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二十七节 惊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三人才到街上,箭头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少当家,不是,是布衣,你小子真不是盖的,就算老油条都蒙不过你。你怎么猜出他是卖茶叶的?”

    萧布衣笑笑,“这些都是小技巧,算不了什么。不过既然我们说不买卖茶叶,总要想点别的买卖才好。”

    “其实我倒觉得买卖茶叶不错。”杨得志沉声道:“没有谁规定商队中每人都要卖的与众不同,这是个老油条,我们有什么必要惯着他?”

    杨得志当然以山寨利益出发,对老梆子没有什么好感。

    萧布衣微笑道:“其实我倒觉得,我们一定要卖的与众不同才好,常人喜欢猎奇,突厥人也是人!茶叶虽好,我想贩卖的也绝非老梆子一人。这趟出塞,利益倒是其次,好的人脉是我们成功的第一步,你们要记得,有的时候,吃亏就是占便宜。”

    杨得志一愕,转瞬有些明了,苦笑道:“布衣,你说的不错,可是我们卖什么?”

    “我也一时想不到。”萧布衣也有些苦恼,“不过我们倒是不急,慢慢来。”

    瓷器太脆容易破损,丝绢也是分量不轻,体积庞大,如果出塞的只有三人,那也是个让人苦恼的活。

    他们是做生意,不是卖苦力。脚夫当然可以请,但是依照萧布衣的性格,那是能省则省。

    至于什么宝石珍珠更是想都不用想,他们山寨全部的家当恐怕还买不了一两颗,孤注一掷的去赌并非明智的举动。

    “不急,不急。”萧布衣喃喃自语,安慰着别人,也是安慰着自己。

    可是他不急,箭头突然大喝了一声,语音急促,“布衣,快看前面。”

    萧布衣从沉思中回味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一阵紧锣密鼓的蹄声已经传到近前。

    一匹青色的惊马片刻已从对面的街头窜到近前,不过只是转念的功夫,等到萧布衣反应过来的时候,惊马已经踢飞了五六个摊子,几个小贩前所未有的敏捷,哭爹喊娘的躲闪。

    铁骑肆虐下,一个不远的孩童已经吓的不能走动,惊马冲近,眼看就要将孩童活生生的被踩死。

    马上坐着一人,急声厉喝,叫众人闪开,却是控不住马势。看他衣着华丽,嗓门洪亮,带着一顶武士冠,上方白玉乱颤,竟然是几天前见过的裴茗翠!

    萧布衣毫不犹豫的啜唇做哨,尖锐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响彻四周。

    惊马前蹄飞扬,就要踏下,听到哨声响亮,霍然一呆,人立半空竟有片刻。

    箭头抓住机会,早已如利箭般窜了过去,合身一扑,已经扑到孩童的近前,搂住他径直滚了出去。

    他身形一闪,惊马本已凝立,又被惊怒,突然再次仰蹄。

    马上的裴茗翠大汗淋漓,看起来已经不堪支撑,惊马人立的片刻,她就在全力抓住缰绳,差点掉了下来。

    没有想到惊马再次人立,裴茗翠再也无力抓住缰绳,已经向地下摔去。

    裴茗翠心中叫苦,却被人一把扶住,扭头一看,一个抑郁的人正在抑郁的看着自己,一只手有如铁箍般,有些发愣,大声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杨得志心道,敢情你当时只看到了萧布衣。

    裴茗翠来不及多想,扭头望向前方,突然惊呼一声不好。她从马上跌下,惊马失去束缚,更是发足前奔,

    人影一道,已经直奔惊马冲过来,裴茗翠一眼看去,倒认识那是萧布衣。

    萧布衣啜唇做哨,箭头飞扑救孩童,杨得志去救裴茗翠,都是同时进行。

    三兄弟合作多时,几乎心意相通,配合的天衣无缝。不过所有的事情发生不过片刻,萧布衣暂且用哨声控制住惊马,凝眸一望,见到马目有些血红,不由心中一颤,却是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惊马长嘶,前蹄踏去,四周惊呼一片。

    有的已经转过头去,不忍看到萧布衣被踏死的惨状。

    惊马这一扑之下,足足几百斤的力道,萧布衣被踩上,绝无活命的道理!

    惊呼一片后,转瞬静寂一片,萧布衣不知何时,已经翻身到了马背,轻转如意,和惊马进行着周旋。

    裴茗翠看到萧布衣全神贯注控马,不由有些发呆。

    她当然会骑马,也会骑烈马,可是她从来不知道还有人的马术会如此的精湛。

    萧布衣就像长在马背上一样!

    任凭烈马前仰后跳,人立尥蹶子,萧布衣只是伏在马背,轻松自若,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

    众人早就远远的散开,一个少女却是冲到箭头的身边,面黄肌瘦,两根略微发黄的小辫,一双眼眸却是黑漆般的明亮,很有精神。

    箭头见到人家望着自己手上的孩子,才意识到这可能是孩子的姐姐。

    少女接过孩童,惊魂未定,孩子这才大哭起来,箭头顾不得理会,走到杨得志身边,看着裴茗翠在旁边,压低声音,“得志,布衣能行吗?”

    杨得志倒是不紧张,淡淡道:“这小子驯马和鱼在水里一样,你见过鱼有被淹死的时候吗?”

    “那倒没有。”箭头笑了起来,才要放松下来,就听到众人一声惊呼,萧布衣竟然飞了起来,脱离了马背!

    惊马连尥蹶子,突然来个人立,萧布衣终究抗不住大力,脱离了马背。

    箭头忍不住想要冲过去,却被杨得志一把抓住,沉声道:“不急。”

    萧布衣人在空中,心中苦笑,反手一探,已经抓住马鬃,再次附在马身。

    他这一手实在是干净利索,众人都是惊骇之中,却是不由的喝声彩。

    萧布衣来不及自豪,已经挥手抽出绑腿上藏着的匕首,只是一划,空中闪过一抹耀眼的红色!

    萧布衣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实在不想伤害这匹惊马。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匹惊马已经上选之马,裴茗翠骑的又怎能是普通的劣马。他爱惜良马,只想和它沟通。

    可是这一会的功夫,他最少用了五六种手法来安抚惊马,却没有一种起到应有的效果。

    马术师并非只会骑马那么简单,还要熟悉马儿的方方面面。他在附身萧布衣之前,一直都是最优秀的马术师。

    他尝试和马一起休息,没日没夜观察马的习性,他一直把马当作朋友一样来沟通。他发出的哨声虽然简单,却是他千锤百炼的口诀,他的手法虽然直接,却是很有效的方法,他虽然俯身到萧布衣的身上,可是驯马的本事一点没忘。

    可饶是如此,惊马竟然还是止不住的冲动,无法控制。想到刚才看到马目的红色,他心中一凛,再不犹豫,抽出匕首,已经划过马的脖颈。

    他下手极有分寸,并非要置马于死地,一道鲜血标出后,惊马竟然停止的惊爆。

    惊马不再狂躁,浑身汗水淋漓,不停的颤抖,鼻息粗重,一抹鲜红的血顺着青色的鬃毛流淌下来,触目惊心。

    可是马毕竟已经安静下来!

    ----

    今天已三更,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