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二十五节 合法经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见到裴茗翠一溜烟的不见,大厅内只剩四人,你瞪我,我看你,不知所以。

    高士清却是司空见惯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道:“裴小姐向来如此,她说的话……”

    “我们不会放在心上。”看到裴茗翠的毛毛躁躁,萧布衣很难想像这是著名裴家商队的主事。

    “你要往心里去才行。”高士清慢吞吞的说道:“她虽然看起来随意,但是说话向来都是板上钉钉,不容更改。不过花红的事情,还请萧兄弟最好不要向外人说及,但裴小姐应允你的事情,我高士清定当竭力做到。”

    萧布衣愕然,才知道裴茗翠的许诺,竟然是对他一个人的规定。

    “我知道几位可能有众多疑惑,”高士清笑道:“甚至可能认为我们用利套住你们,然后把你们卖到外域?”

    三人其实真的有这个念头,听到高士清说出来,反倒有些讪讪,都说没有这个想法。

    “实话和你们说,裴家商队成立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高士清诚恳道:“可天茂却是根深蒂固,很难撼动,世人只知道天茂,却不知道裴家商队。我家小姐自从管理了裴家商队后,就想要尽快的打破这种僵局,正赶上天茂开始自高自大,所以我家小姐前几日规定,只要天茂不要的商人,我们裴家商队一定要拉拢过来。”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萧布衣忍不住道。

    “萧兄弟尽管说。”高士清对于萧布衣并不倨傲,甚至可以说是热情。

    “我知道可能问的不妥,但是我很想知道,除了我们三个,还有谁以这种方式进入裴家商队?”

    高士清脸色有些无奈,“其实在你们之前,我们已经找了三家。”

    “结果呢?”萧布衣心中觉得不错,最少有三家垫背。

    “结果一家没成。”高士清倒是实话实说。

    “为什么?”萧布衣一怔。

    “因为裴小姐总喜欢事必躬亲,吓跑了那三家。其实你答应下来,我也没有想到。”高士清淡淡道:“世人都很聪明,觉得没有天上掉下的馅饼,所以吃到的才是你。”

    萧布衣有些苦笑,不知道高士清如此的说法,是夸自己走运,还是说自己不够聪明

    接下来的几天,萧布衣感觉过的和流水一样。

    他一直忙忙碌碌的不停折腾,却没有什么太明显效果。

    虽然觉得高士清说的有理有据,情真意切,可是萧布衣总觉得他还是藏着什么没说。这里有圈套?他不敢肯定。

    但这毕竟无关紧要,他是来做生意,不是来查别人的底细,只要能出塞,他管不了许多。

    裴大小姐看起来虽然风风火火,可是高士清做事却是滴水不漏。

    第二天的功夫,高士清就带着萧布衣熟悉下裴家商队的规矩,规矩当然都是一般的规矩,却是萧布衣前所未闻。

    他听到高士清的解释,才发现以前的想法的确有些天真。

    隋朝对私货贩卖管理的极为严格,贩卖个一石,也就是百来斤的私盐,都要被处以死刑,你搞块茶砖去突厥卖,要是被官府抓到,只怕有命挣钱,没命花钱。

    可是裴家商队却是截然不同,裴家商队可是得了皇上的圣旨允许经商,也就是现代的人取得营业执照类似。

    当然无照经营的也有,比如说私盐贩子,这个时代处罚的会更重一些。

    这样裴家商队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熟悉路线和保护的作用,和他们在一起,做买卖算是合法经营,不虞官府问责。

    同样有这个资格的还有天茂,但是裴阀最近新兴的势头很猛,隐约有赶超天茂的架势。

    当然这是实情还是高士清自己往脸上贴金,萧布衣是不得而知,也不好研究。

    他让箭头把这面的事情回转山寨通知一声,自己和杨得志留在马邑,采购一些物品充充门面。

    事情看似简单,但要向山寨解释却是颇为复杂。萧布衣有些发愁自己繁体字不熟悉,提笔忘字,书信是写不了,担忧箭头的解释无法让山寨明白。

    没有想到等到箭头回来后,萧布衣才知道自己白担心一场,箭头只带回来寨主和二当家的七个字,少当家全权做主。

    丝绸锦缎,茶叶瓷器,这些在中原看起来都是寻常的物品,可是拿到突厥那面,却可以换取好马,皮毛,牛羊,药材等物品。

    这些都是杨得志灌输给萧布衣的常识,所以萧布衣准备最少先在附近买点东西充充场面,做生意当然就要有做生意的样子。

    高士清事务繁忙,等到大略和三人说了些规矩事情后,这才要一个小厮叫做小六的带他们去客商居住的地方等候出发。

    这个不比现代的火车,准时准点的出发。一个商队是个团体,积聚商贩,聘用镖师,采购物品,挑选脚夫,等待时机,再选个黄道吉日都需要时间。

    三人到了商贩客居的地方,这才知道原来上次竟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招待。

    商贩汇聚的地方是个大院,占地不少。两排木板房并列排开,最里面还有几间大宅,有些规模,却也多少有些简陋。

    这里没有修竹飘逸,鸟语花香,只有鸡鸭鹅叫,隐有怪味。

    一间间木板房有的关上,有的敞开,关上的有些动静,敞开的动静的更大。

    几个汉子光着膀子坐在那里,斜着眼睛望着三人。

    小厮带着三人进入大院,一个瘦削鹰鼻的长衫男子已经迎了上来,“小六子,来新人了?”

    男子一张脸虽然长的寒冬腊月,笑容却是大地回春,他目光灼灼的望着三人,有如妓女望着进入青楼的大爷般,意味深长,无情有情。

    “这三位爷是高爷让我带来的。”小六子低声说了句。

    长衫男子明显楞了一下,热情的伸出手来,“久仰久仰,我叫李志雄,几位兄台高姓大名?”

    萧布衣几人心道,你这小子口是心非,既然不知道我们名字,那你久仰什么,久仰我们无名吗?

    等到报了姓名,李志雄又说了番久仰大名,这才问道:“几位兄台做什么生意?”

    几句话的功夫,萧布衣已经知道这个人心口不一,两面三刀,不可深交。

    “还没有决定。”杨得志答了一句。

    “没有决定?”李志雄有些纳闷,转瞬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我多嘴了,该打该打。”

    萧布衣三人同时兴起此人的确该打的念头,却都是不动声色。

    李志雄看到三人年纪不大,却是极为沉稳,对他是即不轻蔑,也不热情,倒真的不敢小瞧。

    “小六子,这几位爷是不是要到那边住?”李志雄一指尽头的大房子。

    他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把三人长了辈分,询问住所更是有点深意。

    因为同样是商队,也有大户小户的区别。

    经验老道,有后台,或者能给裴家商队带来利润的商人,通常都会给安排大间,所以只是从住所就能看出来人在裴家商队有多重的分量。

    “不是。”小六子摇头,“高爷吩咐,他们和老梆子住一起。”

    李志雄高炽的热情降温了很多,“那你们先忙,有空再聊。”

    此人一会儿的功夫换了三四个称呼,萧布衣心道原来世情冷暖,千年前也一样。

    毫不介意的来到右手的一排房子前,小六子径直推开房门,伸手一指,态度倒是不冷不热,“几位,你们就先住在这里。”

    ――――

    ps:还请兄弟们继续投推荐票支持,没收藏的收藏下,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