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三十二节 豪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你现在还不起,总有还起的时候。”萧布衣没有施舍的表情,只有真诚,“你记得我叫萧布衣就好。”

    大汉狠狠的盯着萧布衣,一付要吃了他的样子。

    萧布衣却只是微笑,他知道施舍和同情这个时候要不得,这种汉子,只能用友情来打动。

    大汉终于把十文钱收到怀中,沉声道:“我记得你是萧布衣,我欠你五顿饭,十文钱。”

    萧布衣一笑,“那好,你记得这些我就放心了。”他转身出门,看到小六子已经迎面走了过来,低声问道:“马赛要开始了吗?”

    小六子点头,却是伸手递过一个钱袋。

    萧布衣一怔,“这是什么?”

    “小姐给你的。”小六子好像捧着热山芋一样,生怕烫着手,见到萧布衣接下钱袋,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布衣打开钱袋看了一眼,里面竟然是不少银豆子,比起薛布仁的棺材本还多。心中感慨,这个裴阀缺人缺马就是不缺钱。

    本来不想收下,他不像大汉那样死板,可是也不想让人看成吃软饭的人,转念一想,还是收到怀中,“那多谢裴小姐了。”

    小六子眉开眼笑,“你要是真的想谢,就当小姐的面来谢。萧爷,说句实话,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小姐对一个人这么看重,你是头一份!”

    萧布衣笑笑,裴家商队外早就准备好马车,萧布衣在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下上了马车,向城东驰去。

    不一会儿二人到了城东,裴茗翠高士清已经早早的等候。

    高士清微微皱眉,不知道想着什么。

    裴茗翠却是亲自牵着青霄过来,把缰绳交到萧布衣手上,拍拍他肩头,“萧兄,有劳。”

    那面早就站着几人,梁子玄赫然其中。他远远的站着,也不过来,嘴角一丝讥诮,身边几个士族子弟也是鄙夷的望着萧布衣,显然看他身着布衣,不耻为伍。

    这几个人和上次一般无二,裴茗翠没有介绍,萧布衣也懒得理会。

    他站在裴茗翠这面,已经表明了立场,那些人已经当他是敌人,脚踏两只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没有理会那几个世家子弟,可是萧布衣的目光还是落在他们身后一人的身上。

    那人瘦小枯干,看起来四两棉花都比他重些,身旁一匹浑身红毛的骏马,冷一看如火焰一般。

    他见到萧布衣望过来,也是冷眼望着萧布衣,不发一言,眼中隐有轻蔑之意。

    萧布衣见到那匹火焰般的马就已经心中一凛,见到那人的体型后,更是头痛。

    既然是赛马,不言而喻,马术师的体重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这个人体重还不及自己的一半,显而易见,已经占了先天性的优势。

    他们那面气势汹汹,满是不屑,固然是狂妄,可也是对这人有着信心,不然何来的狂妄?既然如此,自己倒要小心。

    更何况那人身边的红马只从眼神脖颈,四蹄腰臀来看,已经和青霄不相伯仲!

    裴茗翠早就发现这点,见到萧布衣的皱眉,只能苦笑,“萧兄,你好像比他重上很多,这帮杂碎果然不是东西,竟然在这点找我们的便宜。”

    高士清眉头紧缩,显然也不算看好萧布衣。

    萧布衣虎背蜂腰,不可否认,是个英俊的美男子,可是这是赛马,再英俊也是白扯。

    那面的梁子玄已经大笑起来,“裴大小姐,这场比赛不用比,我看输赢早定,你若是现在认输,你们裴家商队今年还可出塞,只是以后见到天茂,只需退避三舍即可。”

    裴茗翠冷哼一声,神色不定。

    “你要是不认输的话,除了赔上十两金子外,裴家商队今年再也不得出关!”梁子玄得意非常,“两害相权择其轻,裴茗翠,我不认为你这么愚蠢。”

    萧布衣这才凛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两家的赌注如此之重!

    十两金子原来不过是个添头,裴茗翠赛马原来还压上裴家商队的前途,那他这次岂非许胜不许败!可是对手看起来也非弱旅,他如何能稳赢?

    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每次询问高士清的时候,他都说出塞的日子未定,原来还有这个原因。他要是输了,裴家不能出塞,他当然也不能贩马,萧布衣这才觉得大有压力。

    裴阀和天茂的几家大有矛盾,积怨已深,如今是秋季,今年不出塞,对一个商队而言,显然损失惨重。如此算来,这次赌局的赌注绝对是场惊天豪赌。

    这种豪赌裴茗翠竟然让他萧布衣上场,不知道是她的信任还是她的鲁莽。

    裴茗翠声如洪钟,“梁子玄,我用不着你这空头人情。裴茗翠输了,裴家商队今年不出塞损失倒是不大。可是裴家要是赢了,你们天茂今年要不出塞,我只怕你找的那些人会闹到圣上那里去,如此来看,怕输的应该是你不是我!”

    梁子玄脸色不变,斜睨萧布衣道:“就凭你的青霄和这个马夫,你就想要赢我?”

    他言语轻蔑,显然想要激怒萧布衣,萧布衣却只是笑笑,目光望向那匹红马,若有所思。高士清多少有些放心,这个萧布衣让人看不穿深浅,沉着冷静,反让他有了点信心。

    “你的马夫和红焰好像也不高明到哪里去?”裴茗翠口气不落下风,“梁子玄,你到底比不比,如果不比的话,爽快认输。如果你认输,你们今年也可出塞,不过以后见到裴家商队,最好滚的越远越好。”

    梁子玄放声长笑,“裴茗翠,本公子看在你们裴阀的面子上,给你个台阶下,你不知自爱,今日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他长笑未歇,远方突然传来马蹄阵阵,众人扭头望去,看到几人催马过来,竟是身着官服。

    其中一人一马当先,身着紫衣,头戴皮弁,皮弁上镶嵌了六颗明珠,白袜乌靴,气态雍容。他看起来年过半百,神色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纵马疾驰游刃有余。

    他身边跟着一人,而立之年,国字脸,通天鼻,长眉鹰目,身着武士服,纵马飞奔,神色看起来也是不慌不忙,却始终让了当先那人一个马头。

    二人都是身手矫健,身后跟着几个亲兵,跟着吃力,稀稀拉拉。

    等到二人翻身下马的时候,国字脸那人已经笑了起来,“王太守老当益壮,武周自愧不如。”

    萧布衣一愣,心道这人难道就是马邑太守王仁恭?以前他是只听其名,不见其人,就算他的亲戚都是难以见到,没有想到交了裴茗翠这个朋友,竟然轻而易举的结识王仁恭!

    大树底下好乘凉,萧布衣心中感慨,不知道自己是好运还是霉运。

    紫衣那人却是大笑起来,“刘校尉,你小子让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哪里哪里。”那个叫刘校尉的只是摇头,“刘武周已经竭尽全力,终不及太守。”

    萧布衣心中一凛,记得裴茗翠说过,天茂商队主要有三家势力,除了朔方的梁师都,金城的薛家外,另外一家就是刘武周代表的刘家。

    看刘武周这个人,态度恭谦,处事圆滑,锋芒不露,果然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王太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裴茗翠勉强施礼,“不知道今日来这里做什么?”

    “刘校尉说今日你们赛马,请我过来做个见证。”王仁恭对裴茗翠倒是和善,一点官架子没有,“茗翠,以往你们赌马我不好说什么,可这次赌注的确有些太大,这样好吧,我来做个和事佬,大家各退一步,今日的事情就此作罢。”

    梁子玄脸盘一扬,抬头望天,显然就算是王仁恭也不被他看到眼中,“王太守,这是几家的恩怨,我只怕你没有和解的能力。”

    刘武周脸色一扳,沉声道:“子玄,就算你父亲在这里,也不会这么和王太守说话。”

    梁子玄只是嗯了一声,对刘武周竟然也是态度冷淡。

    王仁恭眼中厉芒闪过,却还是笑着望着裴茗翠,“茗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裴茗翠摇头,“王太守,本来你说话,裴茗翠不能不听,可这次裴家不能不比。”

    王仁恭叹息一声,摇摇头望向刘武周,微笑道:“看来我这个和事佬做不成了。”

    刘武周也是皱眉,却只是道:“王太守,他们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

    “蜘蛛,准备!”梁子玄怕夜长梦多,不再犹豫,喝了一声。

    红焰身边那人黑衣黑裤,听到梁子玄的喝令,已经轻飘飘的翻身上马。

    裴茗翠看着那人的身形,心中一沉,却还能不动声色,拍拍萧布衣的肩头,放声笑道:“萧兄,不用有压力,这场赛马我输得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