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三十五节 你算什么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天香坊来往的客人都是身着华服,头戴正冠,看起来风度翩翩,潇洒无俦。

    像萧布衣这样身着布衣,头发随便一挽的泥腿子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这里绝对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他看起来更应该在田间陋巷出没。

    一个公子哥模样的已经走了过来,鄙夷的望了萧布衣一眼,扭头望向身旁的下人道:“这里不是驴子和狗不能入内?”

    下人谄媚的笑,“赵公子说的极是。”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赵公子大笑了起来,颇为得意。

    有些人显然喜欢把快乐建立到别人的痛苦上,也喜欢踩别人为乐,赵公子就是其中一个。

    “那看来赵公子也是不能入内。”萧布衣喃喃自语。

    赵公子勃然大怒,戟指喝骂,“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本公子这么说话,来人,给我打。”

    萧布衣微笑站在哪里,一语不发,却已经握紧了拳头。

    一个打四个,他没有太多的把握,但是他并不想退缩,有些事情,男人让让无妨,有的时候再让却已经不是男人。

    赵公子带了四个下人,听到公子一声喊,都已经围了上来,只是不等拳打脚踢,楼内已经传来一个声音,“萧爷来了,你们都瞎了眼睛,怎么不早点通禀一声?”

    小六子走出来的时候,竟然威风八面。

    他是个下人,只是这时候,看起来和人上人没有什么区别。

    赵公子这种人见到了小六子,也是堆上了笑容,“小六子,裴小姐她可在这里?请你通禀一声,说赵明生求见。”

    他谄媚的笑,握住小六子的手,偷偷的塞上通行证,当然这个通行证也是钱,远比萧布衣的通行证要气派的多。

    萧布衣心中诧异,这个赵公子怎么看都是个人物,可是竟然对裴茗翠的一个下人都如此低声下气,那裴茗翠不知道有多高的身份?

    经过这些天的波折,他多少对马邑的天茂和裴家商队都有所熟悉。

    知道虽然都是商队,可是其中的明争暗斗层出不穷,裴茗翠好像一直处于下风,不过这一次依靠他萧布衣让梁子玄铩羽而归,占了上风。

    可是给他的感觉,裴茗翠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一个女人,他不明白,为什么河东裴阀会派出这样的一个女人来掌管裴家商队,而且看起来,很多人对她还很畏惧,她也是无所畏惧?

    她的这种无所畏惧是因为后台太硬,还是因为无知无畏?

    “小六子也是你叫的?”小六子白眼一翻,直接无视,却已经笑着对萧布衣道:“萧爷,楼上请,小姐在等你。”

    无视赵公子的尴尬,小六子已经当先走去。

    萧布衣点点头,跟着他走进了天香坊,却觉得世上最滑稽的事情莫过如此。

    这种场景好像一个女人在脉脉含情的等她的情郎,却有人和他争风吃醋。

    只是约会他的女人却和个男人般豪放粗犷,约会的地点竟然是勾栏乐坊之地。

    这让他很不习惯,他不习惯和个女人逛妓院。

    进了天香坊后,萧布衣才发现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一点不错。

    从外边来看,天香楼只是有点艳丽,可是进入天香楼才发现,里面只能用奢侈华丽来形容。

    可是再华丽的装饰也比不上这里的女人,所有的女人花枝招展的争奇斗艳,让人目不暇接。楼分两层,姑娘绝对不少,可是里面的客人却并不算太多。

    天香坊大堂内案几两排并列,所有人都是盘腿席地而坐。这点萧布衣还有些不适应,只觉得坐地上,吃东西有些不流畅。

    这个时代桌椅也有,最少山寨很多人都习惯用桌椅,因为萧布衣告诉他们,气候潮湿,席地而坐容易屁股生病,造成下肢气血不畅,甚至影响那方面的功能。

    他这番道理说出来,山上的神医很以为然,引用了什么气血理论加以佐证。神医证明了自己医学渊博,萧布衣证明了坐凳子的好处,两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

    不过萧布衣和神医说了很多原因,最后一个原因最管用,那个原因不但让山寨的人抛弃传统的做法,而且让山寨的男人女人都是很感谢萧布衣的意见。

    但根据萧大鹏所说,桌椅早就有了,南方案几桌椅都是混合使用,因为大户人家,门阀华族都是认为席地而坐威风高贵,所以别人也是争相效仿,也认为坐桌椅的是泥腿子的作为,他这个寨主却很同意儿子的观点。

    裴茗翠早早的坐在主位,见到萧布衣走进来,微笑点头。

    她身边竟然也是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这让萧布衣不能不浮想联翩。

    男人好男色哪里都有,可是女人好女色好像还很开放?转瞬又想到,裴茗翠喜欢谁关自己屁事,她是自己的朋友才是最为重要。

    他是个现代人,这些都能接受,也知道人脉的重要,裴茗翠无疑是他跻身上层的关键一步。

    不过他跻身上层并非想往上爬,而是想着为日后的马业帝国打下良好的基础。

    裴茗翠有些孤独的高居上位,其余的人都是远远的坐着,高士清并不在场。

    在裴茗翠下手不远处有个单独的位置,还是空的,裴茗翠向他示意下,萧布衣四下望了眼,带着众人的诧异和羡慕走过去,坐了下来。

    两排坐着的宾客有老有少,却是清一色的男子,望着萧布衣的目光复杂万千。

    其实不止这些男人惊诧万分,在场所有的姑娘也是诧异的望着萧布衣。

    裴阀的裴茗翠这次在天香坊设宴宴请一人,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个布衣!

    小六子快步走到裴茗翠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裴茗翠点点头,说了一句,“让他进来。”

    赵公子随着小六子进来的时候,还是踌躇满志的洋洋自得,这次裴家并没有请他,可是他看起来还有资格入内。

    但他一眼看到萧布衣的时候,心中打了个突。看到萧布衣坐的位置,他就知道今日做了件蠢不可及的事情。

    在他还在想办法弥补的时候,裴茗翠已经沉声道:“赵明生,你说天香坊驴子和狗不能进入?”

    赵公子一愣,看了眼小六子,陪着笑脸,“裴小姐,我不过是开个玩笑。”

    “很好笑吗?”裴茗翠脸沉似水,“你要不是驴子,就应该知道天香坊是裴家开的,而不是你赵家。规矩是我裴茗翠定的,而不是你赵明生。”

    赵公子笑不出来,他突然觉得这件事情真的一点不好笑。

    “我听小六子说,你骂萧兄不是个东西,不配和你说话?”裴茗翠又问。

    赵公子已经开始冒汗,“萧兄误会了,我当时……”

    饶是他自诩风流倜傥,聪明绝顶,胜过诸葛之亮,这一刻也是想不出对策。

    萧兄?众人都是心中凛然,看着萧布衣的眼神已经大不相同。

    能够让裴茗翠称呼为兄弟的,马邑城找不出第二个!

    “你也配称他为萧兄?”裴茗翠一拍桌子,霍然站起,怒不可遏,戟指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我裴茗翠一样的称呼?”

    萧布衣只能喝酒,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裴茗翠竟然会为他发火,抑或这本来就是她的处事风格?

    赵公子双腿已经开始发抖,终于憋出一句,“裴小姐,我……”

    “滚出去。”裴茗翠寒声道:“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

    赵公子脸色惨变,然后做了一件让萧布衣意料不到的事情,他蹲了下来,转身向外,真的滚了出去,一直滚到门外,这才惶惶的站起,仓促的离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