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十三集 戈巴达 第二十七章 铜锣山主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七章  铜锣山主人

    “老大,看来来了个有点背景的人物呢。”贝贝笑看着林雷。

    林雷也是微微点头:“一个很普通的青年,竟然跟着两个九级强者当保镖,这不是一般家族所能做得到的。”

    “贝丽塔!”酒馆门口响起有些恼怒的声音,一位金色卷发青年进入了这酒馆,在这金色卷发青年背后跟着两个冷酷的中年人,金色卷发青年盯着紫发美丽少女,“贝丽塔,你竟然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啊,哈伯德少爷。”那大鼻子中年人站起来,立即热情道,“快坐下,和贝丽塔慢慢谈。”

    “哼。”这金色卷发青年冷漠瞥了大鼻子中年人,“滚到一边去。”

    大鼻子中年人尴尬笑笑,没敢多说什么。

    贝丽塔眉头蹙起,转身看着金色卷发青年,郑重道:“哈伯德,我承认上午我那样做,有些不给你面子。可是,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我也希望哈伯德少爷,将你的精力花在别的女人身上吧。”

    这哈伯德在原地沉默片刻,眼中闪烁着怨恨:“好,好,贝丽塔……”

    “我哈伯德从来没有对人这么有礼过,对你,我一次次的,送礼物,我想方设法让你喜欢我。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没用。”哈伯德脸色冷了下来,“哼,那贝丽塔,你也不能怪我了。”

    贝丽塔年纪轻轻就撑起这么大个家,自然猜得到哈伯德要干什么。

    “哈伯德,以你的条件,要什么女人没有?何苦将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衰败贵族女孩身上呢?”贝丽塔说的很委婉。

    “我喜欢的,没有得不到的!”

    哈伯德说着下巴微微扬起,眼中有着绝对的冷漠,“两位叔叔,将她带回去。”哈伯德此话一出,那贝丽塔脸色顿时‘刷’的苍白地无一丝血色,她知道哈伯德家的滔天权势。

    正因为此,她才没敢太过得罪哈伯德,只是有些问题上,她还是要坚守底线的。

    “是,少爷。”哈伯德身后的两位冷酷中年人躬身应命。

    “慢,慢。”那大鼻子中年人却是连站到贝丽塔面前,连恳求道,“哈伯德少爷,你就放过我的女儿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就是我祖传的这府邸交给你也可以啊,求你放过我女儿吧。”

    贝丽塔怔怔看着自己父亲。

    这还是那个死要面子,只知道喝酒玩闹的父亲吗?贝丽塔心底一直有些瞧不起自己父亲,可是此刻……她却发现,她的父亲远不是她认为的那样。

    “哼,你那破房子谁要?”哈伯德不屑道,“将贝丽塔带走,那个老家伙碍事,直接杀了!”

    “是。”两个冷漠中年人都冷笑着走过来。

    那大鼻子中年人连挡在自己女儿面前,似乎想要保护自己女儿。

    “父亲,你让开。”贝丽塔连要推开自己父亲,可是她那嗜酒的父亲此刻却似乎有很大的力量,死死挡在贝丽塔面前。

    “滚开。”一位冷漠中年人无情地一脚踢向大鼻子中年人。

    整个酒馆中没人敢出声,那些喝酒的人都知道哈伯德在赫斯城的权势。没人敢阻拦!

    一群人看向贝丽塔父女,眼中都有着一抹同情。

    在他们看来,贝丽塔和她父亲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可是很诡异地,这冷漠中年人一脚踢到半途却软了下去,这中年人整个人仿佛烂泥一样直接委顿倒在地上,他的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都朝外冒出鲜血。

    他,死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那傲然呼喝的哈伯德也傻眼了。而旁边另外一位九级强者立即半跪下扶起自己伙伴:“哥,哥,你怎命了?”这位九级强者怎么都无法相信。

    已经达到九级的哥哥,会在瞬间死去。

    “谁,出来!”这位九级强者环顾周围冷酷喝道,他眼中有着一丝愤怒。

    可是所有人都不吭声,这九级强者冷笑一声:“谁杀死我哥的,还是赶紧现身,否则……这一个酒馆中其他人都要死。这可就算是你牵连的。”这九级强者环顾周围。

    整个酒馆中的其他客人都噤若寒蝉。

    “带着你那少爷,赶紧滚吧。”一道声音响起。

    这九级强者目光立即扫过去,锁定那发出声音的人。连那贝丽塔和她父亲也看过去,正是披散着长发的看似青年的男子,他对面则是一个戴着草帽的俊俏少年。

    哈伯德则是上前两步,冷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坏我的事情?”

    哈伯德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人敢忤逆他,他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特别是在这赫斯城中,就是那王国的国王,也没有他哈伯德说话有用。从小养成的霸道习惯,也令哈伯德从来不惧怕任何人。

    “真烦!”贝贝不满地将杯中酒直接泼了过去,酒直接泼在哈伯德脸上,“快滚。”

    哈伯德一愣,摸了摸脸上的酒水,瞬间脸色涨的通红。

    侮辱!

    从小哈伯德就没受过一点委屈,那贝丽塔拒绝他还是很委婉的。可是哈伯德依旧认为让他丢脸了。这使得他极为愤怒!而贝贝这样做,更是从小到大,他受到的最大侮辱了!

    “杀,给我杀死他!!!”哈伯德声音都尖利起来,咆哮着指着贝贝。

    贝贝抬头对他咧嘴一笑。

    “刷!”贝贝瞬间消失在原地,只听得清脆的“啪”的一声巴掌声,那哈伯德打的直接飞了起来然后砸落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这哈伯德头部诡异地扭曲着倒在地上,鲜血满地。

    顿时那名九级强者脸色一变立即身形一闪就冲了过来。

    “啪!”又是一巴掌。

    那九级强者直接打的飞起,这九级强者被打的吐血,却是没死。

    “你们,你们死定了。”这九级强者努力站了起来,看到哈伯德脑袋扭曲,很明显已经死去。

    “死定了?”贝贝那俊俏的脸上挂着一丝邪异笑容,他故意理了理头上戴着的草帽,睥睨着这九级强者,“我们就在等着,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们死!”

    林雷在旁边看着,对此并没阻止。

    那九级强者怨恨看着林雷、贝贝二人,旋即竟然仰头怒啸起来,那啸声刺耳之极,瞬间便从这酒馆传递了开去。

    “你们快走。”贝丽塔却是连跑过来,连劝说林雷、贝贝二人,“那哈伯德的父亲,可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强者。没人敢惹他的。快走。”这贝丽塔不想眼前二人因为她受牵连。

    林雷和贝贝相视一眼。

    其实贝贝没杀死那九级强者,就是为了将背后的强者引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女孩以后没有什么后患。

    “轰!”可怕气爆声从远处响起。

    瞬间一个人影就到了酒馆内,那九级强者看到来人立即单膝跪下:“雷格大人,属下没用,少爷已经被那两个人杀死了。”这九级强者在说话的时候,身体还在发颤。

    来人,身体壮硕,满脸胡须,目光凌厉。

    可是这壮汉当看到地面上脑袋扭曲死去的哈伯德,愣了好一会儿,旋即他看向那九级强者:“少爷死了,你为什么没死?”那九级强者顿时骇然,可是还没来得及他有什么反应。

    只是一道刀光亮过,这九级强者头颅就飞起。

    “啊!”酒馆中不少人都吓得眼睛瞪得滚圆,贝丽塔和她父亲更是站在一边,根本不敢出声。贝丽塔看向林雷、贝贝的目光中也蕴含着担忧。

    “是你们杀死我儿子的!”雷格盯着林雷、贝贝二人。

    “对。”贝贝睥睨着雷格,那俊秀的脸上满是不屑。

    林雷依旧坐着喝酒,根本不理会那霍格。林雷的神识早就发现,这位‘雷格大人’其实只是圣域强者,从那一刀看来,最多算是圣域极限强者罢了。对贝贝一点威胁都没有。

    “雷格,怎么了?”风起,一道人影也出现在门前,是一位银色长发中年人。

    “先等会儿去见老师,我要先杀了这两个混蛋。”雷格眼睛通红,牙根紧咬。

    “见老师?”林雷眉头微微一皱。

    这银色长发中年人吃惊地看着那地面上死去地哈伯德,他很清楚,哈伯德在雷格心中的地位。雷格和他,都是从戈巴达位面监狱中逃出来的。他们二人都是圣域极限。

    圣域极限强者,在戈巴达位面监狱中只能算是最底层罢了。

    即使是强者,也是需要女人的。

    在戈巴达位面监狱,那些圣域极限强者是最底层,根本不可能得到女人。他们从戈巴达位面监狱出来,自然好好享受女人。而那雷格,也自然有了一个儿子。

    雷格在万年以前被关押进戈巴达位面监狱之前,也是有子嗣的。只是这么多年下来,谁知道雷格的血脉是否还在?

    老来得子,自然对儿子极为宠溺。

    雷格可是过了万年,现在才有这么一个儿子。那自然算得上是‘老来得子’!

    那宠溺简直是没得话说。甚至于专门弄来两个九级强者保护自己儿子,凡是自己儿子要求的,这雷格都是想方设法满足!儿子,是他的心底宝贝疙瘩,现在儿子死了。

    那雷格也感到贝贝的威胁,他蓄势着。

    而贝贝却很是随意,反而等着雷格主动出手,陡然雷格怒吼一声,一道如同白练的光芒亮起,那刀芒已经到了贝贝的面前。整个酒馆中的人都吓得脸色煞白。

    他们都开始担忧眼前这个俊秀少年。

    “就这点本事?”刀停下了。

    是被贝贝两根手指夹住的,刀竟然无法再进一分。

    “厉害。”林雷眼睛一亮,神体是强,可是要靠两根手指夹住圣域强者最强一刀,就是让林雷来做,林雷也不可能如贝贝这般随意,“贝贝本来身体就强,变成神体后,似乎依旧厉害啊。”林雷心底赞叹。

    整个酒馆中所有人都傻眼了。

    两根手指夹住那柄利器,那雷格也呆了,他终于知道他此次对上的,恐怕是神级高手。

    虽然愤怒,可是雷格连放弃手中的战刀,此刻他也醒了,儿子死了,可以再生一个。虽然养育这么多年,他很心疼。可是和自己命相比,自然还是自己小命最重要。

    雷格连恭敬道:“既然是两位大人惩罚我儿子,那此事就算了。我的老师是铜锣山主人,还希望两位看在我老师的份上,饶了小的。”

    贝丽塔所有人都感到事情发展太过诡异了。

    “噗哧!”

    黑光一闪,这个雷格的额头出现一个窟窿,雷格愣愣瞪大着眼睛,似乎很难相信,旋即轰然倒地。

    贝贝吹了吹手指:“铜锣山主人,没听过!”

    林雷却是锁眉,看着那处于震慑中的银色长发中年人,道:“你,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