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十节 怪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裴茗翠提出的条件很难让人拒绝,就算杨得志这样冷静的人,都想按着箭头的脑袋替萧布衣允诺。

    萧布衣竟然还能保持冷静,“如果我输了呢,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高士清眼中露出赞赏,见到萧布衣的第一眼,他还不觉得这个年轻人有多大的本事。

    可是他每次展现出来的点点滴滴已经让高士清觉得他不简单。

    这个萧布衣沉稳老练,二十两金子在他眼中看来,竟然引不起他的波折,未赛先虑败,这种冷静已经有了大将的风度。

    裴茗翠明显的一呆,显然没有想到萧布衣会如此问法。

    偏厅内有些静寂,箭头都想踢萧布衣一脚,心道这个时候你考虑什么输,先趁别人没有考虑之前,赌一把再说,输了再说输的结果,万一赢了,我们可就发达了。

    “你是我见过马术最好的人。”裴茗翠去掉了毛躁,真诚的望着萧布衣,“我马术肯定不如你。”

    萧布衣还没有感觉出什么,高士清和小六子对望一眼,都是看出彼此的惊诧。

    他们熟悉裴茗翠的性格,知道她向来不服输,虽然是个巾帼,可是哪件事情都不肯落在须眉的后面,要不这次也不会亲自去遛马,准备亲自来比赛。

    裴茗翠是士族子弟,为人豪爽,出手豪阔,眼界极高,就算和天茂的对抗也是丝毫不惧,可是这样的人,竟然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布衣百姓说,我不如你?!

    “你今日让我没有跌面子,我裴茗翠就当你是朋友。”裴茗翠沉声道:“你如果当我是朋友,就再帮我一次,我裴茗翠不会忘记你的好意。赢了,面子是你萧布衣给我的,若是输了,我裴茗翠一个人去抗。”

    裴茗翠言语铿锵,毫不犹豫,萧布衣听了也是一阵热血上涌,大声道:“那好,我就帮你赛上一场。”

    萧布衣三人出了裴府后,都是有些激动。

    不过在箭头还在为二十两金子而激动的时候,他却想到能否和裴茗翠交个朋友。

    这个朋友当然不是男女朋友,而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不能否认,萧布衣的确有想利用裴茗翠开拓中原生意的念头,他还是只想贩马,不想做太多。

    三人回到裴家商队的时候,李志雄看他们的眼神已经明显不同,远远的都已经热情洋溢的走了上来,“萧兄,还看不出你有驯马的绝招,今日要不是你,裴小姐可真的有点悬。”

    萧布衣多少有些愕然,他没有想到这里没有现代化的通讯,小道消息的传播竟然也如此的快捷。

    转念一想,这里是个人多耳杂,龙蛇混居的地方,消息肯定来的快,也就释然。

    “只是走运。”萧布衣随便应了一句。

    李志雄却是差点击节而叹,“萧兄这样的本事,来经商实在是屈才。”

    “那你让我去做什么?”萧布衣有些奇怪。

    “我只是觉得可惜了,可惜了。”李志雄只是摇头,话留三分,本来以为人都有好奇心,萧布衣会追问可惜什么,没有想到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萧布衣已经踱远。再一会儿,闪身进入了房间。

    李志雄眼中露出一丝古怪,握紧了拳头。

    萧布衣懒得理会李志雄,这种人三分伪君子,七分真小人。什么时候有人得志的时候,他有机会,肯定是第一时间来祝贺,可是等到自己失势的时候,他多半也会第一时间跳出来踩上两脚。

    来到了房间,发现老梆子躺在床上,望着房顶,那个蒙被睡觉的人竟然还在睡觉。

    如果不是被子的微微起伏让他知道被下的人还活着,他几乎想要掀开被子看一下。

    可是萧布衣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想了下,转身又出了房间。

    这次回来的只有萧布衣一人,剩下的两个都被他吩咐回转山寨,过两天再回来。

    等到他再次回转房间的时候,胳膊夹着一坛子酒,另外一只手拿着个篮子,里面饭菜都有,大饼金黄黄的诱人,高高的肉菜,几乎能顶到鼻子上。

    裴家商队也有厨房,有喜欢吃的可以去打饭,不喜欢吃的当然去外边的饭馆。

    在商队里面,几文钱可以吃顿饭,算不上太贵,不过也不便宜。厨子的手艺不错,最少做出的菜肴香气扑鼻,让人满是食欲。

    萧布衣上了厨房,掏出的是一串钱,本来打的是三人的饭菜,没有想到里面的一个厨子姓王,和他初次见面,热情的却和穿一条裤子的哥们一样。

    王大厨不由分说的拉着萧布衣吃了一顿简单而又丰盛的饭菜,听说萧布衣还给别人打饭,大勺一挥,帮他打了三个人都吃不完的饭菜,又送了他一坛子酒。

    萧布衣本来搞不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缘,听到王厨子旁敲侧击的打听他和裴阀关系的时候,这才有些恍然大悟。

    唯利是图显然不是李志雄的专利,这种品性已经拓展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自己和高士清裴茗翠交好的关系肯定已经传遍了裴家商队,所以这些人都是争相巴结。萧布衣没有想到到了马邑没有多久,竟然有了这个意外收获。

    看着厨子殷切的目光,萧布衣只能含含糊糊的说自己和高士清关系不错,他也很看得起自己。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可也让厨子竖然起敬,倒酒夹菜的忙碌不停。

    这让萧布衣发现了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不知道这里酒的度数太低,还是自己附身的这个人酒量很好,喝了几碗酒后,王厨子已经云山雾罩,胡说八道,可他竟然一分酒意都没有。

    带着这个疑惑回转到住的地方,萧布衣先走到老梆子身边,见到他望着自己疑惑的眼神,递过一份饭菜,“还没有吃吧?”

    “给我的?”老梆子有些诧然。

    萧布衣点点头,才要转身离开,老梆子已经叫了一声,“喂,萧老弟。”

    “什么事?”萧布衣转过身来。

    “那酒……”老梆子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有些流口水。

    萧布衣有些好笑,拍开酒坛子的泥封,给老梆子倒了满满的一海碗酒,这才拎着酒坛子来到蒙被大睡的人身边,沉声道:“无论如何,饭总是要吃。”

    被子下面没有动静,老梆子却是嚷了一句,“萧老弟请吃饭。”

    看不到被子下人的反应,萧布衣无奈摇头,把篮子中剩下的饭菜放到那人的床头,酒坛子也放下,不再多话,缓步走出了房间。

    老梆子看着那面的酒菜,咽了下唾沫,只是吃着自己的一份,喃喃自语道:“好酒好肉,萧老弟看起来人也不错。”

    抿了一口酒,老梆子的眼中也露出了疑惑,心中忖度,自己和萧布衣只是说过两句话,和那面那位更是话都没有,他请吃请喝又是为了哪般?

    他这面耗子一样的吱吱作响,吃肉喝酒,不亦乐乎,床铺对面索索的终于有了动静。

    老梆子见状,移过头去,摇了下头。

    一个大汉已经从被下钻了出来,望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和美酒,喉结上下错动,吞了下口水。

    “喝吧,酒没毒。”老梆子那面说了一句,不咸不淡,“你碰到好人了。”

    大汉一张脸和锅底般的黝黑,两道重眉好似卧蚕,黑漆漆的胡子,鼻子迎面而下,横度而出,颇为宽广。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威猛,双目神光闪烁,只是站起来的时候好像都没有力气,不知道是饿是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