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十九节 话不投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琢磨着大汉当时的一举一动,半晌才抽出两只箭来,试探一下,这才发现用手抓住两只箭都有些别扭。

    以前他扣弦拉弓都是用三指扣住,这下三指不变,却换成夹住两箭,当然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不要说像大汉那样一弓射出四箭,他三指夹住两箭,弓都无法拉开。

    萧布衣颓然坐倒,抛弓在地,这才明白很多时候,想是一回事,做是另外的事情。

    这么说大汉一弓四箭,的确有武功的因素在里面,他指力最少已经胜过自己太多。

    只是望着地上的弓箭,萧布衣牛脾气涌起,握起拳头,再次夹箭,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的磨练,手指间火燎燎的难受,勉强张弓,歪歪斜斜的射出两箭,这才无奈的的回返。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萧布衣除了看望胖槐的伤势外,只是在练刀和练箭之间徘徊。

    好在他性格倔强,却并不急躁,虽然一弓四箭不成,只是想着更好的解决方法。

    当初为了训练所谓的马语,他吃住都和马在一起,这种恒心毅力少有人及。莫风胖槐他们只是羡慕他驯马的能耐,却显然没有他的用心和刻苦。

    胖槐伤的虽重,毕竟年轻力壮,一天好过一天,韩雪看他的目光越来越温柔,也知道他们山寨有人受伤,并不再提及回转族内的事情。

    可是萧布衣看到她眼中的忧虑,多少有些内疚。

    如此过了半月,萧布衣勉强可以扣住两箭,只是射出去的精度还是有待加强,心中多少有些高兴,可是一想到重瞳大汉,简直没有可比性,多少又有些沮丧,一日从山上下来,被莫风找去聚义厅。

    人还是老面孔,不过却多了一个古怪打扮的人。

    那人颧骨高高,鼻子也高高,整个面部看起来有如崇山峻岭,萧布衣一眼望过去,就觉得他非中原人。

    果不其然,赖三看到萧布衣进来,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介绍,“少当家,这是我找到的突厥人本地人,叫巴图格勒,有他带领,在草原上出走不会有什么问题。”

    巴图格勒四十来岁,看起来沉稳干练,前襟左摆,很有草原的气息。

    萧布衣来到这里才知道,原来这里,除了在汉人眼中的蛮夷或者是死人,才会前襟向左。这个人的装束一望而知就是草原人。

    看了老爹和二当家一眼,发现他们微微皱着眉头,心中一动,抱拳道:“幸会幸会,等你很久了。”

    巴图格勒咧嘴笑笑,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萧布衣一句不懂,只能望着赖三。

    赖三羚羊般的脸上放着圣洁的光芒,那也叫做踌躇满志。

    “少当家,他说也高兴认识你。”

    “他只会突厥话吗?”萧布衣有些皱眉,心道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可真要花两份的钱,只有一个人用。

    赖三其实并非山寨的人,以萧布衣的眼光来看,他也就是马邑城中的一个混混。

    当初投靠山寨,给萧布衣的感觉就是混不下去才来做土匪。

    自从薛布仁给了他份差事后,赖三总算有根稻草,这个什么巴图格勒如果只能说突厥语,那他们去草原不还要带上赖三?

    转念一想,就算孟尝君都有鸡鸣狗盗之徒,萧布衣也就作罢。

    “他是突厥本地人,当然只会说突厥话。”赖三笑了起来,“不过好在我也会点突厥话,可以帮你们沟通。”

    “哦。”萧布衣坐了下来,不再言语。

    薛布仁却已经解释道:“布衣,本来万事俱备,只差东风,我和寨主商量,这次我们先派几个人探探路子,并不着急贩马,等到觉得行得通再说。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一个熟悉突厥风俗的人带路,路条和沿途的交涉都是他来打理,省却我们很多麻烦。”

    萧布衣点点头,觉得他和韩雪说的差不多,心中一动,把莫风找过来,低声说了两句话,莫风有些诧异,点头出去。

    “报酬怎么算?”萧布衣问道。

    “不要钱。”赖三大声道。

    萧布衣倒是一愣,心道难道碰到雷锋穿越了,“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们考虑到山寨目前才发展,很紧张,”赖三两袖清风的贪官样子,“所以我们现在暂时不要报酬,只要吃住就好,其实也没有什么住的,大家去草原,还不是天是被,地是床。”赖三尽量把自己的无私放大化,“我们想着,如果以后山寨发展了,开始真正做生意,每次只要提取赚取钱财的半成就行,半成我想实在不多吧?”

    薛布仁点点头,“的确不多。”

    萧布衣心道半成是不多,可是你这样一搞,原始股就被你占去了百分之五,等到牧场发展后,你小子什么不用做,那就是盆满钵满,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能分去百分之五的原始股,那跟着他出生入死,差点送命的兄弟怎么办?跟老子耍花枪,你小子还嫩。

    “不行。”萧布衣断然摇头,也是情真意切的样子,“虽然山寨才开始发展,但是绝对不能亏待你这样的元老,钱一定要给,提成的事情可以先不考虑。”

    赖三脸色微变,只是说,“少当家客气了。”

    薛布仁和萧大鹏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萧布衣的打算。

    在他们看来,赖三的提议也不错,因为谁都不知道牧场到底能不能发展,是否赚钱。赖三和那个突厥人前期甘愿白做,对他们来说是个好事,至于以后的分成,显然是以后才考虑的事情。

    “如果不分成,你们两个准备要多少报酬?”萧布衣问道。

    赖三的脸色不再那么客气,“这个嘛,少当家没有出过远门,不当家不知道盐米贵,我本来想替山寨省一笔,可是既然少当家开了口,我想以巴图格勒这样的人才,怎么说也要一次几十吊钱才行。”

    “几十吊?”萧布衣追问。

    “最少七八十吊吧。”赖三哼了一声,颇为不满。

    萧布衣皱了下眉头,看到老爹的苦笑,薛布仁的无奈。

    原来隋铸五铢钱后,统一全国货币,一千钱就重四斤二两,想想拎着都有些沉,几十吊钱提起都有都勒手,当然是笔不小的数目。

    一文钱如果在马邑,吃顿早饭不成问题,七八十吊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家庭半年的花销,已经绝对不低。

    再说山寨现在本来就是自力更生,产出的东西是有,粮食青菜,野兽毛皮,但是转化不了成钱,一次支出七八十吊也是个负担。

    “其实我们不想要钱,”赖三看到几人的为难,嘴角一丝讥诮,“可是少当家……”

    “几十吊钱有些多,十吊怎么样?”赖三漫天要价,萧布衣倒是坐地还钱。

    “十吊钱?”赖三仰天笑了起来,笑的冷冰冰的没有半分暖意,“那麻烦少当家你自己去找找突厥本地人吧,这个价格,我真的找不到!”

    “真的?”萧布衣也笑了起来,“其实我以为大家都是熟人,也好办事。所以本来呢,是准备让你们帮手。不过我倒认识一个突厥本地人,她呢,不但不收钱,如果我们去的话,她还会热情的招待下,而且说不定有东西送。”

    “送什么,送少当家点箭头吗?”赖三口气嘲讽,显然不信。他说送箭头的意思是,突厥人向来和中原人关系不好,见面就动手,射你几箭倒是有情可原。

    箭头也在,忍不住道:“这里关我什么事?”

    众人想笑,又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不由都是沉默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