过去。奥斯托尼便过来询问一下。

    而来到林雷宿舍的奥斯托尼,刚好看到了拜访在宿舍内的那件石雕作品。

    这一看,奥斯托尼惊呆了。

    奥斯托尼作为普鲁克斯会馆高层管理人员,眼光可是很毒辣的,他一眼就认定了,林雷的这一件作品绝对是石雕界最巅峰的一件作品,绝对有资格名列石雕界‘十大石雕’之一。

    最重要的是,林雷的这一件石雕体积很大,一件堪比别人作品五件。

    和油画一样,石雕的价格跟体积也是有关的。毕竟如此巨大体积的作品耗费的心血肯定要高的多,那连续五个恍若真人的石雕人物,已经到了蕴含独特灵魂的境界。

    看到石雕,就宛如看到五个真人美女。

    放眼整个玉兰大陆,石雕大师也是极为稀少的。而林雷的这件石雕‘作品’,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大师,有资格跟历史上最巅峰的那么几位石雕宗师并列了——如普鲁克斯、霍普金森、胡佛。

    如今被认同的‘石雕大师’,作品的确非常的好,也有了独特的神韵,震撼心灵。

    可是他们的作品,跟普鲁克斯、霍普金森这种堪称‘宗师’的人物相比,还是略差一筹。虽然只是那么一点差距,却决定了身份的区别。

    石雕的历史已然数十万年,数十万年前的石雕作品大多都随着时间长河流淌而湮灭了,只有绝少数特殊石质的作品才能流传到现在。所以,被评为‘十大石雕宗师’的有九个在十万年以内。

    而自从玉兰帝国一统大陆,从玉兰历0001年到如今,能够和前人并列的只有两位——普鲁克斯、霍普金森。

    而胡佛,那是十万年前的大师,一件作品‘血睛鬃毛狮’,那特殊的材质使得这件作品一直流传下来,也奠定了胡佛永久的名声。

    近一万年来,才有两位石雕宗师诞生。当然普鲁克斯是古往今来最厉害的一个,一个人就有三件作品名列‘十大石雕’。‘十大石雕宗师’并不是每人都有作品名列‘十大石雕’的。

    这只是后来人评定,他们的石雕作品艺术层次,跟十大石雕差不多。

    一位新的石雕宗师诞生,而且还只是一位年仅十七岁的少年!

    这是多么骇人的事情,这也使得普鲁克斯会馆总馆长从黑暗同盟的普鲁克斯会馆赶了过来。

    “不急,我们到酒店中找一个包间,安安静静的好好谈一谈。”迈亚馆长倒是不太着急。

    石雕宗师?

    笑话!

    奥斯托尼的眼光是不错,可是石雕这拥有着悠久历史的艺术是需要很毒辣的眼光才能完全评定的。比如石雕大师的代表作跟石雕宗师的代表作,都达到了蕴含独特神韵、灵魂的地步。

    如何认定这件作品,有资格令一人成为石雕宗师。那可是极为高深的学问。

    酒店雅间当中。

    四人面前都放了一杯清茶,迈亚馆长笑道:“奥斯托尼这小子看到了林雷的那件作品,还跟我说这件作品堪比‘十大石雕’,哈哈,那不是说,有了一位十七岁的石雕宗师?”

    宗师,代表一个地位,代表这一项艺术上他达到了巅峰。

    而正常人称呼,都是称呼大师。比如普鲁克斯大师。

    “石雕宗师?”耶鲁有些惊讶,“我不知道林雷的石雕作品,有没有那么厉害。毕竟我的眼光也不够高。可是我敢肯定,林雷的石雕作品至少赶得上你们展览馆那个‘大师展厅’中的作品。”

    “哦。”迈亚馆长笑了,“好,说了这么多,还是见见为好。不知道那件石雕作品在哪里,可否让我一见?”

    “当然可以。”耶鲁微笑着说道。

    “小耶鲁,这件石雕作品就算达不到‘十大石雕’的级别,估计也差不到哪去。你的保护措施怎么样,别被人给偷了。”迈亚馆长提醒说道。

    耶鲁自信说道:“迈亚伯伯尽管放心,现在那件石雕被我放在华德立酒店内部密室当中,而且有我道森商会的高手专门保护。更何况,现在知道这石雕存在的人还很少。”

    “你转移到酒店中了?”奥斯托尼惊讶到。上一次他见到的还是在宿舍当中呢。

    耶鲁一撇嘴到:“我相信我几个好兄弟,可不相信你。”

    奥斯托尼不由苦笑了几声。

    “迈亚伯伯,走,我带你去。”耶鲁热情地说道。

    华德立酒店其实就是道森商会麾下的一个产业,这也是为何华德立酒店高层人员知道耶鲁身份的原因。

    华德立酒店的一个**房间当中,房间很宽阔,内部还有床位,有三名高手这些天一直在这守护着。

    “耶鲁少爷。”三名七级战士站起来恭敬道。

    耶鲁微笑着点头:“迈亚伯伯,你尽管看吧。”说着耶鲁将石雕上的厚布一下子掀开,露出了这么一个大型石雕,那五个美女石雕唯妙唯俏,有惹人恋爱的模样,有可爱的纯情模样,有害羞的模样,有热情动人的模样,也有绝情的模样。

    一切恍若真人。

    看着这五个人形石雕,迈亚馆长那张着的嘴巴就那么的张着,震惊地看了很久。

    许久后……

    “精彩,精彩。”迈亚馆长才清醒过来,“这一件作品至少是大师级作品了,能够一连雕刻出五个恍若真人的石雕,这要耗费多少心血?单单雕刻的时间,恐怕就需要一年半载功夫。”

    迈亚馆长非常清楚,雕刻是非常消耗心血的。

    特别是雕刻出一件石雕作品,甚至于有石雕大师在雕刻的时候吐血晕倒,历史上更有人雕刻到中途就死去。这作品完全是呕心沥血而成啊。

    “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能够达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迈亚馆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兴奋地走到石雕面前仔细观看,“这件石雕是否能够跟十大石雕相比,还需要从各个方面仔细观察。”

    说着迈亚馆长仿佛贴着石雕一样,仔细地看着一道道纹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