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盘龙 第十六集 星辰雾海 第五十三章 演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十三章  演戏

    “贝鲁特大人他到底要干什么?”林雷心底疑惑,家族中是否有叛徒,是否是弗尔翰。本来就是没证据的事。贝鲁特大人问这么多到底要干什么呢?

    就在林雷疑惑不解的时候,那坐在大殿之上的贝鲁特重重将酒杯朝面前长桌上一放,那刺耳的声音,不由令四大族长、普斯罗都看向他。

    “哼!”贝鲁特忽然一声冷哼。

    顿时整个大殿一时间都安静下来,大家都明白这位幽蓝府主似乎有些不高兴了。得罪别人不要紧,可不能得罪家族存在的依仗啊。盖斯雷森笑两声道:“府主大人,不知有什么事情?”

    贝鲁特瞥了他一眼,旋即环顾周围,目光清冷。

    “林雷他们遇到敌方八名长老袭击,他击杀数位长老,有功便奖励。这点我很赞赏你们家族处理……可是,你们四神兽家族难道就不侦查一下,怎么会有八名长老同时袭击的事情发生!”

    贝鲁特冷哼一声道,“据我所知,敌方八名长老一次袭击,便有三位长老都使用了主神之力。明显要将林雷杀死!甚至于在战斗过程中,连我孙儿贝贝,也受到波及。幸亏我早为他炼制灵魂防御神器,才能抵御那绿色光点,否则他也会和迪莉娅一样!”

    “如此大事情,你们家族不查探,哼!”贝鲁特怒哼一声不再多说。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众多长老都彼此悄悄神识传音议论起来,连在大殿之上的四位族长也同样彼此神识传音议论。在他们看来……

    贝鲁特如此生气,可能是因为那贝贝也受到波及。

    虽然贝贝没出事,可是贝鲁特显然还是怒了。这点,四大族长也完全可以理解。

    “府主大人。”那朱雀族长连歉意道,“那八位长老袭击,我们也知道绝对是有预谋的。否则林雷他们刚出密尔城,怎么会就冒出八名长老。可是,这事情查无可查啊!”

    “查无可查?”贝鲁特淡漠道,“很简单,你们家族中有叛徒。”

    “叛徒!”

    此言一出,大殿中一片哗然。

    弗尔翰更是惊得毛孔都竖起来,心脏狠狠地一抽搐。可是他瞬间便冷静下来:“没事,绝对没事。除了我之外,根本没人知道我通知的八大家族。我自己不说,谁会知道?即使那林雷猜疑,可是谁有证据?”

    瞬间弗尔翰心中便坚定信念——不管怎么样,自己不是那叛徒!

    可是所谓做贼心虚,弗尔翰明知没人知晓,可是心底还是有些悬。

    “父亲,你说,真有叛徒?”伊曼纽尔也神识传音给弗尔翰。

    “说不定。”弗尔翰装作很是平静,神识传音道,“或许有叛徒,可是或许那八大家族,真的有办法查清楚林雷的行踪也说不定。”

    大殿中喧哗,长老们都震惊。

    而林雷心底则是错愕:“这贝鲁特大人,未免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没什么证据。贝鲁特竟然敢这么做。不过,在林雷心中,贝鲁特行事本来就很不同。

    “林雷,真有叛徒?”坐在林雷身侧的迪莉娅,神识传音道。

    “应该吧。”林雷回应道。

    “是谁?那个弗尔翰?”迪莉娅也是朝弗尔翰看了一眼,想到叛徒,迪莉娅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弗尔翰这人。

    “如果有叛徒,十有**应该是他。”林雷应道。

    这时候大殿之上,盖斯雷森这才连道:“府主大人,你说有叛徒,难道你有证据?”

    “当然有!”贝鲁特淡笑道。

    顿时大殿一片哗然,连林雷也吃惊了。

    “有证据?”林雷自己都不知道哪有证据。

    “证据?”下面的弗尔翰不由大惊,“不会的,绝对不会。我的神分身传递这消息,可是变幻了容貌。绝对没有人会知道这事情。”

    “证据在哪?”盖斯雷森连道,“如果真有叛徒,背叛家族……府主大人请放心,无论这人是谁,我四神兽家族都会将他所有分身尽皆处死,一个不留!”

    盖斯雷森说的铿锵有力。

    “对,定要处死!”白虎族长也冷厉道。

    “府主大人,不知证据?”朱雀族长开口道,整个大殿所有人都看向贝鲁特,林雷、弗尔翰也都盯着贝鲁特。他们都不知道……

    有什么证据!

    “说不得,说不得!”贝鲁特淡笑道。

    众人一愣。

    “府主大人,你这是?”盖斯雷森等人错愕不已,林雷也疑惑地眉头皱起。

    贝鲁特淡笑道:“说了也没用,因为知道这事情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便是伟大的主神!你们以为,主神会为这种小事作证?至于各种详细,事关主神的一些讯息,我可不敢泄露。”

    所有人傻眼了。

    林雷也蒙了,怎么牵扯到主神了?

    “府主大人,你的意思是,没可以拿出来的证据?”大长老的声音响彻大殿。

    “对,是没可以拿出来的证据。”贝鲁特点头道。

    大长老恭敬道:“府主大人你没拿出来的证据,那这事情现在还无法确定,是否有叛徒,还不一定!在没证据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弄的人心惶惶了。”

    “可笑!”

    贝鲁特看先大长老,“怎么,难道你认为我撒谎?”

    大长老一窒。

    “妹妹。”盖斯雷森神识传音喝道,“那府主大人显然是想要追究这事情,他追究便让他追究,毕竟要找出叛徒,至少要有一个让我们信服的理由。如果肆意指认,我们四神兽家族也不会答应的!现在,还是别惹恼了他。”

    盖斯雷森正容询问道:“敢问府主大人,你知道的那位叛徒是谁?”

    顿时,整个大殿寂静下来。

    林雷也仔细聆听起来,只见贝鲁特淡笑着,伸出了右手食指,遥指大殿之下的弗尔翰:“你们四神兽家族的叛徒,便是他!弗尔翰!!!”

    “弗尔翰!!!”贝鲁特最后喝出的名字,在整个大殿中回荡,弗尔翰脸色瞬间难看到极致。

    林雷心中惊异,神识传音给贝鲁特:“贝鲁特大人,你这是?”

    “不用多想,我自有打算,你接着往下看就是。”贝鲁特神识传音道。

    众多坐在大殿之下的长老们,尽皆转头朝弗尔翰看去,而弗尔翰也立即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恼怒之色,洪声道:“府主大人,我弗尔翰身为家族第三代成员,这一万余年来,杀死对方七星恶魔也有两位!我儿更是在和敌人战斗中失去最强神分身,你说我叛徒?哈哈……”

    弗尔翰竟然悲愤地大笑起来,那大笑声蕴含着悲愤,令众多长老都不由地相信弗尔翰。

    很显然贝鲁特从头到尾根本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而指认出来的叛徒还是‘弗尔翰’。如果是家族晚辈,或者是后加入家族的一些成员。长老们还相信。

    可弗尔翰,大长老的儿子!

    他们也不相信弗尔翰会是叛徒!

    “府主大人。”那大长老站起来,银色面具下那双眼眸蕴含着怒气,冷厉道,“这弗尔翰乃是我儿子,无数年来,我对他还是很熟悉的!我敢保证,他绝对不是叛徒!也不可能是叛徒!”

    贝鲁特脸上依旧有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哦,不承认?”贝鲁特瞥向弗尔翰。

    “弗尔翰,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你不说,就没人知道?”贝鲁特淡笑道,“可你忘记了,主神神识查探,你是根本不会察觉的!”

    弗尔翰心底一颤:“难道我所做的,都被主神知晓了?不可能,不可能!主神怎么那么巧就注意我的事情?”弗尔翰不断地在心中说服自己。

    而表面上,弗尔翰依旧昂着头,坚定道:“府主大人,我弗尔翰敢说,我绝对没背叛家族,绝对没有!”

    “我也不多说。”贝鲁特看向他,“你认为你是清白的,对吧?”

    弗尔翰昂然点头:“当然!”

    贝鲁特微微点头:“那好,如果你真的清白。那你就不要抵抗,我将对你施展一次‘**’。在**状态下,你会将事实完全说出来。”

    林雷听到这话便明白了贝鲁特的想法:“那弗尔翰毕竟是七星恶魔,而且在长老中实力都靠前。而且还是青龙一族,灵魂中也有天赋青光保护。要对他强行施展‘**’。就是贝鲁特大人估计也做不到。”

    **一个七星恶魔,很难。

    如果这七星恶魔,再有天赋青光保护……能对他施展**的,整个地狱都屈指可数了。

    “**?”弗尔翰怒道,“府主大人,我不是叛徒!你竟然还让我接受‘**’。虽然你是高高在上的府主大人,可我也得说,你欺人太甚!”

    “放肆。”盖斯雷森喝道。

    弗尔翰却是大步上前。

    “蓬!”猛地跪下。

    “族长!”弗尔翰激愤道,“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这府主大人污蔑我就罢了,还要对我施展**,还要让我别反抗,我弗尔翰也是伟大四神兽家族的长老!我也是七星恶魔!如此大屈辱,我受不了!”

    弗尔翰昂首道:“族长,如果慑于府主大人权威,那我弗尔翰今天就如府主大人的愿,在这受死了!府主大人只管动手,尽管处死我!可是,你贝鲁特……即使是府主,即使对我家族有大恩。我也不容你再侮辱我!你杀了我,我也不容你污蔑!”

    弗尔翰闭上眼睛:“要杀,你尽管来!”

    顿时大殿中众位长老都传音议论了起来。

    “弗尔翰,你就接受一次**吧,到时候,府主大人自会知道你是清白的。”盖斯雷森说道。

    “受到的屈辱已经够了,还让我接受**,不反抗?”弗尔翰眼泪都流下来,高亢道,“族长啊……老祖宗在时,谁敢对我们家族长老如此的?”

    这话,令不少在场的长老心**鸣。

    老祖宗在时,就是地狱修罗,他们四神兽家族也不放在眼里。

    贝鲁特笑了。

    “哈哈!”

    贝鲁特大笑声响彻大殿,随即起身直接朝下面走去。

    “要杀便杀吧。”弗尔翰闭上眼睛在地上跪着,一副悲愤模样。

    “府主大人。”盖斯雷森连道。

    贝鲁特却是走下大殿,淡笑道:“你这小子演戏的本领的确不错,好,今天若我逼死了你。还说我污蔑你。我就容你再活上数月……等数月后,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贝鲁特说完,长袍一挥便朝外走去。

    “我弗尔翰,不是叛徒,过了数月,也依旧不是叛徒!”弗尔翰跪着,却还是昂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