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六集 复仇的路 第一章 尘封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章  尘封往事

    希尔曼那被林雷一双龙爪抓着的双肩衣服被刺破了,鲜红的鲜血缓缓渗透了出来,染红了衣服。

    可希尔曼却仿佛丝毫未觉。

    希尔曼盯着林雷,沉声说道:“林雷,你先冷静。”

    “告诉我。”林雷凝视着林雷。

    希尔曼郑重道:“后面的骑兵队伍马上就要过来了,你家族的事情暂且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先跟我来。”希尔曼挣脱开林雷的利爪,抓着林雷那覆盖着黑色龙鳞的手臂,便想要将林雷朝宗堂方向拽去,可这一拽却没拽动。

    “林雷。”希尔曼掉头过来,有些怒意。

    “希尔曼叔叔,我知道轻重。”

    林雷面色沉如水,可是他却深吸一口气,双臂覆盖的龙鳞再次收入了体内。整个人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蹲下来将这战刀‘屠戮’再次抱在怀中的时候,林雷听到了外面的马蹄声。

    光明教廷的那支骑兵队伍终于到了。

    林雷回头冷漠看了一眼,却不管他们,直接对希尔曼说道:“希尔曼叔叔,你前面带路。”

    “好。”

    希尔曼见到林雷能够冷静下来也感到心中好受一些,当即带着林雷朝宗堂方向走去。而林雷依旧是沉着脸,此时此刻,恐怕除了林雷自己,别人根本无法想象林雷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的深沉的伤痛。

    影鼠‘贝贝’跟德林柯沃特都没有出声。

    他们和林雷的灵魂有联系,自然感觉到林雷那前所未有的伤痛、悲伤。

    风起,卷起那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石板路上的枯败落叶。

    “吱呀——”

    希尔曼推开了宗堂的大门而后看向林雷,林雷抱着战刀‘屠戮’面色沉静地步入其中,可他的目光却是停留在宗堂内那一排排的灵位上,以林雷如今的眼力,清晰地看到那最新最前面的一个排位。

    正面只有‘霍格&巴鲁克’几个字。

    犹有一丝幻想的林雷,感到脑子一阵眩晕,只是他依旧站稳了。而后林雷抱着战刀‘屠戮’走上前去,最终将这柄巨型战刀‘屠戮’放在了摆放灵位的石质桌子上。

    林雷看着那灵位,脸上露出一丝恬静的笑容,轻声说道:“父亲,我回来了。”

    “我知道你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寻回家族传承之宝,乃至于重现我们龙血战士家族的荣耀。”林雷仿佛担心惊动谁似的,说话的声音非常的轻微,非常地小心。

    林雷凝视着这灵位:“我没有让你失望,我已经将我巴鲁克家族,我龙血战士家族的传承之宝战刀‘屠戮’带回来了。”

    “现在,我带回战刀‘屠戮’,而很快,我也会让我龙血战士家族重现荣耀。我会让整个玉兰大陆的人都知道龙血战士家族的辉煌,也会让你的名字被整个玉兰大陆所知晓。”

    “我发誓,这一切我一定会做到。”

    林雷脸上忽然多了一丝煞气,“当然在这之前,我要为你复仇。”

    毫无疑问,自己的父亲霍格肯定是被人害死的。

    否则以父亲六级战士的实力,加上正值壮年,根本不会被一般病魔给要去了生命。如果是病死的,希尔曼叔叔根本不会遮遮掩掩。以林雷的直觉,自己父亲的死,绝非一般。

    “害死你的人,我一定也会要让他死!!!”

    林雷眼眸中似乎多了一丝棘背铁甲龙那冷漠的暗金色,让人心颤的暗金色。

    林雷猛然掉过头来看着希尔曼:“希尔曼叔叔,告诉我,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有,父亲他葬在哪里?而且你说父亲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你为什么一直没告诉我。”

    希尔曼张了张嘴巴,却没有说出话来。

    “林雷,你先冷静。”希尔曼缓缓说道。

    冷静?

    怎么冷静?

    “我多么渴望能够让自己父亲亲眼看到战刀‘屠戮’,多么地渴望让自己父亲看到自己也能够变成龙血战士了,多么地想要见到父亲的笑容,那看到战刀‘屠戮’后的欣慰笑容,那看到自己变成‘龙血战士’的自豪笑容!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林雷感到自己心如刀绞。

    这时候希尔曼还要让他冷静!

    林雷想要怒斥希尔曼,可是他忍住了。深吸一口气将一切不甘、愤怒都吞到肚子里。林雷盯着希尔曼:“希尔曼叔叔,告诉我事情的一切经过,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你父亲死了,三个月前死的。不过你父亲死前,嘱托过我……除非你达到七级战士实力,否则不能将他的死因告诉你。”希尔曼郑重说道。

    “七级战士?”

    “对。”希尔曼轻轻点头说道,“这也是为何我去了你们学院找你,可是却没有将你父亲死的消息告诉你的原因。按照你父亲死前的意愿,他希望你尽量在不知道他死的消息的情况下,平静地修炼下去。”

    希尔曼看着林雷:“林雷,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因为这个是你父亲的临终遗愿,我不能违背。除非你达到七级战士的实力,我才能将一切都告诉你。”

    林雷明白了。

    七级战士?

    林雷从怀中套出了一本皮制地本子,递给希尔曼。

    “这是?”希尔曼怔怔地接过。

    “魔法师级别证明。”林雷面容沉静。

    每一位魔法师从一开始评定级别的时候,就会被颁发了这一本魔法师证明。每提升一级,这上面就会有记录。

    希尔曼掀开本子,那地系跟风系上,都有七颗耀眼的星星。

    “七级,七级双系魔法师?”希尔曼被震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林雷。

    林雷才多大?

    十七岁啊。

    十七岁的双系魔法师,意味着什么?希尔曼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在整个芬莱王国当中,最强大的魔法师也就八级魔法师。可是那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头了。

    希尔曼还记得自己在军队中的时候,一位七级魔法师到的时候,那种气派,那种威风。

    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林雷,竟然转眼就是七级双系魔法师了。

    “这,这是真的?”希尔曼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话,希尔曼也知道这魔法师证明绝对不会是假的。

    “希尔曼叔叔,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事实了吧。”林雷凝视着希尔曼。

    希尔曼点了点头,便朝宗堂后面的密室当中走去,仅仅一会儿便出来了,走到林雷面前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递到林雷面前轻声说道:“这是你父亲死前留下的信,你看了就都知道了。”

    林雷那微微颤抖的双手伸出,接过了这封信。

    信封上没有任何字迹。

    打开信封,里面足足有两页纸的内容。

    “林雷: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

    对于你还有沃顿,我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歉意,但是我没有办法再补偿你们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平静度过一段尽量长的时间,所以我让你希尔曼叔叔,在你达到七级战士的时候再将这封信交给你。“

    看到这里,林雷心中一酸。

    让自己平静度过一段时间?恐怕父亲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为七级魔法师了吧。毕竟按照正常的速度,从六级到七级,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林雷,我的心中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你的母亲并不是因为生沃顿难产死的。”

    父亲的这一句话令林雷心中一震。

    从小林雷就知道母亲是因为生沃顿难产死的,可现在看来,竟然只是一个谎言。

    “当年你母亲再次怀孕,我和她都非常的高兴,不过我们乌山镇的医疗条件太差了,我跟你母亲出发前往芬莱城,在芬莱城当中,你母亲安全生下了小沃顿,小沃顿很可爱,我跟你母亲都非常高兴,小沃顿生下不久后,我跟你母亲带着小沃顿去光明神殿为沃顿祈福。那一天我跟你母亲都非常的开心,而后我们离开光明神殿,在芬莱城的酒店住了一夜。”

    “就是那一夜,一群神秘人来到了酒店,直接抢走了你母亲。我寡不敌众只保住了沃顿,不过我也看到其中一个凶手的手臂上有着红蜘蛛的胎记。”

    看到这,林雷感到自己似乎都回到了十几年的那一天夜里。

    一群神秘人围攻抢夺下,寡不敌众的父亲只能保住沃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无力救回心爱的妻子。

    “我知道,那一群人不是一般人,最弱的都是四级战士,最强的一个比我还强,幸亏那些人目的只是你母亲,否则我早就被杀死了。能够出动这样的队伍,在芬莱城中也不是小人物。我不敢声张,我带着小沃顿回来了,对外只是说你母亲难产死了。而这个秘密,管家希里还有你希尔曼叔叔都是知道的。”

    林雷看到这,心中疑惑了。

    那一群人当中,最强的比自己父亲还强。可他们并没有在乎父亲,只是抢走了母亲。可母亲到底哪里值得对方抢夺呢?

    “我不能告诉你们这事情,十几年了,我一直将这个秘密深藏在心底。我不敢对外说……甚至于我还不能独自一人去查询你母亲,到底是生是死,那一群人到底是谁?我不敢查探。”

    父亲的话,也令林雷的心疼的揪起来。

    “我是龙血战士家族的继承人,至少我必须将你们培养长大。我不能让巴鲁克家族断了根。我一年年隐忍着,然而每天深夜我都难以入睡,你母亲到底是生是死,这一直折磨着我。我忍着……我忍了十一年!”

    “林雷,你非常的让我自豪。先是成为了玉兰大陆第一魔法学院的学员,而后更是成为恩斯特魔法学院的天才,我对你很有信心。连沃顿体内龙血战士血脉浓度都达到了要求。我很自豪,两个儿子都如此优秀,我对得起巴鲁克家族的先辈!可是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不敢去查询你母亲的事情,因为沃顿还需要大量的金钱去缴纳昂贵的学费。”

    “我忍了十一年,当你将你从魔兽山脉中获得的大量魔晶核交给我的时候,那一天我就知道……我终于可以放下一切了去查询你母亲生死的事情了,虽然这十一年你母亲一直没有回来,你母亲十有**已经死了,可是我不想放弃,即使是死了,我也要为她报仇。”

    林雷看到这,双手都发颤了。

    林雷明白,过去父亲因为要负责弟弟昂贵的学费,所以一直不敢去不顾生死的查探母亲的事情。可自己那价值近八万金币的魔晶核,让父亲完全没了负担。

    “我终于可以去查探了,我改变容貌,变幻身份潜伏到了芬莱城当中。我开始追查当年的事情。”

    “可事情太久了,我只知道手臂上有红蜘蛛的胎记,我整整查探了近一年时间,终于发现了那个有着红蜘蛛胎记的人。顺着这一条线我继续查下去,渐渐的……我终于知道了这一群人背后的人物。”

    “这一群人的幕后指示者,正是如今芬莱王国的王族中,克莱德国王陛下的亲弟弟——帕德森公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