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十三节 意外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见到箭头手中的钱褡裢,杨得志哑然失笑,“好小子,你出手够快,配合好的一样。”

    原来混混被萧布衣和杨得志抓住的时候,箭头已经无声无息的取了混混的褡裢。混混偷鸡不成蚀把米,三人倒是配合默契,无声无息,仿佛干这行也不是一次半次。

    箭头垫垫褡裢,感觉没有什么分量,撇撇嘴,“也是个穷鬼,没有带几个钱出来。”

    松了褡裢的抽口,反向一倒,里面掉出几枚铜钱,还有一块龟壳模样的东西。

    三人不是坏人,可也绝对不是什么老顽固,烂好人,并没有把褡裢还回去的念头。

    箭头看着铜钱,萧布衣的目光却是看着那块龟壳,“那是什么?”

    “谁知道什么鬼东西,这个混混身上还会有宝贝?”箭头摇头,却把那块龟壳递给萧布衣,当然那几枚铜钱是毫不犹豫的收到怀中。

    萧布衣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那东西真的像龟壳,巴掌大小,边缘不齐,好像是一块完整龟壳敲下来的一块。

    不过上面有着花花绿绿的纹理,又不像乌龟身上长的。不知道混混为什么把这个放在褡裢上,萧布衣没有细看,感觉有人走近,随手把那东西放在了怀中。

    抬头望过去,看到一个账房先生模样的人走过来,“几位才到这里?”

    三人对望一眼,看到他三缕长髯,面容清癯,不像个骗子。

    可若不是骗子,三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又有谁会主动搭讪?

    看到三人目光中的疑惑,账房先生笑了下,“鄙人姓高,高士清,算是裴家商队的半个管家。”

    三人更是诧异,异口同声道:“裴家商队?半个管家?”

    “不错,正是如此,三位可否借一步说话。”高士清彬彬有礼。

    三人互望了一眼,缓缓点头。三人虽然不算艺高人胆大,可也算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虞其他。

    见到三人点头,高士清一挥手,一辆马车已经奔了过来,马匹高大雄壮,萧布衣看了都是喝声彩。

    这里的马都是纯天然喂养,很是不差。

    车厢里面方方正正,四人坐在里面,竟然丝毫不挤,只是彼此相望,或多或少有些尴尬。

    “我们和贵东家素不相识,不知为什么会找到我们的头上?”杨得志当先发问。

    高士清只是保持微笑,“请容我暂时不能相告,到了你们自然会知道。”

    三人都是疑惑,却没有怫然不悦的下车,只是因为萧布衣看到,就算车辕马鞍都不是他口袋中几吊钱能够买下,这要是骗子,骗的也绝对不会是钱。

    几人下车后,又是一愣,这附近只有一条笔直的青石路,直通一家庭院。

    主宅看起来宏伟厚重,坐北朝南,远比天茂商队的所在要气派很多。

    围墙高耸,却以琉璃瓦搭肩,平平的延展开去,有如盘龙飞凤,五彩斑斓。

    门上横匾黑底金边,只写了一个大字,裴!

    萧布衣有些感慨这个时代的言简意赅,店大不愁客,天茂也是不过写了两个字而已,这家倒好,只有一个字,如果放到自己那个时代,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

    看了主宅的气势,萧布衣已经有八成确信这位高士清是裴家的人,等到从正门进入宅院之中,萧布衣已经信个十成十。

    宅院颇大,远望假山流瀑,修竹挺拔,耳边溪水潺潺,鸟语清越。

    穿庭院,走回廊,三人被带到大厅之内。

    望着红木家具,沉稳厚重,四壁名画,飘逸不羁,地面黑石磨面,光可照人,几人踩到上面只怕摔倒,没有想到真的踏上却是有着说不出安定。

    此间的一花一草,一砖一石,都是独具匠心。萧布衣三人蓦然见到如此豪华的场面,不由彼此相望,面面相觑。

    裴家果然有钱,够气派,他们并不诧异,因为根据薛布仁的描述,皇上身边就有二裴如日中天,大大的红人。

    裴家在庙堂上的人不在少数,军旅中更是赫赫有名,在寻常的一个边境小城有如此的庭院气派,算不了什么。

    可是如此的一个商队,竟然恭敬有礼的把三个默默无闻的人找来,那绝对不是寻常的事情。

    “三位请坐。”高士清颔首点头,伸手招来了一个下人,低声耳语几句。

    下人望了三人一眼,已经疾步走了出去。

    一个俏丽乖巧的丫鬟早已经端上捧来三杯清茶,放到三人手边,恭声道:“三位爷,请喝茶。”

    萧布衣几个人闷葫芦一样,闻到茶香扑鼻,不由觉得嘴边生津。

    无论怎么疑惑,在三人的心目中,这个裴家商队显然比天茂商队强了很多。

    一样的人,却是绝对不一样的待遇,这个裴家商队,高士清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无可挑剔,可正是因为无可挑剔,才让人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三位请用茶,还不知道三位兄弟高姓大名?”高士清称呼兄弟并非托大,实际上,他的确最少比三人年长很多。

    “萧布衣。”

    “杨得志。”

    “箭头。”

    三人没有隐瞒名字,只是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名气。

    听到箭头两个字的时候,高士清愣了一下,却并不追问,“三位兄弟可是去过天茂商队?”

    萧布衣点头,“不错,高先生怎么知道?”

    高士清笑而不答,继续问道:“三位兄弟可是想要出塞做生意?”

    他口口的兄弟叫着,态度和善,虽是询问,却没有咄咄逼人,让人大生好感。

    “不错。”萧布衣见高士清并不回答,索性不问,闷葫芦迟早有打破的时候,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不知道他们开出什么条件?允许你们加入没有?”高士清再问。

    萧布衣心中一动,“他们说加入要缴纳六十八吊的保金,走一趟买卖,然后再提货物利润的一成就可以加入,我们还在考虑。”

    萧布衣说起谎话倒是有模有样,甚至编了个看起来很有其事的数目,杨得志已经明白他的用意,也是点头,“不过他们说条件可以放宽和商量。”

    “不知道三位兄弟为什么要考虑经商?”高士清问了个和董管家一样的问题。

    萧布衣只好把范蠡和士农工商的理论再翻出来晾凉,避免发霉。

    “古人有云,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

    范蠡如果泉下有知,听到萧布衣一天念叨他两遍,多半也要上来揍萧布衣一顿,谁让他搅的下面不能安宁。

    听完萧布衣的一番话后,高士清手捋美髯,目光露出赞许之色,“布衣见解独特,绝非池中之物,我想若是经商,在裴家商队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这下就算箭头都听明白,原来高士清竟然主动想招揽三人加入商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