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六集 复仇的路 第二十七章 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七章  酒

    林雷不由转头朝厅门处看去。

    穿着红色长袍的吉尔默腰杆笔直,笑容亲切,目光却是凌厉坚毅的很。在两名白衣祭祀的跟随下,吉尔默大步地步入了厅门当中。

    “这吉尔默已经到了,希望克莱德来的慢一点。”林雷心中期待。

    他这一个计划,唯一的弱点就是克莱德会和一个九级魔法师同时到来。毕竟溶血毒对于魔法师是无效的。

    林雷当即站起,上前道:“吉尔默大人。”

    “林雷,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快坐下。”吉尔默立即上前两步扶住林雷。

    “吉尔默大人,没事。我虽然修炼斗气伤了内腑,可是正常的行动还是没问题的。只可惜,至少最近一段时间,我无法修炼斗气了。”林雷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个时候你还想修炼?”吉尔默恼怒道,“外伤容易好,可这内腑伤可就危险了。如果不休养好,一辈子都要受其折磨。”

    “谢谢吉尔默大人关心。”

    林雷对于吉尔默,也是有着好感的。林雷不自由地朝厅门处看了一眼:“这个克莱德,希望来地晚一点。”

    昨日的大雪令芬莱城非常的寒冷,王宫前的道路人还是极为稀少的。而此刻一只过百人的护卫队伍,正保护着一辆通体金色的豪奢马车出了王宫的宫门。

    “嘎吱嘎吱~~”

    马车车轮压在积雪上。

    “兰塞姆,打开车门。”克莱德命令道。

    这车厢内部空间极为大,恐怕五六个人进来也不会嫌拥挤。这兰塞姆正是克莱德的贴身宫廷侍者,兰塞姆当即应声道:“是,陛下。”他当即掀开车门门帘,顿时一阵寒气侵袭进来。

    不过不论是兰塞姆,还是克莱德,都丝毫不惧这一点寒冷。那克莱德更只是内套内衣,外加一件外套而已。而兰塞姆,则是穿着传统性宫廷侍者的服装。

    “这林雷,竟然修炼斗气伤了内腑,真是。”克莱德不由笑着感叹道。

    兰塞姆低声附和道:“那林雷大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即使天赋再高,也是需要刻苦修炼的。一个战士,能够修炼斗气修炼到伤了内腑。也可以看出他修炼的程度。”

    人的身体,极限可能很高很高。

    可是每一次激发的潜力,不能太大。这战士修炼,勤奋刻苦固然好,可也不能修炼地过头,令身体承受不了。

    “是啊,这林雷,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克莱德也点头赞同。

    兰塞姆看了看克莱德的脸色,心中暗自惊叹。

    他作为克莱德的贴身宫廷侍者,对于自己的主人可是了解地很深。以克莱德那种霸道的性格,很少对一个人那么客气。可对于林雷,克莱德可从头到尾没有丝毫不客气过。

    “可惜当年陛下他,唉,陛下他自知无望踏入圣域,这才对林雷如此重视吧。”兰塞姆很清楚克莱德的秘密。

    克莱德虽然是九级强者,可是兰塞姆却知道……除非光明之主降下神力帮忙,否则克莱德一生不可能踏入圣域。

    “陛下,林雷大人的府邸要到了。”兰塞姆轻声说道。

    透过车门,清晰看到不远处林雷府邸的大门,而这时候那大门处站立的两名虎背熊腰的强壮战士,这两名战士正是来自于光明教廷王牌骑士团的精英人物。

    “嘎吱!”马车停稳。

    兰塞姆率先下了马车,而后恭敬地恭候克莱德步下马车。

    “拜见陛下。”那看门的两名战士都躬身说道。

    “哦,有人在我之前来了?”克莱德注意到停在一边的另外一辆奢华马车,同时还有着一群光明神殿骑士在那边呆着。

    “是的,吉尔默大人已经来了。”那看门的其中一名骑士恭敬地回答。

    “吉尔默大人来了?也好。”克莱德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队伍,“你们都在这呆着,兰塞姆,跟我进去。”说着,克莱德便带着自己的贴身侍者便迈入了府邸的大门。

    此刻的林雷还在跟吉尔默谈着,他并不知道克莱德已经到了门口。

    “这吉尔默还不走?”林雷心底有些急了。

    如果吉尔默跟他这么谈论下去,那要谈到什么。这时间拖的越久,可是越麻烦啊,林雷心底一急,当即捂住嘴巴。

    “咳,咳!”林雷连续咳了几声,咳嗽地苍白地脸都涨地红了。

    “林雷。”吉尔默倒是大吃一惊。

    他没想到林雷竟然会伤地如此严重。

    “林雷,我带来的药你要好好的服用,这是对身体内腑有修复作用的。”吉尔默连忙说道,“你身体不好,那就早点休息。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休息了。”说着吉尔默便站了起来。

    咳嗽过后,林雷脸色苍白的更无一丝血色。

    “吉尔默大人,真是抱歉。”林雷歉意说道。

    “没事,你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吉尔默嘱托两声,便带着两名白衣祭祀出了房门。

    那克莱德带着兰塞姆,刚刚迈入林雷府邸的大门,却听到后面的呼唤声:“陛下,陛下。”

    克莱德疑惑掉头看去,只见梅丽特正从马车上快速跳下:“陛下。”

    “梅丽特,你也来了?”克莱德笑着停下等梅丽特。

    梅丽特跑到克莱德面前,恭维道:“林雷大人都受伤了,我怎么会不来呢?陛下,你怎么就带着兰塞姆一个人就进去了呢。这样不安全!”梅丽特连忙劝说道。

    国王到一个臣子家里,一般护卫人马都是直接带进去的。

    一是为了安全着想,第二个也是彰显国王的权力地位。

    “不用了,我只是来看看林雷,不用大张旗鼓。”克莱德笑道,“更何况,在芬莱城这地方,你还以为有谁可以威胁到我?”

    克莱德的自信并不是无的放矢。

    首先,一般九级强者,克莱德根本不畏惧。真正令克莱德畏惧的也只有达到圣域的强者了。可是圣域强者会来刺杀他一个国王吗?而且这可是芬莱城——光明教廷的圣都!

    在光明教廷的大本营,谁敢放肆?

    “是,是,是属下多虑了。”梅丽特忙道。

    “走吧,我们一起进去。”克莱德这带着梅丽特、兰塞姆朝里面走去。

    “陛下,林雷大人正在东院的独院当中养伤,奴婢带大人潜去。”在俏丽地侍女的带领下,克莱德、梅丽特、兰塞姆三人便朝林雷休养的地方走去。可是走到一半——

    克莱德三人便看到了带着两名白衣祭祀的吉尔默。

    “吉尔默大人。”克莱德、梅丽特、兰塞姆同时行礼。

    “克莱德,你也来了。”吉尔默点头道,“这次林雷内腑伤应该不轻呢,刚才他还在咳嗽。你们去看望他的时候,不要浪费他太多时间。看望一下也就行了,让他好好休息。”

    “明白。”克莱德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吉尔默点了点头,便带着两名白衣祭祀先离开了。

    克莱德带着梅丽特、兰塞姆朝林雷地住处走去。

    这吉尔默离开,也令林雷暗松一口气。可是还没等林雷歇息,一名侍女便快步跑了过来传讯了。

    “林雷大人,国王陛下带着右相大人来了。”这侍女连忙禀报道。

    “来了?”

    林雷眼睛一亮。

    “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林雷心底有些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你先出去。”林雷当即将侍女给屏退下去,而后林雷又在一旁安然坐了下来,静候克莱德的到来。

    仅仅几秒钟,林雷就听到脚步声了。

    “林雷。”那克莱德刚刚走到厅门门口声音就响起来了,三两步下就走到林雷面前,非常关心地说道,“林雷,你脸色不大好啊。快,坐下,休息,好好休息。”

    林雷被克莱德按地又坐了下来。

    “林雷大人。”那梅丽特也对林雷行礼道。

    “谢谢陛下,谢谢梅丽特大人。”林雷略显无力地说道。

    只是林雷心底那股兴奋已经开始奔腾,当初知道自己父亲死掉,林雷让希尔曼叔叔带着家族传承之宝‘战刀屠戮’前往奥布莱恩帝国,就已经有了不惜身死的复仇决心。

    父亲,母亲!

    父亲的死,也跟克莱德有关系。如果不是克莱德当初让帕德森派人掳走自己母亲,父亲又怎么会去复仇最终丢掉性命。至于母亲,当然跟这克莱德有关系。

    “陛下,我没事。我只是内腑受了一点伤,斗气无法再修炼而已。平常活动还是没问题的。”林雷笑着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克莱德也露出一丝笑容。

    “梅丽特大人这次也来了。”林雷忽然想到什么,惊喜道,“对了,上一次梅丽特大人送我的一瓶好酒我还没有喝呢,今天陛下跟梅丽特大人都到了,那我们就一起喝点吧。”

    林雷说着便朝旁边地酒柜走去。

    “不用,林雷,你身体有伤,不要喝酒。”克莱德劝说道。

    “没事,我这伤只是小伤,而且喝点酒,还能让活络血脉。”林雷说着便取出了四个酒杯,一瓶红酒,“兰塞姆,你也坐下吧。在我这里,就不需要客气了。”

    对于兰塞姆,林雷是非常清楚的。

    身为陛下的贴身侍者,兰塞姆的实力还是极为强的。虽然林雷无法明确确认,可是在林雷看来,这兰塞姆至少是七级强者。甚至于可能是八级强者。

    “不用,我不喝酒。”兰塞姆摇头拒绝道。

    作为陛下贴身侍者,要时刻保持清醒。

    “林雷,兰塞姆不喝酒的,不用让他喝酒了。”克莱德对林雷摇头道,“林雷,吉尔默大人刚才碰到我,还说你咳嗽地很厉害。让你好好休息,我们还是别喝酒了。”

    不喝酒?

    别人不知道,林雷自己很清楚,自己下地溶血毒,可就在酒里。如果克莱德不喝酒,怎么让他中毒?

    “没事,吉尔默大人是太关心我了才这么说的。”林雷笑着给大家倒了酒,“克莱德陛下,这瓶酒可是非常不错的。梅丽特大人,来,大家举杯。”林雷说着便举杯了。

    克莱德、梅丽特也只得举杯。

    清脆地玻璃杯碰撞声,而后克莱德、梅丽特、林雷便都饮了一口。

    “咳!”

    林雷猛然咳嗽了起来,将口中地酒也都咳嗽了出来。咳嗽地很剧烈,咳嗽地让林雷脸上有了一阵病态的红。

    “林雷,让你别喝酒。你非要喝酒。”克莱德不满说道,连忙去扶林雷。

    “没事。”林雷笑着伸手阻止克莱德。

    忽然,林雷凝视克莱德,郑重说道:“陛下,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陛下你谈。”

    “很重要的事情?”克莱德被林雷如此表情迷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