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第二十一节 人在屋檐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人倒不见得带好,可是天边才透着淡青色的曙色的时候,就已经带着几个好人开始奔马邑出发。

    好人的解释很多,他带的几个好人从字面上理解应该算是完好无缺的人。

    胖槐还不能下地走动,阿锈被扎了一枪,胳膊到现在不能用力,莫风和周慕儒都是伤痕累累,胳膊不能使力,这样人的到城里只怕被官兵抓起来拷问,所以萧布衣也只能带着杨得志和箭头两个。

    当然山寨人还是不少,可是又不是去吃饭,萧布衣认为带两个去联系商队已经足矣。

    萧大鹏等人现在虽然是土匪,但以前毕竟当过兵,不敢明目张胆的去马邑,萧布衣几人是生面孔,倒是没有这个担忧。

    远望城门,算不上高大巍峨,但是极为厚重凝重,出出入入的人流熙熙攘攘。

    虽然始毕可汗不给皇上面子,拒绝朝贡,可现在这时候,毕竟只有小摩擦,而没有什么大矛盾。

    城门检查形同虚设,几个兵士懒洋洋的看了萧布衣几人一眼,发现他们土里土气,乡下人进城一般,望第二眼的兴趣都没有。

    萧布衣早就换下了抢来的马靴,去了抢劫的弓箭,换上寻常百姓的穿着,倒也舒坦。

    几人一脚踏入马邑城门,都是舒了一口气,感觉不一样的空气中带着久违的味道。

    草原有草原的好,城市也有城市的妙。

    踩在青石铺设的大路上,众人多少都有些兴奋。

    先找了客栈落脚,寄养了马匹,三人这才优哉游哉的出来。

    城内的人来人往,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萧布衣摸着口袋里面的几吊钱,感觉到任重道远。

    他只取了几颗银豆子,缝在衣角,几吊钱,放在褡裢里面。他这次的任务就是找个去突厥的商队,然后想办法加入,熟悉一下形势。

    根据薛布仁的消息,马邑虽然不大,商队主要有两家,一家是天茂商队,听说背后有关陇几大家族撑腰,根基深厚,另外一家却是远在河东裴阀的商队,成立没有多久。

    萧布衣这个时候已经多少明白些门阀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是从萧大鹏口中获得。

    萧布衣庆幸有个文武双全的老爹,虽然这个老爹双全也不过是皮毛,但是萧大鹏毕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

    这个门阀是从汉末开始后,几百年来形成的独特风景。因为中央权利的消弱,所以地方的贵族势力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也就形成这段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门阀士族政治。

    这些门阀和土皇帝还不一样,土皇帝不过是天高皇帝远,门阀却对国家命脉兴衰都有着举足轻重的重用,商队有他们幕后支持才能行走无忌,门阀有了商队的供给才会长盛不衰。

    这如果让萧布衣来解释的话,就是以权谋私,以钱易权。

    萧布衣知道这些后,才明白自己当初设想的一人闯天下有些幼稚。

    他就算想要贩马,想要做天下最大的马贩,没有门阀士族的支持,也绝对是痴心妄想。

    所以他宁可加入商队,多花点钱,也要借这个机会,多接触些上层的人物。

    大隋重农轻商,士农工商,国之石民,向来都是士为首,农为本,商为末位。

    虽然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是工商甚至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士在首位,寒窗苦读,却能一朝成名。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是这里很多人的理想生活,经商虽然有钱,可却是最让人看不起的职业。

    像萧布衣这样的年轻人,很多都宁可去当兵驰骋疆场,种田谋生,也不想去经商,可见经商的地位实在不堪,所以当初萧大鹏等人的担忧十分正常。

    不过萧布衣倒是没有这种常人的观念,因为他不是常人,他是现代人。市场经济和那时候的向钱看让他知道,一个人没车子没票子都算不上成功的男人。

    他很喜欢商人的这种定位。

    他最近几个月也是脱胎换骨,做了几票好买卖,所以在山寨年轻人中有威信,莫风他们又觉得当土匪好像比经商强不了多少,也就没有大力反对,正因为这样,萧大鹏等人倒省了很多口舌。

    “布衣,到了,这里是天茂商队的地盘。”杨得志停下了脚步。

    眼前黑漆漆的大门,金灿灿的铜环,两个张牙舞爪的大石狮子左右分立,活灵活现。大门上方有块黑底金边的木匾,上书金灿灿的天茂两字,再无其他。

    萧布衣登上台阶,敲了两下,大门‘咯吱’打开,一个人探头出来,歪带帽子,上下打量了萧布衣一眼,目光中有了不屑,“什么事?”

    他在这里阅人无数,只是一眼就已经看出来,眼前这三位应该属于没后台,没地位,没钱的三无人员。

    萧布衣陪着笑脸,知道这个时候只能低调,有实力装逼那是牛逼,没有实力装逼只能用傻逼来形容。

    “我们想找梁管家。”薛布仁事无巨细,把所有能够调查到的资料一股脑的告诉了萧布衣,所以萧布衣知道天茂的主事姓梁。

    “哦?”那人又看了萧布衣一眼,“你认识梁管家?”

    “久仰大名。”萧布衣只能模棱两可,含糊其辞。

    那人冷笑一声,已经看出他心里没底,“梁管家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萧布衣无奈,只能塞过通行证过去,“小哥,这是一点心意,麻烦兄台通传一声。”

    他的通行证当然不是特首发的,而是一串铜钱。

    常言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在阴间都是横行无忌,何况是这里。

    那人垫垫手上的那串铜钱,死爹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那好,你等一下。”

    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箭头恨不得赶过去掐死他,“少当家,对他客气什么,揍他一顿,不信他不听话。”

    萧布衣笑了起来,轻轻拍了下箭头略显瘦弱的肩头,“箭头,刚极易折,能屈能伸的才是大丈夫。做生意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和气生财,你若是只想着打架,我们不如还去做土匪好一些。”

    杨得志点头,“少当家说的极是,不过我看这小子狗眼看人低也是来气。”

    萧布衣摇头,“以貌取人的多了,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对了,以后还是叫我布衣吧,我们是生意人。”

    二人都笑,喃喃道:“我们是生意人?有趣!”

    一串钱虽然不多,可最少让那人的行动快上很多。但就是这样三人也等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那人才从大门中再次露头,“进来吧。”

    萧布衣几人走进去,才发现这个地方外边看着不起眼,门内却是亭台楼阁,花木繁森,很是雅致。

    三人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这才来到一座偏厅。

    偏厅也算偏房,他们三个就和受气的小媳妇差不多,脸上一直挂着笑,心中也没有太多指望。

    三人来意不明,又是土气,明白接见自己的不会是什么大人物。

    “等着吧。”那人说了一声,不再答理三人,径直走了出去。

    三人互望了一眼,都是摇头,心道好家伙,这一个商队的管家比太守还要傲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