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第四节 磨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知道是知道,可是有些诧异萧大鹏说的头头是道。

    因为他渐渐发现这个老爹萧大鹏外表虽然威猛,却是文识广博,心细如发。

    见到山寨的头领有分歧,萧布衣并不调停,因为他不够资格。

    笑着站了起来,萧布衣摊摊手,“那你们先商量,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他既然表明了支持态度,众人并不拦他。萧布衣才出聚义厅,胖槐和莫风已经走了过来,亲热的勾肩搭背,“少当家,寨主什么事?”

    “他说你们最近表现很出色。”萧布衣微笑道。

    “那有什么奖励?”莫风口水流了下来。

    “有,去马厩喂马。”萧布衣半真半假。

    “胖槐劳苦功高,这个奖励给他吧。”莫风慌忙道。

    胖槐直翻白眼,岔开话题,“少当家,女人,女人……”

    “女人怎么了?”萧布衣这才记起还有个战利品,想起了那个女人的惊艳,也是怦然心动。

    “女人在你房间。”胖槐指手画脚,“我带少当家过去?”

    萧布衣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不知道自己的屋子在哪里?”

    他话一说完,转身上山,胖槐一把拽住,“少当家,我看你又犯病了,我可以和你打赌,你的屋子绝对不会在山上。”

    “怎么赌?”萧布衣止住脚步,“你赢了给你奖励,你输了就把奖励给莫风?”

    胖槐只能叹气,“少当家,我最近头脑很糊涂,你住的房间好像是在山上。”

    萧布衣笑了起来,大踏步向山上走去,胖槐看着萧布衣的背影,只能挠头,不解向莫风道:“莫风,少当家去山上干什么。”

    “吃饭。”莫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消失不见。胖槐有些茫然,挠挠头,喃喃道:“好像吃饭的地方在山下?”

    山势渐行陡峭,四周林木浓郁,怪石林立,劲风一吹,难以立足,地势看起来颇为险恶。

    萧布衣不以为意,一路疾驰,额头冒汗,微微有些气喘。

    一口气奔到山顶对他而言,任务多少有些艰巨,只是他比谁都明白,自己挑战的就是自己,相对几个月前而言,别的不论,他的体力已经强健了很多。

    等到奔到山顶的时候,萧布衣一屁股坐了下来,气喘如牛,目光已经盯在一棵树上。

    那颗大树就算几人双臂环绕都不能合拢,看起来也有些年头,放在他那个年代,怎么说也要用个绳子围起来,上面挂个牌子,写着什么什么木,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可是到了这里,这种树就和满地的牛粪一样,有的是!

    这棵树和旁边的大树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唯一有点区别的是,树上长了一把刀。

    萧布衣望着那把刀,嘴角有了苦涩。他是少当家,怎么说也会两下,不过也仅限两下而已。

    除了马术和箭法,他找不到自己比别人强在哪里。

    改革吗?怎么说他也是社会主义新人,只是恐怕不等改,隋朝就已经灭亡,更何况谁都说杨广是个昏君,昏的不能再昏,只对女人感兴趣。李渊听说也是个酒色之徒,搞不懂为什么能取得天下,李世民好像很不错,可等到唐朝去改革,好像远了点。而且他就算想改,别人是否听他的还是问题。

    行医吗?都说不为良相,愿为良医,自己看来不是良相的样子,只能向良医发展,但自己有个头痛脑热的还要去找山寨的神医。神医很神,随便上山上找点野草枯藤回来,很权威的样子,萧布衣也有些艳羡,只是看他熬成大大的一碗汤,众人喝下去,时灵时不灵的时候,他也就打消了跟他学医的念头。

    搞发明创造?好像小打小闹还行,可是真的动真格,他就算有理论,也没有实践的工具。他倒想发明个电脑,争取让泱泱华夏成为世界上最早发明电脑的人,比你该死算个屁,中国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发明出世界第一台电脑。这个创意想想就很激动,可是不要说什么二级管三级管微电子集成工艺什么的,就算是电,好像只能管雷公去借?

    无奈的摇摇脑袋,不再多想,萧布衣站了起来,走到大树前,拔下那把钢刀。

    刀当然不是树上长出来,而是他留在这里。

    这几个月来,他遍阅山寨的群豪,发现他们也都会两下子,可就算从他的眼光来看,那些人也不算高明。

    他从别人身上学来几招,又从萧大鹏身上学点马上功夫。可是他能够做到什么人马合一,却做不到人刀合一。

    天天奔跑到山顶,劈出一千刀,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任务。

    虽然不见有成效,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

    如今过了几月,他刀法倒不见得高明,可是腿劲臂力都是有所长进,这让他有些心安。

    求人不如求己,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钢刀在手,萧布衣凝神静气,挥刀就砍,大树转瞬木屑横飞。他一口气砍了足足五百多刀,已经是大汗淋漓,手臂酸麻,却不止歇。

    他知道人体有个极限,突破即能有所长进,如若不成,就为限制。

    等到砍了七百一十二刀的时候,他这才歇了口气,那一刻只想倒地就睡,可喘息未定,还是坚持砍完千刀之数,这才作罢。

    坐到地上,喘息不平,大汗淋漓,萧布衣心中苦笑,自己如此功夫,算得上十足的笨功夫,可是笨功夫总比没有功夫的要强。

    等到下山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日头从对面的山头落下去,染红了半边天空。

    萧布衣心有所想,却是不由自主的来到自己房前,推门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多想,听到女人的一声惊呼,这才清醒过来,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关上了房门。

    转瞬醒悟过来,这是自己的房间,并没有走错。再次推开房门,听不到惊叫,只看到那个女人躲闪在房间一角,惊惶的望着自己。

    萧布衣再次有种惊艳的感觉,女人衣着朴素,小袖高腰长裙,腰间一根丝带束裹,盈盈一握。

    长裙系到胸部以上,丝带相系,更显女子俏丽修长的身段。女人发髻平云重叠,肤白如玉,脖颈修长,双眸黝黑发亮,有如黑漆一般,更加衬托出她美的动人心魄。

    长裙虽然还算完整,却是多有勾破,露出里面淡青亵衣,萧布衣不想多看,移开目光。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可是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小子。

    他迫不及待的向众人宣布这是自己的女人,并非几个月不近女色,色心大动,却是多少出于保护的心理。

    “你不用怕。”萧布衣微笑道:“我是个好人。”

    女人不语,望着萧布衣的眼神很是古怪。

    萧布衣发现好人的概念并不成立,她亲眼看到自己杀人如麻,这样的人怎么算是好人?

    “你是哪里人?”萧布衣席地而坐,这也算入乡随俗,山上的人大多如此的习惯。

    女人还是不发一眼,谨慎的望着萧布衣。

    萧布衣心道,看起来你不是我的女人,而是我的敌人,“突厥人为何抓你?”

    “他们抓人要理由吗?”女人终于说了一句话,声音柔软,很是动听。

    萧布衣觉得也是,突厥兵比他们马匪还蛮横,杀人抓人都不讲理由。

    “那你叫什么名字,让我有个称呼?”萧布衣又问。

    “韩雪。”女人终于正式回答了萧布衣一个问题。

    “韩雪?很好听的一个名字。”萧布衣喃喃自语,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吃饭了吗?”

    他口气随便,甚至可以说是随和,韩雪警惕的眼神终于有了些和缓。她的举动很正常,虽然才脱虎口,可是又入狼窝,她一个弱女子实在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听不到韩雪的回答,却听到她肚子咕噜的叫了声,萧布衣一笑,站起来推门而出,已经向山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