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十四节 乐坊宴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蜘蛛‘咕咚’一声摔到地上的时候,心中还是一阵茫然。

    他人虽然轻,可是摔到地上还是有些分量。

    但是这时候的他在别人心目中已经没有了分量,没有任何人再去看他一眼,成王败寇永远没错。

    这一切都是光电火闪,一波三折,梁子玄得意的笑声没有发出就已经被冻结,裴茗翠却是惊怒的表情才露出,已经满是难以置信。

    王仁恭人在马上也是诧异,见到最终胜出的是萧布衣,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再望萧布衣一眼,竟然扬长而去。刘武周喜怒不形于色,眼珠一转,竟然也上马离去。

    过了片刻,裴茗翠这才清醒过来,萧布衣赢了,萧布衣竟然赢了!

    看到萧布衣刚才惊马,裴茗翠以为萧布衣必输无疑,可谁又能想到蜘蛛的马竟然神奇的止步不前,这一切难道是天意?

    高士清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小姐,这次是赛人还是赛马?”

    “当然是赛马。”裴茗翠有些诧异。

    “既然是赛马,那人撞红绸算不算领先?”高士清又问。

    裴茗翠明白了高士清的意思,爽朗大笑起来,“当然不算。”

    “那谁赢了?”高士清明知故问。

    “当然是我们裴家商队赢了,”裴茗翠斜睨着梁子玄一张寒冬腊月的脸,心中说不出的痛快,“其实就算赛人,也是我们裴家商队赢了。你看萧兄落地的姿势完美无瑕,相对那个蜘蛛而言,简直帅了太多。”

    “小姐你难道忘记了他叫蜘蛛,蜘蛛落地的时候哪有立着的?”高士清笑了起来。

    二人一唱一和,梁子玄气的手都有些发抖。

    “对了,”高士清突然一拍脑袋,“刚才我看到蜘蛛手上光芒一道,不知道是什么仙家法宝?”

    裴茗翠目光一转,看到蜘蛛还是趴在地上,大汗淋漓,也不知是累还是怕,听到高士清的问话,慌忙缩回手腕。

    她早就看到蜘蛛手上戴着什么,冷声笑道:“原来梁公子竟然把波斯的奇货勃利让蜘蛛带在腕子上,这个东西的用途被梁公子发掘的淋漓尽致,都可以用来惊马,真可谓是机关算尽。”

    勃利?萧布衣一怔,也是忍不住向蜘蛛的手腕上望去,虽然蜘蛛在极力的掩饰手腕上的那块东西,萧布衣却已经看的清楚,那东西竟然和玻璃仿佛,更准确的说是像面镜子。

    这让萧布衣大为哑然,他一直以为这个时代还是用着铜镜,或者是用水面来看长相,自己山寨的房间就是有面铜镜,没有想到这个时代竟然也有玻璃?

    惊诧这个时代科技的先进的同时,萧布衣也有些庆幸。

    他赢的这场很有侥幸的成分,这些人算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甚至利用什么波斯来的勃利,来反射阳光惊马,如果不是自己还会两招控马的绝技,关键时候用求偶时的马叫吸引这匹红焰,不言而喻,这场他是输定了。

    可就算啸声发出,他也并非十拿九稳,但对方用计,他不能不反击!

    看到众人都是不明所以的样子,萧布衣暗自好笑。

    不但梁子玄哑口无言,他身边的几位世家子弟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对红焰为什么止步很怀疑,对多出来的那声马叫也莫名其妙,他们怎么知道萧布衣学别的不行,学马叫还是易如反掌。

    梁子玄终于回过神来,不想再受讥讽,一挥手道:“我们走。”

    “走?哪有那么容易?”裴茗翠连连冷笑。

    梁子玄倒也光棍,“裴茗翠,天茂既然输了,绝不赖账。”

    裴茗翠却是伸出手来,“那是自然,不过出塞限制需要几月,可那十两金子嘛……”

    梁子玄一愣,竟然有些尴尬。原来他算准自己必胜,这才有恃无恐。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输了这场,十两金子对他而言,算不了什么,可他并没有带在身上!

    “难道天茂如此窘迫,十两金子都是输不起?”裴茗翠哈哈大笑,说不出的解气,伸手一掏,拿出一锭金子,晃了下,“梁子玄,要不要我先借你十两?”

    梁子玄一张脸憋成茄子色,望向身边的士族子弟,一人已经高声道:“裴茗翠,你不要得意,哎呦!”

    他话未说完,梁子玄就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大骂道:“愿赌服输,你这样的人实在给我丢脸。”

    梁子玄借一巴掌发泄心中的怒气,这才霍然转头,恨恨望着裴茗翠,冷然道:“那好,这十两就算我梁子玄向你借的,裴茗翠,有朝一日,我定然会加倍还给你!”

    他一语双关,怨毒的望了萧布衣一眼,已经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其余几人讪讪离去,裴茗翠长舒一口气,重重擂了萧布衣一拳,“萧兄,有你的,今晚设宴,天香坊,为你庆功,不醉不归。”

    萧布衣差点晕了过去,“你说什么,天香坊?”

    “不错,萧兄也知道天香坊?”裴茗翠嘴角似笑非笑。

    萧布衣当然知道天香坊,马邑没有哪个男人会不知道天香坊,那是一座男人的销金窟!

    那里的女人是最好的女人,酒是最好的酒,所有的花费都是一流,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是红灯区,用这个时代的说法,那就是乐坊。

    去天香坊倒没什么,可是萧布衣怎么也搞不懂,裴茗翠为什么说起天香坊竟然也和熟客一样。

    他很怀疑裴茗翠是否真的是女人!

    男人去天香坊当然是找女人找乐子,可是女人去天香坊去找什么,那就是萧布衣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所以等到他来到天香坊的时候,他还是有这个疑惑。

    裴茗翠好像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赛马一毕,已经回城处理其它的事情。

    萧布衣独来独往惯了,一直转到晚上才想起赴约的事情。

    天香坊很好找,在街上随便找个人来问,男人会给你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女人呢,当然是种厌恶的眼神。

    不过这里的女人外出多半都是戴着幂罗,遮住脸部,很有胡风,让人看不真切面容,不免有些遗憾。

    萧布衣来到天香坊前面的时候,还是身着布衣,他没有做什么改变。

    这个时候的穿衣很是讲究,这些信息要萧布衣一点点进行消化才明白。

    戎服五品以上是紫色,六品以下是绯与绿色,王仁恭身着紫袍,那就是最少五品大员才能穿上的衣服。

    小吏服饰为青色,士卒黄色,商贩皂色,有板有眼。

    他是平民,所以是布衣麻衣为主。

    走到街头上,这样看起来身份都是泾渭分明,好在布衣还是很多,所以萧布衣夹杂在人群中并不算另类,可是走到天香坊前,却是很惹人白眼,也很另类。

    天香坊上下两层,木质结构,楼前前檐斜飞而出,颇有气势。从外来看,已知占地颇广,等到萧布衣到来的时候,正是灯火辉煌,夜色阑珊。

    萧布衣站在楼前,想起前因后果,多少有些哭笑不得,门口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看着萧布衣的眼神都是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